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一卷 前程初展 第六十八章 肉夹馍

功夫神医 第一卷 前程初展 第六十八章 肉夹馍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知道,是身为医生的基本道德,救死扶伤,心怀天下。”

    陆峰认真的说道。

    出乎陆峰的意料,尚文德竟然默默摇了摇头。

    “师父,难道我说的不对?可是外面可都是这样说得,连书本上都是这样说得。”

    陆峰心中露出一丝疑惑。

    尚文德轻轻一叹,苦笑道:“那只是现在社会的理念罢了。咱们中医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医德,医,医术高超;德,人品品德。陆峰,咱们中医讲究的医德,并不是单单治病救人,它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医者,救天下人,不管是病人,还是身体健康,心理有病的人,甚至是对于他们的精神世界,也要救,就像是心理医生。咱们再来打个比方:就像外面的王一原,他不算是大奸大恶之人,他就要面临法律的制裁,这一点咱们救不了他,但是他最后的夙愿,最后的遗憾,我们一定要帮他实现,让他即使死亡,也能够安心而去,这就是德,医德的德。心系天下人,以慈悲为怀,这才是真正的医生。”

    医!德!

    陆峰终于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他终于明白师父在收自己为徒之前说过的话,收徒弟,并不是单单要徒弟医术高明,而且要有德。他终于明白,刘欢虽然叫尚文德师父,但是尚文德却没有让他进行拜师大典,没有收他做关门弟子。

    “陆峰,我今天说的,希望你能够牢牢记住。行医者,心系天下人,善人,恶人,富人,穷人,只要有需要,他们都是咱们的病人。”尚文德郑重的说道。

    “恩,我知道,但是师傅,我回答说坏人找咱们治病的时候也治疗为什么您摇头呢?”

    陆峰还记得那天师傅的反应。

    闻言,尚文德微微一笑,说道:“这是另一层,我们作为医生是要救人,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救,救也不一定能治好,比如一大大奸大恶之人,这个我问过你,你说救他,我说你说的不对。后面如果你说不救,那我仍然会说不对,因为医生是以救人为天职的。”

    听到这里陆峰满头雾水,都不对,那救还是不救啊?

    “今天师傅就给你上重要的一课吧,大奸大恶之人,我们要救他,当然最好能劝他浪子回头,但如果无法让他从罪恶中解脱出来,那我们就治疗他的病,治但并不一定治好,让他在病中们办法去做坏事。当初王一原进来的时候神色不是善良之辈应该有的眼神,所以我才让你治疗王一原,我知道你治疗不好,同时我也观察他的神色,确定一下心中的判断,如果判断错我,我就会出手治疗,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会接骨,看来师傅小看你了。”

    说着尚文德摇了摇头,在陆峰不好意思的神色中严肃的问道:“今天的话记住了没有,医生不是就一个人,而是时刻考虑就更多的人,有时候必要牺牲一个人。”

    “师父,弟子永远记住您今天的教诲!”

    陆峰恭恭敬敬跪倒在尚文德面前,今天师父的一席话,如同刻在了陆峰的脑子里,刻在他的心上,往后,一辈子,他都会牢牢的记住。

    而且这一课的内容是之前没有想过的。

    离开医馆,陆峰赶到机场焙买了前往山西的机票。

    济阳市距离山西的路程很远,足有一两千公里的距离。而乘坐飞机,则只需要一两个小时。

    下了飞机转汽车,终于在下午五点的时候,陆峰赶到王一原给他的地址处。

    这是一个居民小区,看上去有些破落,由于是下班时间,小区里非常的热闹,小区里满是打闹奔跑的小孩,每个人都洋溢着干净的笑容。

    三单元406室。

    很快,陆峰来到房门前,虽然是防盗门,但是却没有门铃,陆峰只能无奈的敲响了房门。

    半晌后,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动静,让陆峰露出一丝疑惑。

    这个时间,可能是没在家吧?

    陆峰轻轻一叹,准备先离开去吃点东西,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一路赶来,从早上到现在,他还没有吃任何的东西。

    行走在小区蜿蜒的小道上,看着傍晚时分西方天际的落日晚霞,嗅着残花最后散发出的余香,感受着清凉的微风拂过,陆峰心中一片宁静。

    “妈妈我饿了,咱们今天吃什么?”

    “中午抄的萝卜丝还有,等会妈去买几个馒头,晚上随便吃一点,等明天中午的时候,妈再给你做好吃的。”

    “怎么又吃剩菜啊!妈,你是不是每天上午都故意多做出来一点菜,留着晚上吃啊?我整天吃没有油花的抄萝卜丝,还有咸菜,现在都吃腻了。”

    “儿子,明天,明天妈一定给你做好吃的,听话,啊!”

