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78章 梦中日月长(5)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78章 梦中日月长(5)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078章梦中日月长(5)

    “什么?”

    文渊一个箭步抢到杜天伟面前,刚想伸手去号他的脉,只看一眼他的脸色,手就僵在那儿。

    杜天伟已经死了,以文渊行医多年的经验,一眼就看得出,姑爷已一命归西,他脸色灰败,面目因为痛苦而保持着一个狰狞恐怕的表情。更可怕的是,他的尸身仍然在一下下地抽搐,人虽已死,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死亡,被那毒药剌激的继续做出反应。

    文渊倒退两步,沉声道:“牵机绝对是牵机之毒,快马上给东家服药”

    两个郎中赶紧从小伙计手中接过药碗,对孙雪莲进行救治,妙弋呆呆地看着杜天伟的尸身,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悲伤固然谈不上,因为她对这个男人毫无感情。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本该是要从此陪伴她一生的那个人,她甚至还没看清这个人的模样,他却已经死了……

    “开门开门”

    大门嗵嗵嗵地砸响,府上家丁罢刚打开大门,一个胖子就让人扶着闯了进来,后脚在门槛上绊了一跤,把那扶着他的人压得趴在地上,胖子嘶声叫道:“救……救命……,疼……疼死了……”

    下人们七手八脚把那人扶进来,有认得他的人已叫起来:“安员外?”

    安立桐痛得直哆嗦:“快……快看病,我……我痛……,喘不上气……”

    他一面说,手脚一面抽搐,见此情景那些郎中如何还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忙不迭把他扶进厅中躺下,好在郎中们已经确定了中毒的原因,对症下药,立即施救,他便没像正在那儿挺尸的杜天伟一般无端遭受许多不必要的罪。

    “老文,老文,不对劲儿啊。”

    方子岳用胳膊肘儿拐了文渊一下,低声道:“姑爷、东家、安员外,接二连三的中毒,你说……只有他们三个中了毒么?”

    文渊道:“你什么意思?”

    “我担心……会不会有更多的人中毒?还有咱们……”

    文渊一听攸然变色,马上扭头吩咐徒弟:“快,照着方才的方子,抓十副药,不能配几副配几付,快快快,使大锅熬……”

    孙雪莲已经催吐洗胃服过了解药,虽还不能马上痊愈,但是毒素已停止了对身体的继续侵害,气色好了许多,她的头脑仍然清醒,一听到这句话,也省悟到恐怕有更多的人中毒,忙吃力地道:“弋儿,弋儿……”

    “娘……”

    孙妙弋连忙扑到她身边,未等说话,眼泪先扑簌簌地流下来,她一直过得幸福无忧的日子,几时遇到这样的局面?片刻功夫,家里能够事的人都倒下了,剩下她一个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孙雪莲吃力地吩咐:“弋儿,你听着,如果……娘死了,孙家……孙家就要交到你的手上了,做一家之主,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要……你要……”

    “不不娘不会死的,娘不会死的。”妙弋哭着连连摇头。

    “闭嘴”

    孙雪莲使尽全身力气,那威严的目光逼得妙弋再也不敢哭出声来,连忙咬住了嘴唇,流着泪听她说。

    孙雪莲道:“你听着,马上……集中府中所有的人,一旦……一旦有人出现中毒症状,立即……服药。府中所有的食物……全……全部集中起来,不许再食……用,按……按礼单,逐门逐户的去通知,通知今天所有的客人,如果……如果有人发生……”

    孙妙弋连连点头:“娘,孩儿明白,孩儿知道怎么做了,你好生歇着,不要再说话了。”

    说着站起身来,按照母亲吩咐急急赶去布置。

    ※※※※※※※※※※※※※※※※※※※※※※※※

    安立桐只喝了一杯毒酒,又兼身宽体胖,受药量比孙雪莲那样纤巧苗条的身段儿小得多,施救也还及时,这时挤在太师椅里,虽仍萎顿不堪,一条性命算是捡了回来。

    他咬牙切齿地骂道:“有人下毒,这是有人下毒啊,他祖母的,这是谁要下毒?”

    正说着,被他撞开的大门外又走进两个泼皮,这两人正是那日站在街头嘲笑庚员外是卖大灯兼接脚夫的两个无赖,两个无赖敞着怀,满嘴的酒气,胳膊上架着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男人,其中一个笑嘻嘻地道:“哟,怎么这般热闹,孙家今儿不是办喜事吗?这是怎么啦?”

