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农家妙医最新章节 - 第366章 变异

农家妙医 第366章 变异

作者:絶舞倾城书名:农家妙医类别:玄幻小说
    “你住嘴,别说了。浪客中文网”江郁衡一脸的阴沉,抡起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一棵梅花树干上。

    梅树在一阵狂颤,顿时飘起了一阵梅花雨,落了满地都是。

    倩影扬起头望着漫天飞舞的梅花雨笑道:“真美……”

    “都这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赏梅?”江郁衡哪有心情欣赏这样的美景,丢下满眼笑意的倩影大步跨进了梅园居。

    倩影微微勾起唇角,紧跟了上去。刚进门,只见玉燕一人在院子里跑上跑下,并没看见其它的宫婢和太监。

    倩影接过玉燕手中的茶盘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人?其它的人呢?”

    “这个……”玉燕满脸委屈的看着倩影,低声的说道:“从昨儿个起,在院里的伺候的人就撤走了。”

    倩影惊讶又气愤的说道:“怎么能这样,我这就告诉皇后娘娘去……”

    “别去了,听说这是皇上的旨意。”玉燕一把捉住倩影的手道。

    倩影狠狠的啐了一口,快步走进了屋,只见梅妃斜靠在床头,正伸手去拿床边小几上的杯子,“主人,让我来……”她说着快步走了上去,拿起茶杯斟了杯茶放到了梅妃的手中道:“主人,江大哥来看你了。”

    梅妃一怔,忙坐直了身子看向门外,只见江郁衡脸色难变的矗立在门口。迟疑了好一会,她方才开口说道:“你这准备一直站在门口,还不快进来坐。”

    江郁衡眉头紧蹙的走了进来,坐到床边看着一脸苍白的梅妃道:“出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梅妃微微一笑。“告诉你有用吗?况且你也不会解毒呀?”倘若真把事情告诉江郁衡,只怕江郁衡会枉送性命,眼下她的毒已经解了,说与不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即便我不会解。我也会替你想办法的。”江郁衡田轻叹了口气,即便是丢了他的性命,那他也是再所不惜的。

    梅妃敛回了笑容。正色的说道:“我正是怕你这样,才不与你说这事。”

    “行了,我知道了。”江郁衡不想就这个问题再与梅妃起争论,遂又转移了话题说道:“我有件事想问你,你可得如实的回答我。”

    “你问吧?”看着江郁衡面有急色,梅妃料到他会问关于小娴的事。

    江郁衡转头看了倩影一眼道:“你去门口守着,别让任何人进来。”

    倩影心有不甘。但看到梅妃朝她扬了扬手,小声嘀咕退出去了。

    见倩影离开后,梅妃微笑着看着江郁衡道:“你是想问关于宋子娴的事情吗?”

    江郁衡点过头,“你说过会帮我好好的照顾她的?她怎么会,会跟皇上他。跟皇上他……”他语气中带着责备之意,原以为将小娴托付给英梅,英梅就会替他好好的照顾她,哪知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早知道她会落入皇上的手中,恨得不当初不顾她的反对强行带走了她。

    “你是想说小娴跟皇上?”梅妃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压着嗓子低声说道:“你也太不了解宋子娴了吧?倘若事情都如你说的那样,那宋子娴还会苟活于世吗?”

    江郁衡不解的道:“那你的意思是说她和皇上并没有成事?”

    “当晚之人并非小娴,而是另有其人。”见江郁衡一脸急气。梅妃决定不再卖关子,而是如实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其实我早知道皇上一定会排除非议立宋子娴为后,就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安排她伺寝,所以我安排倩影易容代她去。”

    “倩影与小娴同为女子,你怎么能让倩影去呢?”江郁衡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怒气。即便倩影出身卑微,可也算是个清白的女子,英梅怎么能让倩影这样被糟蹋呢?

    梅妃笑着摇了摇头道:“倩影虽为女子,可是并不是一般的女子,你忘记她出自何处了?”

    她与倩影虽名为主仆,可她早将倩影视为妹妹,她怎么可能会送倩影入虎口呢?何况一切皆在她的计算之中,此事非倩影不可。

    江郁衡怒不可遏,不禁提高的音量道:“你的意思是说,倩影她本就出身青楼,身子早已经不干净了,如今代小娴去伺候皇上,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他不杀伯人,伯人却因他而死。他万万没有想到,英梅为了帮他,竟然亲手将倩影送到了皇帝的龙床了。

    梅妃笑得更厉害了,“倩影又不是愚笨之人,怎么会做那样的蠢事。倩影虽然出自青楼,但却洁身自好,从来不做出格的事。我方才所指的事是她那身本事,你难道不记得倩影曾拜师何人了吗?”

