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二百三十四章 栽赃陷害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二百三十四章 栽赃陷害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愤怒中的陆峰,站在夜幕中的雨幕小巷中,努力的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

    虽然他从对方的钱包里,找到了两人的身份证,但他还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此时的他,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而是在情绪平静后,快速思索着:

    这两个人真的是腾家的人吗?

    他们为什么要来袭杀自己?自己可是也腾馨儿有了约定,五月份会到青海去,和腾馨儿比赛。

    现在虽然是五月末了,但是自己已经打算好了,明天就赶去青海啊!

    以前的种种表现,这两个人应该不是腾馨儿派来的,因为腾馨儿如果想对付自己,根本不用那么麻烦,如果不是她,当初自己恐怕已经死在青海省腾家了。

    而滕战那个老家伙应该不会派人来杀自己,因为他是巅峰级别的高手,甚至自己在他眼中,恐怕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他犯不着为了自己这个小人物专门派人到济阳市来。

    那是谁?

    腾家三家主腾达鸣?

    自己曾经在于家家主之位争夺比武时,出手打伤了他,会不会是他派人来袭杀自己的?

    千思万绪不断在陆峰脑海中翻腾,与此同时,他的视线缓缓闭上,内劲澎湃而出,感应着小巷里的一举一动,万一此时有人经过这里,那麻烦可就大了。

    十五分钟后,两道身影快速扑入小巷,几乎只用了十几个呼吸间,便来到陆峰身边。面色阴冷的看着地上两具尸体,于凯低声问道:“陆峰,他们是谁?”

    陆峰摇头说道:“或许是青海腾家,可是事情有些蹊跷,先把这两具尸体弄走再说,现在是法治社会,如果被人发现杀人,恐怕会有麻烦惹上身。”

    于凯快速点头,伸手抓起一具尸体拎在手中,看着陆峰也拎起一具尸体,便开口说道:“车子已经开来了,就在外面小巷口处。”

    很快,两具尸体,一具尸体塞进后备箱里,一具尸体放到后排座位上,刚刚忙好,陆峰便接到雷横打来的电话。

    “喂,陆峰,地方已经找好了,东郊胜达汽车修配厂,我已经在赶过去的路上了,那里是我一个兄弟以前租用的仓库,不过现在已经搁置好几年了。”雷横大声说道。

    “好,我们现在就赶过去,有什么话到地方再说。”陆峰说完,便挂掉电话。

    从衣服兜里掏出没有拆封的香烟,打开后点燃一颗,深深吸了几口,他才拿着手机,拨通腾馨儿的手机号码,不管是不是腾家人,自己一试便知。

    身在青海省西宁市一家高档休闲会所,参加青海省青年才俊聚会的腾馨儿,颇为有些厌烦的看着身边络绎不绝的苍蝇,那一个个带着好色眼神的青年,努力表现出彬彬有礼的一面,脸上挂着虚伪的表情,让她非常想要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如果可以,她甚至永远都不想参加这种聚会。

    不过,能够有资格来这里的人,无一不是青海富商名流或者位高权重人物的子女,也是将来各行各业所谓的接班人,腾馨儿虽然不情愿参加这种聚会,但是也不得不打起精神,面对每个人的谄媚。

    “滕小姐,你明天有空吗?明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我想邀请你参加。”一名风流倜傥的帅气青年,嘴角含着笑意,看着腾馨儿问道。

    腾馨儿正准备开口婉拒,突然听到LV限量版包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顿时递给那个青年一个抱歉的眼神,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本来非常淡定的她,顿时激动起来,深深吸了口气,仿佛给她打电话的是什么大人物似地。

    轻轻按下接听键,腾馨儿带着欢快的笑声,语气中还有一丝柔意笑道:“陆峰,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事吗?还是一段时间不见想我了?”

    然而,手机里传来的陆峰的声音,却让腾馨儿面色大变。

    “腾馨儿,我不知道咱们算不算是朋友,但是我想明白一件事情,你们腾家什么时候也学会用卑鄙无耻的手段进行暗杀了?本来我还想明天去青海见年,咱们完成当初的约定,可是现在看来,你们是不择手段了。”

    暗杀?

    腾馨儿脸上的笑容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神中带着惊惧之色,急促的问道:“陆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遭到别人暗杀了吗?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们腾家没有人要对你不利啊!”

    陆峰淡淡说道:“腾馨儿,就在二十分钟前,有两个练气高手对我进行了偷袭,他们的实力很强,仅仅比我差一个层次,而且,我在他们的身上,找到了他们的身份证,上面都是姓藤的名字,而且地址也是你们腾家大院,怎么?你是以为我会诬陷你们腾家?”

    腾馨儿面色变得非常阴冷,这一刻,她仿佛把眼前刚刚邀请他参加生日宴会的青年给忘得一干二净,快速问道:“陆峰,那两个人叫什么名字?腾家现在的高手,几乎都是听我调遣,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指挥的动他们,你告诉我那两个人的名字,我查一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向你保证,绝对不是我派人暗杀你,我的心思,你……你应该明白的。”

    陆峰心中幽幽一叹,他也不相信会是腾馨儿派人来杀自己的,通过和腾馨儿的接触,他明白腾馨儿虽然有些冷酷的手段,虽然心机很深,但是她对自己表现出来的感情,不会是假的,否则她就不应该是腾家大小姐,而应该是演技绝佳的戏子了。

    陆峰开口说道:“一个叫腾达杨。一个叫腾新民。”

    腾馨儿思索片刻,便开口问道:“你说,他们的修为仅仅比你差一个阶段?”

