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八十八章 伟大无耻笔友的诞生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八十八章 伟大无耻笔友的诞生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八十八章伟大无耻笔友的诞生

    看着落在脚边的白纸,叫做陈皮皮的胖子少年微微一怔,细若米粒的眼瞳快速转了几转,像馒头般的脸颊上极困难地挤出两道皱纹,表示此刻心中的疑huò,然后他想了很久,终于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非常痛苦地蹲下féi胖的身躯,伸出短胖可爱的右手,吃力地拣起那张纸,然后大口喘息了好几声。

    “做一个胖子真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事情。”

    陈皮皮颤着光滑féi嫩的厚嘴chún儿,自怜自艾幽怨道,然后低头向纸上那些字迹看去,下意识里跟着念出声来:“再上层楼,再上层楼,先前诸般愁,此时俱休,我本是那梳碧湖畔的打柴少年,何必强要学人说天凉,须知今日并未入秋……”

    “做胖子不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事情,如果这个胖子是个天才胖子。”他怜悯看着纸上的字迹,猜到肯定是书院某位新学生的痛苦心路自述,摇头同情说道:“和我这种天才比起来,像你这样的普通人才是真正的可怜。”

    凡人与天才的世界总是无法相通的,陈皮皮能够理解那个可怜家伙的苦恼绝望,却没有打算把对方的痛苦当做自己的痛苦,随意点评两句,便把那张薄纸塞回书架,握着自己想要的那本《气海雪山初探》准备离开。

    忽然间他又转过身来,重新取出那张薄纸,看着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字迹,粗眉在光滑饱满额头上挑起些微,惊讶道:“这家伙的字儿写的不错啊。”

    赞叹一句,重新把纸塞进书架,重新准备离开,他又重新转过身来,重新再次取出那张薄纸,重新认真看了半晌,赞叹道:“不是不错,是很好啊。”

    yù走还留,陈皮皮发现自己此时此刻的行为有些畸形可笑荒唐,他微微张嘴看着纸上那个可怜家伙留下来的心情,喃喃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昊天老爷都觉得你太可怜,所以要用这手好字劝我帮帮你这个可怜人?”

    人做决定有时候只是需要一个借口,哪怕是生造出来的借口,今夜的陈皮皮他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做的事情会从某种意义上改变某个人的一生,他只是想要做某件事情于是便做了,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他确实比某个可怜人要洒脱的多。

    走到东窗畔的书案旁坐下,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星光银晖,陈皮皮饶有兴致看着那个可怜人接下来写的话,féi粗的手指不时轻敲窗楼,窗外有夜鸟轻鸣。

    “入楼十七日,日日苦修,却修不到字辞入心,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溜走,我曾清醒过,也曾无来由堕入黑甜梦乡,但它们总是不在。”

    “如果纸面上的它们是虚妄的,为何我能看见它们?如果它们是真实的,为何我不能记住它们?如果他们是存在于真实与虚妄之间,那写出它们的墨是真实还是虚妄?承载他们的纸是真实还是虚妄?”

    看完这些话,陈皮皮嘟了嘟嘴,胖脸上满是不以为然的神情,就像是自幼吃过无数碗西城正宗中山路热干面的男孩儿看见某个对着改良辣式炸酱面愁眉苦脸不知如何搅拌的可怜虫,发自内心里流lù出某种骄傲和自负情绪。

    就着夜sè磨墨,星光洒进墨汁里,陈皮皮用féi胖的手指捉起师姐惯用的秀气细笔,在那张薄纸背后潇潇洒洒一促而就好大一篇讲解,与他féi胖的身躯不同,纸上那些蝇虫般的细微xiǎo楷竟是秀气细致到了极点。

    “可怜的家伙,不要相信什么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之类的鬼话,如果昊天老爷成天没事儿干就在给我们出这些题目,会不会太无聊了一些?”

    “客观存在的事物当然就是真实的,比如这本书上的那些字迹,比我这时候的骄傲自负还要真实,虽然神符师在这些字迹上动了手脚,但你必须相信它是真实的,如果你自己都无法相信,那么你的眼自然更不会相信。”

    “字迹是客观真实的存在,纸张也是客观真实的存在,只是当这纸当这字反shè着窗外的chūn光,映进你那不知道是大是xiǎo的眼睛,再被你那不知道是聪明还是糊涂……估计是糊涂……的脑子一理解,便变成了虚妄的存在。”

    “chūn光映在纸上已经是一道解释,你眼看见它又是一道解释,你试着去理解它又是一道解释,解释往往就是误会,你解释的越多,事物便会与原初的模样不一样。”