    江郁衡方才明白过来,点头说道:“你是说倩影她使了媚术……”

    “你总算明白过来了。”梅妃这才舒了一口气,再不说清楚,估计江郁衡得去把皇上杀死才解恨。

    江郁衡笑道:“那就好,害我白担心了。”

    “我也算对得起你了,你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宋子娴吧!”梅妃知道不用自己说,江郁衡也会去看宋子娴的,可是她怕江郁衡偷偷的去,所以想替他省些麻烦。

    江郁衡点头道:“我会去的,你就好好的养着罢,待我把手上的事情办完了,我再带你一起出宫。”

    梅妃沉吟了一会,道:“嗯,到时候一起快意江湖?”

    “好,我等着你一共快意江湖。”江御衡眉头一扬,继续向前走。

    梅妃见江御衡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遂急声道:“等等,我替你安排安排。她如今贵为皇后,身边自然少不了有人保护,你若是这样去了,只怕是有费不少功夫。”

    “嗯……好……”江御衡停下了脚步。转身走了回来。

    英梅说的的确在理,此事若是放到从前,根本就不容他多想,虽然他只是独身一人。可是以他的功夫应对应该是游刃有余的。可是眼下他重伤未愈,连自己能不能平安无事的走出皇宫也不能够保证,所以英梅的话他倒也听进去了几分。不过就是怕连累英梅。

    梅妃见江御衡所有疑虑,又道:“别担心,我会用办法让你见到你想见的人。”

    江御衡迟疑了好一会,终究是点头同意了。

    梅妃见江御衡不再坚持,忙将玉燕叫进来,吩咐玉燕将自己病情急转的消息告诉皇后娘娘。

    玉燕心有疑惑,可抬头看到一旁完全陌生的江御衡时。顿时明白了过来,躬身退了下去。

    江御衡见玉燕面色有异,遂对玉燕起了疑心。梅妃看在眼中,主动的向江御衡说起了玉燕的身世……

    而另一边,小兰将包裹着血肉的棉布深埋于地下后。方向小娴复了命。

    小娴退下手中的玉镯递向小产道:“拿着,只要好好的替本宫办事,本宫就不会亏待她的。”

    小兰迫不及待的收下了玉镯,跪下谢恩:“奴婢定不会有负皇后娘娘的期待。”

    “是吗?那你就不好奇你所埋之物为何吗?”有**之人是好掌控,可她若是有一颗好奇的心,那么此人必然靠不住。

    小兰妥帖将玉镯贴身收好,“奴婢并不想知道里面是何物,奴婢只需要知道皇后娘娘要奴婢怎么做就好了。”她又不是刚进宫的小爆女,想要在这后宫之中长久平安的活下去。就必须得装聋作哑,无论主子们说什么做什么,都得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嗯,是个聪明人。”小娴俯身将跪在地上的小兰扶起来说道:“你要记住,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在世上活得最长久的人。往往是那些愚笨之人。”

    小兰重重的“嗯”了一声,再一次向小娴表现了忠心,“皇后娘娘教训得是,奴婢必定好好的保住这条小命的。”她没想到,这位新晋的皇后居然会是个厉害的角色,看来她日后的日子要更小心才是了。

    就在两人说话之时,门外有人喊话,说是梅妃身边的玉燕来了。

    小兰一听,很识相的退了出去。

    小娴让候在门口的玉燕进来,开口问是何事。

    玉燕将梅妃的话复述了一遍,顿时让小娴有些惊慌,遂丢下还在昏迷之中的淑妃随玉燕出去了。刚一出门口,就看到了如意正张罗着一桌酒菜走了过来。

    如意也看到了小娴,见小娴欲出门,忙问道:“皇后娘娘为照顾淑妃娘娘把用膳的时辰都给耽搁了,奴婢刚让御膳房做了些皇后娘娘喜欢吃的送来,皇后娘娘还是先用了膳再出去吧?”

    小娴轻扫了满桌的酒菜一眼,指着其中的一道清蒸鱼说道:“本宫今天不想吃清蒸鱼,让御膳房重新做道香酥脆皮鱼过来,记得一定要让御厨调制好酱汁……”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引得如意顿时捂住了嘴一阵干呕。她强压下心中的笑意,假意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如意顿感失了礼,忙跪在地上摇头说道:“多谢皇后娘娘的关心,奴婢没事。”

    小娴斜睨了站在一旁的小兰一眼道:“想来是如意是惊吓未过,快扶她下去先歇着。这几日的活计也别让她做了,安心的卧床养几日吧!”

    如意正想开口说话,小兰却抢先说道:“皇后娘娘,奴婢知道了,奴婢会好好的照顾如意的。”

    小娴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梅妃娘娘病情有些变化,本宫要亲自去看看,这桌酒菜还是等本宫回来再用吧。”她说着便转身向前走去,边走边说道:“记得,本宫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看见香酥脆皮鱼在桌上。”

    “是,奴婢会让御膳房准时将皇后娘娘想吃的东西送来的。”小兰钳住如意的手腕,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你的那些小把戏皇后娘娘都看在眼里的,想要蒙混过去,只怕是徒劳一场。”

    如意浑身一颤,狠狠的盯着小兰不放。

    很快。小娴便同玉燕到了梅妃的住处。

    当小娴急冲冲的走进屋时,却见梅妃好端端的斜靠在床边喝药,遂问立在一旁的太监道:“这是什么回事?”