    另一个无赖高声叫道:“给钱给钱,庚员外可是答应了的,只要我们哥俩搀他回来,就每人赏钱十贯。孙家娘子,你家相公亲口答应了的事,你可不能耍赖呀。”

    他这一说,众人才认出被他们架着的那个鼻青脸肿、气息奄奄的家伙竟然是庚薪,文渊、方子岳几个忙得焦头烂额的郎中暗暗叫苦,忙又上前把他接过,看也不看便赶紧招呼:“快快,催吐药端来。”

    庚薪头痛欲裂,面部肌肉由于失去控制,总是不由自主地抽搐着,所以神色显得特别的狰狞,嘴角已有口涎止不住地流出,可他的神智还清醒着,他曾经向那位云南药商仔细询问过这牵机之毒的药性和发作情形,他知道自己已经来不及了,毒已发作到这一步,服解药不过是延长片刻的生命,让他承受更多的痛苦罢了。

    他想哭,又想笑:“事情怎么就搞成这样子了?本来天衣无缝的计划,偏偏半路杀出个刺客,偏偏这刺客就是我府上的人,结果竟落得个作茧自缚的下场。”

    “不甘心不甘心就算要死,我也要……看着他们先死”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庚薪突然站住身子,奋力一挣,挣脱了两个郎中,瞪着一双腥红的双眼看看厅中狼狈的情形,嘶声道:“死了一个?只死了一个么?”

    他向前踉跄两步,看看杜天伟的尸体,又看看萎靡地坐在椅中的孙雪莲,吼道:“你没死?你竟然没有死?”

    孙雪莲睁大双眼,像看一个陌生人似的看着这个与自己同床共枕十余载的男人,她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我没有死,我已服了对症的解药我不会死的,你为什么……”

    庚薪勃然大怒,伸手双手就要扼她喉咙,可是筋脉攸然收缩,双臂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蜷缩着举了起,同时整个人失去平衡“嗵”地一声栽在地上,他就那么怪异地伏在地上,双臂仍然不断屈伸,意志同毒素反复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咆哮道:“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不死,我费尽心机,我费尽心机了啊,我要杀光你们,你怎么可以不死”

    他面容扭曲,每说一句话,嘴角都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满厅的人都惊骇地看着他。

    庚薪号淘起来:“你怎么可以不死天不佑我呀,我本来是要把你们全都毒死的,结果……结果竟然只毒死了这么一个没用的废物”

    他急促地喘息几声,慢慢抬起头来,脖子怪异地梗着,眼神直勾勾地转了几下,突然疯狂地大笑起来:“不对,不对,他死了,他一定死了,杨旭那个狗贼,哈哈哈哈……,杨旭一定死了,至少我杀了你的奸夫,哈哈哈……”

    唤齐了府中的人,刚刚赶回大厅的妙弋恰好听到了这句话,她的心头嗵地一跳,脸色顿时白了:“他怎么知道文轩哥哥和我……,不对呀,那关他什么事,何至于要恨得下毒杀人?”

    妙弋看看疯子一般的庚薪,又看看脸色发青的母亲,一个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可她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那实在比眼前的场面更加叫她难以接受。

    庚薪又是一声惨叫,整个身子都佝偻起来,渐渐形成一个句号,他已看不清站在面前的人是谁了,只是不断地抽搐着,在那剧痛之中发泄着自己的快意:“至少,我杀了杨旭了,哈哈哈……,我不是废物,至少我……我杀了一个,我……我不……是废物……”

    他首足相连,二目圆睁,嘴角犹自带着一丝狞笑,缓缓地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厅内厅外的人都傻了眼,一个个呆若木鸡地站在那儿,刚被孙妙弋叫到前厅的人群中有人放声大哭,那是庚父,庚父号啕道:“儿啊我的儿啊为父还没死,你怎么可以抛下老子一去不回,我的儿啊”

    他挣扎着想要扑上去,却没人去抬他的轮椅,庚父使劲一推轮车,身子卟嗵一声摔到地上,向大厅上爬去,一边爬一边哭:“儿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傻,想出这样的法子呀。我的儿呀,都是爹不好,都是爹不好,爹不该和你说那些话呀……”

    他抱住褒薪的尸体,放声大哭着,突然又狠狠抽起了自己的脸,就像个疯子一样,所有的人看着这个披头散发的老疯子,他们被这一连串的意外弄得也快要发疯了。

    这时安胖子忽然拍着扶手吼起来:“杨旭杨旭啊你们没听到他的话?赶快去救杨旭啊去晚了又是他娘的一条人命,你们孙家这是作的什么妖,造的什么孽呀,哎哟……我肚子还疼……”

    ※※※※※※※※※※※※※※※※※※※※※※※※※※※

    《杀青州》卷即将结束,下卷预告《闯北平》,精采不断,努力不止,今天周一,求大家推荐票,月票,全~~~全~~~全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