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44章 收网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44章 收网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对单县令饱含威胁的语气,夏浔丝毫不以为意,说道:“仇员外在蒲台县为非作歹这么多年,居然平安无事,杨某担心是官府中有人收了他的好处,为虎作伥、有意包庇。如今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知县大人何不下令,我等一同打将进去,把那些可怜女子都拯救出来,岂非一桩莫大的功德?由此也可证实县衙的清白啊。”

    这时因为官府已经出动了大批弓手捕快,街坊邻居们胆子大起来,纷纷走出家门,赶来围观,众目睽睽之下,单县令更是紧张,色厉内茬地喝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朝廷自有朝廷的法度,动用民壮,须由主管缉盗事的楚县丞颁下火签,要搜查仇府,也须持有本官或楚县丞颁下的签牌,这是法制,岂能由得尔等自作主张?杨公子是读书人,难道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么?速速遵嘱退开!”

    夏浔冷笑道:“如果我不肯呢?”

    单县令脸色一厉,狞笑道:“那本官就行文青州府,削了你的功名!楚大人,把他们抓起来!”

    “慢着,慢着……”

    有人气喘吁吁地喊起来,众人循声看去,就见数十支火把汇成一条长龙拥进了仇府,头前两个老夫子胡须花白,脚步踉跄,若非左右有学生扶着,几乎已迈不动步子了。

    单县令失声道:“常教谕、王训导,您……您二位这是干什么来了?”

    县学的常教诲喘着粗气道:“单大人,老夫听说本县士绅仇秋贪yin好色,强掳民女,被人告发犹负隅顽抗,是以率本县生员赶来,协助大人缉拿凶顽!”

    单县令大惊失色,夏浔是个外地的生员,杜千户是逾越本职狗拿耗子,他要是横下一条心来,得罪了也就得罪了,这事硬着头皮也能瞒过去,只要及时销毁证据,他们说自己通匪便通匪么?光是武官干涉政事这一条,就够上头的文武高官儿们去吵架了。

    就算惹得齐王不快,齐王也没那个本事左右吏部的决定,他单生龙在蒲台县若是呆不下去了,换个地方依旧做官,怕他何来?可本县的教谕、训导也到了,对这两个老家伙,又该如何是好?

    单县令把心一横,也顾不得如何周全行事了,硬着头皮道:“本官正要搜捕仇府,以索证据。但刀枪无眼,若是不慎伤了两位夫子,本县可吃罪不起,来人呐,快扶两位夫子到安全处候着。弓手捕快们,把这些趁火打劫的乱民拘捕起来,有持械反抗者,以匪盗论,就地格杀!”

    “慢!”楚县丞冷眼旁观,已知单县令大势已去,立即张开双臂大喝一声,制止了部下的蠢动,缓缓退开几步。

    单县令又惊又怒:“楚县丞,你这是何意?”

    楚迈寇道:“大人,书生们议政论政,可是皇上允许的特权。良民百姓协助官府缉匪捕盗,这是朝廷教化之功,地方应予提倡和表彰的事,这些百姓们肯协助官差缉盗,正是此地民风纯朴,人人向善之举,大人又何必拒之千里之外,妄以匪盗论处呢?

    单县令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楚县丞道:“你……你好!你好!”

    楚县丞是专司缉盗的现管,这个现管不许抓人,他这个县官还真支不动那些弓手捕快,把个单县令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楚县丞淡淡一笑,一指杜千户和唐姚举等人,扬声喝道:“本官蒲台县丞楚迈寇,专司本县缉匪捕盗之责,现在本官征调尔等,协助官差捉拿仇府上下人等,搜索仇府寻找证据,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杜千户哈哈大笑,一扬手中刀,大声道:“都听清楚了么,杀进去,有敢反抗的,给老子往死里打!”众人轰然答应,刀枪并举,冲向书房……

    ※※※※※※※※※※※※※※※※※※※※※※※※※※※※※

    “启禀大人,仇府书房书架后面设有一处秘密通道,地下有房舍十余间,每间房舍都做闺房打扮,其中并没有人,只有绣床锦榻、女子衣服、胭脂水粉若干。”

    那巡检说罢,杜千户和唐姚举齐齐变色,被五花大绑的仇员外冷笑不语,本来坐在椅上如待死之囚的单县令突然精神起来,纵身一跳,嚣张地叫道:“尔等污陷良绅,强行攻入仇府,打伤善良百姓无数,本官要治你们的罪!杨诸生,本官要行文青州府,削你的功名!常教谕、王训导,你们不好好教授学生,却听信风闻,擅参政事,本官要行文济南学政,弹劾你们!楚县丞,你……”

    楚迈寇心中也是暗惊,可他既然已经选择了和顶头上司撕破脸,那就再没回旋余地了,他青着脸向仇秋问道:“地下何以建有秘窟,内有锦幄绣帐、胭指水粉,俱是妇人所有之物,这是什么道理?”

