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风华正茂 第四十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功夫神医 第二卷 风华正茂 第四十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在这前面多说几句吧。

    或许有人说小步不管书评区的事情,其实小步只要一打开电脑进入自己书的主界面就立刻往下拉,想在第一时间看到书评,因为书评是小步和读者最直观交流的地方,我不出现并不代表小步不看,小步一天看书评的次数小步敢说超过了所有写手!

    小步一直没有设立本书的副版就是想最真实也最快的了解读者的反馈,小步怕书评被人删了,骂人的也好,批评的也好,小步想看大家真实的想法,小步更想提高。

    最近书评区来了不知道是马甲还是真书友的人,说这本书拖沓,小步自认到现在为止没灌水一个字,高-潮一个接着一个,小步都是想写自己写的,而且是最快的速度发展情节,如果这都算是拖沓,小步不知道什么还叫不拖沓。或许针灸中医设计的资料比较多,小步只不过想大家多了解一下,如果不想看以后一个字都不写了!

    还有人说很多情节无关这本书,这里再重申一下,小步写的是一个人,陆峰,所有围绕着他发生的事情小步都会有所侧重的写,可能是某些情节一些人不想看,有人喜欢肯定有人讨厌,这个是肯定的,十全十美,小步自认做不到。

    还有人说更新慢了,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一天六千字的更新这恐怕不算慢了,如果还嫌慢,那就拼吧!累死活该!从下个月开始每天万更,宁死不断!

    更有人说主角陆峰是一个大圣人,没错,陆峰在很多人看来善良的很傻,这就是小步要的主角,他不善良他能被尚文德相中吗?他不善良他能让尚文德不用考察他三年吗?古人拜师先给师傅免费干三年,作为师傅一点不满意直接辞退,绝不心慈手软!而陆峰这才几天?或许有人说当今社会陆峰这样的人很少,既然是很少,那就是有,既然有那为什么还有人看不惯?看到别人做好事就看不惯?看到有人就小孩就说是要炒作?难道一个人道德已经缺失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帮人有错吗????

    小步坚信好人好报,所以小步笔下的主角也坚信,小步就是要写一个圣人,对善人善,对坏人恶,对堕落的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对需要帮助的人尽最大的努力帮人一把的圣人,你们或许认为没有,小步相信一定有!

    最后谢谢真心支持小步的人,谢谢你们给了小步动力,鞠躬,感谢!

    **************************

    李大力这时也反应过来,心中暗暗后悔刚刚怎么比老二慢了一步,连忙奔到他母亲身边,亲热的说道:“娘,我们都是您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看着您不管不问,以前那都是因为庸医们说,说您着病看不好了。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孝顺您,伺候您老人家!虎子,别愣着,赶紧接过来,咱们也好请客人到家里去坐坐。”

    李小虎转身看了眼两个厚颜无耻的哥哥,又转头看了看陆峰递来的银行卡,咬牙摇头说道:“陆大哥,我不能再要您的钱了!您治好了我母亲的病,已经是给我们最大的恩惠了,而且还给我和母亲买衣服,让我们吃好住好,这钱我不能要。以后我能干活,能挣钱养我母亲!”

    他的话声刚落,站在他身后母亲身边的两个哥哥李大力和李大志,同时勃然大怒,李大志最先怒喝道:“虎子,你说什么屁话呢?人家这份好心意,你怎么能够拒绝?赶紧接下!”

    “虎子你知道你说的啥不?你有什么能力养母亲啊,有了钱,母亲才能少受些苦,才能吃得好喝的好,快点接下来谢谢这位大哥!”李大力同样怒道。

    陆峰看了眼这两个不孝子,心中冷笑。他从两人的眼中,看出了浓浓的贪婪之色。

    不过这样更好,如果他们不贪婪,自己还真不好实行下面的计划。

    眼中露出暖色,陆峰看着李小虎笑道:“拿着吧,你这两个大哥说的对,你这钱,一定要拿出来一些去上学,你现在还是需要上学的年纪,必须学好文化知识,将来才能成才。还有,除了你上学之外,其他钱就都留着给她养身体,你总不愿意你母亲再像之前那样,跟着你受苦吧?”

    李小虎转头看向母亲,眼神中流露着犹豫不定之色。

    中年妇女此时对于大儿子二儿子,已经完全的死心。

    她拉扯大的儿子,怎么会不明白他们的心思,现在他们两个装模作样,一副问寒问暖,急切的保证以后会照顾自己。谁看不出,他们是为了陆峰递过来的那张银行卡,为了那十万块钱?

    心中一阵凄苦,她狠狠甩开两人搀扶上来的手,走到李小虎身边,看着陆峰说道:“陆小扮,这钱我们真的不能要,我们欠您和尚医师的已经够多了,您还是收回去吧!以后我们能过的很好。”

    陆峰不可置否的微微一笑,直接上前一步,把银行卡塞进李小虎手中,才转头对中年妇女笑道:“没事,这些钱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您着做母亲的,总不能看着小虎不能上学吧?他现在正应该是学习的年纪,只有学好文化知识,将来才能够出人头地,能够走出去,在大城市里幸福安稳的生活。能够赚很多钱,给您带来安稳的晚年。阿姨,您就别拒绝了!”

    “这……”

    中年妇女一阵迟疑。

    陆峰说的有道理,儿子初中就辍学,背着自己辗转各地去求医,他现在是上学的年纪,自己不能再耽误他了啊!

    陆峰呵呵一笑,拍了拍李小虎的肩膀,才转头对李大力和李大志说道:“你们还不去拿钥匙?难道想让你们的母亲就站在这外面和西北风?”

