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83章 百年修得同车度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83章 百年修得同车度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083章百年修得同车度

    夏浔和西门庆收好路引,用过酒饭,便离开了酒楼。酒楼对面是提刑按察使衙门,这个衙门就设在大明湖畔,如今赫赫有名的大明湖咫尺之遥,哪有不去看看的道理,两人便信步走了过去。

    两个人并肩走着,西门庆又以一副老大哥的口吻嘱咐道:“杨老弟,从明天起,咱们两个就得用上新身份了,人前人后,切不可再唤本名,须防隔墙有耳。”

    夏浔笑了,这套把戏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如今做回真正的自己,还能有什么问题?他点了点头,说道:“高升兄不必多言,小弟明白。”

    西门庆哈哈一笑,又道:“明天一早,咱们结帐离店,我已经去车行订好了位子,咱们扮得是去替东家讨帐的伙计,一路上得注意些身份,别露出马脚。”

    夏浔笑道:“小弟不敢说装龙像龙,装虎像虎,那也是……”

    他刚说到这儿,西门庆突然精神一振,急急说道:“嗳嗳嗳,快看快看,快看前边那位小娘子,哎哟哟,那腰条儿,那身段儿,那个**蛋子扭得……,馋死人了。糟了糟了,拐过去了,快快快,快跟上。”说着便兴冲冲地追了上去。

    夏浔苦笑一声,只好举步追去。

    他此来济南,本来想着若是时间宽裕,还要去拜访拜访纪纲和高贤宁,可是西门庆说明日就走,如此匆忙,不去也罢。正盘算着,绕过前边几棵柳树,忽地有人叫道:“杨旭?可是杨兄?哎呀,杨兄,果然是你,哈哈哈哈……”

    夏浔一抬头,就见纪纲和高贤宁欢欢喜喜地迎过来,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位身材瘦削的青衫公子,年约十七八,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那一双漆黑的瞳仁亮晶晶的,看起来风神如玉,潇洒不凡。

    夏浔又惊又喜,连忙拱手道:“纪兄,高兄,小弟刚刚还想到你们呢,哈哈,当真是有缘,唔,这位公子是……”

    纪纲笑道:“他么,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济南府朋友了,我们两个现在就在他家里白吃白住。”

    青衫公子腼腆地一笑,抱拳当胸,用糯糯软软的声音道:“小弟刘玉玦,早听纪兄、高兄谈及杨兄的风采,今日得识尊面,荣幸之至。”

    纪纲笑道:“不要站在这儿说,走走走,咱们寻一处酒家,再慢慢把酒叙话。”

    夏浔忙道:“且慢,在下还有一位朋友……”

    高贤宁道:“哦,杨兄是携友同来的么,你那朋友现在何处?”

    夏浔还未说话,就听一人破口大骂道:“你这贼眉鼠眼的泼jian货,穿得人模狗样,偏偏不行人事,追着我家娘子贱兮兮的搭讪些甚么?”

    几人闻声一齐望去,就见一位轻袍男子歪戴着软帽拔足狂奔,后边一个大汉领着七八个朋友紧追不舍。

    高贤宁蹙眉道:“这人看来衣冠楚楚,想不到却是个斯文败类”

    夏浔讪讪一笑,指着狂奔而来的那人道:“他么……,咳咳,就是在下的那位朋友……”

    ※※※※※※※※※※※※※※※※※※※※※

    这济南府不比阳谷县,西门庆在阳谷很有名气,再加上他从小口花花的,其实从没真正占过人家什么便宜,所以油嘴滑舌的也没甚么人理他,在这儿可不成,他被人追上,好一通揍,亏得夏浔等人赶来把他救下。

    西门庆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好不狼狈,这副样子可不便再去酒馆,夏浔也没有丢下伙伴自去赴宴的道理,饮酒之事自然作罢。待听说明日清晨夏浔就要离开济南,纪纲和高贤宁连呼遗憾,那位性情脾气温和得像个大姑娘似的刘公子更是热情挽留,直到听夏浔说此去关系到一桩大生意,三人这才罢休。

    三人与夏浔再三约定,下回再来,定要过府拜访,这才拱手作别,三人自去酒店,夏浔则带了那倒霉摧的西门庆去找跌打医生。西门庆内服外敷的吃了好几样药,回到客栈还咿咿呀呀的。

    那老板娘心好,见他饭也吃不下,赶紧的亲自下厨,给他做了碗面,打两个荷包蛋、点几滴香油,翠生生的葱花飘在上面,夏浔看了都是食指大动。西门庆嘴欠,端起碗来便发牢骚,那老板娘听他说了被打的原因,结果这碗面……最后进了夏浔的肚子。

