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锦衣夜行最新章节 -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11章 天黑请闭眼

锦衣夜行 第一部 杀青州 第011章 天黑请闭眼

作者:月关书名:锦衣夜行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杨文轩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的人,不管是对饮食、穿着、住宿、女人,还是沐浴,都非常讲究。夏浔从他的住处、从他曾经坐过的车子,从听香姑娘的容貌,还有眼前的这间浴室,就可以看出几分端倪。

    这是一间专门的浴室,设在后院花圃之中,一室独立,周围芳草凄凄,鲜花怒放,风景优美,馨香扑鼻。四下里远处绿荫下才是供人行走的回廊,有石子小道通向这里,浴室前方不远处是一座五角小亭,亭内设有石桌木凳,亭旁又植有几丛修竹。若是沐浴之后,神清气爽,着轻衣、捧香茗,在这亭中一坐,静赏四季之花,实在是惬意的很。

    沐浴房中很洁净,设施也齐全,内间外间都以青砖漫地,外间是灶间,可以直接烧水,夏天倒不甚重要,冬天的时候可以随时续热,那就方便多了。内间有暖墙,还砌了一个五尺长六尺宽的池子,底下埋有陶制地漏和陶制排水管道,浴水可以直接排出,因此这间房子的地基打得比较高,浴池一角则是衣架和盛放洗浴用具的箱格。

    几个家人清洁浴池的,担水烧水的,都在那儿忙活着,小荻也不例外,先去取了少爷换洗的内外衣裤回来,又挽起袖子帮着他们忙活。小丫头干活舍得卖力气,赤着一双藕臂张罗,天气热,不一会儿粉额上便腻出了细汗,一绺乌黑的秀发搭在脸颊上,红扑扑的健康可爱。

    她先服侍夏浔宽了外衣,然后伏在池边去试水温,柳腰轻折,红色的薄裙贴在身上,小**的轮廓呈现出来,有种桃的圆润和曲线,她的心理,明显还没到在意男女之防的时候,又或者,在她心理并未把自家少爷当成该防的人么?

    夏浔心里怦然一动:“糟糕,关于沐浴……,张十三没说那么多啊,她不是要陪我沐浴吧?好象有人考证过这方面的习俗啊,似乎大户人家的侍女,要陪男主人沐浴的,擢文的人义正辞严地抨击着封建社会的腐朽,字里行间透露着他的羡慕和猥琐,那些心理阳萎的伪君子。要是这般娇俏可爱的小侍女穿着半透明的贴身亵衣,哥有一年不近女色了哇……”

    “好啦少爷,水温正合适。”

    小荻姑娘直起腰,转身冲他甜笑,看着她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以及她那尚未发育完全的稚嫩身体,夏浔心中的犯罪感油然而升,精神立即得到了升华:“坚决不可以!她还小呢,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干出拔苗助长的事呢?面对这样一个天真可爱的未成年美少女,我就算不做圣人,也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人啊。有良知才有未来……”

    夏浔咳嗽一声,故意板起面孔,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君子嘴脸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少爷自己会沐浴的。”

    小荻惊奇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想笑:“你有毛病吧?当然你自己洗,有手有脚的,你不自己洗,难道还要人家给你洗呀?真是的,我出去啦,你洗完了叫我!”说罢就蹦蹦跳跳地跑出去,和几个下人跑到外面五角小亭里,叽叽呱呱地摆龙门阵去了。

    夏浔碰了一鼻子灰,他短暂地哀悼了一下自己的伟大情操,便讪讪地宽去小衣迈进了水里。

    因为这些天他一天要洗几遍澡,身上洁净的很,所以这个热水澡洗得很快。沐浴完毕,浑身清爽,夏浔穿上小衣后扬声呼唤,小荻才跑回来,给他梳发盘髻,束衣冠带。

    夏浔换了件粉色缠枝莲暗花缎的道袍,长发挽一个道髻,再汲一双柔软的蒲草织的很精致的草履,一步三摇地出了浴室。

    站在五角亭前,望着园中优美的景象,他似乎找到了那么一点杨家主人的感觉,可是一想起张十三那般藏在背后支配着自己的锦衣秘谍,他的脸色又微微地沉了下来……

    ※※※※※※※※※※※※※※※※※※※※※※※

    晚膳非常丰盛,杨府里唯一有资格陪少爷一起吃饭的人就是小荻,这是她从小就有的特权,杨氏父子对肖氏父女的确是以一家人相待的。可是此刻小荻坐在夏浔下首,却像个受气的小女奴,她手里捧着一个比她巴掌还要小一些的饭碗,挟一片薄薄的苦瓜,扒一小口米饭,再苦着脸望一眼自己面前那盘诱人的鸡翅,悄悄咽一口唾沫……

