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21章 满堂西贝谁是真人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21章 满堂西贝谁是真人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夏浔一见四个武师那魁梧雄健的身体,心中就有些满意,这四个武师的体能方面无疑是第一流的,但是技击之道并不是身高力大就一定是高手,他原来精通擒拿搏击,本来就懂得这个道理,自从随胡九六大叔学习了真正的传统技击术后,对此体会更深一层,因此想让这四人露上一手,看看他们的功夫深浅。

    四个武师刚刚落座,闻言后,坐在左首的一条大汉腾地一下又站了起来,双手抱拳道:“公子,在下袁澈,人送绰号袁大炮,在下最拿手的功夫是少林炮捶,正所谓‘少室正宗武之花,诸拳之王炮拳架;一招一式冲天塌,手足身步卷风沙;拳似发炮身如龙,趋避神速妖皆怕。’在下这套炮拳出拳如炮,威力无比,在下可当堂演练一番,请公子看个清楚。”

    这袁澈豹头环眼,虬髯如戟,胸口还有一撮护心毛,长得最是凶悍,犹如猛张飞一般,性情也真是直爽,说罢就脚步腾腾走到厅当中一站,陡地一声大喝,左步跨出,双手握拳,呼啸一声身形跟进,一个“金鸡独立”,干净俐落,虎虎生风。

    一个起手式站定,他便一招一式地演练开来,弓步砸肘、转身掏拳、马步右劈、左劈挂、虎抱头……,每出一招,他必大喝一声,声如霹雳,拳似雷霆,满眼都是他的拳影,满耳都是他的暴喝,看得人心旌摇动,神眩目驰,小荻不觉有些害怕,下意识地避到了夏浔身边,悄悄牵住了他的衣角。

    炮拳属火,性烈,一触即发,一点就炸,每招每式绝不拖泥带水,束身就固排,展身就发手,招式之间几乎没有一丝空隙。一套拳打下来,看得人眼花缭乱,这一套拳打完,袁大炮脸不红、气不喘,向夏浔雄纠纠地一抱拳,便得意洋洋地回了座位。

    左首第二位比袁大炮稍显精干的汉子也站起来,微笑抱拳道:“公子,在下冷无期,最拿手的功夫是五行拳,正所谓龙、虎、豹、鹤、蛇,龙拳练神,虎拳练骨,豹拳练力,鹤拳练精,蛇拳练气,梅花盘步配七星,刚柔并济意在形。请公子指教!”

    冷无期说罢,一声虎啸,屈指如爪,于是乎,大厅中龙腾虎跃、豹跳鹤翔,灵蛇吐信,劈崩钻横,刚柔并济的五行拳便施展开来,这套拳法当真是赏心悦目,与袁大炮令人心悸的炮拳截然不同,看得肖管事和小荻眉飞色舞,夏浔坐在那儿,脸上却很平静,既看不出赞许,也看不出轻视。

    待冷师傅表演完毕,坐在右首第一位的周鹏周师傅就站了出来。这位周师傅练的是硬气功,什么金枪刺喉、颈弯铁棍、排木击背、掌断青砖,一套硬气功施演练起来看得人惊心动魄,夏浔看到这里,才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脸上仍然没有一点表情。

    第四位师傅叫云万里,云师傅练的是鹰爪功,姿势雄健,手眼犀利,身步灵活,发力刚爆。只见他屈指如爪,抓打拿掐、翻砸锁靠、崩截拦挂,看得人目不暇接,而那腿下也是蹬弹撩踹,灵活多变。那一条身影鹞子一般漫空飞舞,如此宽敞的大厅竟似藏不下他的人影,四人之中当以此人声势最是赫目,可是令人奇怪的是,夏浔却在此时,令人不易察地摇了摇头,原本期待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

    云师傅这一套鹰爪拳练到最后一招,一声鹰吠,纵身跃起,右手五指扣住房梁,左臂展开,竟在空中摆出了一个雄鹰扑食的动作,顿时搏来一个满堂彩。肖管事兴冲冲地道:“少爷你看,这四位师傅的武功很高明吧?”

    夏浔抿了抿嘴唇,还没想好怎么说话,厅门口便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高明个屁!花拳绣腿,也来现眼,这是杨家的客厅,还是走江湖卖艺的场子?”

    喝彩声戛然而止,四个武师勃然大怒,一起向门口看去,就见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丁缩头缩脑地站在门口,周师傅大喝道:“是你说话?”

