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孤芳不自赏最新章节 - 1 第十一章

孤芳不自赏 1 第十一章

作者:风弄书名:孤芳不自赏类别:玄幻小说
    冬去,春来。

    山花烂漫,蝶儿飞来,停在指端。

    地处归乐和北漠边境的一处偌大山庄内,娉婷倚窗而立。

    “最近,你憔悴不少。”何侠站在身后,轻叹:“娉婷,你变了。”

    “变了?”娉婷浅笑,指头一动,惊飞休憩的蝴蝶。她转头:“谁变了?娉婷还是姓白,还跟着少爷,还是天天抚琴唱歌。”

    何侠凝视着她,直到她耐不住这探询的目光偏过头去,方从身后取出一样东西,捧到娉婷面前:“给你。”

    “什么?”娉婷仔细一看,居然是楚北捷留做信物的宝剑:“这是两国信物,怎可交给娉婷。”

    “楚北捷有一个习惯,每上沙场,腰间左右同时系剑。这次留下的信物,是他左腰之剑。”何侠稍顿,沉声解释:“这剑,叫离魂。”

    娉婷眼波转到这把古色古香的百年宝剑上,伸出纤手摩挲,痴痴重复:“离魂?”

    “我当日不明白他为什么把最看重的左腰剑留下,而不留右腰次之的神威宝剑。这下总算明白过来了。这剑是他留给你的,如今你,已经离魂。”何侠将宝剑塞到娉婷手中,再长叹一声,走出房门。

    离魂?

    娉婷搂剑入怀,冰冷的剑身,靠近肌肤。

    她失神。

    不错,魂魄已离,随那马上的身影去了。

    怎能忘记楚北捷?春光明媚,正是折花入鬓的佳时。

    安定下来后的时间是那么多,让她日日夜夜,仔仔细细,回记楚北捷点点滴滴。

    为什么心肠软成泥,化成水。记不起尔虞我诈,计中有计,胜则成王败则寇,只记得花府三夜,他一脸至诚,无声静立,从此系住一缕芳心。

    “你到底是怎么个人?”娉婷仰头,对云轻问:“你恨我,还是爱我?临行前一言,是不舍我,还是骗我?”

    日夜相对,温柔入骨,不是假的。

    互相欺瞒,用计诱骗,也不是假的。

    她聪明一世,此刻糊涂起来,犹如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肩后忽然被人重重一拍,娉婷一震,猛然转身。

    “哈哈,又在呆?”冬灼做着鬼脸,看清娉婷脸色,顿时咋舌收敛笑容:“唉,唉?怎么哭了?”

    娉婷匆忙抹了脸上湿漉,瞪眼道:“一天到晚不正经,上次险急时见你,还略有点长进。进来住几天,你就不得安生了。”

    冬灼嘿嘿挠头,瞥她片刻,坐下捧起茶碗:“我来看看你,顺便哄你高兴。你倒好,见我就板起脸来教训。”

    娉婷听他这么一说,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低头,讪讪开口:“你们不必为我担心,我好端端的,过几天就好。”

    “过几天?我们今天就要离开了,你还不快变清爽点。”

    “今天?”娉婷一怔:“去哪?”

    冬灼愕然,似乎不曾料到娉婷不知,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当即转了口风,言语闪烁道:“我也只是依稀听少爷说过两回,好像……是说这个地方虽然是王府多年前暗中布置的产业,但毕竟在归乐国境内。如今大王仍在追捕,还是小心点好,早日去……不知道去哪。”他讪笑两声,猛拍额头:“少爷叫我的差使,我现在都没有做呢。”

    娉婷静静看冬灼匆匆离开,久久才收回目光。

    陌生感骤生,回思,真不能怪少爷和冬灼。

    自从回了少爷身边,每日就象丢了魂魄似的,往往别人说上十句,她才懒洋洋应一句。

    往日管理府内事务都在她分内,流落东林一段时间,环境已渐渐栽培出几个得用的侍女来。她回来,自然也懒得再管。

    就这样,仿佛与王府脱了节。

    少爷虑得对,这里虽然偏僻,到底还是大王管辖的地方,应该早做防备。如果是往日,她早该看出来告诫少爷,现在……难道一番磨炼,反而失了聪明?

    次日,果然有侍女过来告知要准备收拾行装。

    娉婷问:“我们去哪?”

    “我也不知道。”

    “少爷呢?”

    “少爷正忙呢。”

    跟随王府中人上了车,现不见冬灼,转头问:“冬灼去哪了?”

