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二百零九章 赔礼道歉

功夫神医 第四卷 龙翔九天 第二百零九章 赔礼道歉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站在秦彪身旁的宗圣,仅仅是眉头微皱,但是并没有阻拦秦彪的孟浪行为,他同样是一位嚣张惯了的主,得知秦彪在电话中预订的那个房间,竟然还被这的工作人员给别的客人,这可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当然,在来北京前,他的父亲曾经给他说过,来到北京后一定不能够惹是生非,因为在这首都地界上,指不定就碰到什么特殊的人,比如高官子弟,比如富商之流等等。

    看着秦彪大步踏出,宗圣这次冷然开口:“秦彪,不得莽撞,咱们只需去看看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占了咱们的房间便可。”

    秦彪听到宗圣的话,身形便直接停住,他曾经是一位火里来刀里去,见惯了血腥的人物,如果没有精明的头脑,早就不知道被yīn死多少回了,而且这几年跟着宗圣,自然对这个大少爷的xìng格有所了解,心中早就判定,凭借宗圣的xìng格,一定会阻拦自己。

    他要做的,不过是个样子,在这北京地头上,他还真是不愿意太过鲁莽。

    “一切听队长的。”秦彪脸上lù出恭敬之sè,轻飘飘的一句话,不但抬高了宗圣的身份,也不动声sè的把带头人转移给宗圣,如果真的惹上了麻烦,那么麻烦最大的人也应该是宗圣,而不会是他。

    宗圣毕竟年轻,而且涉世不深,所以没有察觉到秦彪的意思,倒是在众人身旁,故意lù出急切表情的美艳老板娘,眼中闪过一道若有所思的神sè,不由自主的多打量了秦彪一眼。

    “你们不能进去,我们酒庄的人已经征求过了客人的意见,你们如果贸然和人家冲撞,我们酒庄没办法对那些客人交代啊!”美艳老板娘加快了几步,在宗圣和秦彪一行人脚步到达房门外的时候,正巧拦在了他们前面。

    而且她的声音,急切中声音很大,能够轻易的让房间里的陆峰三人听得清清楚楚。

    跟在宗圣身后的一名青年,踏出半步后恼怒道:“你让开,出了事情我们担着,和你们这破酒庄没关系,这是我们订的房间,看谁敢抢。”

    宗圣眉头微皱,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悦,低声喝道:“你给我住嘴。”

    美艳老板娘,等得就是有人说出这句话,把酒庄撇的清清楚楚,如今目的达到,她则不再言语,那丰满的jiāo躯往一旁让了让,表示她已经尽力,不再多管。

    房间内,腾馨儿紧挨着陆峰坐在那里,把手中的酒碗放下后,脸上带着一丝红扑扑的粉晕,拿着筷子给陆峰往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她才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因为此时有陆峰在身边,她心中就充满了安全感,即使就算是魔鬼来了,腾馨儿也不会怕,他的身边,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温度,是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安全的避风港。

    而铁生,则一副莫不关系的样子,依旧美滋滋的喝着大海碗里的飘香酒,lù出陶醉的神sè。只要有酒喝,他才不会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然,如果对方真的敢打扰自己喝酒,那自己不介意让他们好看。

    房门被大力推开的一瞬间,站在最前面的总是,正巧看到腾馨儿正为陆峰往碗里夹菜,不过腾馨儿那满头披散的长发,而且还微微低着头,所以他并没有看清楚腾馨儿的模样,反倒是陆峰看向他的眼神,让他嘴角流lù出一抹冷笑。

    原来是陆峰和铁生!

    宗圣之前所有的顾虑消失的无影无踪,陆峰和铁生的底细,他可是清清楚楚,陆峰是一名老中医的徒弟,听说最近tǐng火的,是什么小神医,而铁生家里虽然是个大家族,但是他不过是个sī生子,根本没有继承权,所以也不足为虑。

    有了这层认知,他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之sè,冷哼道:“哎哟,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抢了我们的房间,没想到竟然是风流倜傥的陆峰陆大少啊?不对,是风流倜傥的小神医陆大少,你不是有王语梦那个漂亮妞做女朋友吗?怎么又跑到这里风流快活来了?”

    腾馨儿没有抬头,不过她的眼神里,则寒光闪烁,宗圣的这句话,仿佛戳到了她心底最痛的地方,让她一瞬间恨不得把这个滚蛋给宰了。

    铁生没搭理宗圣,他见过宗圣这家伙,反正他对宗圣是没有任何的好感,就算这家伙请自己喝酒,自己估计都喝不下去,倒胃口,喝酒,也得和自己看顺眼的人才能喝。

    陆峰则面sè一冷,淡漠的说道:“你们有事情就说,没事情就赶紧离开,我们可不想因为某些人的出现而倒了胃口。不过,你既然来了,之前你的说的事情,我便再次答复你,想都不要想了,要想获得跑酷大赛的冠军,靠着真本事来赢我们吧!不送。”

    宗圣面sè一寒,而他身边的秦彪,则带着怒sè喝骂道:“姓陆的,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愿意给你们六百万,已经是一笔天大的数字,如果你不识抬举,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这次国家级跑酷大赛的冠军,一定要是我们金枪跑酷团的。”

    他的话音落下后,宗圣也开口了:“而且,这房间本来就是我们预定的,你有什么资格坐在我们预定的房间里吃饭?我看,该滚出去的应该是你们。不过呢,我这人向来是大人有大量,如果你改变主意,或许我倒是可以把这个房间让给你们。”

    “不答应。”陆峰的话斩钉截铁,异常冷漠。

    “你TM找……”

    一名家境非常不错的青年,大步踏出一步,口中的话没有骂我,便仿佛见到鬼一般看到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他的话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给狠狠掐住了脖子,甚至眼底的惊恐,让他反而跄跄后退两三步,扶住房门后才没有摔倒。

    这一刻,不单单只有这个青年,就连宗圣那双眼睛都猛然瞪大,惊骇之sè浮现在眼中后,他的面sè顷刻间变得煞白无比,身体在颤抖一下后,心脏更是猛然抽搐。

    仿若那个缓缓抬起头,lù出绝世jiāo容的女孩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凶厉的恶鬼一般。

    那眼神闪烁的寒光,让宗圣明白自己这下可是惹了天大的麻烦,甚至有可能因为自己的鲁莽,会让家族都跟着受到牵连。

    怎么会是她?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甚至更是在这个叫陆峰的其貌不扬的家伙身边。

    还有!

