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20章 把鱼交给猫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20章 把鱼交给猫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哎呀,赵大人,稀客,稀客啊。”

    彭家大开府门,彭万里好象根本没看到那杀气腾腾的二百皂隶,惊喜万分地迎向前去:“啊!冯检校也在,您二位这是因何而来啊,这大热的天儿,快快快,快请下马,请至庄中小坐。”

    彭家的生意遍及黑白两道,少不了衙门的关照,所以判官、推官、巡检、捕头这些人彭家都要时常打点一番,因此彭万里和赵推官、冯检校都很熟悉,平时两位大人见了他也是有说有笑的,这时却摆着一副公事公办的冷面孔,阴沉得有些吓人,彭万里不禁心里打鼓。

    幸好,他这句试探性的话还是发生了作用,赵溪沫冷哼一声,撩袍下马,沉声道:“头前带路,里边说话。”

    彭万里听了,一颗心顿时放回了肚里,看来并不是那件要命的大事发了,否则的话赵推官大人早就下令拿人抄庄了,又岂会自蹈死地,进去和他说的劳什子闲话儿。

    心中既安,彭万里不禁暗自恼恨:“每年老子把你们当明王一样供着,三牲六果样样不缺,逢年过节殷勤致致,一有事情你们翻脸比翻书还快,狗娘养的混帐东西!”

    彭万里腹诽不已,面上却不敢稍有不恭,他一面暗暗打着手势,示意府中家人撤去戒备,一面亲自引领两位大人登堂入室,巡捕快手们进了庄院,自在柳荫下候命,赵推官和冯检校昂首挺胸,按刀直入,到了堂上傲然一坐,倒像他们才是此间主人。

    彭万里着人献上香茗,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今日公干,不知为何事而来?”

    赵推官面沉似水,冷笑一声道:“彭万里,你家的生意做的不小啊,车行、船行、骡马行、牙行、客栈、武馆……,山东河北,河南江淮,彭字的旗号响亮的很呐。”

    彭万里陪笑道:“这都是各位大人关照,我彭家做事也还勤勉,生意才红火。”

    “红火?那本官就再给你添一把火!”赵推官说罢“砰!”地一拍桌子,茶杯茶盘都跳了起来:“彭万里,你的祸事发了。”

    彭万里大吃一惊,倒退两步,失声道:“推官大人,这话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赵推官一跃而起,手指头点到了他的鼻子上:“青州士绅杨旭杨公子,于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入府行剌,你可知晓?”

    “这个,小民略知一二,不过此事与小民……”

    赵推官冷笑道:“消息果然灵通!你彭家做着车船店脚牙的生意,黑白两道都有来往,你敢说事事规矩?不过念在你彭家一向还算乖巧,修桥补路、捐学助残,从不落人后,约束着手下也很少在家门口儿惹是非,府台大人和判官大人关照下来,本官对你们多有照拂,偶有小饼也不追究……”

    彭万里赶紧道:“是,大人们关爱彭家,我彭家上下一向是感铭于心的。”

    赵推官脸一沉,喝道:“你送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礼尚往来,才是道理。如今杨公子遇刺,青州士绅群情汹汹,莫不惊恐,本官还要与你客气吗?”

    彭万里叫屈道:“推官大人,杨公子遇刺,与我彭家有何相干啊,此事……”

    “怎么与你不相干!”赵推官嗓门比他还大,咆哮道:“青州的城狐社鼠、泼皮无赖,唯你彭家马首是瞻,此事难道不真?车船店脚牙,你彭家都占全了,南来的北往的江湖豪杰,可有一个能逃得出你彭家的眼线?就算杨公子遇刺不是你彭家所为,必然也是得到了你们的纵容和帮助,你不是主谋,也是同犯!”

    “大人呐,捉奸捉双,捉贼拿脏,无凭无据的……”

    “你要证据是吧?”赵推官声色俱厉:“本官就是来找证据的!本官怀疑你窝藏凶手,参与谋害本城士绅,要搜你的庄园。还有,你彭家名下车行、船行、骡马行、客店、武馆,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有重大嫌疑,从即日起必须全部停止经营,本官要逐一排查,直到找出凶手为止!”