    “我哪知道这些?娉婷姐姐,你安心乘车就好了。”

    “少爷在哪辆车上?我向来与他同乘。”

    “娉婷姐姐,是少爷吩咐你和我们一车的。少爷在哪,我也不知道。”

    十问九不知,一路行来无惊无险,又到一处别院,似乎还是敬安王府昔年暗中布置的产业。

    起了疑,娉婷不得不从楚北捷的漩涡中抽出三分神,打量身边一切。

    无端的,生疏日益。

    少爷数日不见踪影,她呆时不曾察觉,现在可看出来了。

    “怎么不见老王爷?”

    “老王爷不和我们一道。”

    “那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呀。”

    知道下面的侍女确实不知道什么,她要出房找少爷,被人拦在门口:“姐姐要找少爷,我们去请吧。”

    片刻回来说:“少爷不在,回来就会来看姐姐吧。”

    数日不见何侠,消息仿佛被隔绝般稀少。娉婷看不见周围,身边身外,都是一片迷梦。

    不由她不心寒。流落在外一段时间,怎会有这样大的不同?

    王府在变,还是她在变?

    不久,去年染的旧疾又。

    娉婷夜间醒来,咳嗽不断,请医煎药忙了一夜。

    次日,何侠终于出现。

    “怎么又病倒了?”何侠皱眉,责怪地说:“总不肯好好照顾自己,看看,好好的又把身子弄坏,何苦?”亲自端了药碗,喂娉婷喝药。

    娉婷怔怔看着何侠,片刻笑了出来:“少爷最近好忙,怎么也见不着。”

    “我怕你心烦,又怕你操劳,所以把会让你心烦又让你操劳的事都瞒了。”

    “王府将来如何归宿,少爷和王爷商量过没有?”

    “看看,叫你不要操心。一应安排,全部有我。”

    撑起半身喝了草药,娉婷闭目眼神,何侠也不忙着走,坐在她身边,轻轻为她揉肩:“睡吧,你都瘦成一把骨头了。多睡多吃,才是福气。你现在总蹙眉不语,我倒想起小时候你总爱把碟子扔进水井的顽皮来。”

    “小时候多好,两小无猜。”(1*6*$;“我们现在也很好。”

    带着倦意的笑容泛上消瘦的脸,娉婷忽然想起一事,微微睁眼:“少爷,楚北捷和我说过一句话。”

    “他说什么?”

    “他说,你是何侠贴身侍女,难道不知道你家少爷是当世名将?什么是名将,就是能分清孰重孰轻,就是能舍私情,断私心。你白娉婷纵使再聪明伶俐得他欢心,也……也算不得什么。”

    何侠摇头道:“糊涂丫头,你就只把他的话记在心上?”

    “他虽是敌将,但这句话我是信的。”娉婷柔弱的目光落在何侠脸上,轻声道:“少爷是当世名将。”

    何侠低头不语。

    “娉婷,自从你回来后,没有和我提过镇北王府中的事。”

    “楚北捷对我早有疑心,他披阅公文时我虽然也在房中,但上面写些什么,是一个字也看不到的。”

    翠环明裆,今昔何在。

    陋室空堂,是归乐都城中曾风光一时的敬安王府。

    极目处颓檐败瓦,怎能怪人心骤变?

    “归乐已有五年安宁,凭这五年,大王可以整集军力,对抗东林。我们做到这一步,算是对得起世代国恩。何肃说什么也是归乐大王,他不仁,我们不能不义。从此以后,敬安王府不复存在,我们决定归隐山林,永不出现。”何侠静默片刻,又道:“但敬安王府仇家不少,各国都有权重者欲杀我们而后快,大王恐怕也恨不得我们死。所以,是否能够保密,是我们生死存亡之所在。”

    一阵刺骨寒冷绕上心脏,象绳索一样勒得呼吸蓦止。

    “少爷……”娉婷咬紧贝齿,颤了半日,才挤出字来:“你疑我?”

    “你计诱楚北捷,为归乐立下不世功勋,是顶天立地的奇女子。我信你。”何侠仰天闭目,沉默片刻,睁开眼睛,忽然淡淡问:“可是娉婷,你信你自己吗?”

    十字一问,字字穿心。

    娉婷真真正正地,怔住。不敢置信和心痛,写满一脸。

    “你说什么?”找回声音,她气若游丝地问。

    何侠不答反问:“你手边握着的,是什么?”