    难怪她话突然变少了,原来是……

    夏浔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忍不住说道:“想吃就吃啊,又没人挡着你。”

    “不要……”

    小荻依依不舍地向鸡翅行注目礼:“人家正在减肥,吃多了就瘦不下来了。”

    夏浔笑道:“你也不算很肥啊,减的什么肥,你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东西才行。”

    “不算很肥?那就是真的有点肥了?”

    小荻马上抓住了他的语病,她狠狠地挟了几筷子青菜放到自己碗里,又悲愤地望了一眼烧得色香味俱佳的鸡翅膀,恨恨地道:“我就知道,你一直记恨人家小时候笑话你是个小胖子的事,你想报仇哇,少做春秋大梦了,你看着吧,我一定能瘦下来,哼哼!”说着她便眼不见为净地跑了出去。

    夏浔持箸轻笑,他开始有些喜欢这个地方了,也喜欢肖荻这个小泵娘,这里不止有优渥的物质生活,还有温馨的家的感觉,如果他真能取代杨文轩,从此生活在这里,享受这样的生活,那么莫名其妙地被投放到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时空,也不是那般叫人难以接受的吧……

    可惜,美梦总是容易醒的。独自一人享用了丰盛的晚餐,家人又奉上一杯香茗,夏浔手捧茶杯,翘着二郎腿刚刚坐到椅上,一声愤怒的、极具穿透力的怒吼声便传进了他的耳朵。

    毫无疑问,能用一张樱桃小嘴,发出大嘴怪一般的恐怖声浪的,放眼整个杨府,除了自己的贴身丫头小荻还能有谁?夏浔不禁有点好奇:这个小丫头又怎么了?

    天井里搭着架子,架子上藤秧攀爬,遮荫蔽日,这是个夏日乘凉的好地方。一串串还未成熟的葡萄沉甸甸地悬在架子上。葡萄架下,小荻和张十三对面而立,张十三一脸不屑的冷笑,而小荻则气唬唬的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要不是有两个丫环死命地拉着她,她就要用那尖尖的指甲去挠张十三的脸了。

    夏浔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出了什么事,你们在吵什么?”夏浔板起脸道。

    小荻一见他便告状道:“少爷,人家可没招惹他,我好端端地在这儿坐着,是他自己不小心,冒冒失失地撞上来,撞洒了人家的酸梅汤,只不过溅到他衣襟上一些,他就一把打翻了人家的碗,还说我……说我……”

    张十三背负双手,淡淡地道:“我说的难道不对?少爷宽待下人那是少爷的事,可下人要有下人的觉悟,窖里的藏冰也是你能享用的?满世界的打听打听去,哪户人家的婢子替主人管着东西,未经主人允许就敢擅自取用的。”

    小荻面孔涨红,怒道:“我不是……我不是……”

    张十三晒然道:“你不是甚么?难道你不是杨府的奴婢,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杨府的大小姐了?”

    小荻气极,大声道:“我取用窖冰怎么了?少爷从来都不说我的,几时轮到你来管?你到杨家才几天,我从小就跟着少爷的,要管我也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张十三气定神闲,他眼皮一抹,转向夏浔,沉声道:“少爷,咱杨家的家业越来越大,府里的下人仆役们也会越来越多,有些事情是该立下规矩了,要不然以后下人们一个个都目无主上,那还得了?无规矩不成方圆,肖荻擅取藏冰自己受用,目无尊卑坏了规矩,少爷不该再纵容她。”

    肖荻有恃无恐,杨文轩虽是她的少爷,在她心中实在如同她的亲哥哥一般,她才不信自己哥哥会听了这个大混蛋的话处罚他。夏浔看了眼张十三,张十三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阴鹫的眼神里隐隐透出一股杀气。

