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41章 玫瑰有刺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41章 玫瑰有刺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这是书友发现的快捷方式,在本页面上点鼠标右键,会出现一个菜单,其中“推荐本书”就是投推荐票,可以令你最方便地投票,亲爱的书友,投票吧^_^◆◆◆

    徐亮、陈成、廖良才三个混混被些蒙面大汉从土坑里拖出来,分开进行盘问,得到一致的口供之后,三人被蒙上眼睛,带到了一个地方囚禁起来。自始至终,他们也不知道这些心狠手辣的家伙来自何处,他们如今身在何方,今后是生是死……

    消息在傍晚时分送到了林家大院儿,林羽七听说那掳夺良家女子的幕后真凶竟是仇秋仇员外,不由攸然变色。

    唐姚举一口钢牙咬得咯嘣直响,怒不可遏地道:“仇秋?我听说过这个人,他是本县有名的乡绅,修桥补路、捐学助残,从不落人后,素有善人之名,想不到背地里竟是男盗女娼,无恶不做!老掌柜的,我要马上杀进仇府,救我娘子!”

    “且慢!”

    林羽七一把抓住他:“唐兄莫急,你家娘子眼下是否还藏在仇府殊未可知,那姓仇的财雄势大,与县太爷单生龙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他本家哥哥又在济南府做参赞,背景不凡。如果咱们强行闯入仇府,却不能人脏并获,那时如何是好?”

    唐姚举目眦欲裂:“老掌柜的,被掳的人不是你家娘子,你当然可以这么说,我那娘子被那姓仇的恶贼掳走至今已一日一夜,清白恐已不保。我娘子一向贞洁烈性,我若救得晚了,只怕连她性命也保全不得。大丈夫顶天立地,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连欺辱她的yin贼都杀不了,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老掌柜,我知道你有难处,能帮唐某找出真凶,唐某就已感激不尽了,此事不必假手他人,我自己去。”

    说着他艰难站起,向林羽七重重一抱拳:“老掌柜的,兄弟死后,我这一坛的兄弟,都要托付给老掌柜的了,请老掌柜的把他们当成自家兄弟,善待他们。还有我那老娘……”说到这儿,他微微有些哽咽地道:“也请……也请老掌柜的给予照拂,告辞!”

    “掌教,我们跟你去!”罗历、王宏光、杨彩怒目圆睁,异口同声地道。

    “唐兄!”

    林羽七再度拦住了他:“行走江湖,义气为先,只要能抓住真凭实据,我林某人为了自家兄弟,又何惧那仇员外?唐兄心忧爱妻,林某感同身受。可你这么莽撞地冲去,是能救下嫂子还是害了嫂子可很难说。仇秋下庄别业甚多,天知道他掳了人是否藏在县城里面,你冒冒失失地闯去,枉然送了自己性命不说,姓仇的若生起戒心,销毁一切人证物证,那不是害了嫂嫂性命么?”

    唐姚举贯血的瞳仁微微清明了一些,反问道:“那依老掌柜的,该怎么办?”

    林羽七道:“唐兄不要着急,容我发动所有人手,查探仇家这两天有没有车辆离开县城往各处下庄别业里去,最好掌握了仇府的准确消息,一击而中,只要当场搜出嫂夫人,这冲击士绅府邸便算不得罪过了。”

    唐姚举阴晴不定地琢磨半晌,才勉强点头道:“好吧,那就麻烦老掌柜了,兄弟……回家等你消息。”

    林羽七欣然道:“自家兄弟,还客气什么,来人啊,马上把本堂掌香火的兄弟都给我叫来,我有话说。”

    一俟离开林府,罗历立即迫不及待地道:“掌教,咱们真的要等下去吗?天都黑了,又是一天过去了,嫂子她……”

    唐姚举脸颊重重地抽搐了一下,他抬头看看阴沉沉的天色,脸色比天色更加阴沉,他咬着牙根道:“林老掌柜的有家有业,顾忌重重,可老子没有顾忌,自家婆娘都被人掳走了,老子还顾忌什么,我一刻都忍不得!”

    罗历摩拳擦掌地道:“有掌教这句话就成了,我去叫人!”

    “慢!”

