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农家妙医最新章节 - 第351章 药方

农家妙医 第351章 药方

作者:絶舞倾城书名:农家妙医类别:玄幻小说
    还未等老御医开口,小娴扬起嘴角笑道:“看来你的记性也不赖,我们确实见过,还记得那次鼠疫吗?”

    老御医方才想来起,不由的多看了小娴几眼,“怪不得微臣觉得眼熟了……”他说着便将小娴引至梅妃向前,悄声说道:“皇后娘娘医术非凡,微臣不敢有所隐瞒,梅妃娘娘这是中毒之象啊!”

    小娴一怔,忙牵起梅妃的手腕仔细把了脉,那忽急忽缓的脉象让她不由的紧蹙起了眉头,在查过梅妃的眼皮和舌苔之后,转身瞪着玉燕说道:“你家主子今日可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

    玉燕眼中闪过一比惊慌,摇着头道:“没有……没有吃什么……”

    她知道梅妃有服药的习惯,可梅妃早有吩咐,不许她将此事向外张扬,要不然会割下她的舌头喂猫的。

    小娴沉吟了一会,快步走到案台前,拿起笔就写了张药方递给了老御医道:“此事万万不可张扬,皇上那边本宫会亲自禀告的。你先拿这张方子去抓药,不过你得记住,即便是宫里没有,你也务必给本宫配齐了,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私自换上面的药,否则梅妃要是有个三长两断的,就算是砍了你的脑袋,你也是赔不起的。”

    老御医躬身应了声,双手接过药方退了出去。

    倩影见老御医走后,忙上前急声问道:“究竟是何病?”

    小娴没有回答,只是转头狠狠的盯着玉燕质问道:“你家主子究竟吃了何药?为何会中毒?”

    玉燕略显紧张的回答道:“奴……奴婢……不……不知道……”

    “不知道?”倩影顿时目露凶光,慢慢的逼近了玉燕道:“你天天跟在娘娘身边。怎么会不知道她说过了些什么?你倘若不如实回答,你是知道我手段?”

    玉燕不由的吞了吞口水。很是艰难的说道:“奴婢……奴婢不敢说……”

    “你是活腻味了吗?”倩影双手拽紧了玉燕的衣襟,又一字一句的说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玉燕顿时吓哭了,啜泣道:“奴婢实在不知,不过今早娘娘曾让奴婢拿了壶酒来……”

    “酒?”倩影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忙跑到多宝柜上翻找,终于从多宝柜的最上面翻出一木匣子来,打开一看,只见木匣子里空无一物,不由的惊呼道:“难道是……”

    小娴忙接话音问道:“是什么?”

    倩影将木匣子交到了小娴手上说道:“是嗜心毒的解药!”

    “嗜心毒?”小娴从未听过此毒。也未听师傅提起过。

    倩影重重的点过头,“这毒厉害无比。若非发作根本不能察觉,况且此毒半年才发作一次。”他们只需在毒发作之前吞下解药,不然会七孔流血而亡。

    小娴从倩影的话中听出了端倪,续而问道:“可是每半年必须得服解药一次?”

    她师承鬼医,从小又得毒娘子从旁教导,自然对毒药也有几分自己的见解。向来解毒之法不过有两种,一种以天地万物相生相克之理解毒,其二则是将毒性转化后再自行解毒。

    “对。明日就是限期!”倩影点了点头。

    小娴沉吟了一会。低下头闻了闻装解药的盒子,只觉得有股涩涩的苦味,倒也闻不其它的什么味道了。

    倩影看了小娴好一会问道:“你可有法子解毒?”

    “暂时没有!”小娴连中的是何毒物也不知道。哪能想到解毒之法呢?

    倩影不由分说的拽着小娴的手,“难道连你也没有法子了吗?”她情绪有些激动,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气虚的问道:“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家主人!”

    看着倩影脸上呈现而出的竟是前所未有的恐惧,小娴忙问道:“我对你所说的嗜心毒不甚了解,你可否给我讲一讲?”

    她需要知道关于嗜心毒的一切,要不然该如何对症下药,方才她让老御医去抓的药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只缓延迟毒性蔓延而已。

    倩影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主人在面前从来提起过,不过我曾看主人曾以酒伴药同饮。”

    这就是她为何会猜到主人在毒发之前曾服食过什么,可她最想不通的却是,为什么主人在服食过解药后依然会毒发,莫非是解毒丹有问题?

    可仔细想想也不对,那解毒丹是江御衡送与主人的,而江御衡也不可能,也不会伤害主人的,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酒?”小娴一怔,继续问道:“你确定梅妃娘娘一直都是用酒送服解药的吗?”

    倩影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道:“对,而每回必须得以素酒送服!”

    小娴点过头,对着立在身后的玉燕说道:“去,把今日梅妃娘娘喝过的酒拿来?”

    素酒在贫瘠的农户家倒是多见,可这宫里又怎会有此物呢?