    夏浔明白了,张十三在借题发挥。在卸石棚寨时他就说过,肖氏父女是对杨文轩最忠心的人,也是最熟悉杨文轩的人,为安全计,要找个借口疏远他们。眼下就是张十三在给他制造机会了,大户豪门里,下人们因为一句话而得宠失宠,寻常事也。

    “少爷!”小荻气愤地叫。

    夏浔的目光从张十三脸上垂落,落到他脚下那碗酸梅汤上。碗打碎了,酸梅汤淌了一地,地面上有几块晶莹的冰块,因为染了酸梅汁,在灯光下发出血红妖异的光,看着那几块染了血似的冰块,夏浔仿佛看到了一具凄艳的女尸在冰里边挣扎、呐喊,他的心里攸然一寒。

    “少爷!”

    张十三也冷冷地叫了一声,夏浔叹了口气,缓缓道:“小荻,把冰窖的钥匙交给我。”

    “甚么?”

    小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惊讶地看着夏浔,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夏浔的脸冷下来,语气也更冷:“以后,你不必再管着府里的冰窖了。”

    小荻的鼻翅急促地翕动了几下,雾气迅速氤氲了她的双眼。她强忍怒气从腰间解下钥匙,往夏浔面前狠狠一摔,转身就跑开了。

    张十三趁机道:“少爷你看,她可有一点下人的规矩?主弱则奴强,要是人人都学她……”

    夏浔没接话碴儿,他弯腰把钥匙捡起,举步向前走去。

    张十三大怒,只是眼前还有几个下人在,实是不宜发作,他只得强压怒气,快步追了上去。

    ※※※※※※※※※※※※※※※※※※※※※※※

    “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把她贬离内宅?”

    一俟四下无人,张十三立即怒声质问道:“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白白放过?混帐东西,你还真当自己是杨文轩了。”

    夏浔一如往常的态度,恭谨驯服地辩解道:“十三郎,我自然明白你的心意,只是……,杨文轩对她父女一向极为宠信,我若突然翻脸,岂不令人可疑?再者说,要把他们赶走,是怕他们看破我的身份,眼下来看,他们父女对我并没有起疑心,咱们又何必如此急切呢。

    十三郎,你也说,府中的大小事务乃至杨旭名下的各种生意,平素都是由肖管事打理的,我……我现在对这杨府里的一屋一舍、一草一木尚且不熟悉,如果贸然把他们父女赶走,各种事情我又捡不起来,岂不耽误了十三郎和冯大人的正事么?”

    他陪着笑道:“所以,小人斗胆,没有遵从十三郎的意思,如果十三郎觉得不妥,那么想找个罪名还不容易么,小人一定尽快把他们父女打发出去就是了。”

    张十三脸上阴晴不定,半晌之后忽地嘿嘿一笑,拍拍他的肩胶,似笑非笑地道:“嗯,你说的也有道理,的确是我心急了些,那就暂时留着他们吧,明天肖敬堂会向你汇报帐目,你尽快了解仔细,然后把生意上的事情逐渐转移到我的手中,等咱们掌握了杨家生意的全部底细,再也用不着他们的时候……”

    夏浔忙道:“那时再按十三郎吩咐,把他们远远地打发开去。”

    张十三满意地一笑:“走吧,我带你前前后后的走一遭,先把这一屋一舍、一草一木都认个清楚……”

    夜色深沉,夏浔静静地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如果这时屋里的灯光亮起,你就会发现,他依然穿得整整齐齐。

    “做为卧底,不要把你的倚仗放在你的同僚身上,要知道,犯罪份子也懂得反侦察,也会注意你的蛛丝马迹,如果你频繁地与自己人接触,那么你早晚有暴露的一天。当你成为卧底之后,警方对你最好的保护,其实是不提供任何保护;最安全的措施,就是不采取任何措施;所以你要学会如何自救,你要尽可能地利用你身边可资利用的一切资源,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去达到你的目的!草木土石,皆可杀人!”

    夏浔突然坐了起来,自腰间摸出一枚钥匙,就着清冷的月光,静静地看着,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深沉、肃杀起来。手合拢,攥紧了钥匙,夏浔抬头望向窗外,窗外有一轮明月,皎洁无暇。

    夏浔深吸一口气,轻轻一纵身,就像一只狸猫似的翻到了窗外。

    窗外月朦胧,夜行人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