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四百六十三章 蔑视 (第三更)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四百六十三章 蔑视 (第三更)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陆峰看着杨思月灿烂的笑容,很是随意的低声说道:“别夸我,我这人不经夸,好了,咱们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抓着我的胳膊别松手啊,小心掉下去。”

    杨思月认真的点头,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爬到墙头上来,心中的那股新奇滋味,让她非常的享受。

    此时被人群包围的圈子里,一名中年妇女正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正快速给她治疗着。看那个中年妇女的模样,已经空气中飘荡的气味,陆峰心中便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陆峰,那个女人是犯了羊癫疯了么?她口吐白沫是什么症状?”杨思月毕竟是学习中医的,所以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中医医学病例方面。

    陆峰摇头低声说道:“不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女人应该是喝了农药,你看那个给她治疗的中医,使用的方法有两种,几乎是同时使用出来,第一便是用针灸的方法,让这个中年妇女,把胃里的东西全部都给吐出来,这算是清肠胃,第二则是用推拿按摩的手段,让这个中年妇女的气血通畅,起到抵抗毒性的作用。你闻一闻,应该能够闻到农药的味道,还有地上那滩污迹,就应该是中年妇女吐出来的农药,看来这个中年医生的水平很厉害啊!”

    杨思月没想到陆峰的观察力会那么厉害,仔仔细细按照陆峰说的做了一遍,看了一遍,思考一番后才点头说道:“是农药味道,看来你说的没错,应该是喝了农药。”

    杨思月的话音刚刚落下,陆峰就听到人群后面,有一个特别大的声音传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那么多人围在这里?”

    前面有个年轻人,很明显认识后面赶来的人,打了招呼后,才开口解释道:“是一个中年妇女喝农药了。刚刚我打听了一下,原来是这个中年妇女昨天和他丈夫吵架呢,而且最近他们夫妻两个正在闹离婚,所以她就买了瓶农药喝下去了,想要自杀。现在那个自称是明医的人,就在救治那个想不开的妇女。”

    “怎么样?治疗的效果如何?”人群后面再次传来询问声。

    “看效果不错,那个女的已经醒了,而且刚刚还哭了一阵,看来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几分钟后,那名被围在人群中间的明医,停止了治疗动作,看着中年妇女说道:“你已经没事了,以后千万不要再想不开了,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那个男人既然要和你离婚,那就说明他的心早就不在你这里了,甚至有可能,他有了别的女人吧?”

    那名哭泣一阵,便不再哭泣的中年妇女,抹着眼泪点头不语。

    那位明医说道:“看来我说的是正确的,那个男的既然有了别的女人,就是一个没有责任心,见异思迁的人,为了这种人你要死要活的,真是不值得。以后想开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今天幸亏我在这里,否则就凭你喝的这瓶农药,晚个半小时,恐怕你已经没命了。”

    说话间,这位明医脸上浮现出一丝自豪之色,语气中也不乏洋洋得意的味道。

    身在这神农镇的中医们,除了十二名鬼医,那就属明医身份地位高了,即使围聚在这里有不少的明医,也没有人质疑这个明医的水平,所以他们即使听的出他的自得和兴奋,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沉默。

    “哼……”

    一声冷哼,让周围安静下来的地方异常的突出。

    那名带着浓浓笑意的明医,脸上的笑容骤然间凝固,顺着冷哼声的来源看去,他第一眼便看到那位美丽却冷傲,穿着苗族服饰的年轻女子。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用冷哼和轻蔑的眼神看着,这名中医突然有种被人扇了一个耳光的感觉,甚至他心里忽然升起一丝耻辱感。

    她竟然带着鄙夷的表情看自己?

    自己可是一名明医啊!这个女人敢轻视自己??

    那名明医心中的怒火,仿佛被苗族女子的讥讽和鄙视深深刺激到了,顿时站起身子,对着那个苗族女子怒道:“你哼什么?难道你是在质疑我的医术?有本事你能够治好她吗?”

    他救了人,展示了自己的实力,所以在那么多人面前,他感觉倍有面子,所以胆量也很大。而且,他怒声质疑的话,主要的前提还是因为那名苗族女子的年纪。他能够看得出,这个苗族女子年龄绝对不会超过三十,这样的女子,就算是一名中医,实力恐怕也没有达到明医的境界,就算她天赋极高,达到明医境界了,凭借着她的年龄,能够和自己成为明医十来年的老医生比吗?

