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三百一十七章 计划明确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三百一十七章 计划明确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温馨的一夜,陆峰和腾馨儿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旖旎的事情,甚至两人这一夜,即使没有监控器监视,也没有再各自盘膝修炼,一张床,一道无形的线,隔着两人,就这样,两人平躺在床上,各想着心事,都在信念流转中酣然入睡。

    如果放在以前,陆峰对于腾馨儿,或许只是一种看到美女的惊艳感,对于腾馨儿,或许只有复杂的心事,对于腾馨儿,或许只是配合着完成任务,或许,只能是普通的朋友。

    而就是这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一晚,那一盆热腾腾的洗脚水,那仿佛妻子伺候丈夫的温柔笑容,那轻柔的,认真的为他洗脚的一幕,恐怕会刻在陆峰心中一辈子。

    又是一个艳阳天,七月下旬的天气是那么炎热,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耀在房间里那张大床上的时候,陆峰和腾馨儿先后不差十秒钟,慢慢睁开眼睛。

    没有一丝的情-欲,很温馨的相视一笑,两人非常默契的各自穿衣起床。

    陆峰不知道那种温馨,是不是爱,他心中唯一只能够明确的是,他对王语梦,才是深深爱着的。

    七点半,早饭是一位中年大汉送来的,这位大妈知道陆峰是新来的医生,所以对陆峰和腾馨儿很和善,甚至在庭院里摆好桌子,把早点亲自给两人摆好,才微笑着离开。

    吃完早点,陆峰和腾馨儿打了声招呼,便开始了他的治疗生涯。

    时光流逝,岁月匆匆,转眼间,陆峰和腾馨儿来到金山角这个叫尼古拉的寨子,已经足足有五天的时间。这五天里,陆峰每天都在给各种病人,各种伤员进行治疗,他的医术比之前在寨子中的那几位半吊子医生,强的太多太多,仅仅五天的时间,陆峰便用他的医术水平,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同。

    而且,这五天里,陆峰便没有只是单纯的在给病人治疗,他也在默默的想办法,怎么样才能够完成任务,怎么才能够悄无声息的把古晨和塔克斯击杀,然后平安无事的悄然离去。

    当初,在陆峰接到任务的时候,通过资料明白,古晨当初从中国逃出来的时候,卷走了当时那个缉毒局大批的赃款,还有上百公斤的毒品,如果说毒品被他还给了塔克斯,那么那笔惊人的赃款,恐怕现在还在他的手中,任务资料表明,如果能够把古晨给活捉回中国,那就更加的完美,所以陆峰在思考,怎么着才能够带着活的古晨回去。

    五天的时间,陆峰思索的同时,也在默默观察,对于一个个前来治疗的病人或者伤员,旁敲侧击,了解到寨子里不少的事情,其中最大的收获便是,这个寨子里很多人,对于二当家塔克斯都非常的不满,甚至有些士兵更是敢怒而不敢言。

    计划终于明确,陆峰准备用离间计,来让二当家塔克斯和将军萧寒薄两人来狗咬狗,不过,这还需要一个引子,至于这个引子,陆峰想到一个绝妙的注意,他相信,只要自己行动,绝对会让塔克斯和萧寒薄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僵。

    当然,陆峰在这些前来治疗的军官中,也敏锐的察觉到,其中有一名军官,对于将军有很大的恨意,至于是什么原因,陆峰并不知道,他能够暗中察觉到的,便是那位军官和二当家塔克斯走的很近,隐隐有效忠塔克斯的意思。

    看似风平浪静的寨子,在陆峰眼中隐患很多,当然,他自身也没有忘记一些细微的情况,那便是他敏锐的察觉到,这几天里依旧有人在暗中偷偷的观察他,所以,他时不时的便会露出低落的情绪,甚至会在明知道将军出现的时候唉声叹气,或者抬头看着中国方向,表现出思念故乡的模样。

    每当这个时候,狡诈如狐的萧寒薄,才会暗暗点头,如果陆峰不思念故乡,那他才会感觉到不放心,如今陆峰表现出思乡情绪,才彻底的让他对陆峰放下心来,因为他知道,如果陆峰是有目的才来到自己地盘上的,那他可不会露出这种神情,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自己放他回去。

    *******************************************************************

    距离陆峰的住处不远的一片空地上,二当家塔克斯眼神中闪烁着阴冷的神色,视线慢慢从陆峰所在的医疗室收回,狠狠的对着一旁吐了口唾沫,才把视线转移到陆峰的住处。

    那个敞开着大门的院子里,一道美丽的身影正在洗着衣服。

    “塔克斯,晚上到我那里去喝酒吧,我有点事情想要给你说。”古晨对于塔克斯的心思心知肚明,心中幽幽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塔克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是不耐烦的应付了一声,视线牢牢锁定远处大门内那道倩丽的身影。

    古晨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随即站起身子,瞥了眼蹲在地上遥望人家大门的塔克斯,淡淡说道:“那你忙你的吧,我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

    塔克斯这个时候,才转头过头,看着古晨皱眉说道:“你刚刚说什么?算了,我也有件事想要问你呢,你上次说帮我想办法,有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我这都等了足足五天了,如果你要是没有好办法,我就亲自去找那个女人了。MD,每次想起那么美丽的女人,会被其他男人给抱着睡觉,抱着给办事,老子心头就气得发慌。”

    “发你妹!”

