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25章 有古怪!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25章 有古怪!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远远一排车辆还未过来,微风便把一股浓郁的药材味儿传播开来,头前一辆车中,端坐一位员外,这位员外头戴员外帽,身穿浅驼黄色的长衫,脚穿白布袜,蹬一双圆寿字轧花的夫子履。看他年纪约有四旬,眉毛淡而细长,双眼却极有神,一张吃四方的大嘴下面是透出几分福态的双下巴,但是两撇八字胡又给他增添了几分威严,使那稍稍发福的中年人身材并不显臃肿。

    他正左顾右盼,忽然看见了夏浔,登时暗吃一惊,忙不迭扭过头去,举袖掩面,做咳嗽状,希望能避过夏浔的视线。可是因为嗅到那药材味儿时,夏浔已经向这边望了一眼,这人若是坦然就坐,夏浔未必就能认出他来,因为夏浔虽然已经看过他的画像,但是毕竟不比真正同此人交往过,那些资料是强行记在脑海中的,如非刻意去想,很难调用自如。

    但是这人一副心虚模样,引起了夏浔的注意,他举袖匆匆掩面的刹那,模样已被夏浔看在眼里,在张十三绘过的人物肖像中略一比照,夏浔便已记起了他的身份:“生春堂药铺”东家庚薪庚员外!

    “有古怪!”

    夏浔心中一动,立即笑吟吟地迎了上去:“庚员外,好久不见啊。”

    一见夏浔迎上前来,车把式连忙勒住了骡子,那位员外避无可避,只好佯做才看见夏浔似的,放下袖子,又惊又喜地叫道:“杨公子!啊呀呀,这么巧,哈哈哈,你我可真是有些日子没见啦,杨公子这是往哪儿去呀?”说着就跳下车来,欢喜地迎向他。

    夏浔心中的疑虑登时又加重了几分:“不会这么幸运吧?我刚想查那刺客幕后主使,一下子就找到了元凶?不过……此人神情举止如此反常,简直就是在脸上写明了‘我心里有鬼’。他是我的第二号怀疑对象,既然在这里遇上了,不妨先探探他的虚实。”

    想到这里,夏浔便哈哈一笑道:“要不怎么说巧呢,兄弟正想去贵府拜访庚员外,庚员外风尘仆仆的,这是从哪儿回来呀?”

    

    这话没有丝毫问题,可庚员外不知怎地,一听这话脸色腾地一下涨得通红,似乎怒不可遏,夏浔不由一诧,却见庚员外迟疑片刻,怒气渐渐压下,沉沉应道:“哦,我……我去济南府进一批药材,忙活了十多天,这才刚刚回城,不想恰与公子在此相遇,实在是巧的很……”

    “去济南府十多天?”

    夏浔眸中浮起一抹奇异的神采,微笑着说道:“那就奇怪了,前些天小弟不在府上,回来后看到了庚兄的拜贴,所以想去尊府拜唔的,那请贴日期……,我想想……唔,是九天之前,没错,就是九天前,九天前庚兄邀我过府饮宴,怎么十多天前便去了济南?”

    “是么?”

    庚员外的脸色本来刚刚恢复正常,这一来腾地一下,立刻又变得涨红如鸡血,亏得他的脸色是红色的而不是紫色的,要不然他这么变来变去的变幻脸色,夏浔简直要怀疑庚员外练过华山派绝学:紫霞神功了。

    夏浔心中更觉奇怪了:这位庚员外到底怎么了?如果是谎言被我戳穿,他该惊慌失措才对,要不然就该强作镇定,怎么他两次变脸,都是羞愤难当的神情,夏浔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庚兄,怎么了?”

    “哦……”

    庚员外垂下头,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慢慢抬起,眸中羞怒至极的神色已然隐去,皮笑肉不笑地打个哈哈道:“对对对,是九天前,你看我这记性,我是十多天前就打算去济南进药材的,原先没核计要走那么急,所以给公子下了贴子,请公子过府饮酒,谁知请柬刚刚送去,就接到信儿,说济南有个大药商,有批药材急着出手,为兄图个便宜,就匆匆离开了,哈哈,哈哈……”

    他嘴里在笑,可那笑却透着一种无可奈何的悲愤,他虽强自压抑,可是仍然看得出他的身子在不断地哆嗦,看着他那有些神经质的的笑容和动作,夏浔心里困惑更深了,他忽然微微一笑,一把攀住褒员外的手臂,很愉快地说道:“原来如此,既然如此,左右小弟今日无事,现在就去贵府叼扰一番如何?”

    “这个……,这个……”

    “怎么,庚员外不欢迎?”

