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三百八十章 事实胜于雄辩(第四更)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三百八十章 事实胜于雄辩(第四更)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次东南亚海域,发生强烈地震,起造成的危害可以说是巨大的,东南亚沿海国家,均是受到了严重的灾难,今天,咱们世界卫生组织有幸邀请来六个国家的医学代表,也是参加这次国际援助……下面,有请第一位来自中国的医学代表陆峰医生,到演讲台来。”

    陆峰没有想到,主持这次会议的世界卫生部领导,会第一个叫到自己,不过,心境成熟的他自然不会怯场,沿着红地毯大步走上高台,来到那位负责主持这次会议的老者前面后,带着灿烂的笑容问好致意后,便安静等待着他的下文。

    这两天,陆峰曾经在网络上搜索过这类颁奖仪式,对于整个会议流程也很清楚。

    果然,那名老者说了几句话后,开始给陆峰颁奖,甚至还有荣誉证书。

    等颁奖结束,陆峰在那个主持会议的老者示意下,举步来到演讲台上,视线缓缓从鸦雀无声的大礼堂扫过,面对着医学界上百名前来参加会议的人员,陆峰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用英语流利的开口说道:“很荣幸今天能够被邀请到这个奖台,也很激动,能够站在这个奖台,认识在座的各位。今天,我只想说一个话题,那便是中医是可信的,中医医术,并不比现代科学医术差,因为,每个国家都有他的文明传承,而中医,则是文明中华天朝经过五千年的历史文化沉淀,五千年医学研究精华所在……”

    陆峰用了五六分钟的演讲,便把要说的内容几乎说了一遍,字雷鸣般掌声结束之后,一道响亮的声音从会堂里的人群中传出:“陆先生,我对中医还是有一定涉猎的,虽然不是很精通,但也钻研过一段时间,可是我是在是弄不懂,你们中医中说的那个奇奇怪怪,玄玄乎乎的经脉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仿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你们中医到底是怎么才能够利用它给病人治疗的?这其中是不是有坑骗的行为?”

    陆峰仿佛早就料到有人会这么说,神情不变,淡淡说道:“中医是一个博大精深的医学存在,是绝对不可能含有任何坑骗行为的,我举个例子,西方人信仰上帝,但是有人可以自己见过上帝吗?有的东西存在,但是不一定能够见到,中医中的经脉也是如此,我们能够通过经脉,诊断出病人的病症,这便是一种能力,一种医学方面的能力证明。”

    陆峰的话,让下面突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虽然还是有些人,对于中医将信将疑,不过在这个时候,并没有人再跳出来为难,毕竟能够来参加这次颁奖会议的人,几乎全部都是身份显赫的存在,没有人会惹是生非。

    接下来,陆峰又简短的说了一句感言,才走下演讲台。

    两个小时后,当这次的颁奖会结束,陆峰跟随着苏德来到隔壁会堂的后台,那名白人主持人接见了他,对于陆峰这个中国方面医学界的后起之秀,这个老人非常的和善。

    在友好的闲聊中,令陆峰惊讶的是,这个老人竟然去过中国,甚至和中国的中医们曾经做过学术交流,甚至非常认同中医的存在。而且最让他感觉惊讶的是,当初他多次去中国,负责接待他的人,几乎都是羊鬼医。

    “杨先生是个非常不错的朋友,他的医术也非常的厉害,可惜对于你们中国的中医,我再也没有精力研究下去了,否则我真的想要久居中国,跟着那些中医大师们,认认真真的学习,和西医融合,做到取长补短,增长医学水平。”白人老者含笑说道。

    他的话,得到了陆峰的高度赞同,毕竟这句话,他也从他的师父尚文德那里听到过。甚至他更是在当初国外考察团成员到中国考察的时候,对他们说过。

    就在此时,一名瑞士官方的官员,和几名国际卫生组织的成员,走进后台偏厅。

    当那名官员看到陆峰后,他脸上顿时露出冷笑之色,信步来到陆峰和白人老者面前,直言不讳的对陆峰说道:“你好,中国来的先生,刚刚在颁奖仪式上,我并没有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如今在私下,我想我应该说出我心里的想法。你们国家的中医,对我来说完全的陌生,我也真的不相信你说的那些话,疾病是很现实的存在,如果没有真凭实学,用那种飘渺的东西来治疗,这绝对是神话,是奇迹,而不是真是医学。当然,对于我的冒昧,我很抱歉,我要表达的,是我的疑惑和不信。”

    陆峰耸了耸肩膀,正准备说话,跟着这名官员进来的其中一个青年,突然开口说道:“菲利普先生,有些东西或许是你不知道,但是它绝对是真实存在的。我曾经见到过中医的治疗,非常的神奇,也非常的有效果,这一点我能够证明。”

    那名被成为菲利普的中年官员,脸上露出诧异之色,苦笑着摇头说道:“或许是我见识太少的缘故吧!我没有见识过那种奇迹般的医学治疗。对了,在中国有句古话,我倒是知道:坐井观天。我就是坐井观天了吧!”