    唐姚举阴沉着脸道:“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咱们初来乍到,人地两生,硬拼不得。你从挑几个身手好的兄弟来,趁夜摸进林府,先找到你嫂子的下落,再定行止。还有,别告诉我娘,免得老人家担心。”

    “是,我晓得!”罗历答应着,匆匆跑开了。

    ※※※※※※※※※※※※※※※※※※※※※※※※※※※※

    花总管押着一辆大车回城的时候,马上就要城禁了,他刚进城才一刻钟,城门就轰隆隆地关上了。

    大车上堆着各种菜蔬瓜果、还有宰好的肥猪一口,这都是从仇秋自家庄子里运来的。

    车子到了仇府,自角门儿进去,花总管立即发觉府中戒备森严,家丁们都执着刀枪棍棒,明里暗里都有许多人影活动,他的马车刚一进院子,大门也轰隆一声紧紧闭起,好象出了什么事。

    花小鱼唤过一个家丁,奇怪地问道:“府上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副模样?”

    那家丁道:“管家,今晚有一伙强人摸进了咱们府里,鬼鬼祟祟不知道想干什么,幸亏被咱府上养的狗儿察觉了,那伙强人已经逃了,只被咱们捉住了一个,老爷大为光火,正在水牢里审问呢。”

    “哦?”花小鱼忙道:“快点,把车上的人弄下来,押进美人窝里去,我去找老爷报信儿。”

    那家丁喜道:“管家得手了?”

    花小鱼傲然道:“我老花出马,还能失手不成?把她带进去,老爷听了信儿,一定非常开心。”

    几个家丁聚拢到马车前,搬开各种瓜果菜蔬,里边赫然绑着一位姑娘,嘴里塞着一团布,睁着一双惊恐中不失动人的大眼睛看着他们。这是老爷要的女人,几个家丁看得心痒痒的,却不敢占她一点便宜,忙解开她腿上的绳子,把她拖下车,匆匆押往后院。

    ※※※※※※※※※※※※※※※※※※※※※※※※※※

    仇府外面,鬼鬼祟祟跟踪至此的纪纲亲眼看着那辆车子进了仇府,立即撒腿飞奔,赶往“太白居酒家”。他这一路可辛苦极了,靠着一双肉腿,跟着骡车来回走了几十里路,亏他自幼习武,身体强健,这才支撑下来,可是到了此刻,也觉双腿灌铅一般沉重。

    可他的心里却是无比兴奋,事情不出他之所料,如今鱼儿已经上钩,蒲台县头一号人物仇大老爷马上就要被他扳倒了,大丈夫扬名立万,正当今日。

    纪纲气喘吁吁地赶到太白居酒店,这家酒店地处蒲台县东城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东城的豪绅地主大多居住在这附近。夏浔他们事先无法确定怀疑目标,而自告奋勇充当鱼饵的彭梓祺深入虎穴又未免太过危险,救应不及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他们选择了太白居酒楼做联络点,这里地处东城核心,无论赶往谁家都是最快的。

    太白居是蒲台最大的酒楼,酒客如云,虽不致通宵达旦,喝到夜里两三更才兴尽散去的酒客还是大有人在的,毕竟是承平世界嘛,虽有城禁却无宵禁,自当及时行乐。

    杜千户带来的那三十多个大汉都穿便服,暗藏短兵,三五成群地进了太白居酒楼分散在各桌饮酒等候。虽说生面孔比往日多了些,可就算太白居的店小二中有几个是白莲教的信徒,他们也只是私下结社,秘密集会而已,林羽七又不想造反,哪可能时刻绷紧战斗神经,见了生客便小心提防?因此上并未发觉什么异样。

    此时夏浔与杜龙还有他的两个亲兵一桌,正在啖肉饮酒。杜龙是千户所的千户,按道理来说他是不能擅离职守的,可他在军营里早就憋坏了,这次是替齐王爷的亲信办事,虽是擅离职守,上司知道了也得装聋作哑,要不然可就是打了齐王爷的脸了,这样一个可以堂而皇之离开军营解闷的机会,又能讨好了齐王,纵然他是个大老粗,也是明白其中道理的,因此他亲自来了。

    杜龙嫌酒杯太小,换了大碗,正自喝得爽快,夏浔则滴酒不沾,一箸不动,只在一旁谆谆教诲:“千户大人,若是今晚没有消息,咱们就按原定计划,分散住进各处客栈,如果有了消息,千万要依着兄弟的嘱咐,要你动手时再动手,切莫一时莽撞坏了大事……”

    杜龙鲸吞海饮,一碗美酒咕咚咚灌下肚去,把嘴唇一抹,大咧咧地一拍夏浔肩膀,说道:“杨公子,你就放心吧,你是个读书人,我老杜是粗人,力气活儿我来,动脑筋的事你做,到时候兄弟一定唯你马首是瞻,你叫我向东,我不向西,你叫我闭嘴,我不说话……”

    正说着,纪纲跑进了酒店,四下一寻摸,看到了夏浔,连忙跑过来道:“杨兄弟。”

    夏浔一见是他,急忙跳起来问道:“纪兄到了,这位是杜千户,纪兄,怎么样了?”