    仇秋仰天大笑:“我喜欢、我乐意!地窟之中冬暖夏凉,我仇秋乐意携娇妻美妾住到地下去,图个清静自在,犯了哪一条王法?楚大人,你是负责缉匪捕盗事的官儿,你来说说看,我仇某人犯了哪一条王法?”

    夏浔又睨了纪纲一眼,纪纲肯定地点了点头,于是夏浔微微一笑道:“若是仇员外携自家妻妾匿居洞穴,自然是你仇员外的个人喜好,算不得罪责,可那些女子若非你的妻妾,又该什么说?”

    仇秋怨毒地看向夏浔,冷笑道:“杨秀才,仇某与你无缘无仇,你却纠众与我为难,你这功名,马上就要保不住了,还在这儿充的什么人物?哈哈,哈哈哈……”

    笑声未了,一个斯斯文文的声音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仇员外笑得这么开心,哎哟,各位大人都在呀。”

    随着声音,一个男子排众而出,团团一个罗圈揖,笑吟吟地站起了身子。

    仇秋笑容一停,愕然道:“林员外,你……你到我家来做什么?”

    林羽七笑容可掬地道:“仇员外,你这话可问着了,其实是这么回事,今天晚上林某店里的伙计来报讯儿,说有几桌吃霸王餐的客人,饭菜不付不说,还砸盘子摔碗的扬长而去,店里伙计看他们人多势众,就没敢拦着,你说过不过份?”

    夏浔和杜千户听了,齐齐汗颜一把。

    林羽七又道:“咱们蒲台县,在县尊大人治理下,一向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如今竟有这般狂徒,林某实在气不过,就集合了家丁护院、店里伙计,操了家伙什儿追出来。可巧,追到你家附近时,就看见本县的生员老爷们堵住了六七辆大车,正在那里厮打。

    林某一问,便听那些生员老爷说,这车上有许多被绑住手脚的妇人,此乃一伙掳人的强盗,林某既然见着了,哪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便帮着生员老爷们拿下了这班贼徒。一问之下,这些贼徒异口同声都说是你家的护院,被梆的妇人也说是受你劫掳。

    哎呀呀,林某觉得很蹊跷呀,我寻思着,十有八九这是有人设局陷害仇大员外,可是他们说的这些话不但我听到了,我那些店伙护院们听到了,县学的生员老爷们听到了,就连跑过来看热闹的街坊们也听到了,林某实在是压不住啊,所以小弟把他们全都带来了,让他们与仇兄当场对质,还仇兄一个清白。仇兄,兄弟这么做够意思吧?”

    仇秋一听,差点儿没背过气去,楚县丞大喜若狂,一个箭步冲上去,握住林羽七的手臂,大叫道:“那些人现在何处?”

    林羽七扭头喊道:“大人有命,各位生员老爷,请把一干人证带上来。”

    “大老爷,我冤枉啊……”

    “娘子!”

    “相公!”

    “唐大哥!”

    “仇秋狗贼,罪无可赦!”

    乱烘烘冲上来一群人,七嘴八舌这么一嚷,夏浔和楚县丞、常教谕等人就听身旁一声呜咽,急忙扭头一看,就见单县令躺在地上,双眼翻白,胯下一滩湿润……

    ※※※※※※※※※※※※※※※※※※※※※※※※※※※※※※

    原来,夏浔早料到转移罪证的可能了,他还知道北方的地主人家,尤其是小城小县的豪绅地主,一旦战乱或闹了匪患,最容易受到冲击,所以府宅建筑大多具有一部分军事防御功能,担心冲击未果,不能直捣腹心,也有意敲山震虎,迫使歹人转移罪证,以便在更方便的条件下一举擒获。

    他在本地人生地不熟,官府又靠不住,这守在外围的人手,自然就要靠县学那群生员了。这些生员都是壮小伙子,而且都练过拳脚射御的功夫,紧要关头,是能派上用场的,高贤宁往县学拜访,与他们结交,正是预先埋下伏棋。

    等到这边确定了凶手,夏浔和杜千户带人赶来,纪纲又马上停蹄地赶到了县学。那些读书人都是些热血青年,哪怕是其中有些夸夸其谈其实不干实事的,也都是一副以天下为己任的心思,纪纲口才又好,他和高贤宁一唱一和地一阵忽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口号一喊,生员老爷们登时热血沸腾,立即鼓噪起来,摩拳擦掌地要随他二人赶来除贼。

