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四十六章 治疗肺结核

功夫神医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四十六章 治疗肺结核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你说吧,到底想挑战什么?我就让你看看,到底是中医厉害,还是西医厉害!”尚文德面色冰冷,语气中更是寒意逼人。

    尚文德的做人原则,就是你敬我一分,我敬你十分,你不要皮不要脸的找事,我自然会让你尝到更加丢人的苦头。

    陈和平眼中带着讥讽之色,他刚刚都算计好了,至于比赛什么,他自然挑选自己最有把握的事情。神情傲慢的微微抬头,眼神斜看着尚文德冷哼道:“既然你是中医,既然你能够在这中医院坐诊,那就说明你的医术很厉害喽?咱们就比试治疗肺结核病症,找两个病情相当的病人,咱们同时开始治疗,谁能够用最短的时间把病人治愈,就算谁厉害,怎么样?”

    肺结核?

    尚文德眉头一皱,本来他还想这场比试让陆峰动手,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不行了,不过,有自己的徒弟给自己做帮手,自然是信心十足。

    但是还没等尚文德开口答应,一个响亮的声音却从门外传来:“好,既然是第一人民医院的医师来我们这里挑战,我就代表尚医师答应了!两例病症我一个小时内就给你们找到。不过,我想问一下,这位叫陈和平的医生,你是代表你个人来我们中医院找尚医师挑战?还是代表市第一人民医院来找尚医师挑战?”

    随着响亮的声音落下,中医院院长孟庆阳面色铁青的走进会诊室,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恼怒之色。在他身后,呼啦啦还有一大票中医院的高层和各个主要部门的医师专家。

    他刚刚正在主持召开会议,结果就得到医生的汇报,说门诊部有外来的医生,来找尚文德尚医师挑战,这让他顿时怒火中烧。

    尚文德是谁?

    是他亲自请来的门诊医师!是他请来的鬼医!

    可是别人竟然就这样大模大样的找上门来挑战,这不是往他这个院长脸上狠狠的抽一巴掌吗?

    而且,更让他担心的是,尚文德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他一来中医院,别人就把矛头指向了他,这会不会让尚文德恼怒的甩手离开?

    陈和平看着呼啦啦到来的一群人,顿时眉头微微一挑,他不认识中医院院长孟庆阳,但是他在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办公室中,看到过孟庆阳的照片,他当初还听说过,孟庆阳和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是从同一所学校,同一届毕业。

    甚至!

    两人还是师兄弟关系!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来到中医院挑战一个尚文德,为何会引起那么大的动静?

    当他了,在他心里,也有一丝想要给中医院,给中医院的中医们,一些嘲弄和讥讽,给他们一丝颜色看看的意思。

    “你是中医院的孟院长吧?你的话,真的能代表尚中医?我今天来挑战,仅仅是代表我个人,因为在我看来,中医就是一群江湖郎中。”

    他的话,最后两个中医字眼说的很重,语气更有一丝嘲弄之意。

    孟庆阳眼神看向尚文德,同时还露出一丝忧色。

    尚文德和孟庆阳毕竟是多年的老友,自然能够看得出他眼神中那一丝忧色的意思。他并不是担心会输,而是担心这个上门挑衅的人,会惹怒了自己,怕自己会对他也产生怒气。

    尚文德对孟庆阳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并不介意,随即视线看向陈和平,淡淡说道:“刚刚孟院长的话,就是我的话,既然你要比试,那我这个你口中的江湖郎中,也不能弱了江湖郎中的名声。这件事就麻烦孟院长,给我们安排两名患者吧!”

    孟庆阳忍着对陈和平的怒气,对尚文德微微点头,随即便安排人,快速去安排。

    济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办公室。

    陈涛陈院长正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文件,而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想起。

    突然打断他的工作思路,这让他心中产生一丝不悦,不过,他还是拿起电话,淡淡说道:“什么事情?”

    电话里,传来的是杨新平的声音:“陈院长,刚刚我接到中医院好友的电话,说咱们医院陈和平陈医师,跑到中医院门诊部,找一个门诊医师挑战去了。现在中医院的院长,以及多位医院领导,都赶到了现场。我打听过,那个被挑战的老中医,我老师他也认识,听说叫尚文德。”

    陈涛面色一变。

    陈和平?

    那个从国外回来,被自己聘请到医院来治疗肺结核的那个医师?

    他抽哪门子的风?怎么跑到中医院去了?

    心中一股怒气在胸膛炸开,大家都是医生,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到人家那里去挑衅干嘛啊?

    而且,还惊动了师兄孟庆阳,看来这事情闹大了!

    “我知道了,我立即赶过去了解情况!对了,你老师在医院吧,你给他说一声,等会和我一起过去看看。”

    说完,陈涛怒气冲冲的挂掉电话,站起身,伸手抓起一侧衣架上的外套,就准备朝外面走去。

    突然,他的脚步骤然停止,那看似单薄的身躯顿时僵住。

    刚刚杨新平说什么?

    陈和平挑战的人叫什么?

    尚文德?

    哪个尚文德?