    纪纲向杜千户拱拱手,急急答道:“那奸人乃是本县有名的士绅仇秋,我方才亲眼看见押着彭兄弟的车子进了他的府门,咱们得马上行动,迟恐生变。”

    夏浔面色一紧,转身道:“千户大人,赶快集合你们的人,咱们悄无声息地潜去,杀他个措手……”

    夏浔还没说完,杜千户已一跃而起,把酒碗往地上狠狠一摔,“啪”地一声碎片四溅,他又一脚踢开了凳子,振臂高呼道:“兄弟们,抄家伙,动手啦!”

    “卑职遵命!”

    四下里轰然一声应喏,那些扮成士绅商贾、江湖豪客的精壮士兵们忽啦啦一下站起身,纷纷摔了手中酒碗,探手从衣袍下面擎出了短刀短匕,明晃晃地挥舞着冲了过来。

    整个太白居的酒客一个个都吓得目瞪口呆,夏浔和纪纲也像中了风似的作声不得……

    ※※※※※※※※※※※※※※※※※※※※※※※※

    仇老爷家的宅子很大,江北的地主和江南的地主不同,江南的地主乡绅,府宅并不很大,在有限的空间里,房舍亭池错落有致,美伦美奂。而江北的地主,房屋建筑大多中规中矩,看不出什么独具匠心的设计,唯其一个大字是南方的豪宅不能比的。那一进进的院落走进去,到处都给人一种宽敞宏大的感觉。

    仇秋在本地有善人之称,可是在仇家的宅子里,却设有两处秘密的所在,一是水牢,一是美人窟。那水牢是仇家私动刑罚,囚禁处置触犯仇家权威的人用的,而那美人窟深建地下,窟中房屋十余间,绮罗绸缎,布置华丽,却是仇秋藏匿被他掳骗而来的美貌女子的所在。

    被仇秋抓住的人正是罗历,因为唐姚举被打了四十大棍,身有创伤,行动不便,所以罗历自告奋勇,挑选了些有武艺在身的汉子,一共六人,由他带领秘密潜入了仇府。他们成功地避过了两道岗哨,还打晕了一个过路的家丁,拖到暗处正要询问消息的时候,被仇府豢养的猛犬发现了,以致功败垂成。

    踪迹泄露以后,仇府家丁蜂拥而至,几人且战且退,为了掩护众家兄弟逃走,罗历孤身死战,被仇府的家丁护院生擒活捉,罗历是一条硬汉子,任你如何用刑,就是不肯吐实。他刚刚迁来本地不久,又是个貌不惊人的普通百姓,不大引人注目,仇府里的家丁竟没一个认出他来。

    仇秋正在严刑拷问罗历的来历和潜入自己府邸的用意,忽听花小鱼来报,说已把那个娇滴滴的小娘子掳回了府中,登时yin心大动,一时也顾不上罗历了,急急的离开水牢,便往他的美人窟赶去。

    昨天听府中家人回报,在街上看见一个美貌村姑,当时他还不大相信手下的眼光,恰好他正要去县衙见单县令,这才绕了路去看,一见那个叫春村儿的小妞,仇秋立即起了染指之心,他的妻妾,以及这些年陆续被他掳回府中的女子,没有一个及得那妞儿娇俏,只是看着,便让人销魂了。

    可惜大庭广众之下不便动手,尤其是头一晚他刚刚用计掳走了唐家小娘子,在这小县里惹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虽说有县令单大老爷庇护,那yin棍也曾享用过他进献的女人,与他可谓一丘之貉,可是如果在单生龙治下接二连三的走失人口,老单必定不悦,那时不免又要拿许多好处去安抚。

    因此仇秋强捺色心,放长线钓大鱼,先假充善人,出面安顿了春村儿的住处,第二天一早又让她在全城百姓的见证下由赵家骡马行送离了蒲台县。

    如今这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又回来了,可不喜煞个人儿。

    仇员外心花朵朵开,两腿轻如燕,兴冲冲地扎进了美人窟。

    PS:嗯,凌晨求票,心诚则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