    本已睡下的两位老夫子不知出了什么事儿,连忙穿戴整齐赶到学生们的宿处,被生员们七嘴八舌解释一番,也不等他们表态,便挽着二位老师脚不沾地的赶来了。半路上纪纲才向两位教谕老爷献计说,已经有人打入仇府,恐那仇府悄悄转移罪证,与其让各位生员入府同那庄丁护院们搏斗,不如守在外围,说不定能奏奇效。

    两位老夫子都是正义感超强的人,但是他们也担心自己的学生有个好歹,不好向学政和生员家里交待,几十个生员守在外面抓漏网之鱼,危险比闯进仇府显然要小得多,当然从善如流,立即应允,不想被纪纲一言命中,仇府侧门果然逃出来几辆大车。

    唐姚举第一次派罗历潜入仇府,林羽七并不知道,但是等到罗历被擒,其余诸人铩羽而归,唐姚举孤注一掷杀上门去,林羽七就已经知道了,可他只是派人暗中窥视动静,并不想派人相助,在他看来,唐姚举如此蛮干,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没必要把自己也搭进去。

    紧跟着他就听说太白居几十条壮汉明火执仗杀向仇府的消息,这才觉得事有蹊跷,忙吩咐人打探仇府消息,自己更带了些心腹潜到近处就近窥伺动静。夏浔、杜千户等人杀进仇府,与仇秋隔窗对峙,县衙的弓手捕快纷纷赶到,双方僵持不下,这些消息他都一清二楚。

    就在这时,县学的生员们堵住了从仇府逃出来的那几辆大车,双方大打出手,林羽七知道风向终于变了,今天仇员外十有八九要栽大跟头,于是当机立断,出手相助。其实他不出手,那些小老虎似的生员老爷们也足以对付那几个押车的护院,只不过有他相助,生员们一方实力大增,无人因此受重伤,也算功德一件。

    一俟擒住了那些歹徒,纪纲担心凭杜千户的官身压不住单县令,又想快些把消息告诉夏浔,便赶紧把常教谕、王训导两位老夫子给请了来,林羽七则协助生员们捆绑顽匪,解缚难女,耽搁了一会儿功夫,这时才刚刚赶到。

    罗历遍体鳞伤,正是仇府私设公堂的罪证;唐家小娘子和丈夫相拥大哭,听说妻子因月事而幸保清白,唐姚举又是庆幸又是后怕;那些被掳的民女有几个就是这几年蒲台县走失的人口,可谓罪证确凿。

    这些姑娘们哭倒在地,向恩人和官老爷们连连叩头,号啕大哭着自诉经历,听得民怨沸腾,尤其是当那些赶来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中有一个老头儿,竟从被解救的妇人中认出一个是自己失走了的外甥女儿,现场情绪更是高涨到了极点。

    愤怒的百姓们随手抓起砖头瓦块土旮旯,打得仇秋和那些被绑起来的打手一个个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几位苦主儿当场揭发的罪行越来越多,听说有几位姑娘因不堪受辱自尽或因被仇秋yin辱玩弄致死,有的知道名姓,有的连身份来历也不知道,那些生员老爷们也是怒不可遏,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打,直打得仇秋和一众爪牙骨断筋折,捕快们怕出了人命这才罢手。

    尽避此时人人都已知道单县令和仇秋是一丘之貉,但是仇秋被打晕了,还没有指证招认,再者单县令是本县最大的官儿,也没人能拘捕他,他是在众人仇视冷漠的目光下孤零零一个人走回县衙的。他前脚刚进县衙,热心百姓和林羽七的人就看住了县衙所有出入门户,巡检捕快也奉楚县丞之命,“加强了县衙的巡逻”。

    单县令很有自知之明,他没等楚县丞和县学的两位老夫子向济南布政使司参劾他,也没等蒲台县的士绅们向济南府上万民书控诉他的罪行,回到县衙草草交待了一下后事,就解下衣带上吊自尽了。

    单县令死了,仇秋依然活着。

    他被百姓们暴打了一顿,又被生员学子们暴打了一顿,丢进监狱时已经奄奄一息,听说了他那些令人不耻的罪行之后,仇大老爷又被同监的犯人们狠狠地暴打了一顿,但他依然顽强地活着,希望在省城做官的哥哥能救他一命。

    仇员外成了仇坚强,虽然生的希望是那么渺茫……

    PS:点击右键,推荐本书,投下票票,完毕收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