    他的眼中,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随即,他快速转身,伸手抓起电话,按照刚刚打进来的电话,重播回去。

    待到那边接通电话后,他立即急促的问道:“杨新平,你刚刚说的是谁?陈和平去中医院挑战的门诊医师是谁?”

    电话那端,杨新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沉声说道:“我听说是叫尚文德。”

    “尚文德?哪个尚文德?你老师知不知道这件事?他认识那个尚文德吗?”陈涛快速问道。

    杨新平说道:“至于是哪个尚文德,我倒是不清楚,不过我老师倒是知道这件事,而且他很生气,好像他老人家认识这个尚文德,而且从老师的表情中,我怎么感觉提起这个名字,老师还露出了一丝敬意。”

    敬意?

    能够让杨新平的师父老楚露出敬意的人,那可只有他了!

    是他?

    真的是他吗?

    陈涛眼中露出一丝惊秫之色,如果真的是他,那这件事情可就闹大了!

    快速挂掉电话,陈涛再次拨通一组号码。

    电话铃声响了几声,那端才有人接通,不过他刚刚一说话,便被对方给打断。

    “师弟,你们医院的医生可真是出息了,我们医院的中医可都成了江湖郎中了啊!!甚至尚文德尚医师,他都成了野郎中,哼,你们可真行!”

    说完,电话那端砰地一声便把电话给挂掉。

    电话里的盲音,让陈涛的心跌入低谷。

    自己这个师兄的脾气,他哪里会不了解,能够让他如此生气的,恐怕那个挨千刀的陈和平,一定很狂妄,很嚣张。而且,师兄语言中还重重的提到尚文德尚医师,被师兄如此语气说出来的人,还能有谁?恐怕这济阳市,也只有虎鬼医尚文德了。

    推理出这些,陈涛心中那个恼怒啊!

    他现在恨不得,都有亲手掐死陈和平的心思。

    你一个国外回来的肺结核专家,是了不起,医术是很厉害,可是你再厉害,能和虎鬼医尚文德比?你还嚣张跋扈的跑到人家中医院,说什么人家是野郎中,是江湖郎中,你这不就是挑衅嘛?

    是的,得罪了尚文德先不说。

    可是你用江湖郎中和野郎中来形容人家,那岂不是把中医院所有的中医都给得罪了??

    陈涛并没有因为师兄孟庆阳对他怒气冲冲的说话感到生气,换个位置思考,如果有一个中医院的中医,跑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来,用那嚣张跋扈,傲慢无礼的姿态说,你们西医怎么怎么,而且要狂妄的挑战,恐怕自己比师兄还要恼怒。

    败家玩意啊!

    性格脾气很好的陈涛,最终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抓起衣服,陈涛正准备亲自赶往中医院的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为,哪位?”陈涛语气带着一丝怒意。

    电话里,传来孟庆阳的声音,淡淡说道:“师弟,你在你们医院,准备两名病情差不多的肺结核患者吧!如果等会要过来,就一起带过来,如果不来,让人给送过来。你们医院的医学专家,要挑战尚医师,就是治疗肺结核。”

    陈涛微微一呆,随后他竟然被陈和平给气笑了。

    这家伙还不傻啊!用自己最擅长的治疗肺结核,却挑战人家一个中医。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这个师兄话里的意思:

    如果去?

    如果不去?

    难道自己医院的医生跑到中医院去闹,自己还有不去的道理?

    嗯?

    突然,他的眼睛微微一亮,瞬间恍然大悟。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过来,自己这个师兄,恐怕已经问过陈和平,他代表的是市第一人民医院,还是他个人。而陈和平,恐怕回答的是代表他个人吧!

    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一丝喜意。

    代表他个人,那就和医院没关系了!

    虽然他是我医院的医生,但是作为院长,自己也不能控制他的思想行为,既然他把自己和医院撇清,那这趟怎么都理亏的浑水,医院方面何必参合?

    想通后,陈涛深深叹了口气,把抓起的外套重新挂到衣架上,随即再次拨通内科的办公室的电话,待到那边接通后,吩咐医院的人,让他们送两名病情严重程度差不多的患者,到中医院去。

    随后,他再次给杨新平打了个电话,让他杨新平告诉他老师,不用去中医院了。

    济阳市中医院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厅中,两名从市第一人民医院送来的患者,分别躺在两张病床上。此时,除了尚文德带着陆峰,还有院长孟庆阳外,就只有陈和平跟了进来。

    尚文德眼神微眯,看着陈和平淡淡说道:“这两个肺结核患者,为了防止最终不必要的麻烦,你先来挑选。”

    “我先挑选?”陈和平露出一丝冷笑,却并没有推让。

    大步从两名肺结核患者病床边走过,随即挑选了一位。

    孟庆阳眼神看了看尚文德,淡笑道:“既然这样,那两位就分别把患者送进旁边两间空病房吧!从现在起,你们可以离开各自治疗的病房,病人不会离开。如果你们需要什么治疗工具仪器,我们医院方面会给你们送到。谁先治愈患者,这场比试就算谁赢!”

    陈和平本来就是这方面的专家,随即耸了耸肩膀冷笑道:“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