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风华正茂 第九十九章 开什么国际玩笑?

功夫神医 第二卷 风华正茂 第九十九章 开什么国际玩笑?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尚文德眼神带着一丝冷漠,缓缓扫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出乎他的意料,在场的人,他竟然一个都不认识,显然在他隐退中医界数十年,不少的医生都逐渐成名。

    十名中西两院的老医生,一个个眉头微微皱起,他们眼中俱是带着不解和不屑,甚至突然间,每个人都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这算什么啊?

    自己等人治不好,也不能小猫小狈随便拉来一个人,让他来决定孩子的生死啊?

    杜玉梅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她本性耿直,苍老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怒容,沉声喝道:“院长,我不同意你做出这种草芥人命的事情,救助那名患者,是咱们医生本职工作,而不是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我还真不信了,他一个人的医学水平,能够比我们大家都强。”

    他们都不认识尚文德,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济阳市有这么一个尚医师。十二鬼医他们倒是知道,但也只限于知道是十二个人,但要是让他们说出名字对他们来说千难万难,只有鬼医才互相认识,他们只知道仅限的几位而已,所以并不知道鬼医尚文德。

    然而,在杜玉梅话音刚落后,她的眼睛突然一亮,因为她刚刚只顾着气愤院长的话,并没有看其他人,而此时,她却发现那名在考试的时候,那匹耀眼的黑马——陆峰。

    同样,其他四名老中医,也同时发现了陆峰的存在。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他背着药箱,跟在那个老者和院长身后,难道陆峰就是院长身旁这个老者的徒弟?

    心中带着大大的疑惑,包括杜玉梅在内的五名老中医,眼神不断在陆峰和尚文德身上扫过。

    尚文德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并没有理会这里老医生的叫嚣,他转过头,看向院长孟庆阳,开口说道:“你直接带我去看看病人吧?如果真是重症肌无力危象,病人在发作后,绝对不可能坚持一天的时间,现在,恐怕已经浪费很差时间了吧?”

    孟庆阳看了一眼动怒的其他老中医,心中微微一叹,随后点了点头,说道:“走吧,你们跟我来。”

    “慢着!”

    一名年过花甲的老者,看着尚文德怒目相视,挡在了几人前面:“孟院长,我们是受到邀请,才来中医院协助治疗患者的,可是这算什么?你从外面找回来一个不知名的医生,就想让他做最后的治疗,这是不是太冒险了?连我们都治不好的病情,他怎么能够治疗的好?他有什么资格来做这最后的努力?”

    孟庆阳心中暗怒,尚文德是鬼医的事情,这些人中只有他一个知道,看到自己请来的这个多年好友的脸色逐渐变得冰冷,孟庆阳暗暗叫糟,他知道,每次尚文德露出这样的神情,那就是要爆发的前兆。

    快尚文德一步,孟庆阳连忙把挡在前面的老中医推开,认真的说道:“老汪,请你相信我,我不会拿患者的性命开玩笑,如果他都治疗不好,恐怕咱们就更没戏。”

    年过花甲的老中医露出一丝迟疑,沉思片刻后说道:“如果让他治疗也行,不过我们必须跟在身边,万一在治疗的时候出现什么偏差,我们也能够及时的接过手来。”

    尚文德被这个家伙的讽刺,刚刚给刺激的差点爆发,身为十二个鬼医之一谁能没点脾气,尚文德都自认是脾气好的,要是碰到其他人,估计直接扭头就走了!但是听到他后面这句话,尚文德心中的怒火消失了不少,毕竟,这些人也是为了那个患者考虑。

    看到孟庆阳询问的眼神看过来,尚文德考虑到不让他在中间难做,治好无奈答应下来:“行,我可以让你们在周围,不过请你们不要妨碍我的治疗。”

    说完,尚文德对着孟庆阳没好气的说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要等患者死了你再带路?”

    孟庆阳身为中医院的院长,哪里会有人敢对他这样怒气冲冲的冷嘲热讽?换做是别人,恐怕连巴结还怕来不及呢。可是此时的他,心中跟明镜似的,自己这位老友为了不让自己在中间难做,可是大大的退让了一步。

    对于尚文德的冷嘲热讽,他浑然不在意,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连忙在前面带路,朝重症病房走去。

    对于眼前这一幕,包括副院长在内的十名资格够老的医生,顿时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使不过来。他们和孟庆阳都是老熟人,甚至六名中医院的老中医,更是对于这个院长极为了解,什么人敢在他面前大呼小叫?谁敢对他冷嘲热讽?

    别看孟院长平时表现的都挺和善,那是别人没有见到过他发火。可是,六名中医院的老中医,可是亲眼见过院长大人发怒,那场景,简直是恐怖。

    这个能够对着院长发怒,甚至让院长都没有一丝脾气的老人是谁?

