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三百三十七章 恨意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三百三十七章 恨意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野狼的视线,当从萧寒薄的卧室内扫过后,那带着一丝微笑的神色,徒然间凝固,那大床上两具光溜溜纠缠在一起赤luo男女,让他的面色变得一片呆滞。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见到这副场面。他的妻子,这个他从国外带回来后,便非常喜欢疼爱的女人,如今竟然会躺在别人的床上,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效忠的对象,寨子的大当家。

    他的面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眼神中的狂怒之色,让他的牙齿咬破下嘴唇,双拳紧握,那手指关节都被握的隐隐发白。

    独眼大汉快速的转身,伸手抓住野狼的手腕,几乎是顷刻间,便硬是推着野狼的身躯,大步冲出这间卧室,独眼大汉此时的心中,也是万分怒火在燃烧,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将军竟然会和得力手下的妻子有染。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他们的关系是朋友能比的吗?他们是生死之交啊!

    独眼大汉能够看得清楚,野狼对于将军绝对是忠心耿耿,可是如今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连他的女人都被将军睡了,这让旁观的独眼大汉都感觉浑身发冷。

    反手从外面关闭房门,独眼大汉双手死死抓住野狼的双肩,硬是靠着蛮力把他按在墙壁上,沉声说道:“野狼,你冷静,不要做什么冲动的事情。如今房间里的情况,并不是一个人的错,将军固然有错,可是你的女人也应该有问题,因为通奸的事情,只有双方同意才行。”

    野狼眼神中杀机涌动,只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眼神中的杀机,到底是因为那个被他痛恨的女人,还是他曾经鞍前马后追随的将军萧寒薄。

    “我冷静,嘿嘿,你让我冷静。独眼龙,如果今天晚上,睡在将军身边的是你的女人,你会怎么做?”野狼语气格外的阴狠,森然问道。

    独眼大汉微微一怔,随即苦涩的摇头说道:“不管怎么样,必须冷静,这一幕咱们已经看到,想要装作不知道是不可能了。现在要想的,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野狼深深吸了口气,眼睛缓缓闭上三秒钟,再次睁开后,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用力拨开独眼大汉的双手后,正准备进入卧室,却听到卧室里面传来萧寒薄愤怒的怒喝声:“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怎么在我房间?”

    野狼抬起的脚步,徒然间一顿,随即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讥讽,几分嘲弄,转头看了一眼再次浮现出怒气的独眼大汉,随即大步推开房门,看着已经穿上四角裤的萧寒薄,心中忍着恨意和愤怒,沉声说道:“将军,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恐怕是这个贱女人勾引的你,我怀疑她心怀不轨,想让咱们产生矛盾和芥蒂,这种女人留不得。”

    说完,在萧寒薄愤怒和古怪的眼神中,野狼麻利的从腰间拔出手枪,打开保险后,眼神中的痛苦之色一闪而过,在视线移开的一瞬间,他的手指扣动扳机。

    “你……”

    萧寒薄目瞪口呆的看着野狼,然后艰难的转头看向被子弹打穿头颅的女人,眼前的情景,令他有些茫然,有些愤怒,也有些心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野狼的老婆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间里?为何会全身赤luo的在自己床上??

    还有,野狼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表示他的忠心吗?他的女人真的有什么企图?

    最终,萧寒薄的视线慢慢转移到独眼大汉脸上,那双阴霾的眼神流露着怒意,冷漠的问道:“独眼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昨天晚上确定是喝醉了,真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野狼的妻子怎么会在我这里?而且还是这种场面?你们应该清楚,我是从来不会留女人在我的房间的。”

    独眼龙的心里一片冰冷,萧寒薄的话,更是让他感觉异常的愤怒。

    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这个女人是自己跑到这里来的吗?如果你她没有关系,她怎么不在我的房间,反倒是跑到你的房间来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够把视线扫过野狼后,转头对着萧寒薄说道:“将军,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我是早上起床后,去野狼的住处叫他来你这里,本来是想和你商量下寨子附近重新安装监控摄像头的事情,野狼起床后,便没有见到他的妻子,甚至连守在他门外的两名士兵,都不知道他妻子去哪里了。所以我们刚刚到来后,从外面的士兵口中得知你还没有起床,所以我们就进来了,而且敲了你的房门,却没有人开门,然后等我们进来,便看到这个场面。”

    萧寒薄呆滞的眼神,好半响才有了焦距,他的模样有些气急败坏,也有些茫然不知,看着野狼阴沉的脸,他沉声说道:“你们两个先出去吧!野狼,给她穿上衣服,抬出去吧!我萧寒薄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你们清楚,我绝对不会勾引兄弟的妻子,这件事情我会查个水落石出,也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野狼阴沉着脸,默默点头后,从地上捡起他妻子的衣服,快速给她套上后,才伸手抱起,大步走出房门。

    独眼大汉在野狼身后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幽幽叹了口气,跟在野狼身后走下楼去。

    几分钟后,萧寒薄大步走到一楼大厅,沉声把守在门外的四名士兵叫进大厅,寒着脸沉声喝问道:“你们给我说,昨天晚上野狼的女人,怎么跑到我的住处?我是怎么回到住处的?”