    陆峰心中生出一丝恼怒,虽然这个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现出谦逊有礼的模样,可是陆峰不知道为何,就是非常讨厌他,总感觉这家伙像是一个伪君子一般。

    他的视线,在这名中年官员身上停留片刻后,突然眼睛一亮,视线快速留意到中年官员身旁的那位青年,也就是刚刚帮着中医说话,说曾经见识过中医的青年人。

    脸上浮现出笑容,陆峰开口说道:“如果你没有见过,那么我可以让你现场见识一下的。这个先生好像是感冒了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能够为他治疗一下。”

    那名青年微微一怔,其他人也都是流露出好奇的神色。

    “你真的感冒了?”菲利普转头看向那个青年,疑惑问道。

    那名青年微微点头,说道:“已经难受了两天了,感觉不舒服。不过已经吃了药,感觉比昨天好了很多了。”

    陆峰淡笑道:“这样吧,我当场傍你治疗一下,你把上衣脱掉,就在这里。”

    那个青年听到陆峰的话,将信将疑的脱掉上衣,他虽然曾经见识过中医方面的治疗方法,也看到中医治疗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是像陆峰这样什么都没有准备的,他行么?

    陆峰没有解释什么,他明白事实胜于雄辩,自己即使有千万张口,也不如动手当场治疗好其中一人有效果。

    刮痧。

    陆峰曾经跟随着师父尚文德学习过这个本事,同样,用在治疗感冒上面,也有着非常神奇的效果,尤其陆峰拥有内劲,在内劲的配合下,虽然不能说立即把病人治疗的康复如初,但是也能够减轻病人百分之七八十的病情吧!

    内劲慢慢浮现在手心处,陆峰伸手按在这名青年后背上,从上往下捋。刚刚捋了一下,这名青年的下脊柱两侧便出现了紫红色的淤血。

    “这是怎么回事?”那名中年官员惊呼一声,眼神死死盯着青年后背处的两道紫红色淤血痕迹,眼神中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陆峰没有解释,这个青年的病是感冒,他现在需要做的,便是给这个青年刮痧,然后配合着内劲滋养他的身体,同样的动作再次做了四五次后,那两道紫红色的淤血痕迹,便在陆峰的手心中慢慢散去,当他的皮肤只剩下浅浅的微红印痕的时候,陆峰才淡淡笑道:“好了,可以把外套穿上了。”

    “这就治疗好了?”

    那名中年官员流露出不信之色,甚至还有一丝轻视味道,看着陆峰问道。

    陆峰耸了耸肩膀,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着扭动了几下身躯,快速穿上外套的青年问道:“感觉怎么样?那种感冒的难受滋味还存在吗?”

    青年目瞪口呆的抬起头,刚刚他低头感受了一下,竟然发现此事的自己,和几分钟前的自己,绝对是两种状态,之前的自己刚刚和是那本的头痛,脑袋发沉,甚至鼻子都有些呼吸不畅,可是现在,他不仅感觉到自己的头不疼,脑不沉,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格外顺畅了。

    傻傻的看着陆峰,他颤声喃喃道:“我竟然好了?我感觉不到难受的滋味了,这……这不会是见鬼了吧?刚刚没多久之前,还感觉有些难受呢,怎么现在突然好了?这就是中医治疗的效果?”

    那个中年官员也傻眼了,满脸震惊的看着青年惊呼道:“你真的感觉到全好了?一点感冒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这怎么可能?就算你使用再好的药物,打最好的针,也没有这么快的效果啊!”

    青年的视线,终于落在陆峰淡笑的脸庞上,深深看了陆峰几眼,才开口说道:“我准备去中国留学,学习中国的医术,太不可思议了,当初我见到中医给病人治疗的时候,只是感觉到中医的治疗效果神奇,但是没想到亲身体会后,竟然神奇到这种强度。就算是用神迹来形容,也绝对不为过。”

    陆峰点头笑道:“没那么夸张,不过能够有效果,还算是不错了。”

    此时,那名中年官员,在亲眼看到陆峰施展的中医医术后,终于心服口服,满脸羞愧的说道:“陆先生,看来我真是有眼无珠,坐井观天了。真的没有想到,中医竟然是那么神奇的一种医学,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中医这种医术,恐怕我真的要以为见到神迹了呢!对于我的无礼,我向您道歉。”

    陆峰微微一笑,能够用真本事折服人家,这的确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陆峰的视线从一只笑眯眯观看着,却没有开口说话的白人老者脸上扫过,才对那名中年官员说道:“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这是一个需要用事实说话的年代,只要有本事,就不会害怕被别人质疑的!”

    随后,陆峰向那位白人老者道别,一只观看着这一切的苏德,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满意,面子上也倍感光荣,所以看陆峰的眼神,多了几分尊敬,驾车带着陆峰送他返回酒店。

    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颁发的荣誉证书,陆峰便明白自己是该离开瑞士了,杰斯特还在美国等着自己。

    在去机场的路上,中国驻瑞士大使馆的副主任苏德,最后一次发出挽留而被拒绝后,才遗憾的不再挽留陆峰。而且去美国波士顿的机票,也是他亲自给购买的。

    分别前,苏德认真的告诉陆峰,开口说道:“陆峰,你是咱们中国人的骄傲,能够在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折服瑞士官员,能够让世界卫生组织里的成员,见识到中医的魅力,更是对中医心服口服,你的功劳很大很大,我会把这次你在瑞士的事情,原原本本的整理出材料,给国内卫生部,你的优秀表现,应该得到国家卫生部的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