    彭家和杨文轩遇刺或许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对彭家的喽罗、客人、朋友逐个进行排查,其中有案底在身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一定大有人在,所以赵推官有恃无恐,根本不怕把事闹大。

    “什么?”彭万里一听脸都灰了:“推官大人,杨旭公子的名号,小民也只是听说过,杨公子是书香门第,而我彭家是草莽人家,两家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向来没什么往来的,说起生意来,我们两家也没冲突,哪来的恩怨,我彭家怎么就有嫌疑了?这不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吗!”

    赵推官咄咄逼人地道:“你这是在指责本官滥用国法、殃及无辜了?”

    彭万里忍气吞声地道:“小民不敢,只是……”

    冯检校呵呵一笑,从旁打圆场道:“彭兄,实话对你说吧,这件案子真是非同小可啊,就算是知府大人和同知、州判几位大人也感到有些吃不消了,推官大人要严查此案,几位大人都是支持的。其实推官大人也不是怀疑你彭家是凶手同谋,但你彭家经营的生意形形色色,三教九流来来往往,你敢保证没有为非作歹之徒隐匿其中?”

    彭万里他面带苦色地道:“大人,这可就强人所难了,我彭家的生意十分广泛,来往的客人、伙计下人没有成千上万,哪能个个知根知底……”

    “这就是了,我也明白,你彭二爷为人四海,交游广阔,纵然凶手真的在你彭家的产业下查出来,也未必就是你们的人,话虽这么说,想不做遭殃的池鱼,谁来证明你的清白?府台大人限期缉拿凶手归案,推官大人难呐,你要想让推官大人高抬贵手,总得让推官大人过得去才成吧?”

    彭万里听出他话中有话,连忙说道:“这个好说,若是推官大人有什么吩咐,小民自当尽力,只是不知大人需要我们彭家做些什么?”

    赵推官没说话,只是哼了一声,重又坐回椅上,把二郎腿一翘,慢条斯理地喝起茶来。

    冯检校微微一笑,一攀彭万里的手臂,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这第一嘛,你彭家经营着车船店脚牙各色生意,又控制着青州的城狐社鼠,耳目之众,无人能及,若想摘清嫌疑,你们就该发动你们掌握的力量,携助官府查缉形迹可疑者。”

    彭万里松了口气,连忙道:“这个容易,小民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冯检校道:“另一件事,更加重要。凶手一时抓不到问题倒不大,重要的是杨旭不能再遇刺了,如果在他报官之后还是被刺客干掉了,各位大人如何向阖城父老交待?可那杨旭不能整日藏在家里,他要出门的话,自古以来又没有官府派捕快巡检整日随侍保护于民的道理,且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资格,仅此一举,也要尽显官府无能。”

    彭万里道:“这也容易,我彭家开着武馆,调些人手过去保护他不就成了?”

    冯检校呵呵笑道:“彭二爷怎么就不明白呢?那杨公子既是府学的诸生,又是本地的士绅,朋友众多,迎来送往、酒席宴请的场合少不了,要是他身边时刻跟着七八个虎视眈眈持枪拿棒的大汉跟着,岂不弄得满城风雨?他这副样子每出来一次,不就是在各位大人脸上扇一记大耳光,大人们都要颜面扫地了。再者,要论功夫,你彭家的五虎断门刀是不传外姓弟子的,武馆里的那些弟子们学的都是些什么花拳绣腿,瞒得过普通百姓,却瞒不过我冯某,他们济得甚么事?”

    彭万里惑然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冯检校道:“你彭家能纵横黑白两道,把那些城狐社鼠、泼皮混混调教的服服帖帖,固然是彭家财雄势大,却也离不开你彭家霸道绝伦的五虎断门刀。据本官所知,那凶手一身艺业很是了得,寻常的护卫是保证不了杨公子安全的,同时为减小影响,护卫人数也不宜过多。所以……若是你彭家肯派一位得了家传绝学的子弟去保护杨旭,相信府台大人和判官、推官大人都会承你彭家的情,你想,还会有人为难你彭家么?”

    彭万里期期艾艾地道:“检校大人是说……,要我彭家……派子侄去做杨旭随从,护他安全?这……怎么可以!”

    “不可以?”赵推官把茶杯一顿,霍然站起,振臂高呼道:“来人啊,给我抄家,先抄了彭家庄,再封了彭家所有产业!”

    冯检校笑吟吟地道:“彭二爷,这可是为知府大人分忧,为推官大人分忧啊,你再考虑考虑?”