    陆峰点头说道:“不错,很强,其中一名隐匿在暗中偷袭我的高手,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恐怕已经被杀了,他们的合击攻击非常狠辣,而且明显精通暗杀,碰巧的是,刚刚因为一个闪电的原因,才看清楚他们,否则现在的我,已经不可能再和你打电话。”

    腾馨儿在陆峰的声音落下后,便开口说道:“陆峰,我们腾家的确有叫腾达杨和滕新民的人,他们是我腾家分支的两个叔叔,不过和你说的不一样,他们的修为还没有达到内气液化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有实力偷袭你。这件事情一定非常蹊跷,因为今天上午的时候,我那滕新民叔叔还找我申请一个小项目,他不可从我这离开后,便立即赶到济阳市去啊?这样,你等我电话,我这边检查一下,看看腾达杨和滕新民两位叔叔还在不在,等几分钟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陆峰直接说道:“好!”

    几分钟后,腾馨儿再次打来打来电话,急促的说道:“陆峰,刚刚我打电话确认过,腾达杨和滕新民两位叔叔都在家里,就是我们腾家祖宅山庄里,而且我也打电话让信得过的手下过去证实过,这件事情一定有问题,出手袭杀你的人,应该不是我们腾家的人。这样,我现在立即带人赶到济阳市,你给我你现在的地址,我们赶到后立即联系你。”

    陆峰沉思片刻,便淡淡说道:“好,等会我会把地址发送到你的手机上。”

    说完,陆峰挂掉电话。

    青海省西宁市那家高档会所内,腾馨儿一边拨打着电话,一边大步朝外面走去。在她身后,之前那名邀请过腾馨儿的青年,脸上带着一丝羞恼,从后面追了过来,开口问道:“滕小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明天我的生日,你能不能过来参加?”

    腾馨儿心中充满了暴怒之色,凭借她智慧无双的心思,很轻易的便猜测到,这次针对陆峰的袭杀,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给腾家。

    追过来的苍蝇,腾馨儿努力压制着心中怒火,转过头寒着脸,冷漠的说道:“季少爷,实在是抱歉,我们家族出了点事情,我必须立即回去,而且,明天我应该在山东,所以真是不好意思,你的生日宴会我就不能够参加了,你放心,即使我不能参加,礼物还是会到的!好了,你请留步吧,我有急事!”

    说完,腾馨儿身上的杀机一现,顿时朝着外面大步走去。

    那名邀请腾馨儿参加聚会的季少爷,被突然感觉后背一凉,感觉腾馨儿在这一刻好像是突然变成了一块寒冰似地,本来还想追出去的他,最终还是没有迈出脚步。

    离开休闲会所的腾馨儿,虚空中挥动了一下手臂,随即两道模糊的身影便朝着远处闪来,几乎是眨眼间,两人便站在腾馨儿的面前。

    “小姐。”两人恭敬的说道。

    腾馨儿点了点头,视线从面前这两名青年男女身上扫过,沉声说道:“立即返回腾家,把滕新民和腾达杨请到家族停机坪处,联系影子和大力,让他们跟我到山东济阳市去一趟,连夜赶过去。”

    “是!”

    两人抱拳,其中那名青年快速离开,而年轻女子则满脸冷漠的大步走向不远处的车子,为腾馨儿打开车门。

    *****************************************************

    济阳市,东郊胜达汽车修配厂。

    当一辆车快速驶进打开的大门后,昏暗的院子大门处,雷横快速把大门从里面锁死,然后才快速朝着驶进来的那辆车奔去。

    陆峰从车上走下,看着大步本来的雷横,开口说道:“雷横,你和于凯把两个尸体拎出来,抬进屋里去。”

    雷横没有任何的犹豫,虽然他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他相信陆峰,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杀人。

    当把尸体太近灯火通明的修配厂一个宽敞的仓库后,陆峰才开口把今天晚上的经过说了一遍,开口说道:“现在我还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青海腾家的人干的,但是我已经打电话给了腾馨儿,她会赶到济阳市来,所以,于凯和孙雯,雷横,你们立即离开,我不知道当腾家人到来后会发生什么,也没办法保护你们的安全。”

    在没有确定到底是不是腾家的人之前,陆峰不愿意冒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微杜渐总归是好事。

    于凯冷冷一笑,伸手从陆峰手里抓过那包烟,抽出一颗丢给雷横,自己才点燃后说道:“我不走,虽然我的实力很弱,但最起码也是有点帮助的。”

    孙雯神情的于凯,突然间展颜一笑,开口说道:“我也不走,我老公在哪我在哪!”

    雷横转头看了看三人,咧嘴笑道:“说实话,本来我不是练气修炼的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帮助,但是我还是要留下来,最起码如果真动气手里,你们把他们杀完后,也得有人帮你们搬尸体不是?”

    陆峰看着三人,心中一道暖流荡开,随即拍了拍雷横的肩膀说道:“雷横,你必须离开,这是修炼者之间的事情,我明白你的情意,不过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在这里不但帮不到忙,或许还会成为我们的负担。放心吧,我也只是说万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否则腾馨儿不会亲自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