    古晨心中恼怒异常,暗暗咒骂一句,才开口说道:“有一些头绪了,你再等一等,现在还不是好时机,如果你想要那个女人,就必须把这姓陆的给解决了,否则有将军护着,那个女人你弄不到手的。”

    塔克斯低声又咒骂了几句,才悻悻的对着古晨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几分钟后,塔克斯把手中的一颗雪茄狠狠丢在地上,用脚踩灭后,才朝着医馆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色色神色,大步朝着陆峰和腾馨儿居住的院落走去。

    很快,他便走进院子的大门,看着正站在晒衣绳前晒衣服的腾馨儿,二当家塔克斯笑眯眯的凑过去,语气轻浮的啧啧两声,开口笑道:“哎哟,我说大美人,看你这细皮嫩肉的,你们家那口子怎么舍得让你洗衣服啊?唉,如果你是我的女人,我才舍不得让你干一丁点的活呢!要不,你好好考虑考虑,干脆跟着我塔克斯过日子得了,我绝对会让你过得舒舒服服,甚至会找一大群人来伺候你。”

    腾馨儿看着塔克斯,心中暗暗冷笑,脸上也露出戒备之色,甚至还露出一丝厌恶,身体朝后面退了一步,神色表现出一丝胆怯,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塔克斯嘿嘿笑着朝腾馨儿大步迈去,就在距离腾馨儿两米的距离停住脚步,伸手抓住晒衣绳,色迷迷的看着腾馨儿,伸手还伸手摸了把腾馨儿葱白的玉手,嘿嘿笑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宠着你,惯着你,所有事情都由着你,只要你能够把我伺候舒服了,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想办法给你摘下来一颗。”

    腾馨儿再次倒退两步,手中刚刚洗好的衣服,都掉在地上,怒道:“我有男人,我是不会答应跟你的,你还是死了那条色心吧!”

    塔克斯面色一变,腾馨儿的怒斥让他心中极为不爽,尤其是她说的这句话,更是让他心中感觉格外腻歪,脑子一热,他大步朝着腾馨儿走去,阴冷的神情,那样子仿佛恨不得把腾馨儿吃进肚子里。

    腾馨儿脸上终于浮现出惊恐之色,看着大步走来的塔克斯,她神情紧张的不断后退,甚至在后退到墙壁处的时候,看着再次逼近她的塔克斯,腾馨儿伸手从腰部抓出一把刀子,快速的横在自己的脖颈前,大声叫道:“你不要过来,如果你再敢上前一步,我立即自杀在你面前。”

    塔克斯的脚步徒然停止,他的脸上露出愤怒之色,看着腾馨儿横刀放在她自己脖子上,顿时心中狂跳,他可不希望这么一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女人,横死在他面前,他还没有玩过这种美得令人睁不开眼睛的女人。

    连忙抬起手,塔克斯摆动了两下,快速说道:“别别别,你千万别想不开,我不往前走便是了!我只是看到你后,太爱你了,我对你没有一丁点的坏心思。你把刀放下,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腾馨儿怒道:“想让我放下刀,你便往后退,要是你不往后退,就算我自杀前,也会大喊救命和非礼,就算我死,也要往你身上泼脏水,让你名声便臭。”

    塔克斯脸上的怒容再次一闪而过,随即才紧张的朝后退了几步,看着腾馨儿说道:“我已经往后退了,你现在可以把手中的刀放下了吧?我真的没有恶意。”

    腾馨儿看着塔克斯紧张的模样,心中暗暗冷笑,可是脸上却露出悲痛之色,甚至这一刻,眼泪都顺着她的脸庞滑落,呜咽着叫道:“我从小都没有吃过苦,从小在挺不错的家庭长大,养尊处优的,可是来到这个破地方,却要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你还偏偏欺负我,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啊?”

    “没,真的没有,我是喜欢你,你那么漂亮,我想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你啊!”塔克斯心中对于腾馨儿,恨不得立即把她抓过来搂在怀里玩弄,这个时候只好好言相劝。

    腾馨儿,快速抹掉眼泪,怔怔看着塔克斯几眼,才露出一丝犹豫之色,开口问道:“如果……如果你想得到我也行,除非你能够保证我的安全和自由,我不想自己的生死,整天掌握在别人手中。你没有发现吗?除了你之外,连将军他……我真的好可怜啊!呜呜……”

    低泣声,再次顺着腾馨儿的脸庞滑落,那落雨梨花般的可怜模样,实在遭人怜惜。

    塔克斯听着腾馨儿的话,眼神中闪过一道难以置信的光芒,随即,那愤怒之色快速浮现在他的眼睛里,阴狠,毒辣,仿佛在想象着一个有着很深仇怨的敌人。

    这一刻,他明白自己今天不能把腾馨儿怎么样了,而且他心中也闪动着恼怒和恨意,所以色心也少了很多,随后连一声保证都没有,转身大步走出院子大门,快速离开。

    腾馨儿看着塔克斯离去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一丝嘲弄之色,突然间她想起貂蝉和吕布、董卓的故事,随即哑然失笑,快速抹掉脸庞上挂着的泪珠,带着一丝笑容捡起落在地上的衣服,重新放进洗衣盆里。

    该做的,该表现的,都已经完成了,下面,就需要陆峰煽风点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