    被误人为太监的江御衡抬头看着小娴道:“难道你连我认不出了吗?”

    “是你?”小娴又惊又喜。

    江御衡脸色一沉,不悦的道:“不是我。难道你以为还是他吗?”

    “你的伤没事了吧?”小娴仔细的打量了江御衡,见他行动自如,便知他伤势大好。

    江御衡一眼。斜眼狠狠的瞪了梅妃一眼,“是你告诉她的?”他曾在信中千叮万嘱,不要将他的事情告诉小娴,以免让她担心。

    梅妃抿嘴笑道:“你以为瞒得住多久?别看这丫头年龄不大,但却厉害着,很多事情不用我多说,她也知道。”

    虽然这事确实是她告诉小娴的。可是就算是她不说,不出几日小娴也是会知道的。

    小娴看着梅妃道:“玉燕说你病情急变,敢情你这是在骗我?”

    梅妃看了江御衡一眼,耸了耸肩道:“不骗你,你能来得如此的快?”

    “你……”小娴忽然觉得血气上涌。一股子甜腥味瞬间在喉头四散。

    梅妃见小娴脸色异样,忙让江御衡扶她坐下,“怎么了?难道是你身上的毒还未解?”

    她听玉燕提起过,小娴未了救她,竟然喝下了她体内的毒血,以身试毒。

    “什么,你中了毒?”江御衡眉头紧蹙凝视着小娴道。

    小娴淡淡的笑道:“没事,已经服过师傅给的解药了。”

    药她虽是服下了,可是毒却并未解。似乎毒性变异了,另生成了一种新的毒。眼下她忙着淑妃的事情,并未开始配置解药,只是行针将毒性暂时控制住了。

    梅妃疑惑的看了小娴一眼后,又转头看向江御衡摇了摇头道:“只怕事情没这么简单。”

    江御衡也十分赞成梅妃的说话,“对。倘若是服了解药,为何还会这样?”他根本就不相信小娴说的话。

    小娴怔了一下,解释道:“每人体质不同,所以吃下解药后的情况也不同。”

    江御衡摇头道:“不,我要听真话,你不要骗我。”

    “对,不要把我们当成傻子。我中毒颇深,而你却不及我,怎么有这样?”梅妃虽然不懂医理,可是久病成良医,自然也知道一些。

    小娴自知瞒不下了,遂回答道:“是,因我为我体质与你们稍有不同,所以当我饮下你的毒血后,那毒在我体内就起了变化,所以师傅配制的解药似乎对我并没起多大的作用。不过我已经行针将毒性压住了,暂时还不会伤及五脏六腑,等忙完了淑妃的事情,我自然会自行配制解药。”

    江御衡凝视着小娴的眼睛道:“你确定没事吗?”

    小娴虽然医术精湛,但是嗜心毒并非一般的毒,只怕小娴为了不让他们担心,而隐瞒了病情,最后导致耽误了治病时间。

    小娴微微一笑,“我命大,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更况且我还舍不得死。”她还有好多心愿未达成,怎么可能舍下世间所有的一切呢?

    看着小娴一张真诚的脸,梅妃看了江御衡数眼后道:“嗯,我相信她。”

    江御衡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我就相信了你,不过你得保证,不论如此,你都不得向我隐瞒病情?”他不想让小娴独自承受一切,如果有可能,他宁愿那嗜心毒转到他身上,况且那毒发的痛苦他已经十分熟习了。

    小娴迟疑了一会,点头道:“你与梅妃中了同样的毒,那你身上的毒可解了?”

    江御衡一怔,而后点了点头。

    梅妃察觉到有两道恶毒的目光射在她身上,不由的侧过脸看向了另一边。

    小娴又道:“把手伸过来,我替你把把脉。”

    “不必了,这些日子你也劳累了,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江御衡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门口道:“我有你师傅白磊看着,你还是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我们担心着了。”

    小娴“嗯”了一声,朝江御衡笑道:“倩影是个好姑娘,你也别再做出让她担心的事情了?”

    江御衡面色一沉,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门口。

    梅妃面带着笑意看着小娴问道:“倩影的事情你知道了?”

    小娴也笑道:“自然是知道了,不然倩影怎么会乖乖的听我的话呢?”

    “那你是想成全他们?”梅妃早就知道了倩影的心思,可是江御衡是个倔性子,一但认定了的人,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她不是没想过此事,可是每每一跟江御衡提及倩影对他的感情时,江御衡要么就是装作听不见,要么就是借事溜走,所以久而久之后,她也就不再提了,就想着一切顺缘。倘若他们两人真有缘分,不用她在中间做什么,那也会结成连理的。

    小娴重重的点了点头,“江大哥是个好人,我当然得帮他找个好姑娘照顾他一生的。”这是她唯一能够给江御衡做的事情。

    “好人?”梅妃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她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江御衡。

    小娴正色的看着梅妃道:“在我的眼里,江大哥确实是个好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