    “不是我,不是我……”那家丁双手连摇,还没来得及辩白,后边伸出一只大手,推他像拂苍蝇似的搡到了一边,紧接着脚下一抬,升高一阶,一个魁梧的大汉便显出了身形,竟是冯检校。

    冯检校一身常服,可夏浔自然是认得他的,夏浔还来不及感到惊讶,马上又看到冯检校身旁又站过一人,这人是一个少年,少年身材颀长,头系折上巾,齐眉勒一道黑色的抹额,穿一身白色绣绫短衫,腰间紧系一条衣带,衫只及膝,衫下白绸的袴裤,裤腿系在鞋内,束缚得窄而贴身,衬得他那一双浑圆修长的大腿结实有力,腿形笔直健美。

    再看他容貌,更是眉目如画,唇红齿白,一双眸子澄澈如水,当真是翩翩美少年,佳色世上稀。这样的俊俏男子,实是生平罕见。那美少年剪水双眸向厅中飞快地一扫,便静静地垂了下去,长长的眼帘遮住了他的眼神,看不出喜愠神色。

    在他怀中抱着一柄阔刀,刀柄上镶着一枚硕大的猫儿眼,他的身形只要稍有晃动,那猫儿眼便迷离出魅惑的光采,仿佛一只鬼眼。

    夏浔正注目打量这美少年的时候,四个被激怒的武师已经怒气冲冲地围向冯检校,袁大炮还以为这冯检校是哪家武馆的武师跑来踢馆子抢生意,他踏前一步,大喝道:“这位兄台,你好大的口气,那我袁某就来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接拳!”

    袁大炮一声叱咤,一记“黑虎掏心”便直取冯检校的中宫,夏浔坐在主位,堪堪被袁澈魁梧的身子挡住,也未看见冯检校怎样出手,就听袁大炮哎呀一声叫,一个壮硕的身子已倒摔出去,“蓬”地一声撞在厅柱上,再滑落于地,震得屋顶承尘簌簌落下许多尘埃。

    冯西辉冷哼道:“拳势看来威猛,可是架子拉的这么大,力都发到底了,一点不留余地,你连力出留三分的道理都不懂吗?”

    “我来领教你的功夫!”

    周鹏与袁大炮同仇敌忾,马步一蹲,双掌压至丹田,一口气刚沉下去,冯检校的拳头就到了,拳击肘撞、膝顶脚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打击的位置更是咽喉、脑门、颈后、下阴、小肮、丹田……,无所不至,那一对钵大的拳头拳拳入肉,力重如山。

    周鹏“哎哎”狂叫,双手乱抓乱拍,在冯检校猛烈的攻击下没有支撑多久便气散功消,一头仆倒在地,像被剁了头的公鸡,扑愣着双臂,一时头重脚轻,根本爬不起来。

    冯检校拍拍双手,又道:“你的硬气功倒还像点样子,可惜没练到家,连防御都没练好,更不要说出手制人了,你这样的功夫要来何用?刺客来时,你去以身挡刀么?回去跟你师娘再练三五年吧。”

    “呀!”

    云万里见此情形,尖啸一声,一个大鹏展翅便向冯检校凌空扑来,十指箕指直取面门,可是他快,冯西辉更快,云万里身子刚一腾空,冯检校一个箭步,便抢在他身形落地之前撞到了他的身边,双掌一分架开他的双爪,用右肩膀重重一扛,云万里便腾云驾雾地飞了回去。

    冯西辉的神情十分不屑:“使得什么鸟展翅,中看不中用的假把式,动手的时候跳来跳去根本就是作死,身形一旦腾空,便退无可退,进无可变,辗转腾挪,无从施展,你师傅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没教过你?”

    练五形拳的冷无期眼见此人拳脚功夫看来平平无奇,举手投足间却打翻了自己的三个师兄弟,自知凭拳脚也难胜他,眼珠微微一转,冷无期伸手取饼搁在桌边练刺喉的缨枪,“蓬”地抖出一个碗大的枪花,便向冯西辉当胸刺来。

    “呛~~~~”

    一道白影风一般自冯西辉身边卷过,激起了冯西辉鬓边一缕头发,刀出鞘的冷厉啸音还未停歇,“嚓”地一声短促的鸣响,那刀又还了鞘,冷无期手中的枪头叮当一声掉在地上,冯西辉鬓边发丝此时扬在空中,尚未飘落。

    冷无期端着半截短棍,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他根本没有看清那白衫武士是怎么闪到自己身边的,那白衫武士绕过冯西辉,拔刀、收刀只在刹那之间,简直是快如闪电,妙到毫巅。四个武师都被他这凌厉无匹、快若披风的一刀给吓住了,一个个都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那抱刀而立的酷酷少年。

    冯西辉也微现惊容,他睨了眼白衫少年,脸上慢慢绽起了笑意:“彭公子,好快的刀法!”