    “怎么会呢,”庚员外的面孔抽搐了一下,强做笑脸道:“公子请,请……”

    夏浔回头看了眼彭梓棋,笑道:“走吧。”

    彭梓棋一言不发,只是扭过头去。夏浔发现她的态度在这刹那间,又变得像刚认识自己的时候一样恶劣了,她的眼中分明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厌恶和鄙夷,奇怪,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到更年期的年纪,就这般喜怒无常了么。

    ※※※※※※※※※※※※※※※※※※※※※※※※※※

    孙府在南大街柳二胡同,府邸不小,前边是药铺,后边是本家的住处。

    到了孙府,庚员外吩咐管事下人卸车,把各种药材搬进店里去,店里的掌柜和伙计也都闻讯赶出来帮忙,庚员外则陪着夏浔往里走,一进大堂,左右墙边椅上各坐着一个老人,左边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一见庚员外便站起身来,微笑着长长一揖:“员外回来了。”

    他又看了一眼夏浔,眼中闪过一抹古怪,却也施了一礼:“啊炳,杨公子也来了。”

    右边那个老者形容有些古怪,他披头散发地坐在靠近房檐的位置,阳光斜入,正好照在他的身上,眼见本店东家进门,他仍大剌剌地坐在那儿,手中捧着一只巴掌大的小茶壶,慢吞吞呷一口茶水,乜着眼睛瞟着夏浔,眸中带着一抹冷冷的敌意。

    庚员外快步上前,向那老人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道:“父亲,孩儿回来了。”

    原来此人是庚员外的父亲,夏浔注目看去,见这老人与庚员外依稀有七分相肖,只是苍老许多,人也削瘦得多。他没有簪发,头发披散着遮住了两颊,这样的打扮按那时候的说法属于衣冠不整,示人与前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孙家药店东家的尊翁,却这般打扮,未免有些奇怪,可是看店里其他人的反应,却似习以为常。

    老人冷冷地瞥了庚员外一眼,说道:“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员外,不是生春堂打杂的伙计,生春堂进了这么多年的药材了,只要挑老主顾交易,派个眼力好的掌柜去,还能都进了假药了?用得着你这个当家的事事亲自奔走,一走就是十多天……”

    庚员外一听“十多天”,颊肉便是微微一颤,他瞟了一眼夏浔,见夏浔似乎没有注意,忙陪笑道:“是是,其实也没几天,孩儿还年轻,做事该勤快些的。”

    老人双手重重一拍扶手,怒哼道:“勤快?一家之主去干小伙计的活儿,这叫勤快?没事做的时候多陪陪你媳妇儿,成亲这么多年了,连个屁也没见你们生下来。整日价就知道跟一群狐朋狗友厮混!以利交者,利尽则交疏;以势交者,势倾则交绝;以色交者,花落而爱渝;以道交者,天荒而地老。交朋友要当心,别把一些不三不四的狗肉朋友往家里领……”

    咦?这怪老头儿说话还一套一套的,看样子肚子里有点墨水啊。

    他激愤捶椅的动作大了些,头发向侧微分,隐隐透出颊上似有刺字,模模糊糊的却看不清刺的是什么,夏浔心中一动,庚父……莫非是一名罪囚?如果是这样,他披散头发的奇怪模样便有了合理的解释了。旁边彭梓棋听那老人指桑骂槐,不禁轻轻咳嗽了两声,咳声中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夏浔横了她一眼,彭梓棋马上扬起了下巴。

    庚员外被老子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连忙应道:“是是是,父亲教训的是,孩儿受教了。孩儿陪杨公子去后面坐坐,回头再与父亲说话。”说着火烧**一般,拉起夏浔就走,庚父在后面重重地哼了一声,低低咒骂一声:“不成器的东西!不成器的东西,有辱祖宗门风啊!”

    彭梓棋站在一旁,沉默片刻,竟也轻轻地叹了口气。

    小书房就在花厅里边,是外间的一个小套间。一般大户人家的这种内宅会客之所,都是这样的建筑布局,饮宴之中可以让人用以暂时歇息,也可以主人写封书信、处理帐簿,或者兴致大发,与客人吟诗作赋,也可在此办理,因此书房中有书桌和文房四宝,旁边还有一张无需屏风隔断开来的床榻。

    二人在书房中落坐后,下人立刻端了茶水进来,这家仆看着年纪已经不小了,四十多岁年纪,颌下胡茬青青,脸庞瘦削精干,只是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竟似跛了一足。

    “这庾员外是开善堂的么?这样的人也会留聘府上,还留在后宅端茶递水?”

    夏浔好奇地看了那仆人一眼,只听庚员外道:“大隐啊,去吩咐厨下,准备一桌丰盛的酒宴,老爷要与杨公子饮乐一番。”

    “是,老爷!”那叫大隐的家仆深深地看了夏浔一眼,拖着他的残腿一步步走了出去。

    “有古怪!”

