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九十一章 铁坊柴房杀人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九十一章 铁坊柴房杀人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大黑伞就像一朵黑色的莲花……在长安城的雨雾之中缓慢流动飘离。

    桑桑不知何时松开了手中紧握着那角衣袖,仰着脸蹙着眉尖问道:“少爷,先前在公主府里你和小蛮在说什么呢?我看那些嫉嫉宫女脸色很难看。”

    宁缺看着小女孩儿故做沉稳的神态,忍不住想起那些年在岷山里经常发生的情景,当时他背着她从这座险峰爬向另一座险峰,从这个山寨偷往另一个山寨时,要忙着探路寻道,又要忙着给背篓里的小女孩儿讲童话故事哄她,忙的一塌糊涂,忍不住笑着揉揉她的脑袋,说道:“讲童话……你知道我这个拿手。”

    桑桑好奇问道:“讲的哪个?灰姑娘还是三只小猪?”

    “小王子。”

    桑桑蹙眉认真问道:“小王子?他听得懂吗?”

    宁缺一怔,心想这倒确实是个问题。

    在深春细雨之中,主仆二人一路闲聊一路向北,穿过通孝坊便回到了东城,没有走进临四十七巷,而是绕过巷口向东城的更深处走去,老笔斋今日闭门休息,不知何时桑桑悄无声息抱回了一把被布紧紧裹住的朴刀,肩上微有雨痕。

    雨渐渐大了起来,东城街巷上的行人都被迫回到了自己家中或是作坊里,宁缺和桑桑走到东城某偏僻贫民坊外停下了脚步,撑着大黑伞站在一处香火廖廖的破落昊天神侍庙檐下,望向坊内默默听着雨中隐隐传来的打铁声。

    桑桑安静轻声说道:“再过一会儿铁铺便会关门,年轻的师傅们会忙着收拾今天的订单,陈子贤则会回后院休息,听说这些年他已经极少亲自落锤了,那时候院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刚好今天下雨比较方便。”

    宁缺看着天上的铅云黯光默默计算着时间,估摸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把手中的大黑伞递给桑杂说了声等我,然后从身后取出一顶不知从哪里拣的笠帽戴在头顶向坊西方向走去,在越来越大的雨水中穿过两条巷道,靠近坊内的打铁铺后院。

    坚韧靴底踏在坑洼不平的坊间石道上,踩在积水里发出啪啪轻响,在雨天里根本不引人注意,宁缺看着不远处那道简陋的木门,缓步向前,握着裹布朴刀的左手越来越紧心中默默回忆着这第二个名字的所有资料。

    油纸上的那些名字,是在宣威将军府灭门案和燕境屠村案中的重要人物,是卓尔在夏侯麾下在军部做谍子时的调查所得,是他用汗水和生命换来的资料。

    陈子贤四十七岁,前宣威将军麾下副将,因首举宣威将军林光远叛国被朝廷嘉奖,后于天启四年因妄起战衅故被录除一应勋,逐出军队,其后家中又连遭祸事,妻子与其和离,带着两名幼子返回家乡而此人却留在了长安城中,变成了东城贫民坊某间打铁铺里的师傅,贫困潦倒不忍言说。

    油纸名单上的那些人,在灭门案和屠村案后,除了有两三位高官依然享着厚爵清名,其余人等混的都非常不好已经死在他手中的那位御史颓丧度日,有的人惶恐终日,而眼前雨中那扇院门后方的陈子贤则是潦倒度日。

    宁缺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按照惯常推断或是话本小说上面的常见桥段,当年曾经残害忠良阴谋卖主的家伙们在复仇开始之时,必然是烈火烹油鲜花怒放嚣张快活地一塌糊涂,如此方能让复仇的人们更有先天正义感和快感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那些他矢志复仇杀戮的对象们,似乎并不比他活的更好。

    隐约猜到了应该是那位皇帝陛下的手段但他无确认,也不愿再去想,今日恰逢大雨,恰逢公主府召唤,正是杀人报仇的大好时机,日后无论官府怎样调查,想必也不会怀疑到,也不敢怀疑到他的身上,这点比较重要。

    他微微低头看着笠帽边缘滴下的雨水,缓慢移动脚步,离那扇门又近了些。

    脱漆木门表面微湿,手指摁在门板上感觉有些冰冷,他侧耳认真倾听院内更前方那家铁作坊传来的声音,听着那些重锤敲打砧铁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他握着布裹朴刀的左子缓缓提起,右手轻轻把木门推开。

    被雨水滋润了的老旧门轴发出一声类似呜咽的轻鸣,戴着笠帽的宁缺握刀而入,平静走下残破的石阶,看着院内柴房外蹲着的那个老人,说道:“陈子贤?”

