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长生不死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枯木逢春 第三十六章 英雄也有郁闷时

长生不死 第一卷 枯木逢春 第三十六章 英雄也有郁闷时

作者:观棋书名:长生不死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悲青丝飞到近前,却看到钟山慢慢将刀取回。'

    从之前三人剑上煞气浓郁程度,也能轻易看出,三人都是先天第四重,和钟山差不多,但是,却全部被钟山杀死,钟山还丝毫无损,一点伤也没受?

    瞪大眼睛,悲青丝神情有些呆,悲青丝惊讶,四方很多人也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毕竟,一挑四,居然如此完克,此人刀法太精湛了,人太凶悍了。

    “三师姐。”天灵儿的一声呼唤瞬间引起了钟山的注意,也唤醒了呆中的悲青丝。

    扭头一看,果然悲青丝正停在半空之中。

    “灵儿?”悲青丝按下飞剑,落在灵儿面前,眼中闪过一股惊讶。

    天灵儿马上掀开帽子,露出灿烂的笑容。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悲青丝看看天灵儿又看看钟山问道,同时还有些狐疑的看看另一个黑袍人。

    “姑爷爷,她是谁啊?”黑袍之中,英兰撅起小嘴巴对钟山问道。

    不知为何,在悲青丝飞过来之际,英兰就她产生了一丝紧迫感,悲青丝太完美了,哪怕那一头白,都好似为她打上一个完美的标签,完美?完美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但,悲青丝飞来之际,英兰还是莫名的产生了一丝敌视。

    姑爷爷?

    悲青丝飞来之际,就疑惑另一个黑袍中的到底是谁,但是,在听到一个动听的女人声音,喊钟山姑爷爷的时候,悲青丝又是一呆。一种无限惊奇的神情在她脸上流露出来。

    姑爷爷?她喊钟山姑爷爷?

    “这是我的朋友。”钟山对英兰说道。

    不过并未为悲青丝引见英兰,因为若一介绍,这辈分又是个问题。

    悲青丝有些惊奇的又看看黑袍之中的英兰,脸上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三师姐,大师兄怎么和那人打了起来?”天灵儿疑惑的问道。

    “那是血剑门门主,血煞,前些天我们进入大阵,在内部,两个师弟死于血煞弟子手中,大师兄为了报仇,屠杀了血剑门满门,直到刚才,这个血煞才得到消息赶来,和大师兄生死搏斗之中。”悲青丝开口说道。

    “那人实力肯定不如大师兄吧。”天灵儿看着远处说道。

    “不,大师兄金丹第九重,而血煞,金丹第十重。”悲青丝皱皱眉头看向远处山顶说道。

    “啊?那为什么不一起上啊?”天灵儿疑惑的问道。跟钟山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天灵儿明白一点,危险的时候,打人要群殴,就像两天前的妙仙人。

    “大师兄说他能行,让我们注意四方,为他略阵。”悲青丝看看远处的天杀,眼中闪过一丝感叹,以弱对强。天杀的确不同常人。

    钟山对天杀行为没有表态,若是在进入开阳宗前,钟山肯定嗤之以鼻,生死关头,不全力以击,难道还要讲究公平公正?但是,这两年进入仙门,钟山也慢慢体会到,很多时候,将自己逼入绝境,才是激潜能的最好方法。

    天杀和血煞二人对峙,已经有三个时辰了,三个时辰之间,二人谁也没动,但是,只要有眼力之人都知晓,此刻二人四周,才是最危险的。

    因为,二人气势正疯狂的攀升之中,但是,气息却是内敛到了体内,好似两个雕塑一般,一动不动,但,就这两个雕塑,不动则已,一旦动起来,必定是惊天动地的毁灭。

    先天期之人,根本就不能靠近,而金丹期之人,也知道二人气势的恐怖,虽然没有气息散,但是,那凭空而来的压迫,却好似使得众人都喘不过起来一般。

    两个,一个是血剑门门主,一个是开阳宗第二代大弟子,未来也极有可能是开阳宗宗主。

    二人都是抱着必杀决心。

    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了,谁也没动。都在找寻着对方的破绽,哪怕一丝破绽,那之前所蓄的势和力,必定尽泄那一破绽。

    血煞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强,自己离元婴期也只是临门一脚,对方真元明明没有自己雄厚,但是,在这一刻,气势之上,居然压不下他。怎么会?开阳宗?开阳宗真的就这么强?

