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遮天最新章节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仙苗

遮天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仙苗

作者:辰东书名:遮天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第四十四章仙苗

    叶凡与庞博想躲闪都来不及,这块青色的木印比那些神纹快的太多了,瞬间而至,直接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上。

    四四方方的青木印罢刚冲出时不足寸长,但转眼间已经化成房屋那般大小,在其周围青气弥漫,像是云雾在涌动。

    莫大的压力笼罩下,叶凡与庞博感觉像是有一座大山降落了下来,竭尽所能抵抗。

    “砰”

    两人以双手用力向上托起,想要将压落而下的青木印掀飞,但是不曾想瞬间踩裂了地面,双脚向地下陷去,可想而知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砰”

    青木印震动,无尽青色雾气弥漫,它再次变大,像是一座宫殿那么高,向下降落。

    “纵然是万斤巨石,都早已被掀飞了,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会这样沉重……”

    叶凡与庞博感觉双臂越来越沉重,随后他们的脚下又是一沉,双膝以下全部没入地下,地面崩裂出一道道大裂缝。

    “你们不是喜欢倒栽葱吗,现在我将你们活栽成‘人树’。”韩飞羽向前走来,冷笑声让人感觉寒。

    “砰”

    青木印再次震动,迷蒙青气涌动,像是薄烟一般笼罩在周围,叶凡与庞博顿时压力大增,身躯再次下沉,这一次双腿完全沉入地下,只余上半身还在地面上。

    “这样下去非被压成肉酱不可。”叶凡与感觉不妙,轻声对庞博道。

    “放心,不会让你们轻易死去的……”韩飞羽冷笑,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想折磨两人。

    此刻,叶凡与庞博都感觉双臂有些麻,再这样下去肯定无力抵挡,要被生生挤压入地下。叶凡向庞博示意,让他松手,解脱出来冲出去。庞博摇头,他怕松手后,叶凡一个人支撑不住,被压成肉泥。

    “没有时间了,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叶凡咬牙吐出这几个字,上方的压力太大了,纵然是他具有蛟象之力,也不能长时间的支撑下去。

    庞博深知眼下的处境,必须冲出去一个人解决掉韩飞羽,不然再这样下去根本没有生路。只是,留下的人恐怕会濒临绝境,两个人支撑青木印都已经很吃力,如果只剩下一人就更加危险了。

    没有别的选择,总要留下一个人支撑青木印,庞博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当断则断,不再耽搁,松开双手,用力在地面一按,将下半截躯体拔出。

    “砰”

    青木印震动,流转出淡淡的绿光,巨大的压力让叶凡的双臂都抖动了起来,他再次下沉,胸部以下全部没入地下,青木印距离地面已经不足一米高。

    庞博大急,冷汗当时就冒了出来,他像是一支箭羽一般冲了出去,度快到极致。

    “砰”

    绿光闪烁,青木印摇颤,在庞博冲出去的刹那,巨印直接压落到地面,将叶凡劈头盖顶的碾入地下。

    庞博心胆皆寒,整个人快到极致,疯了一般冲了过去,刹那间抱住了韩飞羽,双手像是两把钳子一般用力撕扯。

    韩飞羽万万没有想到,被他压制的不能动弹的两人,居然会冲出一个,瞬间将他扑倒,如饿狼一般在他身上撕扯。

    “砰砰砰……”

    庞博骑在韩飞羽的身上,像是擂鼓一般,不断挥动拳头向下重击。

    围观的人非常惊讶,都没有想到庞博能冲出来。

    韩飞羽虽然没有庞博力量大,但是毕竟修出了丝丝神力源泉,可以调动全身精气,体表顿时被一层神辉所笼罩。庞博的拳头虽然重重的砸了下去,但是并没有过度的伤害到他,只是让他嘴角溢出一丝血迹而已。

    但是纵然如此,韩飞羽也红了眼睛,他何曾吃过这样的大亏,当下猛力挣动,苦海间顿时绽放出一片光华,将庞博掀飞了出去。接着,几道铁索般的神纹从苦海射出,光灿灿、亮晶晶,向庞博绞杀而去。