    “妈,我想吃肉,我都快一个月没有吃肉了,你不是说我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吗?吃肉才能长得和爸爸一样又高又大。”

    陆峰的视线,从西方天空中收回,眼神看向前方不远处的一个中年妇女,牵着一个八九岁男孩。她们的话,让陆峰心中一阵悸动。

    突然,陆峰敏锐的发现,在那个小男孩说他有快一个月没有吃肉的时候,中年妇女眼中有泪花闪过,另一只没有牵着儿子的手,也狠狠的攥了起来,很难想象,这个女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她胳膊上的青筋暴起,手背,手腕处都有多处的伤痕。

    视线中,中年妇女停下了脚步,怔怔看着自己的儿子,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流出,慢慢的,从兜里拿出一块灰黑色手帕,那双看上去伤痕累累的手,微微颤抖着把包起来的手帕慢慢打开。

    是一叠钱,一叠一块、两块的钞票,其中还夹杂着一毛两毛和五毛的钞票。

    中年女服的手指碰到钱上,微微停顿了一下,才拿出一张一块的钞票递给她的儿子,低声说道:“小区门口有卖肉夹馍的,你去买一个吃吧!”

    小男孩眼睛一亮,惊喜的从中年妇女手中接过钱,快速朝着外面跑去。

    中年妇女看着儿子消瘦的背影,眼泪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顺着干巴巴的面颊滑落。那一滴滴晶莹的泪珠,当顺着面颊从下巴滴落的瞬间,陆峰仿佛看到世间最凄美的画面。

    那不是眼泪,是一个穷母亲的辛酸和痛苦!

    八九岁的儿子是长身体的时候,可是却没有钱来给他买肉吃,吃的只是没有油花的炒萝卜丝和咸菜。

    那孩子纯真的大眼睛,那消瘦的背影,还有中年妇女流泪的一幕,如同一把刀子狠狠刺在陆峰心中。

    前段时间,陆峰曾经给那对到医馆看病的夫妇说过,‘苦了谁都不能苦了孩子’,可是此时此刻,这句话却如同一根刺卡在喉咙中,鼻子酸酸的,却不敢让自己的眼泪滴落,因为他清楚,不是这位母亲不想给孩子肉吃,是贫穷,是没钱,是深深的无奈和痛苦……

    那灰黑色手帕里的一块两块的散钱,那一毛两毛的钞票,刺眼。

    尽我力所能及,一定要请这孩子吃一顿肉,吃一顿好的!

    萍水相逢,陆峰不愿意直接上前去给钱,因为那是一种侮辱,是一种施舍。

    和中年妇女擦肩而过,陆峰没有再看中年妇女一眼,不是他不愿意看,而是不敢看,不敢看这个被生活压迫的给儿子买不起肉吃的瘦弱女人。

    一分钟后,陆峰赶到小区门外,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的心,却狠狠的揪了一把。

    人来人往的小区大门外,一位失去双腿的老者,浑身披着破烂的褂子,乱糟糟的头发和胡子遮住了他本来的面貌,那副凄惨的模样触人心弦。

    这是一位失去双腿的残疾乞丐,他低着头,枯瘦的双手按在地上,不断的和来来往往的行人磕头,他面前的地上,放着一个破瓷碗,而瓷碗中零零散散加起来只有一两块钱。

    而那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男孩,却突然在老者面前停住,亮晶晶的眼神流露着可怜的神色,瘦弱的身体慢慢在老乞丐面前蹲下。

    他的眼神,从老者面前的破瓷碗中扫过,随即扭着头看向十几米外的那个卖肉夹馍的小推车,陆峰所在的角度,正好能够看清楚男孩的眼神,他敏锐的捕捉到,那男孩眼中流露着的,是深深的不舍。

    然而,当男孩的眼神从那飘荡着的肉夹馍推车上移开,重新看向面前凄惨可怜的老乞丐后,把几乎被他攥破的钞票,在他小手微微颤抖中,轻轻放进破瓷碗中。

    毅然的站起,毅然的转身,带着满腔的失落,还有那不知道是笑还是哭的表情,男孩静静离开,朝着小区门内走去。

    小小的年纪,金子般的赤子之心。

    陆峰僵硬住的身体动了,虽然眼中已经布满了晶莹的泪花,陆峰抬头看天的时候,挡住了男孩的去路。

    “叔叔你有事吗?”男孩脸上复杂的表情消失,却而代之的是疑惑和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