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九十三章 乞讨老人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九十三章 乞讨老人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小组赛在一场场的进行着,当然,每一组的比赛,都会出现一个或者多个实力强悍的存在,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一个来安徽大黄蜂跑酷团的队长铁生,他那个小组赛中,一马当先冲刺出终点线时,第二名还在第三道障碍物处,由此可见他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

    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因为以前的资料,大黄蜂跑酷团本来有七人,其中一人退出,而在市级和省级跑酷大赛中,大黄蜂跑酷团的队长根本就没有上场,便赢得了冠军的位置。

    终于,在梦之队跑酷团成员的等待中,汪阳所在的小组赛即将开始,在做准备之前,汪阳朝着陆峰和王语梦等人看了一眼,回应他的是五只加油的手势。

    参赛选手准备区,汪阳对众人点了点头,眼神中流lù出认真之sè。

    这一届的国家级跑酷大赛,一个个实力都非常的强,尤其是每个参赛小组脱颖而出的人,几乎都是强者中的强者,所以他真的很担心,在自己的小组里,会出现逆天的存在,这是他加入梦之队跑酷团的第一次比赛,不管说什么都不能输的,否则那可真是丢大人了。

    眼神中带着坚定之sè,他在暗暗告诫自己:就算是死在跑酷比赛中,都不能输掉这次的比赛。

    随着开始的枪声响起,汪阳便如同一直凶猛的野兽,仿佛前方便是他的猎物一般,双tuǐ如同风圈似地,带着一股无往不胜的信念,朝着前方急冲而去。

    他在一开始,便用上了全部的实力,没有一丝的保留,从起跑线到第一道障碍物十米的距离,他愣是以强悍的速度,超越其他人一个身位的距离。

    腾空,手脚并用,急速翻越,借力……

    一系列的动作被他施展的眼花缭乱,如同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汪阳的身影从开始就一直在最前列,当冲刺到中间位置的时候,他已经比第二名快了三四米的距离。

    终于,结局还算是完美,汪阳的以最快速度,获得的小组赛的第一名,而第二名则是一名看似矮小瘦弱的青年人。

    “于凯,强啊!”看着汪阳返回来,雷横和其他人大步迎了上去,一个个带着恭喜的表情,甚至雷横还丝毫不在意汪阳身上的汗水,伸手揽住他的肩膀豪爽笑道。

    汪阳对于雷横和陆峰等人的亲近,感觉到心中一丝温暖,他之所以加入梦之队跑酷团,完全是因为心中的梦想,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大的无奈,毕竟自己堂堂神话跑酷团的队长,被迫加入别人的团队,这让他心中很受打击。

    梦之队跑酷团的成员对他的好,让他心中温暖的同时,也在暗暗生出和他们更加亲近的想法。

    毕竟,汪阳的为人处世方式,便是你对我好,我自然对你好,你敬我一份,我敬你三分。

    汪阳突然开口说道。

    陆峰众人微微一怔,随即一个个脸庞上浮现出笑容。

    他们都能够在转瞬间明白汪阳的意思,他的感谢,一方面是感谢梦之队跑酷团的人邀请他加入,另一方面是感谢大家对他的信任和支持。

    陆峰拍了拍汪阳的肩膀,笑道:“好好休息一下,迎接接下来的比赛,今天应该还能够进行第二轮的选拔赛,所以咱们不能够掉以轻心,就算是拿不到个人赛的冠军,也没有什么问题,注意安全的前提下再全力以赴。这一轮大赛之后,人数也只剩下五十七人,再加上两个好运被轮空的,所以下一场的比赛,更为jī烈,也是夺得前十八名的重中之重。”

    不过,接下来的比赛,梦之队跑酷团显然运气有些背,陆峰依旧凭借着强悍的实力,险险的获得了第一名,而于凯和汪阳,两人最终都在第二轮的比赛中获得了第二名,当然,他们也有资格晋级到前十八名。

    傍晚时分,第一天的比赛落下帷幕。

    因为陆峰的比赛提前结束,在观众席上的腾馨儿便早早的带着两名手下离开,她看到了王语梦,看到了于凯,也看到了深爱的陆峰,可是因为有王语梦陪伴在陆峰身边,这让她心中难受的同时,也更加的想要靠近那个明知会让自己受伤,但依旧义无反顾深爱的男人。

    在风雨体育场专门洗浴的地方洗了个澡,梦之队跑酷团的人一个个精神气爽的在休息区集合。

    于凯因为有孙雯的关系,两人最近打的火热,所以并没有和其他人在一起,提前离开。而雷横和李赢则跟着汪阳去了酒店,找神话跑酷团的那些人喝酒聊天去了。

    看着浅笑的陆峰,王语梦轻声笑道:“陆峰,今天我大学同学给我打电话,知道我在北京后,让我去找她,你跟我一起去吗?”