    血煞心焦的这一刻,忽然,天杀瞳孔一缩,机会来了。

    “呲吟~~~~~~~~~~~~~~~~~~~~”

    天杀拔剑了。

    天杀拔剑的一霎那,血煞也同时挥剑而来,蓄全力一击,必要剑饮仇血。

    钟山一直盯着远处,眼睛一眨不眨,上一次天杀度太快,没有看清,此次,一定要看仔细了。

    钟山看到,天杀长剑出来的一瞬间,那剑刃之上,好似迸出无限的光芒,好似天地骤然暗了下来,只有那剑刃之上有着光亮一般。看到那光亮,钟山心神不禁为之牵引。

    一霎那,剑出鞘了,也许,这次离的太远的缘故,钟山眼中并非白茫茫的一片。

    钟山凝神之下,看到了那一剑出,度太快了,钟山仅仅能够看到模模糊糊的一霎那。

    剑出,一道白光冲天,对面好似充满了血海之色一般,钟山余光之中,感觉血煞出剑之后,那一处范围全部变成了通红一片,好似一片血云,而天杀的一剑,好似一道拨开云雾的刺亮之光。

    亮光如一柄长剑,催拉枯朽般的斩断云雾。这一刻,钟山有种很奇特的感觉,天杀的长剑如一道亮光从天而降,而那亮光又好似一柄长剑刺破云雾,到底是亮光还是剑,钟山有种分不清的感觉。

    “呲吟~~~~~~~~~~~~~~~~~~~~”

    一声脆响,光亮骤然消失,钟山余光中的血雾,也消散而开。

    太快了,太强了,即便钟山升到了先天第四重,依旧看不清这一剑,这一无限强势的一剑。

    之前一声脆响,就是短暂的交战结束,天杀收起了剑,而对面,血煞手中的血色长剑,却是一断两截,抓在手中的,仅仅是一个剑柄而已,血煞没有再动手,也不能再动手了。

    血煞头部、面部、胸前,一条缝隙,一条血煞身死的证据。

    天杀的一剑,将强大的血煞,一剑斩成了两半。死透了。

    两息之后,血煞脸部那条细缝之中,才冒射出大量的鲜血,而血煞的身躯,也缓缓跌倒,身躯一分两半,死无全尸,一代门主,至此烟消云散,成为历史。

    各门各派之人,只要盯着刚才那一剑的,都露出了深深的震撼,深深的恐惧,开阳宗?这就是上仙门的威力吗?

    “初九,那一剑如何?”不远处山上的少年对着身后中年模样男子问道。

    “此人悟性绝,已经领悟第一层斩魂的奥妙,在同等实力之下,已经有资格挑战公子了。”初九沉声道。

    “会的机会的,开阳宗斩天拔剑术?”少年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眼中闪过一丝好战的神情。

    大阵北面,千幽公主轻轻开口道:“斩天拔剑术,果然名不虚传。”

    一边水镜先生摇摇羽扇道:“此子悟性绝,当此一剑,可挑战一些初入元婴之人。”

    钟山捏着拳头,眼中无比坚定。金丹期?这是金丹期吗?那裂天太子实力又如何?

    “大师兄真是厉害。”天灵儿在一旁说道,但是,语气之中已经不复昔日的激动了,因为有着钟山之前斩杀妙仙人的对比,这越一重大胜,和钟山越一个境界大胜,就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了。

    英兰一直没说什么,毕竟实力太低,仅仅看到刺眼的光亮,然后就没了,因此也没多做什么评价。

    “我们上山吧。”悲青丝开口道。

    “嗯”钟山点点头。

    带着英兰,快向着天杀所在山峰急而去。悲青丝和天灵儿却是飞起,不过度不快,等着二人。

    天杀一剑解决血煞,额头之上,也隐隐出现了一丝汗水,不过天杀隐藏的非常好,转眼蒸干了。

    天杀一人独对血煞,一方面是磨砺剑道,激潜能,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悲青丝,想要将自己强势的一剑,烙在悲青丝的心中,以这一剑从心理上征服悲青丝。

    一剑成功了,只要站在近前,无论是谁,心里都会烙上天杀无可匹敌的深刻印象。

    天杀缓缓转过头来,准备看到悲青丝那不一样神情之时,骤然现,悲青丝没了?

    没了?天杀眼中闪过一丝憋闷,继而扭头望去,刚好看到悲青丝正在对着另一个男人述说着什么。

    另一个男人?天杀心中一堵,眼神泛着一丝寒意,凝神一望,却现,居然是前不久刚分道的钟山,那个刚入开阳宗的第三代弟子,钟山?

    第三代弟子,天杀没有看在眼中,特别是这个钟山,回忆起师尊当时的评价,根骨极差,这样就更不会入天杀之眼,在天杀眼中,形如臭虫一般,但是,就这么一个臭虫,居然让悲青丝连自己拼死之战都不顾前往迎接?难道自己生死在悲青丝眼中,连迎接钟山的到来都不如?

    ps:第二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