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孤芳不自赏最新章节 - 1 第九章

孤芳不自赏 1 第九章

作者:风弄书名:孤芳不自赏类别:玄幻小说
    一连二十天,楚北捷不离她寸步,仿佛冥冥中知道会失去天才相师神印王座天才相师最新章节神印王座最新章节独裁之剑圣王独裁之剑最新章节圣王快眼看书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傲世九重天快眼看书吞噬星空最新章节好看的小说绿豆小说网小说室小说者小说草第九中文网她,顽童一样纠缠着,饥渴者般贪婪地索取着。

    心,已快化成水。

    “怎么不见漠然?”

    “我派他干差事去了,昨日刚回。”

    “什么重要的事,居然把他派出去?”

    楚北捷搂着她的娇肩,叹道:“这世上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把你留在身边。”

    娉婷翻个白眼,小巧的鼻子一皱:“甜言蜜语。”

    “不错,我的嘴是嘴甜的。王妃请尝。”抓到机会,便不容佳人逃避地压迫过来,直到哇哇大叫的娉婷被他封住了唇,只能扭动着身躯,出“嗯嗯”的呻吟,才满意地放开,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我们回房可好?”

    “不好!”娉婷挥拳,狠敲他的脊背:“你这个**,我不要回去。”

    又一声惊叫逸出嗓门,人已经被楚北捷打横抱起。

    “天,你不要又……饶了我吧。”

    楚北捷大笑:“等下自然有你求饶的时候。”

    雪花欲飘的时节,还未有机会离开王府,患得患失的忧虑,让娉婷几乎扯坏了手绢。

    这日,好不容易楚北捷出门,居然吩咐了楚漠然:“好好看着未来王妃,我去去就来。”

    难得的机会,娉婷怎肯放过,亲在门前送了楚北捷,看他骑着马意气风地离开,似乎这是最后一次看他背影的机会,不由痴了,怔怔在门外站了半天。

    楚漠然隔她几步恭敬地停下:“阳凤姑娘,天冷,请回。”

    楚北捷背影消失后,被掏空的理智缓缓凝聚起来,娉婷转身,唇边带笑:“明日恐怕要下雪了。”说着浑身轻松跨进大门,斜眼看去,楚漠然不徐不疾跟在身后。

    “漠然,你去忙吧。”

    “奉王爷命,漠然要跟着阳凤姑娘。”

    娉婷冷了脸:“你要监视我?”

    “不敢。”

    “我要出门,你要不要把我捆起来交王爷落?”

    “不敢。”漠然不愧是漠然,淡淡的神色,一点也不恼。

    低头想了想,娉婷反而重新露出笑容,低声道:“是我不好,王爷走了,我心情不好,倒拿你撒气。”

    楚漠然瞅他一眼,还是一派温文尔雅。

    用霹雳弹还是**药?娉婷算计着,脚不停步进了内房。

    这两种东西手上都没有。霹雳弹原料难弄点,**药却有许多制法,有一个方法,几种常见的草药掺和起来秘法炮制,就可以当**药使。

    不由恨当年不好好跟着少爷学武,否则猛一拔剑,楚漠然卒不及防定然不敌。

    那就**药吧。

    “咳……咳咳……”抚着喉咙装两声咳嗽。楚漠然小心地走前两步:“阳凤姑娘不舒服?我请陈观止来……”

    “不用,他的药压根没用,吃了多日也不见好点。”娉婷蹙眉:“我自己的开的方子恐怕还好点。”走到桌前,研磨,细致地写了一张纸,递给漠然:“劳烦你,帮我买这几味草药来。”

    娉婷镇定地让楚漠然检查药方。

    看不出玄虚,楚漠然点头:“好。”扬声唤了名侍卫,给他纸条。“去,照方子抓药过来。”

    娉婷朝楚漠然感激地笑笑,退回房中,关了房门。

    楚漠然静静候在门外。

    房间华丽,是楚北捷特意为她重新布置的。铜镜花黄,彩衣霓裳,凭栏雕花。一张精致的梳妆台摆在角落,两三根乌黑的丝盘旋着静卧在镜前,那是今晨楚北捷为她梳头时掉的。

    水银般的眸子留恋地扫视一遍,忍住嗓子里一声长长叹息,娉婷走到梳妆台前,打开饰盒。

    凡家女子一辈子的渴望都无声躺在盒中。金钗、玉环、翡翠铃裆,小族进贡的珍珠链子,圆润透亮。

    她随意选了两三样不起眼的,放在袖中。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有了**药,摆平楚漠然易如反掌,而摆平了楚漠然,要离开王府并非难事。

    此刻余光,正好缅怀当日,缅怀后就要抛开,走时,方能忍住心肠不再回。

    那侍卫办事也慢,整整两个时辰不见踪影。娉婷开始怕楚漠然起疑不想追问,渐渐不耐烦起来,装模作样猛咳两声,让房外静候的楚漠然听清楚她的“病情”,刚要隔着窗子开口问“药怎么还没到”,有人推门而去。

    “怎么,又不好了?”楚北捷大步走进来,马鞭随意往身后一扔,拥住她:“天冷,你竟然就这样干坐着。”语气中充满浓浓的责怪。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娉婷愕然,先头还以为再见不着,此刻他又大模大样站在面前,真不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事情办完了?”