    有了这个想法,他心中想要训斥苗族女子的心思,更加浓重了几分。

    看到气势有些咄咄逼人的中年明医,苗族女子脸上的鄙视之色比之前还要强烈,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个中医,随即转身就要离开。

    第二次的冷哼,让中年明医感觉脸上终于有些挂不住了,愤怒的火焰已经在他胸膛燃烧,被这么一个年轻后辈给鄙视,这让他有种想要发泄的冲动,所以快步追赶上去,更是直接挡在苗族女子前面,怒气冲冲的呵斥道:“你冷哼什么?难道你的长辈就没有教你,要尊重长者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刚刚做的没有意思?你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处理好这一切吗?”

    苗族女子只是带着冷漠和不屑之色,那模样就像是懒得搭理这个中年明医一般,反倒是苗族女子身旁一名年轻男子,讥讽的看了中年明医一眼,冷笑道:“我们没什么意思,至于能不能处理好这一切,你找个人再喝一瓶农药,让我们试一试就知道了!行了,我们懒得和你废话,赶紧让开,在这里看你那三脚猫的功夫,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中年明医身体晃了一下,显然他被这个苗族男子气得不轻。

    “你怎么说话呢?啊??我看你们也是中医,就这素质?对于中医界的前辈,你们就这态度?”中年人怒喝道。

    “那你还想让我们有什么态度?别以为会点中医医术,就自以为是,最讨厌你那副洋洋得意的模样,明医怎么了?恐怕在场的明医应该不少吧?别说你,喝点农药这种小事,恐怕任何一个明医都能够治疗好!”那名苗族女子冷漠的说道,看着中年明医的样子,也变成了厌恶之色。

    “猖狂,真是嚣张跋扈,你们这屁大点的孩子,也敢污蔑明医?你们还以为你们现在已经达到鬼医境界了啊?我是明医,你们呢?你们谁是成为明医了?”中年明医怒气冲冲的喝道。

    苗族女子冷笑道:“不好意思,我成为明医的年纪,应该比你早。”

    中年男子一怔,随即被苗族女子的话给气笑了,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字,才讥讽道:“不错啊!年纪轻轻就成明医了,果然是天赋异禀,那咱们比试一番如何?这次来神农镇的明医,恐怕都是为了考核而来的吧?我已经经过了第一轮的赛选,在五百强之内,别说我欺负你,如果你也达到五百强之内,就和你比一场,如果没有达到,那我会主动给你们让路,让你们滚蛋。”

    苗族女子冷笑道:“行啊!我也进入明医五百强之内了,那咱们就比试一番。输了的人就滚蛋,也别参加下面的明医考核了,从今以后,也别再让对方看到。”

    “好,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我比你们年级大,算是占了便宜,所以比赛的内容,我让你们来定。”中年明医心中生出一丝忌惮,毕竟这年轻女子的年龄,看上去应该没有超过三十岁,在这个年纪能够冲进明医考核的五百强,实力绝对不俗。

    苗族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中年明医一眼,冷笑道:“那好,那咱们就赌,你明天会全身酸软无力,到了中午一刻,会倒床不起。”

    和杨思月一起蹲在墙上的陆峰,静静观看着这一幕,说实话,他也不怎么喜欢这个中年明医,可是对那苗族女子,同样是没有任何的好感,这双方明显都不是什么好鸟。

    突然,他的面色一变,因为他那敏锐的眼神,顷刻间捕捉到一道乌线,从那个苗族女子手指缝隙中急窜而出,几乎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钻入中年明医的衣服里面,随着他霎那间释放出的内劲,陆峰敏锐的察觉到,那一道乌线竟然是一个还不如指甲盖大小的小虫子。

    蛊?

    一瞬间,陆峰心中便恍然大悟,这个苗族女子竟然是一个玩蛊的高手,而且她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给那个中年男子下蛊。

    蛊,同音古,相传是一种人工培育而成的毒虫,传说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在湖南湘西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蛊色变。文人学士交相传述,笔之翰籍。也俨然以为有其事;一部分的医药家,也以其为真,记下一些治蛊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