    突然被叫进来,四名士兵看着萧寒薄阴冷的仿佛能够杀人的脸庞,心里都万分紧张,可是他们在听到萧寒薄的话后,顿时露出疑惑之色,四个人面面相觑后,其中一名士兵大声说道:“将军,昨天晚上你是被我们抬回来的,因为你喝了太多酒,几乎已经是人事不省,所以我们把你送回房间,便在外面站岗。野狼的妻子,她……她是怎么进来的,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都守在外面,她根本就没有进来。”

    “放屁,没有进来她怎么会在将军的房间?难道她长了翅膀飞进来的吗?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真的站岗?我看你们就是在玩忽职守,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好好的执勤。”野狼大步走上去,狠狠对着那名说话的士兵就是一个大巴掌,这才深深吸了口气,转过身坐回沙发上。

    那名士兵心中那个怒啊,他们昨天晚上真的是老老实实站岗,虽然期间也有所闲聊,可是他们敢用脑袋保证,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绝对没有从大门处进入将军的住处。可是,看着暴怒的野狼,四名士兵满脸的不甘,在相视一眼后,却只能够胆战心惊的低下头不敢言语。

    萧寒薄怒喝道:“你们确定,你们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都在站岗?确定没有见过野狼的女人进入我的住处?”

    “没有。”四名士兵全部都快速摇头,而且还小心翼翼的瞥了眼野狼,生怕他再发飙。

    野狼心中此刻充满的那个怒啊,愤怒的火焰几乎快要达到顶点。这他娘的萧寒薄,都到这种情况了,竟然还死不承认,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你情我愿,难道她会出现在你的卧室?会成我们看到的那种场面?

    这一刻,他心中突然冒出了浓浓的杀机,不过他掩饰的很好,沉声对着四名士兵喝道:“行了,你们都给我闭嘴,用袋子装上,把她给我送到我的住处。记住,今天你们的所见所闻,谁要是敢在外面多说半个字,我就毙了他。”

    “是是是……”四名士兵诚惶诚恐的快速点头,他们很快便找来袋子,把野狼妻子的尸体装进去后,快速抬着离开。

    这个时候,大厅中只剩下三人,野狼才看着萧寒薄说道:“将军,这件事情咱们就当没有发生过,不就是女人嘛!咱们大老爷们还愁找不到女人?改天我再去外面弄几个女人回来。”

    萧寒薄听到野狼这么说,心中在暗暗叹息,他知道自己恐怕怎么解释都没用了,或许,昨天晚上自己喝的太醉,真的做出了点什么也不好说。

    想到这点,他苦笑着说道:“野狼,如今事情发生了,你的女人也死了,不管怎么说,我都有责任,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说完这句话,他心中有些内疚,毕竟刚刚野狼的安排,那是在赌四名士兵的口,是不希望这件不光彩的事情宣传出去,另一方面,也是在给自己维护颜面。内疚的心思一旦生出,萧寒薄脑海中便快速的思考着,短短几秒钟后,他才抬起头,开口说道:“野狼,你不是曾经看上越南胡志明市一个美女主播嘛?你等着,我派人去把那个女人给你弄过来当老婆。”

    野狼微微一怔,随即默默点头。

    发生了这种事情,所有人都没有心思再商议事情,萧寒薄目送着独眼龙和野狼两人离开,眼神中的杀机若隐若现,他的杀机不是针对野狼,而且针对那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他如今虽然还有很大的疑惑,可是他更明白,绝对有敌人隐藏在暗中,否则那个女人绝对不会突然出现在自己床上,说到底,野狼应该也是受害者。

    那个隐藏在暗中敌人,让萧寒薄实在是有些胆战心惊,甚至他已经有所怀疑,“他”的失踪也和那神秘的敌人有联系,或许,此时的“他”已经死了,死在隐藏于暗中的敌人之手。

    可是,那敌人是谁?

    心中带着浓浓的疑惑,他大步离开院子,走向自己住处隔壁的那栋楼房,那里,才是他最为放心、最为信任的人,他那重伤的儿子,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