    “没办完。漠然说你犯病了,咳得厉害,打侍卫告诉我。”

    娉婷顿时恨得楚漠然咬牙,是他害她没了逃跑的机会。只能打起精神笑:“我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漠然大惊小敝,你不要管,安心办自己的事去。你是王爷,别整天呆在女人身边。”用手轻轻把他往外推。

    “呵呵,果然有王妃的样子了。”楚漠然松了手,解释说:“事情不大,抓了个何侠身边的人,我正打算亲审,就听说你病了,立即赶了回来。”

    娉婷浑身一震,装做连连咳嗽,捂着嘴掩饰过去。

    楚北捷轻拍她的背:“怎么了?还说没事,你这病谤早晚要想法子治。我已经命他们去弄好药了。”(1*6*$;娉婷止了咳,抬头问:“那你的事呢?犯人也没审,怎么向大王交差?”

    “已经命人把他押过来了,在王府里审也是一样。”

    “是什么大人物?”

    “算不上大人物,是个小表,叫冬灼。”

    娉婷又一凛,脸上不动声色:“这个名字我听过,是小敬安王身边的一个侍从,极得宠爱的。有一次小敬安王过王子府,身边就带着他。”

    楚北捷抚弄她的头:“要不要陪我一起审?”

    会审设在地牢。

    火光熊熊,照得牢房亮如白昼,形状古怪的各种刑具摆在两侧,上面染着黑色的陈血。

    娉婷第一次进这里,跟在楚北捷身后仔细打量。

    牢壁坚固,外攻不易,内取倒很方便。眸子轻转,将看见的一一刻在心中。

    楚北捷的热气喷在她耳中:“若怕,就抱紧我。”

    娉婷缩缩头,让楚北捷豪迈地大笑起来。

    到了尽头,火光更盛。一少年低垂着头被吊在半空,双手双脚都铐上重镣,铁链拉扯着四肢。

    娉婷只看一眼,已经知道确实是冬灼。衣服破烂,伤痕却不多,看来并未吃多大苦头。

    “小子,快点醒!我们王爷来了。”地牢另有负责看管的粗壮牢头,硕大的鞭子尾端挑起冬灼的下巴,让楚北捷看清楚青涩帅气的脸。

    冬灼的目光多了几分往日看不见的冷冽,直直与楚北捷对望:“哼,楚北捷。”

    敬安王府的头号敌人,就站在面前。

    “本王没有恶意,只是对小敬安王心生仰慕,希望可以劝说小敬安王归顺我东林。”楚北捷浅笑着,豪迈中透着诚恳:“竟然小敬安王已经不容于归乐,为何不另寻良主?”

    冬灼冷哼:“任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告诉你一个字。”

    楚北捷啧啧摇头,露出惋惜之色:“硬汉子我是很佩服的。可惜在我的手下,能当硬汉的人不多。”后退一步,双手环在胸前,朝旁边的下属点点头。

    娉婷藏在楚北捷身后静观变化,见他举动,分明是要动刑。焦急地低头想着营救的主意,鞭子破空的声音传来。

    霹!

    鞭子着肉的脆响,让娉婷猛颤一下。

    霹霹霹!

    连着又是几下,外面北风刮得厉害,地牢却闷热到几乎无法呼吸的地步。

    铁链撞击着出金属的响声,随着鞭子的挥动形成挣扎的绷紧和放松。

    残忍的鞭子狠狠咬上冬灼的肉,冬灼倒也硬挺,哼也没哼一声。

    楚北捷挡在娉婷身前,似乎感到娉婷的颤抖,大手在她背上轻柔地拍拍。娉婷抬头,看见笔直的脊梁,和他被火光印红的无情侧脸。

    “还不说吗?”楚北捷好整以暇:“要知道,鞭子,不过是牢狱里最常用的刑罚,不啻于餐前小菜。后面的花样用上,恐怕你即使肯说也要落个残疾。”

    冬灼嘶哑着喉咙,中气倒还很足:“敬安王府没有怕死的人!”

    楚北捷嘿嘿笑起来。娉婷抬头,看见邪气从他唇边逸出,危险的笑意叫人心里寒。看来冬灼今晚不妙。

    眼看楚北捷又要开口,娉婷潜意识将楚北捷衣袖猛然一抓,吸引楚北捷的注意力。

    楚北捷果然低头,柔声道:“脸色怎么苍白成这样?你怕?不用怕,有我在呢。”

    “好多血。”声音里掺了许多胆怯畏缩。

    铁链忽然出哐铛轻响,仿佛冬灼震了一震。

    “怕血?”楚北捷摇头,戏谑地问:“我楚北捷的女人若是怕血,将来怎么跟我上沙场?”