    陆峰微微思索片刻,便开口说道:“算了,我就不去了,那我就先回去,到医馆跟着穆叔叔学习一下医术。车子你开走吧,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王语梦听到陆峰的话,心中有些失望,其实她非常想带陆峰一起去见那个tǐng不错的大学同学,可是她也知道,陆峰晚上回去后,应该就会一头扎进狗鬼医的医馆,跟着他学习医术,毕竟这个时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突然间,陆峰微微一怔,苦笑道:“坏了,我忘记一件事情,今天还要去给安老和高老爷子高成龙治疗双tuǐ,因为比赛的事情,我把这件事给忘了。”

    王语梦嘴角流lù出一丝苦笑,点头无奈道:“好吧,既然你有事情,那你就去吧!我自己去见我那个同学。”

    陆峰伸手抓住王语梦,带着笑容问道:“你那个大学同学,是女的吧?”

    王语梦一呆,随即没好气的白了陆峰一眼,笑道:“真是服了你了,当然是女的了,难不成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会什么男同学啊?”

    陆峰嘿嘿一笑,才松开王语梦。

    王语梦对于陆峰问出这句话,心中仿佛就像是吃了mì一般甜,她可是不介意陆峰吃醋,因为只要陆峰吃醋,才能够表现出他是那么在乎自己。

    两人来到风月体育场大门外,王语梦突然停住脚步,开口说道:“要不我先开车把你送回穆叔叔那里吧?反正我开车方便,你也省的再打车麻烦。”

    陆峰摆了摆手,笑道:“没事,我打个的士很快的,倒是你,路上注意安全,早去早回,我在家里等着你。”

    王语梦jiāo笑道:“那好吧!那你就在家里先给我暖被窝吧!”

    说完,王语梦才走向那辆车,进去启动车子后,打开车窗对陆峰摆了摆手,甚至眼神扫视了四周一下,看到没有什么人,飞快的在陆峰的注视下,给陆峰一个飞wěn,才驾车离去。

    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陆峰目送着车子汇入车流中,一直消失到无影无踪,陆峰才收回视线,准备到路边拦一辆出租车离开。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这位好心人,求求你给两个钱吧?我都已经三四天没有吃饱一顿饭了。”

    陆峰微微一怔,快速转头看向老人,眉头顿时微微一皱。

    眼前的老人,身穿破破烂烂的衣服,蓬头垢面,看上去脏兮兮的,而且他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臭味。甚至最夸张的是,他的头发上还有几片干枯的菜叶子,仿佛刚刚从垃圾堆里出来一般似地。

    陆峰没有犹豫,虽然他知道很多这种乞讨的人都是骗子,但是他还是从衣服兜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这个脏兮兮的老人。

    “老大爷,您拿好去吃顿饭吧!”

    老人手里拿着陆峰给的二十块钱,突然间扭过头去,让陆峰看不到的情况下,快速把眼角的泪迹给抹掉。

    他足足在北京城流浪了五天了,这五天来,他的钱在被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流氓抢走后,他便沦落街头。他是一个乡下来的老人,从江苏彭城来北京找儿子的,这些年,他的自己孤苦伶仃在乡下,虽然儿子总是不停的给他寄钱寄物,甚至让他来北京跟着他过日子,可是那片他过了几乎一辈子的泥土地,他舍不得离开。

    所以,一直拖到七天前,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而且最近还总是头晕眼花,恶心干呕,所以才来到北京城找当官的儿子。地址在他的包里,手机号码也在他的包里,可是现在,手机号码和地址,都被那些地痞流氓小混混给抢去了。

    在老家举目无亲,只有那左邻右舍,他也没办法联系上。

    在北京更是人生地不熟,别说吃饭,就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甚至他的衣服,都是在和两只流浪狗抢夺食物的时候,被他们给撕咬的,如果不是自己有着最后一把力气,恐怕自己都已经被那两只流浪狗给咬了。

    在北京的这五天,他找了很多人要钱,可是很多人都以为他的骗子,别说不给他钱,反而有些人还辱骂他,甚至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还使劲的推了他几把,到现在那条tuǐ摔得还疼着呢!

    当然,也有一些人给钱,不过都是给个一块两块钱,就算是买白面馒头,在北京首都,也只能买那两个馒头,够自己吃一两顿的。

    他找过派出所,可是他连身份证都没有,派出所的人还一个个推三阻四的,最终憋着一口气,离开了派出所。

    可是现在,手里拿着二十块钱,想想这五天的辛酸,他的眼泪不禁刷刷流了下来。都说人民公仆为人民,派出所的人也不如眼前这个施舍给自己二十块钱的恩人啊!

    心中jī动,老人突然感觉大脑晕晕的,甚至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陆峰递给老人钱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一声甜美的惊呼声传来,让他身形一瞬间顿住。

    陆峰快速的转头,然而此时却已经晚了。

    刚刚那名乞讨的老人,就在他转过身的一霎那,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

    陆峰面sè大变,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那个惊呼的女孩子,便快速蹲下身子,把那位蓬头垢面,一身狼藉的老人给扶起来。

    而且在下一刻,他便快速的给老人检查身体,发现他的额头已经被摔破,甚至流出血来,而这名模样可怜的老人,也已经昏mí过去。

    “怎么回事?摔一下,不应该昏mí啊?难道是老人年纪大了,摔得太重?”

    陆峰眼神中流lù着疑huò之sè,伸手抓在老人的脉搏上。

    就在此时,一股香风扑来,以为绝美的女孩快速蹲在陆峰身边。

    陆峰微微侧过头去,瞪大了双眼,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孩,甚至连抓住老人脉搏,给老人把脉诊断的事情都突然间忘记了。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