    夏浔还担心西门庆若伤势严重的话会耽搁明天的行程,不想这厮就像一只生命力顽强的小强,第二天早上倒比夏浔起的还早,两个人赶紧办了离店手续,急急赶往四季车马行。

    从济南往来于北平的行旅很多,所以济南的四季车马行每天自卯时至未时,半个时辰发一班车,仍是人满为患。

    要知道跑长途哪怕是富贵人家也少有用自家马车的,一路人吃马喂住店打尖花销甚大不说,富贵人家用的车也多是在城中平坦大路上使用的豪华马车,经不起长途的颠簸,容易损坏。幸亏西门庆是个常出门儿的,早早的就去车马行预交了车钱,订好了座位。

    夏浔和西门庆赶了个大早,坐上的却是第二班车,第一班车天没亮就启程了。夏浔和西门庆已换了一身短褐,这是普通百姓出远门的寻常打扮,西门庆肩上还搭一条褡裢,青着一只眼,一脸的衰样。

    上了车,他便往车厢狭角里一缩,就不再动弹了,看那样子,还真像个谨小慎微的小生意人。夏浔暗赞一声,同样缩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出于职业习惯,他还是下意识地打量起同车的旅客来。

    在他对面长凳上坐在最里边的是西门庆,他交叉着双腿,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靠在车厢壁上,脑袋微侧,双眼半阖,似乎在打瞌睡。他旁边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子,膝盖上搁着个小包袱,旁边还有一个七八岁的黄毛丫头,怯生生地揽着他的手臂,看起来是祖孙俩。

    祖孙二人一老一小,又拿着这么小蚌包袱,想必不是出远门儿。这客车一路所经州县有下有上,他们也未必就是去北平的。在他们外边,则是一对身着朴素,颜色却很喜气的青年男女,估摸着是回娘家的小夫妻。

    夏浔这一排,挨着他的是两个壮汉,两人都是身材粗壮,皮肤黎黑,好象经常风尘仆仆地在外行走,贴着他的这人四十多岁,脸上微微生些横肉,目光既凌厉,又透着些狡狯,有些江湖匪气。

    在他旁边那人比他稍小几岁,穿着相近,不时还与他低声耳语几句,想来是同路人了,从那神情语气看,显然是以他为主。夏浔还注意到两个人的手很粗糙,穿着虽还显得富裕,这双手却不大像是养尊处优的有钱人。

    夏浔假意舒展了下身子,又探身向外看去,最外面却是两个女孩子。挨着那壮汉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小泵娘,她把小包袱搁在身边,与那壮汉稍作分隔。从她裙裾处的补丁来看,想必家境很是苦寒。不过看模样,这小泵娘却是眉清目秀,一双靓丽的大眼眨也眨的,透着股子机灵劲儿,夏浔使眼看去时,还被她瞪了一眼,看来是个惯于在外行走,见多识广的丫头,并不怕生。

    最外侧则是一位比这小丫头还大了几岁的少女,只扫了一眼,便令人眼前一亮,这位姑娘好精致的五官,虽说布衣钗裙,裙子上还打着补丁,脸上不施脂粉,也没有首饰,清汤挂面的,可那弯弯的柳眉、慧黠秀气的双眼、羊脂般细腻小巧的鼻子、艳红菱角似的唇瓣,还有那尖尖的白润的下巴……

    夏浔觉得,这人应该是江南水乡一带的女子,若不是那里的水土,养不出气质这般娇怯怯的女人。若她真是南方人也未必不能,这车虽是从济南起点,可若真有人从江南去北平,到了此地自然是要换乘本地车行长途大车的。只是若猜测属实,在这年代一个弱女子远出千里之外,可着实不容易。

    女孩儿虽未转过目光来,却已注意到了他的注视,一开始还佯做镇静,渐渐开始不自在起来,一丝红晕悄悄爬上她的脸,她不安地掠了掠鬓边的秀发,轻轻扭过头去,双手也抓紧了放在膝上的包袱。

    “咳咳咳”

    坐在对面的老大爷不悦地咳嗽两声,夏浔笑笑,收回有些放肆的目光,舒展了身子,靠回了车厢上,这是他才注意到,不管车棚怎样的颠簸,西门庆始终保持着斜倚车棚的姿势,脑袋被颠得摇晃着,这样的姿势并不舒服呀。

    夏浔忽然发现他那半阖的眼睛里偶尔会有一丝光亮逸出,仔细一看,这才注意到,敢情西门庆陋习不敢,他一直侧着头,在盯着坐在车尾的那位长得极其纤细秀气的女子看,夏浔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这货……真是没治了。

    此时,仇夏仇大人安排的两个眼线,刚刚同四季车马行的东主经过一番强硬交涉,把两个早已订好车位的旅客挤下去,坐上了下一班大车……

    PS:清晨求点击,求推荐,求月票投下热气腾腾的票票,开始新的一天吧,忽然惊觉,今天周三了,有你们陪着,日子过得丰富多采,好快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