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风华正茂 第七章 一千万诊金

功夫神医 第二卷 风华正茂 第七章 一千万诊金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不对,这其中一定有隐情,老尚他不会见死不救!

    想明白这点,王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语气也沉了下来,沉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尚文德那老家伙的脾气性格我知道,他绝对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即使你没钱没势,他也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中医界,他可是出了名的大善人,除非对他不喜欢的人才会这么狠,你们一定得罪他了,而且还不轻,你别瞒我,把事情的经过给我说一遍,为什么他不愿意救你的儿子?”

    电话那端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随后才咬牙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王老爷子,甚至她私底下听说的,老管家带人去请尚文德的时候,用强的事情都给说了出来。

    听完电话,王老爷子面色阴沉到极点,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剧烈燃烧,对着电话大声恨声道:“我说翠兰,你们都不小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我的话什么时候骗过你们?我告诉过你们,尚文德的医术,在全国也是响当当的,我敢说,全国的中医,绝对不会有十个人比他强,想要赢他的,更是屈指可数,你们的脑袋被门缝给挤了,还是脑子里进水了?”

    “我……”

    “你什么你?你们这几天所作所为,如果不是尚文德心底善良,恐怕今天他都不会跟你们来。你们这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翠兰我告诉你,你知道老头子我为什么能够活到现在吗?就是他,如果不是他,我这把老骨头早在几年前就埋在黄土里面了!”

    一阵愤怒的咆哮,王老爷子突然深深地后悔,后悔把尚文德介绍给这一家子糊涂蛋。

    他心中跟明镜似地,自己清楚翠兰说的话,其中铁定会有一些保留成分在内,更了解这几天,尚文德受到的侮辱铁定不少。

    他当初之所以不请尚文德就是怕尚文德看在他面子上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而且他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两人最后都惹祸上身,现在看来有些事还是没避开。

    深深一叹,他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病死,听着翠兰在电话那端的轻声抽泣,才语气缓和了很多,怒道:“把电话给老尚,我帮你们说说话,如果他答应那就好,如果不答应我也没有办法!如果我换成尚文德,现在早就拍**走人了!”

    翠兰眼中爆发出一阵狂喜之色,呜咽着说道:“好好好,我马上给尚医师,谢谢……王老哥谢谢您……谢谢……”

    说着,她拿着无线电话快速奔进房间,看到丈夫还跪在地上苦苦求尚文德,翠兰急忙把无线电话递给尚文德,忐忑不安的说道:“尚医师,是……是王老哥的电话,他让您听电话。”

    尚文德眉头一皱,眼神中闪过一丝明悟,他终于知道是谁把自己介绍给这糊涂蛋一家子了!

    没好气的接过电话,尚文德语气不悦,哼道:“老东西,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没时间跟你瞎扯淡!”

    电话那端的王老爷子此时已经恢复了僻静,听到尚文德的话,他哈哈一笑,和尚文德结交数十年,对于他的脾气,王老爷子简直太熟悉不过,他能够有心思骂自己,那就铁定不会因为把他介绍给别人而生自己的气。

    清了清喉咙,王老爷子笑道:“老尚啊,这次都是我不对,让你受委屈了,等你治疗好那孩子,我请你和好酒,你现在还惦记着我柜子里那坛泸州老窖吧?这样,什么时候那孩子好了,我就拆开酒封,咱们痛痛苦苦的喝一场,怎么样?”

    尚文德闻言脸色瞬间一凝,蠕动了下喉咙,一张老脸更是难看几分,怒道:“我戒酒了,如果不没事我就挂了!”

    “别别别!”

    电话那端的王老爷子苦笑道:“老尚,那孩子的父母,和我是多年的老朋友,你就不看僧面看佛面,救救那孩子,我知道是他们不对,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啊!咱们认识五六十年了,对于你的性格我了解,这两天铁定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是你大人有大量,别和那一家子俗人一般见识。”

    尚文德苦笑,看来王老爷子这说客还真是做定了!