    ※※※※※※※※※※※※※※※※※※※※※※※※※※※

    “什么?要我彭家出人保护那个姓杨的小子?”

    彭太公听了孙儿的禀报,惊诧地问道,彭万里哭笑不得地道:“是,孙儿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看起来赵推官真是被那刺客逼急了眼,否则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太公,你看咱们答不答应?”

    彭太公双眼半睁半阖,手中一对铁胆咣咣的转动半晌,叹息一声道:“罢了,那就派些人去吧。”

    彭万里苦笑道:“可是,赵推官说,刺客一身艺业极其了得,为了确保杨旭的安全,须我彭家派出嫡传弟子,如今大哥带着咱彭家的子侄都在淮西一带活动,留在府上的人,能得我彭家真传的还能有谁?老的老,小的小,说不得,只好孙儿走一趟了。”

    彭太公皱眉道:“那怎么成,你掌着偌大的产业,你走开了,难道要我老头子去操持家务?再说,青州城里不认识你的人能有几个?彭家二爷扮成奴仆鞍前马后地保护那姓杨的小子,传扬出去岂不丢尽了我彭家的脸面?”

    彭万里道:“可……就怕派去的人不济事,误了那个混账杨旭的性命,真把那些狗官逼急了,难说不会拉咱们下水啊。孙儿曾见过那赵推官的身手,此人一身功夫十分了得,若想派些寻常弟子去应场面,是瞒不过他那双眼睛的。”

    彭太公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祖孙俩相对无言。过了半晌,彭万里双眼一亮,突然说道:“太公,你看……让梓棋去怎么样?”

    彭太公愕然道:“梓棋?胡闹,她一个大姑娘家,那杨文旭却是个有名的好色之徒,这不是把鱼交给猫看着吗?”

    彭万里笑道:“鱼?那他也得吃得下才成,杨旭那个花花公子,能把咱们家梓棋怎么样?”

    彭太公摇头道:“那也不妥,让一个女孩儿家抛头露面,去陪伴那个声名狼藉的纨绔公子,名声都不要了吗?将来让她如何嫁人?”

    彭万里道:“太公,让梓棋易钗而牟冒充她哥哥不就行了,这对孪生兄妹形貌酷肖,没有问题的。再说这孩子一身武功尽得太公您的真传,女孩儿家又心细如发,让她去保护那个公子哥儿一定能成。”

    彭太公又想了想,微微颔首道:“嗯,这样的话……,去,把梓棋那丫头给我叫来!”

    ※※※※※※※※※※※※※※※※※※

    肖管事办事麻利的很,夏浔刚刚拟出了三个重点调查对象,肖管事已经从彭家武馆一气儿带了四个教头回来。四个武师魁梧有力、气概不凡,一俟把他们领到府上,肖管事立刻去请公子,让他亲自来过目。

    夏浔闻讯,忙带了小荻赶到客厅,一进客厅,夏浔顿时有种满堂都是肌肉的感觉。这四个壮汉,俱都是谐美州长阿诺的超级肌肉男,天气热,四人的劲装武服都是斜袒臂膀,头系抚额,往客厅里一坐,一股阳刚之气便充斥于整个空间。

    肖管事笑容满面地介绍道:“四位师傅,这就是我家少爷。少爷,这四位就是我从彭家武馆请来的师傅,您看看,要是觉着合适,那就留下。”

    四个教头一见雇主来了,忙也站起,齐齐抱拳,声若洪钟地道:“见过杨公子。”

    小荻咬着驴肉干儿站在一边儿,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看他们,心中暗做一番比较,总觉得还是自家少爷的肌肉块儿比较有嚼头……唔,是有看头。

    夏浔和颜一笑,说道:“四位师傅不用客气,坐,坐,都请坐。”说着自在主位上坐了,笑吟吟地道:“我家管事想必已经把条件跟你们说过了,若得聘用,聘金方面你们不必担心,一定非常优厚。不过,本公子请你们来,可比不得一般的看家护院,所以要冒昧地问一句,四位师傅都会些什么本事啊。”

    这时候,赵推官带着大队人马耀武扬威地回了衙门,冯检校换过一身便服后,又单独带着一个唇红齿白、眉眼俊俏的白袍少年出了府衙,二人各自乘马,直奔杨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