    柴房外那老人穿着一身旧旧的薄袄,肩头袖角处有被经年炉火灼焦的痕迹,几根发黑的棉花从脆布裂口中伸了出来,看上去有神凄苦之感。老人头发花白胡乱系在一处,粗长像铁块般的双手分别握着斧头和木块,正在劈柴。

    老人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眸里面闪过一抹异色,看着推开院门的宁缺,看着那道笠帽下方的阴影,想看清楚他的脸,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是。”

    宁缺停下脚步,微微仰头看了一眼简陋小院四周,确认所有学徒果然都在前坊,院内没有一个人,他回身把院门关上,用右手解开颈部笠帽的系带,然后缓缓握住布裹朴刀的前柄,继续向那个苍老的退役军官走去。

    笠帽落在雨地上。

    陈子贤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指甲里满是黑泥的左手松开木柴,在衣服前襟上擦了擦,然后伸到腰后握住了一把刀,同时举起了握着斧头的右手,看着那个自风雨中走来的脸色苍白的少年,嘶哑说道:“终于来了。”

    宁缺的刀来了。

    在临四十七巷老笔斋用淘米水磨砺了十数日的锋利刀刃,从鞘中闪电拔出,轻松切开刀鞘外紧裹着的旧布,斩风斩雨斩过往,一往无前斩向陈子贤的脖颈。

    陈子贤立刀,两刀相交发出一声清脆的嗡鸣,刀刃上的雨水滴滴溅射而出。

    就在此时,前方铁坊里响起一阵急促的打铁声,把院子里的刀声全部盖了过去。

    锃锃锃锃锃,磅礴大雨之中,宁缺双手握刀,面无表情向前再向前,劈颈斩首割腹,朴刀搅动着风雨,与老人手中的刀斧依偎冷酷地互相磨擦拖拉。

    当当当当当,火红的灶炉旁……学徒们麻木地夹着烧红的粗铁,挥舞着重锤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坊外的风雨之声大作,他们什么都没有听到。百度将夜吧手打

    嘶啦声起,薄袍被切开,斧被震落,腕被斩断,风雨中闷哼之声连绵响起,房外的柴堆散作一地,须臾之间宁缺劈出了十七刀,而陈子贤挡住了前十六刀。

    然后刀声消失无踪,只剩下风声雨声和锤击砧板的雷声。

    陈子贤摔倒在柴堆旁,身上满是污泥水渍,苍老黝黑的脸上多了几滴血,胸腹间的薄袄被斩出了无数道口子,灰暗的棉花四处乱伸着,最中间的那道口子极深,一直深到他的骨头里,腑脏中,不停冒着血水和别的颜色的体液。

    雨水从屋檐滴落柴堆,滴到他花白的头发上,滴到他额间愁苦的皱纹上,然后自黝黑脸颊上淌过,迅速把那几滴血冲涮的干干净净。

    宁缺低头缓慢收刀,看着自己急剧起伏的胸口,看着胸口处那道极险的斧痕,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大唐当年一位普通偏将,在市井底层煎熬困苦这么多年后,居然还拥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陈子贤眼神浑浊无力看着身前的少年,喉中嗬嗬几声似乎多了很多痰,极为痛苦地咳了几声,咳出两口血痰来,虚弱说道:“我以为自己早就被这个世界遗忘了。”

    “你确实是那些人当中被遗忘的最厉害的一人,我想大概是因为背主求荣之徒,朝廷里无论是谁都不敢放胆用你,也不知道这些年你有没有后悔过。”

    宁缺抹了一把脸上冰冷的雨水,看着垂死的老人说道:“不过也正是因为你已经被世界遗忘,所以我想杀死你应该不会引起太大龘麻烦。另外就是我考进书院了,杀死你被我视为庆祝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就像鲜花和鸽子那样。”

    陈子贤苍老虚弱的眼眸里满是困惑不解,低声道:“给个看快吧。”

    “时间还很早,你那些穷学徒要完成今天的订单还要很长时间。”

    宁缺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雨云垂着珠帘般的雨丝,根本看不到日头在何方,但他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时间,轻声说道:“至于痛快这种事情,这些年来你们让我很不痛快……所以你就不要奢望能死的太痛快。”

    “我有一首诗要念给你听。”他看着柴堆里将死的老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平静说道:“我自山川河畔来,我自草原燕境来,我自将军府中来,要取你的命。”

    听到将军府三个字,陈子贤浑浊的眼眸骤然变得明亮起来,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释然,颤抖的双手下意识在湿漉漉的柴堆上划拉着,盯着宁缺那张青稚的面容,颤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将军的儿子还活着,你……你说……你考进了书院,百度将夜吧手打真好……真好,我这些年活的如此累,死前能知道……将军的儿子还活着……活的还不呃……我真的可以瞑目了。”

    “人活着谁不累呢?”宁缺低头看着脚前被雨水击出无数朵黄浊水花的坑洼,低声说道:“要学书要学奥数要学钢琴画画,每个周末都要坐在妈妈的自行车后座上面跑来跑去,到最后少年宫比家还要熟,你说我累不累?”

    陈子贤没有听懂这段话,捂着不停流血的刀口,痛苦地摇了摇头。

    (早晨遛狗,进电梯准备回家,停电,漆黑,应急灯闪,警铃无效,对讲机没音,掏出电话没信号,强行扒开电梯门一道小缝,找了两格信号给老婆电话,电梯正在两楼之间,我狂吼报警,同时短信指示楼层和醒目标识悔……老婆下楼隔着电梯门陪我……小时后,警龘察还没到,物业到了,我出来了,腿有些软,出来抽了根烟,然后一觉就睡到了这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