    刚刚自己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她在给陆峰夹菜,仿佛就像是对自己心爱的男人一般,尽心的伺候着。

    这个陆峰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不知道坐在他身旁的这位,可是青海省腾家唯一的继承人,掌握腾家几乎所有力量的腾家大小姐腾馨儿吗??

    腾馨儿冰冷的看着宗圣,视线又朝着其他人看去,清冷的声音从她那xìng感的红chún中传出:“找什么?找死吗?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本事能把我们杀死??当然,如果你没有本事,今天就得给我从这个房间里爬出去。”

    坐在腾馨儿身边的陆峰眉头微皱,出现这种情况,腾馨儿竟然率先开口,难道她不清楚这个时候,应该让男人站出来吗?

    不过,他的深思一动,便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腾馨儿可是青海人,而且腾家在青海可是大名鼎鼎的存在,这金枪跑酷团的人,也是来自青海。

    这个想法从心中一闪而过,陆峰皱着眉头不悦道:“你闭嘴,男人说话有女孩子什么事情?吃你的饭。”

    说完,他才抬起头,冷漠的看着宗圣说道:“你们很狂,即使在这北京城,都带着你们在青海的霸道而来,我对你们可真是佩服。不过,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如果你们再不滚的话,我会让你们后悔踏进这个房门。”

    腾馨儿被陆峰的低喝,给训斥的有些委屈,她之所以最先开口说话,是因为自己见过这个宗圣,以前他跟着他家长辈,到自己老爸举办的酒会参加过那次的慈善拍卖酒会。而且当初这个小子,就像是乡巴佬一般出了好几次丑,让他家的长辈倍感丢人,这才是自己记住他的原因。

    不过,陆峰这句话隐含的意思,却让她心中一甜,因为这个时候陆峰明显是不想让自己插手,他是在告诉自己,他是男人,这种事情用不着自己一个女孩子出头。

    这!

    是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而站在房门前的宗圣,眼神中流lù出不可思议的眼神,甚至陆峰在说什么,他都几乎没有听清楚,傻傻看着绝美jiāo容上lù出委屈之sè的腾馨儿,简直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这种小女人受了委屈似地表情,怎么会出现在他心目中的女神,这位腾家未来的霸主脸上?

    这一刻,他的心脏再次抽搐了几下,才带着惊恐之sè看向陆峰。

    这家伙到底是谁?

    为何腾家大小姐在他面前,都被这般训斥?

    他是谁?

    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恐怖的存在??

    也正是这一刻,打死他他都不会再相信,自己之前对陆峰的调查是真的。因为一个小小的老中医学徒,一个小有名气的小神医,会让堂堂腾家大小姐这副小女人受了委屈的模样?

    浓浓的后悔,在他心中化为苦水。

    这一刻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的大耳刮子。

    tuǐ在发颤,心在发抖,甚至那身躯都隐隐有些站立不稳,此时此刻,他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因为他明白,如果现在自己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那么自己甚至是自己家族,都有可能受到腾馨儿的报复,刚刚腾馨儿看自己等人的眼神,难简直冷漠到极限,而且,还有一个神秘身份的陆峰,他不敢保证,自己或者自己家族,有什么好下场。

    强忍着头皮发炸的感觉,宗圣心中一横,大步走到桌前,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噗通”跪倒在陆峰和腾馨儿面前,甚至顺手从一旁的柜台上,抓过一只大海碗,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就这样跪着抓起桌上的酒坛,快速倒满一整碗后,苦涩的说道:“陆峰,腾小姐,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瞎了狗眼,打扰了你们吃饭,而且还说了不该说的话,这碗酒,我干了,算是给几位赔礼道歉,希望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宗圣的话音落下,之前那名被腾馨儿惊吓到的青年,也是满脸死灰的大步上前,“噗通”跪倒在宗圣身边,吓得几乎哭出来,蠕动着嘴巴,惊恐的叫道:“我的狗眼也瞎了,我这臭嘴,请陆峰和滕小姐不要理会我这条瞎狗,我掌嘴,我狠狠的掌嘴,求你们原谅我之前的冒犯。”

    啪!啪!啪!啪!啪!

    一声声自己抽自己大嘴巴子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响了。

    死一般的沉寂,让金枪跑酷团的其他人变得目瞪口呆,束手无策。

    而在房门外站着的美艳女老板,也是瞪大了双眼,惊骇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一瞬间,心思老辣的她明白,恐怕这两位的身份绝对极为强悍,表面上看,这些人是害怕那个女孩子,毕竟之前其他人还在羞辱那个青年,可是那个青年,却有着令那个女孩委屈的本事,所以他的身份恐怕更加的特殊。

    巨大的疑huò,在美艳女老板心中翻腾,虽然她有着来头不小的靠山,但是眼前的一幕,让她明白,恐怕这两个青年男女的来历,绝对不会比自己家那位差。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