    娉婷抬头,露出半个清秀的脸蛋,柔弱地看着楚北捷。眼角余光扫到被悬吊在半空浑身鲜血的冬灼。冬灼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目光一闪即过,旋即明了般,掩饰地将头低低垂下。

    “我不舒服。”她摸着额头,放了一半体重在楚北捷身上。

    如此的娇柔,倒不常见。楚北捷爱怜起来,忙扶着,低头沉声问:“哪里不舒服?不该叫你一同来的。”

    娉婷没有看冬灼一样,澄清的眼睛里只倒印楚北捷一人:“这里好闷,我想咳,又咳不出来。找个人送我出去,你慢慢处理公务吧。”

    “我陪你。”

    “公务要紧……”

    “你要紧。”

    性感的声音贴在耳垂传来,身子一轻,已被他打横抱在怀里。

    “啊!”娉婷轻诧,想到冬灼就在身旁,脸更红得不堪,这会是真心把头埋进楚北捷怀中了。

    牢头拿着染着血迹的鞭子,走前一步,小心翼翼问:“王爷,那犯人……”

    “好好看管,敬安王府的人,哼哼,留着我明日亲自问刑。”

    “是。”牢头周到地请示:“那是否要派多点人看守。”

    楚北捷锐利的眼神扫到:“难道何侠还敢闯我的王府?”

    “是是,属下明白。”

    一路轻飘飘地,被楚北捷抱了回房。娉婷藏在他怀中,眼睛却睁得大大,回来的路线,暗哨几个,看守几个,关口几个,都记在心上。

    进了房,温润的香气袭来,贵家女子的娇居,和方才阴森的地牢格格不入。

    楚北捷把娉婷放在床上,为她盖被:“别冻着。”回头唤人取热茶。

    “我不渴。”娉婷蹙眉。

    强硬又温柔地,热茶灌下红唇。

    又命人捧点心。

    “我不饿。”

    软弱的抗议依然无效,点心也进了腹。

    吃完点心,轮到楚北捷吃“甜点”。

    “嗯……你……你又不正经……”

    “本王只对你不正经。”舌头强硬地进来,卷着狂风似的,扫荡牙床。每一颗贝齿都逃不过劫难,最后,逃窜的丁香也被俘虏,落在敌军的掌握中。

    勉强闪躲着,娉婷又大又亮的眼睛装满了羞涩,求饶到:“我……哎,呜……咳咳……”耐不住楚北捷的索求,猛然咳嗽起来。

    楚北捷吃了一惊,忙退开一点,抚着她额头问:“真病了?我只道你怕血,过一会就好。”转头扬声:“来人,把陈观止叫来!”

    娉婷拉住他的衣袖:“不用。休息一下就好。再说,我不喜欢陈观止的药方,苦死了。”

    “苦口良药嘛。”楚北捷回头看她,那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送了口气:“要真不喜欢,另找个大夫。”

    “何必另找?我今天已经开了方子给漠然,熬好了喝一剂……”

    正说话间,房外忽然传来声音。

    “启禀王爷,大王传令召见。”

    楚北捷捏着娉婷纤若无骨的小手,沉声道:“什么事要半夜进宫?”

    漠然道:“好像派去北漠的使团出了事……”

    楚北捷“咦”了一声。娉婷正盼他离开,忙推推他的肩膀:“大事要紧,快去吧。不要让大王等急了。”

    “那你好好呆着,我吩咐他们熬药。”

    “别耽搁,我会吩咐。去吧。”

    楚北捷脸露内疚,又嘱咐了两句,柔声道:“我尽快回来。”

    “嗯。”

    看着楚北捷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娉婷浑身按捺的热血终于蒸腾起来。

    她在被窝中耐心地听了听动静,深吸口气,将被子掀了跳下床来。麻利地套好衣服,走到窗边,乌黑的眼睛警觉地从窗户缝隙里望出去,扫院子一眼。

    漠然似乎送楚北捷出门去了,并没有站在外面。

    小巧的唇勾起狡黠的微笑,转身到桌前取了草药,快研磨起来。

    “独门秘方,再加霹雳弹。”她自言自语地估量着:“王府地牢守卫不多,该可以应付了。”

    从床下深藏的盒子里掏出久经辛苦暗中制作的霹雳弹,欢快的动作略微停滞。

    “他要知道了,不知该怎么恨我。”心被扯了一下,暗中叫着微微的疼。娉婷秀气的脸上染上一抹幽怨,叹道:“怕就怕他……”

    担忧只是轻轻掠过,动作片刻之后又回复了伶俐:“别想了,我当然要帮少爷和冬灼。”

    早有计划的步骤做来,不过用了一刻钟左右。

    娉婷看屋外,漠然还未回来,携了迷药和霹雳弹,款款走出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