    陆峰跟在尚文德身后,他心中对于这些医生,同样有些恼怒,这些人怎么可以羞辱自己的师父,他们算什么?自己的师父可是鬼医,如果师父他老人家没有资格,这天底下还有谁有资格?

    心中恼怒,可是师父不发作,他也不敢吭声,只能阴沉着面色,不搭理这些人。

    当初,对于考核自己的杜玉梅,陆峰心中还有着尊敬之色,可是她的话,让陆峰很失望,那语气,明明透露着一股看不起人的语气。

    笔直的四楼楼道里,看上去显得很冷清。

    一直来到楼道的尽头,才在一间病房外面看到席地而坐的一对年轻夫妇。

    看到那么一大票人赶来,年轻夫妇脸上哀愁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那个男青年急忙看着孟庆阳问道:“孟院长,我儿子的病能治好吗?他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

    孟庆阳微微一叹,随即说道:“你别激动,这位是尚文德尚医师,是我们从外面请来的中医大师,在国内,如果他治不了的病,恐怕我们中医院也无能为力了!你先不要急,等到他看过孩子的病情,再说能不能治疗。”

    男青年身子一震,随即眼中含着希夷的神色,看着尚文德,“尚医师,求求您一定要治好我儿子,只要治好我儿子,就算您让我给您做牛做马,我都心甘情愿。”

    尚文德摆了摆手,说道:“我尽力。”

    他没有保证,但是语气却锵锵有力!

    在场的中医院,还有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老医生,一个个露出不可置否的表情。

    尽力?

    恐怕你用尽力气,也治不好吧?

    连个保证都不敢,看来你也没有什么把握。

    这个世界上夜郎自大的人很多,尤其是成就越高的人,尤其是在某一个地方,在那个地方的某一个领域里很厉害的人,久而久之都会产生一种,我不行别人也办不到的心思。

    而此时,这些一个个看似站在极高领域的老医生们,就是这种心思。他们在济阳市医学领域里,算是站在很高的位置,经过长时间的保持这种心态,他们潜意识里在慢慢发生异变,他们会理所当然的认为,在济阳市我们治不好的病,你凭什么能治好?你以为你是谁啊?

    带着心中那份恼怒,和对尚文德的不相信,十人纷纷跟着几人身后,走进重护病房。

    四壁粉白的重护病房中,尚文德眉头微微皱起,看着病床上枯瘦如柴的小男孩,心中忍不住微微一叹。此时,这个患者小男孩正插着呼吸机套管和氧管,令人看着揪心的是,他的脸上不但没有病人的苍白,反而浮现着涨红色。

    尚文德有治疗过的经验,顿时大惊失色,他能够看得出,孩子几乎都已经不行了。

    尚文德能够看得出,其他那些老中医和西医老医生,又怎么会看不出来,顿时,十名老医生同时后悔刚刚答应尚文德的话,刚刚他们在外面等待的时候,还没有这么严重,可是这才一个多小时,孩子就已经成这样了。

    终于,杜玉梅还是没忍住叫道:“院中,我看还是立即送到手术室抢救吧?万一这位……这位尚医师治不好,这孩子可就没了。”

    这次,尚文德没等孟庆阳开口,便低声怒喝道:“都给我闭嘴。”

    这是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发火,一瞬间,竟然把所有人都给威慑住。

    尚文德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反应,沉声说道:“其他都给我往后退,陆峰,我给你讲解一下中医治疗患者的病情,你注意听清楚了。”

    陆峰连忙点头。而其他人则是面色大变,这个时候,这老家伙还有心思教徒弟?

    “患者得的是一种叫重症肌无力的病症,这是一种神经肌肉间传递功能障碍性病症,主要表现为受累纹肌异常,易于疲劳。中医治疗重症肌无力主要是,以健脾扶正、补益元气、温肾填精、养血平肝、强筋壮骨等主要治疗宗旨,精选多种名贵中草药科学租房,运用现代生物技术,多种方法多个环节,促进肌细胞血液循环,疏通和改善局部营养,恢复肌细胞的功能,调节细胞膜稳定性,切断其发病途径。并且在体内产生特异性抗体,增强人体的正常免疫功能,停药后免疫因子认可长期存活,具有良好作用。

    “而现在患者的情况,属于重症肌无力危象,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情况,如果用普通的治疗方法,以慢慢调养的方式,是绝对不行。所以,今天咱们要做的就是运用针灸,争分夺秒的救火这孩子。”

    “注意听好,针灸的过程,我说一遍,同时在你施针的时候,我还会给你提示。”

    尚文德的话音刚落,包括中医院院长孟庆阳在内的一共十一人,一个个面色勃然大变。这个尚文德医师说什么?让他的徒弟用针灸术给患者治疗?开什么国际玩笑?

    中医院的其中五个老中医,对于陆峰很熟悉,毕竟这几天才监考过他,可是让陆峰亲自施针,他们心中又惊又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