    “离魂,”娉婷说:“你给我的。”

    “不,是楚北捷给你的。”何侠叹道:“若我那日给你离魂,你拒而不收,我还会存一线希望。希望你不曾被楚北捷蛊惑,不曾丢了魂魄和理智。可你收了。你只记得楚北捷,忘记了归乐。接过离魂,你可曾想过,那是两国的信物,是归乐百姓五年安家度日的保证?”

    “我若忘了归乐,怎么会把楚北捷诱入陷阱?”

    何侠深深看她:“原来是身在险地,情根种下茫然不知。一离别,相思就入骨。”

    “不是的……”

    “娉婷,你回来后,再不肯和我同乘一骑,从前,我们出征归来,都这样兄妹般亲密的。那日,我看见他放你下马。一个男人肯这样放一个女人下马……”

    “别说了,别说了!”娉婷连连摇头,苍白着憔悴的脸庞,闭上双眼,晶莹泪珠滚落睫毛,凄然道:“我明白了。”

    反间计。

    她骗楚北捷真情,楚北捷用真情骗她。

    情是真的,计也是真的。

    和少爷十八年敬安王府的信任,抵不过楚北捷一个计策。

    生平第一次,娉婷眼睁睁看着自己中计而无可奈何。她无法让何侠释去疑心,确实,她已动情。

    世间男女,一旦动情,已很难判断是非曲直。

    日后万一遇上楚北捷,言行举止便会在不经意间泄漏一切。

    何侠防她,情有可原。

    反间。

    这就是,楚北捷临去前最后一招,锥心之疼。

    睁眼直到天明,听见鸡鸣,娉婷猛然一惊,从床上坐起。被窝内一样硬硬的东西磕到腰眼,她象失了神般,缓缓把手伸进去摩挲上面熟悉的花纹。

    离魂,两个古字龙飞凤舞篆刻在剑柄上。

    楚北捷当日扔下宝剑所溅起的火星似乎在眼前一闪,娉婷的心蓦然抽紧,想起何侠的话。

    若不接着宝剑,还有一丝希望。

    若接了……

    十八年养育恩义,被此剑无声无息断个干净。

    她素不爱哭,近日眼泪却多了不少。现在心冷得结冰似的,想哭,反而淌不下一滴。

    怔怔坐在床上,只觉得满脑子迷迷糊糊,娉婷举手按在额头。

    哦,又烧起来了,冰冷的指尖碰在高温的肌肤上,自己忍不住打个寒战。

    何侠指派的侍女铃裆进来,小心翼翼地问:“姐姐,该起来了?”

    连问了两三句,娉婷才恍惚着回头:“嗯?”

    铃裆麻利地端来热水,拧吧毛巾递给娉婷。总在逃亡中奔波,这里来那里去,东西乱糟糟地塞在大木匣子里,她便到处翻找娉婷常用的梳子。

    娉婷在她身后说:“别找了,你把冬灼找来。”

    “冬灼?”

    “他不在?”

    铃裆摇头,笑道:“我瞧瞧去。”

    太阳很好,春天的味道越来越浓。门帘的垂珠被铃裆俏皮地一掀,反射耀眼的光亮。刹那间,娉婷又想起花府那道隔帘。

    她和花小姐偷偷藏在帘后,窥看登门拜访的来客。

    那是,看见楚北捷的第一眼。

    只剩一人的房间冷冷清清,冷得娉婷不用人惊动也蓦然回神。下了床,取出梳子倚在窗边慢慢梳理长长的黑,一边看外面生气勃勃的景致。

    红色和紫色的花正半开,池塘边绿草茵茵,景色虽美,却很陌生。

    不是敬安王府,也不是镇北王府。

    “自愿上马来,跟何侠告别,从此,你不叫白娉婷。你会姓楚。”

    “你只记得楚北捷,忘记了归乐。接过离魂,你可曾想过,那是两国的信物,是归乐百姓五年安家度日的保证?”

    她忽然蹙眉,象疼得快断了呼吸一样,苍白的指节紧紧拽住心窝处的衣裳,回头看静静放在床边的宝剑。

    离魂。

    离了楚北捷,却回不了敬安王府。她白娉婷,小敬安王身边最有分量的侍女,随主出征定计灭敌的女军师,逼敌国大将下誓言保住遍乐五年平安的女子,为何居然在这十天九地中,成了孤魂?

    “娉婷,”冬灼的声音传来,就在身后:“你找我?”