    就在她思忖之时,玉燕从床底下拖出一口木箱子,打开后从里面抱出一个用蜡密封好了的小坛子。

    “这个就是了吗?”小娴接过来,拉开圆木塞子闻了闻,喃喃的说道:“这确实是素酒,不过似乎多了些东西?”

    她伸出小指头,沾了些酒水放进了嘴里,看着玉燕问道:“知道这酒是谁送来的吗?”

    “不知道……”玉燕轻轻的摇了摇头,在她跟梅妃娘娘那会,早已经知道这酒的存在了。

    倩影扬声说道:“你不用问她,这事我是知道的,这酒是江御衡送来的。”

    小娴这更是想不通了,直直的望着倩影。

    “这酒是江御衡自己酿了,每年都会给主子送上一坛子过来。”倩影说到这里,又故意的顿了顿。而后又继续说道:“虽然这酒是他送的,可是他绝对不会毒害主子的。”

    关于这一点。她可以用生命来保证。因为她知道江御衡一直拿主子当成亲妹妹来看待,所以即便是有人拿着刀抵在江御衡的脖子上,江御衡也会不伤害主子半分的。

    “这点我与你相同的看法,不过既然排除了江御衡,那么又会是谁呢?”小娴微扬起嘴角,这件事不用倩影说,她也是知道的。

    回想起梅妃提起江御衡时的情形,那种只有在谈及亲人才有的神情,想来梅妃也江御衡之间的关系并非只是相识般简单了。再者。江御衡能够拖梅妃代他照顾自己,必然是对梅妃信任有佳。因此江御衡绝非会伤害梅妃一分一豪。

    就在这个时候,玉燕轻轻的拉了拉小娴的袖口,低声说道:“今早的时候,我见伺候淑妃的安公公在大门外晃荡……”

    “淑妃?”小娴和倩影相视一眼,又摇了摇头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不可能!”

    这事情应该和淑妃没多大的关系,光今日在大殿之以腹中孩儿要挟皇上封她为后的事情就够她忙的了,更况且梅妃眼下已经毫无威胁了,她实在想不通淑妃有何理由来毒害梅妃。

    “对了。应该还有一颗解药的!”倩影记得放木匣里的那颗解药应该是江御衡留下来的。而主子的那颗半年制的解药应该还在。

    小娴不由的一喜,朝倩影扬了扬下巴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快拿与我看看?”

    倩影“嗯”了一声。跑到东墙根下,掀开挂在墙上的一副字画,顿时露出一个暗格来,在抠开暗格的门后,从里面取出一拳头大小的方形锦盒来。

    “这颗药又是怎么回事?”小娴拿过倩影递上来的药丸低声问道。

    倩影轻叹了声,回答道:“这颗才是主子的那颗,而主子服下的那颗是江御衡的。”

    “你的意思是说,江御衡也中了同梅妃一样的嗜心毒了?”小娴一怔,如果真如倩影所说,那么就是说江御衡此刻也有性命危险。

    倩影慢慢的合上眼睑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江御衡的这颗却有些不同,听说只要服下了此药丸,那身上的嗜心毒会尽解除的。”

    听了这话,小娴冷笑了一声,摇着头对倩影道:“那不是解药,而是毒药!”

    倩影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小娴问道:“你又未查看过,又何以知晓那是毒药?”

    “你真相信仅仅凭一颗解药能解已渗入五脏六腑的毒吗?”小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那颗药丸放到鼻尖用力的闻了闻,而后轻声笑道:“况且这颗也并非是解药,而是毒性轻微的毒药。”

    倩影一脸的诧异,倘若那真是毒药,那何必她们服食了这么久,却依然没见得有什么事情?

    小娴将药丸紧紧的拽在手里,轻声问道:“那当梅妃服下你们所谓的解药后,会不会又吐又泄?”

    倩影一怔,正欲张口回答时,却被玉燕抢先开了口。

    “是,这个奴婢是知道的,而且并非用药物能够见效的。”玉燕大致已经听出了事情的始末,虽然她没有参与其中,可是这些年她日日伺候在梅妃身边,对梅妃的起居饮食习惯了如指掌,当然对梅妃每半年定时上吐下泄也是知道的。

    倩影心中顿时腾起一股怒气,欲抱过小娴手中的药丸砸到地上,可没想到小娴早看出了她的意图,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

    小娴看着倩影道:“你放心,这回由我亲自试药,保证替梅妃研制解药!”

    “你……”倩影没听明白小娴是何意。

    小娴朝玉燕扬了扬下巴说道:“你先出去守着,千万别让人进来,我替梅妃娘娘仔细把把脉……”

    玉燕有些不放心,迟迟不肯离开。

    倩影见状,一个箭步将玉燕推了出去,狠狠的甩上门,将她关在了门外。

    “你究竟想怎么做?”倩影直径的朝走了去,边走边说道:“你故意支开玉燕,必定心中已有了决定?”