    夏浔已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认为有古怪了,打从路上遇见庚员外,就处处透着诡异,庚员外、坐堂医、庚翁、家仆大隐,这一家子人人都带着几分古怪,倒底是怎么回事了?

    夏浔一头雾水,却猜不透其中关键所在,用茶盖有一下没一下地拨了一会茶沫儿,他忽然一抬头,冷不防地对庚员外道:“庚兄这些天不在青州,想必还不知道小弟在家中遇刺的事吧?”

    庚员外怔了一怔,才大惊道:“什么?你被人行刺?谁人胆大包天,竟敢入缙绅府第行刺主人?”

    夏浔一句话说完,便紧紧盯着他的神色,见他如此表现,不由也是一怔。

    自打见了孙府(前文说过,庚薪入赘孙府,改姓孙氏,所以孙家的店号、府邸仍然姓孙,而庚员外正式的称呼也应该是孙庚薪孙员外),所有的人都透着古怪劲儿,夏浔心中的猜疑越来越深,直觉地感到,这个庚薪有着重大嫌疑,因此他单刀直入进行试探。

    前两日他遇刺的事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如果庚员外真是杀他的幕后黑手,是不会把张十三被杀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的,对这桩案子他只会感到困惑。那么他的表情就应该只有惊而没有慌,这惊又是早已心中有数的惊,哪怕他城府再深,脸上的惊容装得出来,眸子却绝不会因为受惊而略微收缩,这种由心理而致生理变化的细微处虽不足以判定庚员外是否幕后真凶,却可以给夏浔的判断提供相当大的帮助。

    但是夏浔失望了,庚员外的表情的确是一个乍闻此事的人才该有的表现。难道行刺之事真的与他无关?不对,也不一定,假设他确是幕后真凶,行事前为避嫌疑,公开张扬去了济南,路上稍歇一晚,策划云河镇谋杀案件,然后继续上路,在济南招摇多日,如今刚刚赶回青州,而且在此期间,此人十分的谨慎,为避嫌疑,完全不曾打听过杨文轩遇刺后青州这边的动静,那么他的确是“毫不知情”,他的嫌疑仍然不能摆脱。

    心中急急转着念头,夏浔又道:“是啊,也不知小弟得罪了什么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入府行刺,幸好我的伴当张十三忠心救主,那刺客杀死了十三郎,见已惊动了我府上的人,便逃之夭夭了。”

    庚员外惊道:“竟有此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入府行刺,这凶手……这凶手真是好大的胆子,贤弟没有受伤吧?府上财物可有什么损失?”

    夏浔从他的神情看不出什么破绽来,便摇摇头道:“小弟倒是没有受伤,府上的护院、下人很警觉,刺客逃得匆忙,也没造成什么财物损失,算了,不谈这扫兴事,明日就是齐王大寿,我等青州士绅都要前去拜寿的。不知庚兄可已做了准备?”

    庚员外道:“正是为了齐王大寿,愚兄才匆匆赶回,为齐王爷贺寿的礼物我已备妥了,贤弟业已做好准备了么?”

    夏浔道:“小弟……”

    “老爷回来了?”

    夏浔刚刚开口,就听外面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紧接着房门一开,幽香扑鼻,伴着那裙裾摇曳,环佩叮当,走进来个一个明丽动人的妖娆妇人,这妇人一领玉色罗衫,一件水红的纱裙,手执鹅扇,身姿娉婷,恍若仕女图中的美人儿姗姗出现。

    “啊,夫人。”庚员外立即站起身,脸上浮起一抹古怪之极的神色。

    夏浔听他们言语,知道这位妇人就是庚员外的夫人孙雪莲孙小娘子了,忙也起身施礼:“文轩见过嫂夫人。”

    “呀,杨公子也在,公子少礼。”那美妇人嫣然一笑,使扇来扶,罗衫滑褪,腕上翠玉镯子映着雪白纤细的皓腕,丽色惊艳。

    夏浔借那扇子的虚扶之力仰身站起,一看孙夫人正望向自己的眼睛,眼波欲流、欲语还羞,心里“咯噔”一下子:“有古怪……”

    **********************************************

    感觉到古怪了有木有?

    这一家子大有古怪啊有木有?

    这一章信息量相当大啊有木有?

    今天新出的推荐票啊有木有?

    昨天,在书友们的热情支持下,我们取得了点击榜、推荐榜、新书榜、历史榜、三江榜五个第一啊!新的一周开始啦,推荐票统统投下来啊,登录后看新章节啊(那样才算点击),让我们的成绩继续坚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