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四十六章 离开之前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一百四十六章 离开之前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陆峰,你来了?这位是?”张晓曼神情有些忐忑,因为紧张的缘故,她那洁白的玉手都已经死死抓住衣角。

    陆峰倒是没怎么在意张晓曼的神情,笑呵呵的看了一眼童秀敏,才对着张晓曼介绍到:“这是我女朋友王语梦,她今天刚刚来到咱们锦龙县,正巧我从古师长那里拿到你让他转交的那张纸条,所以就带着她一块来拜访了。”

    陆峰的话,让张晓曼面sè瞬间变得煞白,皓齿不由自主的咬住下chún。

    俗话说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同样母亲也是最了解女儿心思的人,张晓曼的那点小心思,哪里能够瞒得住饼来人童秀敏,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眼熟的绝美女孩,童秀敏知道,恐怕女儿对陆峰的喜欢,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这个女孩子真的很面熟,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王语梦?

    名字也和她的本人一样感觉有些熟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客人上门,而且还是救了女儿一命的大恩人,童秀敏脸上依旧是客客气气的神sè,笑着说道:“哎呀,别在外面站着了,陆峰可是咱们家的大恩人,你们赶快请进。”

    张晓曼这时才察觉自己失态了,她毕竟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所以连忙收敛了那异样情绪,强笑着让开身子说道:“请进。”

    陆峰此时,如果再看不懂张晓曼的意思,那就是傻子了,一瞬间,陆峰有些后悔来张晓曼家里了,而且更糟糕的还是王语梦跟着自己一起过来。

    转头看向王语梦,陆峰发现她正用那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心中一叹,笑道:“进去吧!”

    王语梦轻轻点头,心中暗暗感觉有趣。

    说实话,王语梦不但对陆峰感觉到自信,对于自己同样感觉到自信,自己认定的男人,和自己相爱的男人,有别的女人喜欢他,这才正常,谁让他这么优秀?

    对于张晓曼的那点心思,王语梦看的非常透彻,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跟在陆峰身旁走进了张晓曼的家里。

    精致典雅的房屋装饰,甚至隐隐充斥着淡淡的古典气息,墙壁上的字画,角落摆放的古筝,还有那笔墨纸砚放置处的柜橱,让人第一瞬间的感觉,这是一个书香门第。

    “陆峰,王小姐,你们快请坐,小曼,快端水果。”童秀敏一边忙碌着给陆峰和王语梦倒水,一边快速对跟进来的张晓曼说道。

    张晓曼看了陆峰一眼,点头快步走进其中一个房间。

    大厅中的沙发上,童秀敏倒好茶水后,眼神不由自主的再次看向王语梦,她这会功夫,总是感觉王语梦非常的面熟,可是自己在哪里见过她?童秀敏却一时半会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看着王语梦绝美的脸庞,还有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她心中幽幽一叹,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不用化妆品都会那么漂亮吧,如果自己……

    童秀敏心中的想法没有结束,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顿时她那带着浅笑的笑容骤然间凝固在脸上,身体更像是**着了火一般,猛然站了起来,失声惊呼道:“我想起来了,化妆品!梦幻王朝总经理王……王语梦我总经理?天啊!我丈夫求爷爷告奶奶做梦都想见王总经理一面,可是现在王总经理竟然坐在我们家来了。”

    陆峰和王语梦面面相觑,眼神中lù出一丝古怪之sè。

    而此时张晓曼则端着水果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母亲满脸震惊的失态模样,眼神中流lù出一丝疑huò,颇有意思不悦的说道:“妈,你这是怎么了?干什么大惊小敝的?”

    童秀敏仿佛没有听到自己女儿的电话,不过她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mō着自己的衣服兜,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手机,顿时她冲进其中一间房间,随后手里抓着手机跑了出来,一边出来还一边拨通电话,对着电话大声叫道:“老公,你赶快回来,现在什么都别做,立即回来啊!梦……梦幻王朝的总经理王语梦在咱们家,她来咱们家了,你赶快回来啊!”

    手里端着水果的张晓曼,随着母亲的话,顿时想起这个坐在陆峰身旁的女人到底是谁了!

    心中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深深的刺jī了一下。

    原来,陆峰的女朋友竟然是这么优秀的女人!!

    挂掉电话,童秀敏神情有些忐忑,看着王语梦那怪异的脸sè,才突然想起,人家堂堂梦幻王朝的总经理王语梦,其实是跟着男朋友到自己家来的,自己刚刚的表情,实在是太过失态了。

    风韵犹存的美丽脸庞上,一丝尴尬快速闪过,随即童秀敏才搓着手,陪着笑脸说道:“王……那个,我……”

    王语梦视线从陆峰脸庞上扫过,开口轻声笑道:“阿姨您不用客气,您叫我语梦就可以,陆峰和小曼是朋友,您也算是我们的长辈了。”

    王语梦话中的意思,一方面表示友好,另一方面也在暗示,其实我和你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一切都是因为你女儿,因为我男朋友。

    童秀敏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丈夫成功的背后离不开她的支持和帮助,王语梦话中的意思她听得非常清楚,所以连忙笑道:“好好,语梦,真没有想到,您竟然是我们锦龙县的英雄,我们家的大恩人的女朋友,这简直是太意外了。看两位,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王语梦脸上lù出一丝羞红,看了一眼陆峰,随即微微低头没有吭声,倒是陆峰面sè不变,笑道:“阿姨您客气了,其实我们这次来,是小曼有事情找我,所以我能不能和小曼聊一聊?”