    小娴笑了,慢声道:“既然梅妃事事都瞒着玉燕。必然是不想将她牵扯进来。”

    倩影很是同意小娴的说话,这事情主子也同她说过。也提醒她有时事情不必让玉燕知晓,以免知道得越多,对其生命也越危险。

    小娴望向倩影,伸手问她要匕首。倩影先是说没有,而后又在小娴的反复追问之才拿将匕首放进了小娴的手中。

    看着拿着匕首的小娴,倩影心中不由的泛起了嘀咕,便问起了原因。

    小娴没有回答,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匕首划破了梅妃的手腕,顿时一股血腥味开始在屋里滋长。慢慢的越变越浓。

    看着小娴疯狂的举动,倩影差点失手劈中她。“你这是做什么?”看着梅妃血流不止,倩影心痛的瞪着小娴嚷道:“疯了不成吗?”

    小娴只是快步走到桌几边,拿起扣在茶盘上的茶杯接住了梅妃手腕上冒出的血说道:“我是说过了吗?我要亲自试药!”

    “不行,你不能这样做!”倩影似乎是有些明白了小娴的意图,可她却不赞成小娴如此的做,她可不想治好了一个,而倒下了另一个。

    小娴却不以为然的说道:“别担心我,如今我的体质本就与常人有异。一点毒算不得什么的?”

    倩影正欲上前阻止。却差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娴饮下梅妃的血……

    半响之后,倩影扶着直打干呕的小娴坐到了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背说道:“你可真的是,仗着自己会医术,竟敢什么都往自己嘴里倒?你倒是不怕死啊?”

    小娴调侃道:“谁说我不怕死了,不过是算命先生曾给我批过命,说我必定会活到一百岁的。”

    倩影轻轻的哼了一声,好笑的说道:“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有人告诉我,你这个丫头什么都信,就是不相信世上有什么神啊表的。”

    小娴怔了怔,还真没有想到,平日话不多的江御衡对她的了解已经大大超出了她的想像了。

    察觉到小娴脸上神色微变,倩影立刻闭上了嘴巴,很是自然的转移的话题,“你说那老头也出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把药送来?”

    小娴笑了笑,轻声回答道:“我那药方虽然简单,可是在宫里未必配得齐全,或许有些东西还要在宫外才能够找得到。”

    倩影疑惑的问道:“为何?宫里的药怎么也比宫外的齐全,又会有什么药是宫里没有,而独独宫外才有呢?”

    小娴微扬起嘴角,正欲开口说话,却听倩影脸色一沉,不由的悄声问道:“什么事?”

    “外面有人!”倩影将头凑到了小娴耳边。

    小娴一怔,能在这皇宫大院自由出入,而又让人毫无察觉的人究竟会是谁呢?

    在她沉思仔想时,倩影已经飞身从窗户跃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屋顶。

    可没一会的功夫,倩影又回来了,而这次她却没有空手而手。

    “这是什么?”小娴看着倩影手中的碎布条问道。

    倩影将布条递了上去,笑道:“这是从那贼人身上抓扯下来的。”

    幸好这回她聪明,假意放弃,待那贼人放了慢了脚步后,又猛的冲了上去,在一翻追逐之后,终于是赶上了那贼人,在双方纠缠中从贼人身上扯下了这块碎布条。

    小娴直直的盯着手中的布条,迟疑了好一会才问道:“这真是从那贼人手中扯下来的吗?”

    “当然,我记得很清楚!”倩影不明白小娴为何会如此问。

    小娴“嗯”了一声,沉吟了一会道:“我已经知道那人是谁了,下回他若是再来听墙角,你也不必去抓他,就请他进来大大方方的听就是了。”

    倩影“啊”了一声,嘴巴张得快脱臼了。

    小娴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淡淡的说道:“那人我认识!”

    而另一边,老御医刚一回到御药房,那正忙碌着的大小御医们便如潮水般的涌上了来,将老御医围了个水泄不通。

    “朱御医?路上可有遇上了什么事情?”

    “是啊,替梅妃娘娘诊病还顺利吧?”

    “你倒是给我们说说,究竟梅妃是真病还是假病啊?”

    朱御医费力的挤出拥挤的人群,叹道:“方才人家来请的时候,你们不去,现在倒是来问我了?”

    其中一个年纪略小脸面白净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笑着看向朱御医道:“师傅,你不给我们讲一讲吧?”

    “行了青杨,你也别跟着他们一起闹腾,快拿了这方子给我抓药吧?”朱御医一脸责备的看向被唤作青杨的男子说道。

    青杨一脸谄媚的迎了上去,接过朱御医手中的药方一看,不由的吸了一口气凉气道:“师傅,你这方子打来的?这完全不像是师傅你开的药方子?”

    “让你去就去,别给我耽搁了,要不然会被砍头的。”朱御医轻轻的推了推青杨的胳膊悄声说道。

    青杨见朱御医一脸的凝重,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拿起药方走到了药柜前开始捡了,可就在他在捡了三味药时,却不由的惊呼了起来。

    “师傅,你来看看,这味药它……”

    朱御医却不为所动,半闭着双眼坐在圈椅上抽着水烟,淡淡的说道:“如果御医房里没有的,你就去宫去采办……”

    他的这话一出,立刻惊得同在御医房里的人惊呼了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