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62章 只要点头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62章 只要点头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062章只要点头

    “少爷……”

    一见夏浔,肖敬堂和妻子便抹着眼泪迎上来。

    夏浔额头已沁出汗来,可还得强作镇定,如果他也慌了,这一大家人可就六神无主了:“别急,肖叔,小荻不会有事的,快跟我说说,小荻是怎么失踪的?”

    肖管事噙泪道:“我刚刚打听过,今儿傍晚,小荻和王员外家的丫头夏荷还有赵郎中家的闺女抱着小狈在巷子里玩,等到天黑,夏荷她们才和她分手,也就这么会儿功夫,因为小荻她娘正好出门去寻她,撞见夏荷,问过了她的所在,去那里寻她时,便已不见了踪影。”

    肖家娘子泣不成声地迎上来,跪倒在夏浔脚下,哭道:“少爷,少爷,您千万想办法找到小荻呀,我那丫头要是落到歹人手里,这一辈子可就完了呀,我的女儿呀,我那可怜的女儿呀……”

    肖敬堂一把扯过女人,喝道:“别哭了,让少爷静一静。”

    夏浔思索良久不得,一抬眼,就见肖氏夫妇正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便问道:“已经派了人手去找么?”

    肖管事忙不迭点头道:“已经打发了府中的家丁出去寻找了,知府衙门也报备了,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时彭梓祺也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一进门她就从下人那里听说了经过,夏浔知道自己今晚去“镜花水榭”的事令她很不满,他出门前彭姑娘就闪开了,所以也没问她从哪儿冒出来的,只道:“彭公子,小荻失踪了,不晓得是不是人贩子做的事,你有没有办法?”

    彭梓祺和小荻这个毫无机心的丫头很对脾气,听说她失踪了,彭梓祺也非常着急,立即道:“你们继续找,我回家一趟,请家里派人帮忙。”

    夏浔道:“现在天色已晚,你还来得及出城吗?”

    彭梓祺道:“距闭城还有点时间,我骑马去,或许来得及赶回。”

    夏浔一听,忙让二愣子去给彭梓祺备马,片刻之后,彭梓祺翻身上马,风驰电掣地离去。

    夏浔安慰肖管事夫妇道:“彭公子家的势力十分庞大,在这青州城里,衙差巡捕们办不成的事、查不到的消息,彭家一样有办法。如果走失了人连彭家都找不到,那放眼整个青州也就休想有第二人能找得出来了,彭公子既肯帮忙,那就没问题了。”

    肖家娘子半信半疑地道:“真是这样吗?彭家……有这么大的本事?”

    “当然,肖婶儿,我的话你还信不过吗?你先回去休息吧,这事急也急不来的。翠云,你陪肖婶儿回房去……”

    肖家娘子欲言又止,终究不敢违拗少爷的意思,只得向夏浔施了一礼,由翠云扶着走到门口,又依依不舍地回头,眼泪汪汪地对自己的男人用哀求的语气道:“当家的……”

    “我知道,我知道,小荻也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能不急吗?你先回去吧,一个妇道人家,别跟着添乱。”

    肖管事故作冷静地打发了婆娘出去,马上垮下脸来,哭兮兮地对夏浔道:“少爷,怎么办啊……”

    “给我准备灯笼,我出去找她。”

    夏浔只说了这一句话,嗓子忽然有点发哽。

    ※※※※※※※※※※※※※※※※※※※※※※※※※

    肖荻被梆在房柱上,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她不认识他,绑匪么?可他看起来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她嘴里的布团已经被取下来了,只是看到掖在这男人腰间的牛耳尖刀,她很明智地没有用她那惊人的大嗓门喊救命。

    她是被装在车子里运出来的,不知道现在何方,只从时间上判断,离开自己的家应该不是很远,也许明天少爷就会拿钱来赎她的,这让她安心不少。

    眼前这个人是一个中年人,长着一副非常憨厚老实的相貌,穿一身打补丁的青粗布直掇,襟角掖在腰带里,他脸上的皱纹像刀削斧刻的一般,纹路很深。尤其是在灯光下,那皱纹更深了,以致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苦。

    刘旭把灯放在桌上,掀开炕席,从炕洞里摸出一口箱子,轻轻放在桌上,摸挲了几下,打开,灯光映得箱中银光闪闪,不知放了些什么东西。

    然后他转过身,对肖荻说道:“我有些事想问你,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不得有一丝隐瞒。”

    肖荻乖巧地应道:“大叔要问我什么事?”