    童秀敏微微一怔,随即连忙说道:“好好,你们聊,我去买菜做饭,今天您和王……和语梦都不要走了,留在我们家吃午饭。”

    陆峰连忙说道:“阿姨,您就不要客气了,我们晚会还有事情,所以不能够在这里常呆。”

    说完,陆峰转头看向张晓曼,笑呵呵的问道:“小曼,别站着啊,赶紧的坐这啊!你托古师长给我纸条,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张晓曼此时心中满是苦涩之sè,经过这些天和陆峰的相处,她早已经多陆峰心动不已,她之所以让陆峰来家里,就是想要和陆峰,尝试着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展,可是现在陆峰竟然带着她女朋友来自己家里,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是想用行动让自己断了这个念头吗?

    强笑一声,张晓曼转头看了一眼母亲童秀敏,才开口说道:“其实我也没有别的事情,你救了我的xìng命,所以我就想请你到家里来吃顿饭。”

    陆峰心中微微一叹,随后牵起王语梦的手站起身子,笑道:“算了吧,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如果小曼你没有其他事情,那我们就该走了。对了阿姨,您刚刚打电话叫张叔叔,是因为……”

    童秀敏看到陆峰和王语梦要离开,心中顿时一急,这可是万载难遇的好机会啊!

    其实,他们家的声音,其中三分之二便是从事的化妆品声音,可是自从梦幻王朝推出的梦幻天仙系列化妆品流入市场后,对于之前的化妆品商家,可谓是起到了致命的打击。

    无数有实力有势力的大公司大集团,无奈之下都纷纷找上了梦幻王朝,请求进行商业合作,而他们家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实力,有那么一点点本钱,但是和那些个大集团,大财团比起来,恐怕还是有所不如,自然在寻求和梦幻王朝方面合作的事情上,抢不过其他集团公司。

    她老公曾经想了很多种办法,甚至亲自赶到济阳市的梦幻王朝总部,可惜最终都没有机会见到梦幻王朝总部总经理王语梦。

    如今天大的机会摆在眼前,如果让它溜走,那绝对是不可饶恕的事情啊!

    脸上的犹豫之sè和急切之sè同时浮现,童秀敏转头看着陆峰,又瞟了瞟王语梦,才开口说道:“语梦,其实……算了,我给你们说实话吧,其实是我们家的公司遇到了困难,我们家绝大部分从事的工作就是化妆品行业,现在梦幻王朝的梦幻天仙系列因为太棒的缘故,让我们的生意陷入了低mí期,所以我丈夫就像和梦幻王朝合作,希望能够成为梦幻天仙化妆品的代理商,我……”

    王语梦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没有任何的犹豫,伸手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童秀敏开口说道:“阿姨,我今天刚刚来到锦龙县,并不想说生意上的事情,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叔叔愿意的话,那就到济阳市再去一趟吧!到时候直接打我的电话,我会亲自接待他的。”

    童秀敏脸上lù出浓浓的惊喜之sè,连忙点头致谢。

    当陆峰和王语梦的背影离开家门,消失在小区大门处后,一直送到小区大门处的童秀敏和张晓曼,慢慢收回视线。

    “妈,你干嘛在这个时候求王语梦?人家是跟着陆峰来咱们家做客的,你这一求她,敢情咱们是有目的才让人家来咱们家的。”张晓曼满脸的不乐意。

    童秀敏苦笑着看着女儿那愁眉苦脸的模样,伸手轻轻抓住她的胳膊,低声说道:“乖女儿,你别怪妈,你的心思我这个做母亲的哪里会看不出来,可是这明显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女儿你还是收起那点心思吧,陆峰那个女朋友,不管是家世,长相,学识和能力,在全国来说都是出类拔萃的。当然,我不是说我的女儿不行,你现在长大了,应该能够想得通很多事情,比如陆峰和王语梦的感情,以及今天为何陆峰会带着王语梦来咱们家,他想要表达的什么?”

    张晓曼眼中闪过一丝泪痕,默默点了点头。

    她的年纪可是比陆峰都要大好几岁,以前她看不上那些个男生,所以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找对象,如今碰到一个心仪的男生,他却有了女朋友,而且还是一个那么优秀的女朋友。

    离开张晓曼家居住的高档小区,王语梦带着浅浅的笑容,开口说道:“真没有想到,我王语梦的男人竟然那么的招蜂引蝶,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张晓曼对你可是心有所属啊?怎么样?要不要开个后宫?”

    陆峰心中一阵汗颜,没好气的白了王语梦一眼,随即一拉她的胳膊,直接的转移话题:“别瞎说,赶紧的,咱们先去找师父师母他们,今天午饭陪着他们二老吃一顿,晚上咱们两个就去我家里,等待着夜晚的降临。嘿嘿,宝贝,咱们好久都没有好好那啥了……”

    那啥了??

    王语梦微微一怔,随即脸上lù出一丝羞红,快速的低下头,嗔怒道:“流氓!”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