    娉婷放下梳子,转头时,唇角已经勾起往日熟悉的浅笑:“有事和你说。”

    冬灼有点手足无措,许多日没有见娉婷,忙乱中,也隐隐觉察到许多叫人心寒的迹象。一见这憔悴的往日伙伴,冬灼脸上常见的吊儿郎当的表情通通不翼而飞,象个大孩子犯了错一样搓着手,低头道:“你说吧。”

    “我要走了。”

    平静的四个字,重重压在冬灼心上。

    “走?”他霍然抬头,满脸惊讶地触到娉婷乌黑的眸子,瞬间脑子里近日积累的预兆都被翻了出来。冬灼似乎被针扎了一下似的,要涌出来的话被强行压了下去,仍旧低头,讪讪地问:“少爷知道吗?”

    娉婷柔柔地笑了,放软了身子倚在窗台上,对冬灼招招手:“冬灼,来。”握住冬灼的手,她仔细打量了半天,忽然俏皮起来,逗他道:“你这小子,总娉婷娉婷叫个不停,我可比你大上几个月呢。叫声姐姐来听。”

    冬灼难过地咬着牙,半天开头,轻轻叫了声:“姐姐。”

    “好弟弟。”娉婷当真拿出姐姐的模样,细心教导:“人最难的,是知道进退。当日计诱楚北捷,我进了。如今,我该退了。”

    “可你是敬安王府的人,再说,你能走到那去?大王追捕敬安王府众人的名册上有你的名字,楚北捷也不会放过你。”

    “我自有安排。”

    隐藏在心底多日的郁闷渴望着爆出来,冬灼愤然:“我知道少爷疑你。我去和少爷说。”

    “不许去。”

    “我憋不住了,这是少爷不对。他这样,跟灭我们王府的大王有什么两样?”

    “站住!”娉婷扯住他,盯着他一字一句道:“少爷疑得对。”

    冬灼愣住,茫然地皱眉:“你说什么?我不信你对王府有外心。”

    娉婷怔了半晌,长叹一声:“说了你也不明白。反正,我走了,对王府,对少爷,对我,都是好事。少爷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我不能帮他,也不能老让他心烦。”

    “你怎么会让少爷心烦?”

    “冬灼呀……”娉婷温柔地看着他,苦涩地笑笑:“论功劳,少爷不能怠慢我;论疑心,少爷不能放松我。王府踪迹最需要隐秘的时候,他又不敢关我,又不敢害我,还不敢让我伤心。唉,我都替少爷焦心呢。”

    “可你要是走了……”

    “我走了,王府和我再没有瓜葛。你们的下落我一概不知,想泄密也泄不了。”

    冬灼还是摇头:“不行。你这样,不等于说少爷忘恩负义,逼迫功臣?”

    娉婷亮的眼睛眨眨:“所以我才要你帮忙呀。我要偷偷的走,不让少爷知道的离开。”

    “不不,我瞒不过少爷的。”

    “你当然瞒不过少爷,但少爷会瞒你。打赌吧,他若知道我们的事,不但不会作声,还会暗中安排方便。”

    “我真弄不懂你们!”冬灼挠头,焦躁地走来走去,霍然转身说:“帮你没问题,反正不管少爷知道不知道,这事你不该受委屈,我也不信你会出卖王府。但……你能去哪?你还病着,不如过两天……”

    娉婷截道:“不,我今夜就要离开。”

    她语气淡淡,冬灼却听出不可动摇的坚毅,拧起眉毛:“不告诉我你打算去哪,我绝不帮你。你在外面孤身一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也不能安睡。”胸前环起双手和娉婷对峙。

    “离了这里,我就轻轻松松一人,上天入地都不是问题。你也知道许多人在寻我,我怎能把踪迹告诉你这青涩的小子?不过打算去的方位……”娉婷附耳,轻声道:“北方。”

    北方的春天,是否比这里来得晚?

    昔日在太子府,好友阳凤曾悄悄说过那值得向往的地方,北国的草原一望无际,成千上万的牛羊马匹低头摔着尾巴,偶而一匹足狂奔,则全部都会跟着奔跑起来,轰轰的蹄声象地要裂开一样。

    归乐不能呆,东林更是龙潭虎**。

    不如,北漠。

    极目远方,红日初起。娉婷深深呼吸一口清晨的空气,她倦了太久,连筋骨也疏散许多,困在狭小的阴暗圈子里,看不见天日,忽然深深的怀念起那个胆大包天,借王后诬陷而不顾一切远逃北漠的好友。

    阳凤的笑脸,定比当初灿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