    她很聪明,叫声大叔,扮乖乖小女孩,或许会让他生起些恻隐之心吧,那么在少爷救自己回去之前,就能少受一些苦头,肖荻如是想。

    刘旭阴沉沉地道:“我想知道你家少爷自从卸石棚寨回来,所有的一切言行,但凡你听到的、看到的,不得有一字遗漏,统统告诉我。”

    肖荻讶然道:“你问这些干什么,难道你不是绑匪吗?”

    刘旭黑着脸道:“我很象绑匪吗?”

    肖荻忽然又惊道:“啊我明白了,你……你就是想要杀死我家少爷的那个刺客,那个大恶人,是不是?”

    刘旭无语,半晌才长长地吁了口气,沉声喝道:“你现在可以说了,从头说起。”

    小荻道:“人家只是一个小丫环,怎么可能知道少爷的事。”

    “小泵娘细皮嫩肉的,不要吃了苦头再乖乖求饶,你说不说?”

    刘旭阴笑着转身,从箱子里拿出一枝明晃晃的银针,针尖锋利,半寸之后是伞鼻状的分岔,尾部却很粗,可以很轻松地拈在手里。刘旭抓起小荻的手臂,将那银针慢慢探向她的细皮嫩肉,眼中露出冷酷的神色。

    锋利的针尖一解她的手臂,肖荻马上叫道:“我说,我说,少爷……少爷那天从卸石棚寨回来,先去冲了个澡,然后就去吃饭,吃过晚饭又在院子里散了会步,紧接着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呢?”

    “第二天,少爷起床,梳洗打扮,然后让我陪着上街,在小饭馆儿吃过午饭,回到府里时一身大汗,他就去沐浴,紧接着你就闯进来刺杀我家少爷,却只杀了张十三,你逃掉了,少爷和我去了府衙……”

    刘旭额头青筋暴起,低吼道:“我不是要你说这些。”

    小荻可怜兮兮地道:“我……我只知道这些……”

    刘旭呼呼地喘了几口大气,冷哼道:“你是他的贴身丫环,纵然他有意避着你,也不可能不露半点蛛丝马迹。你既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换我来问,你来答。”

    “好啊好啊,要不人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叔……”

    看到刘旭要杀人的目光,小荻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闭嘴。

    刘旭哼道:“你们府上有一座冰窖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你问冰窖干什么?你不会那么没出息,连冰窖都想抢吧,我只听说……”

    “闭嘴”

    刘旭被她聒噪的脑瓜仁儿直痛:“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小荻怯生生地道:“你……”

    “嗯,知道就好,你们少爷知不知道这处冰窖的存在?”

    小荻像看一个白痴似的看着他,很同情地解释道:“少爷自己府里的东西,你说我们少爷知不知道?”

    刘旭一窒,恼羞成怒地道:“你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是……是啊,少爷知道。”

    刘旭一拍额头,感觉有点发昏,他当年在诏狱里面,多少王公大臣都审过,现在却被一个小泵娘弄得头晕,令他颇有一种无力感,难道是多年不再诏狱用刑了,审讯的功夫有点退步?

    他平静了一下情绪,捋清了自己的思路,这才继续说道:“你家少爷从卸石棚寨回来那天,洗了澡、用过晚餐,都去过哪些地方?冰窖的所在去没去过?我打听过了,杨府的冰窖是由你掌管的,钥匙是否一直在你身上?第二天你和你们少爷从外面回来,是否直接去的浴室?中间你可曾离开过他,大概多长时间?”

    刘旭虽然在锦衣卫里面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可是就凭他问的这几句话,立即就显示出了比治安衙门的官员巡检们高明多多的素质。小荻不知道他问这些干什么,却直觉地感到他问的这些必然对少爷非常不利,不期然的,她便想起了少爷那晚悄悄潜入冰窖的诡异举动。

    少爷当时为什么要去冰窖,而且偷偷摸摸的,不对劲呀。这个人为什么一直在问这些事情?他在打什么坏主意?不行,我不能说

    刘旭看她有些走神,不由提高了嗓门,怒道:“听清没有?说”

    “啊少爷……少爷哪儿也没去呀,他就在后花园里走了走。冰窖一直由我管着,钥匙一直在我身上,从来不曾离身,少爷第二天和我逛街回来,热的一身大汗,他……他是和我一起去的浴室,自始至终不曾离开过。”

    小荻慌张地回答,刘旭盯着她微微有些飘忽的眼神,冷笑道:“你说谎”

    “我没有”

    “小泵娘,和我斗,你太嫩了些,告诉我真相,把你所知道的统统说出来,我马上放你走。不然的话,你会吃很多苦头。”

    “大叔,人家说的都是实话……唔……”

    小荻话未说完,嘴里就被塞了一团破布,刘旭又举起了那根式样古怪的银针,阴恻恻地道:“看来不给你点苦头,你是不肯招了,禁受不住肯招供时,你就点一点头。”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