    庞博急忙躲闪,举起身边的一块巨石挡住,而后又狠狠的砸了出去。

    “我要撕碎你!”韩飞羽神色阴森吓人,数道神纹在他体外缭绕,而后像是一道道闪电一般,射向庞博。

    “轰”

    就在这一刻,那压落在地面的青木巨印忽然拔地而起,叶凡双手举着它从地下冲了出来,用力向韩飞羽砸去,绿光闪耀,青色雾气迷蒙,像是一座小山般砸至。

    以韩飞羽的修为还不能一心二用,无法同时控制青木印与神纹,方才与庞博争斗时令叶凡得到机会,解脱了出来。叶凡身如如电,留下一道长长的残影,紧随青木印冲了过去。

    在青木印倒冲而回时,韩飞羽变了颜色,急忙停止对庞博的攻击,收回神纹,想要控制青木印击杀两人。

    可是叶凡的度太快了,与青木印同时到达,韩飞羽刚控制住青木印,将其停稳下来,叶凡就已经冲到了,右腿横扫,凌空一脚重重蹬在韩飞羽的脸上。鲜血飞溅,韩飞羽口鼻喷血,当场横飞出去二十几米远。而青木印失去控制,则重重坠落在地上。

    叶凡没有停下,身体像是化成了一道光,直接追了上去,在韩飞羽还没有降落到地面前,就到了眼前,在空中一脚重重的将他踏了下来。这样势大力沉的一脚,让周围的人看在眼中都跟着一阵哆嗦,地面猛烈摇动了一下,韩飞羽的身子差点被踩断成两截。

    几乎在同一时间,庞博也冲到了眼前,抬脚猛踹,重重蹬在韩飞羽的小肮上。

    “踹他的头,不要让他集中精神!”叶凡低喝。

    庞博瞬间明白,不能让韩飞羽集中精力控制那方木印,不然的话两人还会危险。

    “砰砰砰……”

    这两人都身有巨力,每一脚都能将千斤巨石踢飞,重重的踩踏在韩飞羽身上,连大地都跟着连连颤动。如果不是韩飞羽的苦海不断有光华流转而出,护在他的体表,恐怕此刻他已经被两人活活踏成了肉泥。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原本被压制的两人已经濒临绝境,但最后竟然经扭转危局,按着韩飞羽暴打,这实在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居然想折磨死我们两个,在这个年龄段就如此阴毒,长到后还不知道要有多么歹毒呢,不如现在直接踩死你!”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两人并不想闹出人命,那样话的话事情就太大了。不过他们决不能白白放过韩飞羽,脚下力,将其体表的光华震的越来越暗淡。

    韩飞羽想控制青木印,但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青木印几次飞起,又几次重重坠落在地。他现在都快被踩懵了,难以集中精神。到了最后韩飞羽后继无力,苦海不能再流转出神辉,被两个具有神力的人踩踏的连连翻滚,惨叫连连。

    “开辟出苦海,修出丝丝神力源泉,就以为自己是高手了,想杀我们,你还不够格!”

    “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什么针对我们?”

    “小小年纪,心思未免太歹毒了,居然折磨死我们……”

    叶凡与庞博出手毫不留情,唯恐韩飞羽在伪装,不断出重手,很快就让他脸颊肿胀,涕泪长流,口鼻喷血,脑袋肿的像个猪头一般。

    韩飞羽虽然忍受不了这种剧痛,不断惨叫,但是双眼依然狠的望着两人,充满了怨毒。

    “这小子看来还真是个阴狠的角色,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解决掉他。”

    “这样针对我们,还这样记仇,不解决的话确实是个麻烦。”

    听到两人这样低声议论,韩飞羽终于害怕了,大声叫道:“不要杀我……”似乎是为了让周围所有人都听见,他叫的声音非常大。随后,他又低声道:“你们两个不要杀我,我叔公是灵墟洞天的长老,如果你们杀了我,你们也活不了……”

    叶凡与庞博顿时皱起了眉头,他们感觉事情有些麻烦。

    “仇都已经结下了,反正也解不开了……”