    李大志连忙点头,对着中年妇女说道:“娘您先等着,我马上去拿!”

    李小虎低头看着手中的银行卡,面色忐忑不安,直到李大志快速跑着离开,脸上才露出坚定的神色,转头对围拢在周围的村民说道:“各位大爷大娘,大叔大婶,我母亲刚刚回到家,身体非常的不好,今天就不能和大家聊天打招呼了,她需要静养。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改天我一定带着母亲去你们家串门!”

    周围的村民,一个个带着羡慕之色看着李小虎手中的银行卡,听到他的话,大家纷纷热情的和中年妇女打招呼,然后陆续离开。

    当然,大家也把今天的事情都看在了眼中,心中鄙视李大力和李大志两兄弟,竟然娶了媳妇忘了娘,这样的不孝子,真是狼心狗肺,猪狗不如。

    很快,大门上的钥匙便被拿来,当打开院门,中年妇女看到满院杂草丛生后,不仅泪如雨下。当初,她和二小虎,便是被从这里赶出去的,现在多亏了陆峰,她们娘俩才又能够回来。

    “小虎,给你陆大哥磕头,如果不是他,咱们娘俩恐怕还在桥洞里受苦呢!”

    中年妇女哭泣道。

    李小虎眼中也含着泪水,就要给陆峰跪下。

    陆峰连忙拦住李小虎,认真的说道:“阿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您不用放在心上!您是老人,我们尊敬您是应该的!小虎,你记住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给别人下跪,知道吗?”

    李小虎重重点了点头,牢牢把陆大哥这句话记在心中。

    “娘,我们……”李大志跟在后面,就要走进院门。

    中年妇女面色一变,怒道:“谁让你们进来的,这里是我的家,我养你们那么大,给你们娶了媳妇,也不欠你们什么了!以后你们是你们,我是我,谁要是再敢进我这院门,我打断他的腿!”

    李大力和李大志面色一沉,带着怒气,两人却没有敢进门,但是在他们心中,却同时在暗暗怒骂:谁稀罕进你这老家伙的门?要不是那十万块钱,我们才不管你的事情呢!

    但是有陆峰在,他们却不敢说,万一惹怒了这个有钱的家伙,恐怕眼看就要到手的钱,就要飞走了。

    悻悻止住脚步,李大力苦笑道:“娘,您看这院子那么乱,我们是想帮您收拾一下,再怎么说,您也是我们的娘啊,是您生了我们,我们怎么能不管您的事情?”

    “滚!”

    中年妇女勃然大怒,李大志的话,勾起了她这几年和小儿子经历的苦难。

    “你……”

    李大力正要发怒,李大志连忙拦住他,低声说道:“咱们先走吧,等晚上再来。”

    李大力恨恨点了点头,眼神从李小虎手上扫过,转身离开。

    中年妇女流着眼泪,看着满院子的杂草,哭道:“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非要这么折磨我!”

    李小虎眼泪也流了下来,轻轻搀扶着母亲,哭泣道:“妈,您别难过,这不是还有我吗?我以后一定会更加的孝顺您,让您以后过好日子!”

    中年妇女转头看向小儿子,一把把他搂在怀中嚎啕大哭。

    陆峰没有劝慰,他心中明白,这次发泄以后,李小虎的母亲恐怕就能够把所有的悲伤发泄干净,这不但不是坏事,还是天大的好事,对于她以后的心境,对于她看待那两个不孝儿子的问题上,能够处理的更好。

    好半晌,母子二人才停止了哭泣。中年妇女抹掉脸上的眼泪,看到陆峰平静的面色,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苦笑道:“陆小扮,真是让您见笑了,家门不幸,都怪我以前没有教育好他们。不过从今天起,再次见到他们后,我心里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他们都大了,以后我也用不着他们,虽然不能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各过各的吧!”

    陆峰心中默默赞同,咧嘴笑了笑,他才说道:“阿姨!别说这些不高兴的了!您回到家,应该是高兴的事情才对。小虎,咱们来收拾下屋子和院子。对了,你们村子有没有商店什么的?厨具,家用等物品,还是要买好。还有被子之类的,都要重新买新的!”

    李小虎露出笑容,说道:“应该会有吧!我离开家都半年了,等收拾好,我就去问一问。”

    中午是陆峰到县城买回来的车的,由于农村商店里的东西不全,所以顺便带着李小虎在县城大肆采购一番。反正宝马车,他租了三天,这三天里,包裹那个李司机在内,都要听从陆峰的调遣。

    中午的午饭,是邻居送来的,乡村人淳朴、实在,邻居是胖大妈知道李小虎和他母亲刚刚回来,家里的锅碗瓢勺好几年没用,油盐酱醋也没有,铁定不能做饭,所以直接炖了只老母鸡,炖了大锅菜。

    吃着这些饭菜,陆峰感觉到一片温暖,以前在家里,父母可不是经常给他做这样的大锅菜?

    下午四点钟,当一切收拾妥当,原本荒芜的院子,沉闷到发霉的房屋,全部焕然一新后,陆峰带着淡淡的笑容,和中年妇女母子告别。

    蜿蜒的土路上,李司机驾驶着宝马X6越野车,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闭眸养神的陆峰,犹豫了片刻后才开口问道:“陆先生,有一点我不明白,您为何要对他们母子这么好?从今天的所见所闻来看,我知道您和他们可是非亲非故啊!还有,今天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他们十万块,这让我很是不解,那老大姐的两个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您应该很清楚,还有周围人的反应,我觉得您不是想出风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