    “啊!”

    冷无期听冯西辉一说,本来惊疑不定的神情,此时却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好象认出了这白衫少年的身份,惊叫一声,手中短棍当啷落地,手指白衣人,吃吃地叫道:“你你……你是……你是……”

    “功夫学不到家,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从哪儿来的,滚回那儿去!”

    白衣公子好象是个声带还未完全变音的少年,说话又脆又俏,四个武师惊愕地看他半晌,忽然一言不发,一齐向外大步走去,夏浔敛去眸中惊骇的神意,轻轻嘘了口气,慢慢站起身来。

    其实他刚才就已看出问题了,所以才没有跟着只能看看热闹的外行----肖管事父女一起叫好。他的擒拿格斗功夫在警校时在全校也是数一数二的。在小叶儿村这一年,他又随胡大叔学到了一身真正的杀人功夫,境界更上层楼,他明白,真正的技击术是什么。

    我们后世所见的那些翻转腾挪、飘逸华丽的武术表演并不是真正的传统武术,更像是杂耍。拳谚有云:“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真正的功夫,其精华往往就在朴实的一拳一脚之中,五几年轰动港澳台,直接催生了新派武侠小说兴起的白鹤拳弟子与太极拳弟子打擂比武一战,蕴酿那么久,不过十几招便分出了高下,因为实战攻击,一招半式就足以分出胜负,那些练套路的,充其量只能算是难度高一点的广播体操。

    所以刚才看了四人的表演,夏浔大失所望,但是冯西辉的身手却把他惊到了。在卸石棚寨的时候,他曾见过张十三练武,那时夏浔还是一个“武术门外汉”,对张十三自然只有大拍马屁的份儿,张十三虽是个十分自傲的人,对他那般肉麻的奉承也不禁有点脸红,当时曾对他说过自己武功虽然不错,可是比起冯总旗来还要逊色一些。

    他还借着兴头,谈起冯总旗的武功,说冯总旗最擅长的是双手刀法,而这种狂猛犀利的刀法,自宋朝崖山之战以后,在中原已经近乎失传,如今反在日本发扬光大,中原习武的人中,能练就一手高明的双手刀法的人已寥若晨星,而冯总旗正是个中高手。

    夏浔当时自忖武功比张十三实际上要高出一筹,听他语气,本以为这冯总旗的武功与自己只在促伯之间,若是猝下杀手,还是很容易得手的,这时见了冯总旗的身手才知道锦衣卫果然藏龙卧虎,人家冯西辉的武功比自己不知高明了多少。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力不可及,还有智慧,智与力的较量,占上风的通常都是智,只要达到了目的,什么手段并不重要。

    夏浔微笑着迎上前去:“文轩见过冯大人,这位公子是……”

    冯西辉道:“杨公子,这位是推官大人特意为你请来的一位贴身保镖,他的身手,你方才已经见过了。来来来,本官给你们引见一下,这位是彭子期彭公子。彭公子,这位就是要请你保护的杨公子。杨公子,彭家的名号想必你也是听说过的,这一次,为了你的安全,我们特意请动彭家,派来他们的嫡系子侄。彭家的五虎断门刀大大有名,子期深得彭家刀法真传,有他在,公子的安全可保无虞了。”

    “五虎断门刀?”

    夏浔眉头攸地一跳,这门刀法他听说过,当然听说过,五虎断门刀太有名了!谁没听说过五虎断门刀啊。在旧派武侠小说里,这门武功还算蛮厉害的,可是在新派武侠小说乃至后来充斥于荧屏的武侠电影、武侠电视剧中,几乎每一个英雄成长的道路上,都会把五虎断门的传人虐得死去活来,五虎断门刀的传人?那可是尽职尽责、无怨无悔的超级大龙套吖……

    夏浔连忙向这位对中国武侠小说、武侠电影做出过巨大贡献的超级大龙套表示由衷的敬意:“原来是五虎断门刀彭家弟子,久仰,久仰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