    “老伙计,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是了解,我也想救这孩子,可是耽误的时间太长了,昨天我还能有五成把握,陆峰有七成把握,可是今天,我连一成把握都没有,我是不敢救啊!就凭这一家男主人的品行,万一孩子没救活,他还不找我拼命啊?算了吧,我看要怪就怪孩子有这样的父母,希望他下辈子投胎,都能投胎到一户好人家里。”

    跪在地上面露苦色的富态老者,听到尚文德的话,顿时感觉就像是被一个巴掌狠狠抽在脸上,自责,羞愧,还有一丝恼怒之意,慢慢浮现在他的脸庞之上。

    王老爷子轻轻一叹,和又何尝不知道富态老者的品行,以前还好,可是近十来年,他的脾气越来越差,行为也越来越有些问题,他要不是看在那么多年老朋友的份上,怎么会去富态老者的家里窜门。

    沉默片刻,王老爷子才说道:“老尚,救吧,能有一分把握,就出一分力气,咱们总不能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孩子死去吧?不管结果如何,如果他们家敢再招惹你,我把他们的腿给打断!看在我面子上,救救那孩子吧!”

    尚文德有些头痛的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富态老者,再看看一旁眼泪汪汪看着自己的女人,还有那面色变得惨淡,不敢吭声的老管家,知道自己老友开口了自己就不能不救了,这才哼道:“好!看在你面子上,我治了!傍我准备好那坛酒,治疗完了我让陆峰给我搬回医馆去!”

    王老爷子在电话那端翻了翻白眼,心中默默算计着,等会把那坛酒是不是偷偷倒出一半,自己藏起来。

    “老尚,你把电话给男主人的,我给他说话。”

    尚文德没有再说话,直接把手机递给跪倒在地上的富态老者。

    “喂,王老哥,对对对,是我,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嗯嗯嗯,您放心,就算犬子真的命不好走了,我也不会怪罪尚医师的,一切都怪我!王老哥,您帮忙说说话,就算有一丝机会,也不能放弃啊!”富态老者面色惨淡着说道。

    两分钟后,他挂掉电话,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眼中带着恭敬之色说道:“尚医师,谢谢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您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记住,不管您能不能救活我儿子,都是我的恩人!”

    尚文德不屑的挥了挥手,冷哼道:“行了,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昨天你不也是这样说的,今天翻脸不认人,还派人到医馆去抓我?如果不是懒得和你计较,我来都不会来!”

    说完,尚文德看了一眼病床上剧烈颤抖的病人,随后把眼神移到陆峰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沉声对着富态老者说道:“让我们动手也行,一千万诊金,少一分我们都不会救的!”

    富态老者愣住了,连他的夫人也微微一呆。

    一千万,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他们也不在乎这点钱,但是被别人漫天要价,让他们都感觉一丝的憋屈,刚刚富态老者说出五百万,在他心中已经是最高价位了,可是这尚文德,简直是太狠了!这摆明了是趁人之危,敲诈勒索嘛!

    心中不忿,富态老者脸上虽然还是那副乞求的表情,但是却多了一分冷意,犹豫着说道:“尚医师,一千万不是个小数目,我一时半会哪里能够拿出那么多钱啊?您看少一点行吗?五百万,六百万也行啊!”

    到现在还想着钱,你儿子真是悲哀!

    尚文德冷笑连连,他本来想试一下对对方那个而言钱重要还是儿子重要,现在看来钱更重要一些,对这种人他没必要手下留情,钱也不要不要行了!淡淡说道:“一千万,一分都不能少,而且我还不保证你儿子能不能救活!如果你愿意,立即拿钱,如果不愿意,我们也不强求,就当我们师徒从来没有来过你们家,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互不相干!”

    富态老者面色惨淡,心中异常恼怒,暗暗思考着,如果自己的儿子命没了,一定不让这尚文德师徒好过,同时点头说道:“好,一千万就一千万,我给!”

    说完,他从衣服兜里拿出支票薄,直接开出一千万人民币,递给尚文德。

    尚文德冷笑着接过去,仔细的看了看,才把一千万的支票放小心的放在身上。

    陆峰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一千万啊,就这样到手了?连保证救活都不保证,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突然间,陆峰心中对尚文德产生了浓浓的敬意,这次比以前更加的浓烈,师父这种行为,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妥,甚至有种劫富济贫的意思。以往穷人看病,有的时候尚文德都不会收取人家的医药费,但是这次,却是直接要一千万,这其中勒索这种为富不仁的家伙的成分在里面,但是怎么看着,都有一种痛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