    韩飞羽听到两人这样说,顿时被吓住了,道:“不要杀我,这点仇不算什么,我以后绝不会找你们麻烦……”

    叶凡与庞博相互看了一眼,眼下还真不好当着众人杀他,不然面对一位长老的怒火,他们必死无疑。

    最后,叶凡将他拎到荷塘边,倒提着他的双腿,就想将他扔进去。

    “你们……”韩飞羽双目喷火,如果两人真将他倒栽葱,那将丢尽颜面,在灵墟洞天抬不起头来。

    “刷”

    “刷”

    光芒闪现,不远处的山崖上有两道神虹飞至,降落在荷塘边。围观的众人顿时后退,这绝对是高手,可以驾驭神虹而行,苦海定然已经是神泉汩汩,绝对已经沟通生命之轮,释放出了神力源泉。

    “李飞师兄,王静师姐……”看到这两人降落而下,韩飞羽顿时叫道:“今天是你们负责执法巡游吗?快将这两人拿下,他们想杀我。”

    这一男一女年龄能有二十七八岁,男的飘逸,女的出尘,虽然并不是多么英俊与美丽,但是却给人一股仙道的气息。

    李飞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方才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是你挑事在前,错不在他们二人。”

    “你……”韩飞羽又惊又怒,但是却不敢对这二人翻脸。

    王静向前走了几步,对叶凡道:“尽避他有错在先,但也不应这样对他,先将他放下来吧。”

    叶凡见两人并没有袒护韩飞羽的意思,当下不好驳他们的面子,将韩飞羽扔在了荷塘的岸边上。

    韩飞羽站了起来,双眼喷火,恶狠狠的盯着庞博与叶凡,同时非常不满的看了一眼李飞与王静,嘴里出一声重重的哼音,就要转身离去。

    李飞在后面叫住他,道:“韩师弟,我劝今后你今后不要做出鲁莽的事情来,庞博现在被吴清风长老正式确定为仙苗,你如果想乱来的话当心你叔公也保不了你。”

    “什么?!”韩飞羽顿时转过身来,满脸吃惊的神色,道:“他……他是仙苗?!”

    “不错,正是仙苗。”

    一般的弟子不知道仙苗代表着什么,但是韩飞羽身为一位长老的幼孙,怎会不明白。任何一个洞天福地都会将仙苗当作宝贝来看护,因为这将是一个洞天福地未来强大的根本所在。

    平日间,耗费十年八年的时间全力寻找,都难以寻到一个仙苗,可想而知这种适合修仙的体质有多么的稀少,一旦寻到便会当作门派的传承者来培养。现在灵墟洞天的仙苗绝对不会过五指之数。

    “怎么可能……”韩飞羽满脸不相信的神色,道:“他既然是仙苗,为什么还要到灵墟崖来学法?”

    “那是因为吴清风长老不想让他觉得自己特别,优越于别人。事实上,吴清风长老在几个月前已经亲自教授过他,而且将《道经》传了下来。”王静回答了他的问题。

    当听到吴清风长老亲自传下《道经》,韩飞羽顿时脸色铁青,他知道对方肯定是仙苗无疑了。

    李飞接着道:“吴清风长老一直很关注他们,方才生的事情恰好看在眼中,所以觉得有必要公布出来庞博是仙苗的事实,望你今后不要鲁莽行事。”

    韩飞羽面色难看到极点,一甩袍袖,转身就走。

    庞博怔怔出神,直到韩飞羽要走,他才想醒过神来,神色怪异,向李飞与王静问道:“这么说来,我今后不用顾忌他?”

    王静以为他在忧虑与害怕,安慰到:“不用担心,不要说他是一位长老的孙子,就是掌门的子孙也不敢拿你如何……”

    “这样我就放心了……”说到这里,他大步向前追去,哪里是害怕与担忧,分明是想继续暴打对方一顿。

    这让李飞与王静顿时一呆,真不知道说什好了。

    韩飞羽脸色骤变,感觉像是吃了个死孩子一般难受,强忍着怒火,快挤出人群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