    “如果你觉得这样还无法理解,那本天才只好被迫使用最粗蠢的举例方法:事物的客观真实就如同一个全身赤luǒ的美人儿,只能接受,不需要被你我去理解,就像那个全身赤luǒ的美人儿,无论她的xiōng部是大是xiǎo,**是圆是翘,xiǎo腹下的那簇máo或粗或细或浓或稀,这都是客观真实,你没办法改变她。”

    “而当你去sèmímí地看她,去想她有多美,想要上她时,这些念头就会变成一件件衣服。你每想一次每试着去理解一次,便会在她那mí人的美丽**上穿上一件衣服,直到最后你已经忘了她最开始长的是什么模样,她的xiōng部有多大。”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方法很简单。记着最开始看见她没穿衣服的那瞬间画面,不管她是大河国的圣nv还是西陵神殿里的叶红鱼,不去想不去问不献huā不弹琴,直接上去简单粗暴地干她!nv人就是用来被干的!不是用来让你理解的!”

    墨笔直抒xiōng臆,挥挥洒洒而就,陈皮皮掷地罢书,脸上神采飞扬,大觉满意。他自幼便被视为不世出的天才,然而多年来跟着大贤高人学习,只有老实听教的份儿,哪有如此肆无忌惮教训他人的机会,啧啧自赞道:

    “话虽粗俗理却不粗,只希望你不要被这些话nòng到走火入全]文}}字O魔才好。”

    待墨迹被东窗外的夜风吹干,他志得意满站起身来,一步三摇走回书架旁,脸上的féiròu被震的巍巍直颤儿。他把那张纸夹回《气海雪山初探》里,也懒得再管今晚与二师兄之间的基础教材默颂赌博。

    就在准备把那薄册放回收架时,他的胖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犹豫,想到自己帮助那个可怜的家伙,已经算是严重违反了旧书楼的规矩,然而紧接着他便想起老师说过的另一句话,像绿豆粒般xiǎo的眼珠子一转,把书塞进收架,然后拂袖潇洒而去。

    “规矩,就是一个屁。”

    ……

    ……

    宁缺每日天未亮便从临四十七巷出发,夜深沉时才能回到长安城,今日虽然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走下旧书楼,但当马车进入长安南mén时,夜已经变得极为深沉。

    褚由贤担心他的身体,今天专程等着他一起回城,当两辆马车依次停在老笔斋的mén口,这位东城富家子从第二辆马车里探出头来,看着向铺内走去的宁缺,满脸佩服说道:“不计前嫌劝说谢承运下楼,宁缺,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虚怀若谷,以德报怨,气度不凡,雅致高洁……”

    宁缺站在老笔斋mén转过身来,笑着望着他说道:“虽然我很继续听下去,看你能想出多少好词来恭维我,但我必须老实说,劝谢三公子下楼并不是因为我担心他的身体……我只是看中他每天盘膝坐着的那地方,那地儿能晒着太阳。”

    “做好事儿还不爱被人恭维,非得寻个腌臜理由,你这人啊。”

    褚由贤笑骂了一句,命令家丁驾驶马车离开了临四十七巷。

    宁缺笑了笑,挥袖隔空虚虚驱赶,然后走进店铺,接过桑桑递过来的máo巾盖在脸上,然后整个人瘫软在圈椅中,像是所有骨头和力气都被chōu空了一般。

    自从开始登楼以后,每夜回到临四十七巷,便会有一方滚烫的热máo巾替他回复jīng神,桑桑把他回家的时间计算的极准,然后用开水洇着máo巾,保证温度将将好。

    冒着蒸腾热气的白máo巾下方,传出宁缺疲惫的声音:“今儿胃口还是不大好,就做碗煎蛋面吧。”

    桑桑轻轻嗯了一声,却没有离开,静静站在圈椅旁,看着宁缺脸上的máo巾和热气,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开口说道:“少爷,明天……不要去了吧。”

    别看宁缺在书院里还能与人侃侃而谈,还能与褚由贤说三两句顽笑话,只有他自己和桑桑知道,这些天强行登楼看书,对他的身体与jīng神带来了怎样的损耗与伤害,每天从书院返回城内,他痛苦虚弱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而因为呕吐的过于厉害,每天晚上这顿饭必须要用极大的意志力才能咽下去。

    听到桑桑的声音,宁缺看着眼前极近处的白sèmáo巾幻化成的白茸森林,感受着口鼻间那股辛辣的高温湿意,沉默很长时间后,强行把声音里加了些轻松的笑意,说道:“前几天书院轮休我也没带你出去玩,明天……明天我先不去书院。对了,今天在书院里遇着那个白痴公主,她要你去玩,咱们明天就去吧。”

    桑桑揭开他脸上已经变得温嘟嘟的máo巾,伸出xiǎo手认真地替他捏nòng眉心,腼腆笑着说道:“公主殿下要见我?我也喜欢的。”

    宁缺闭着眼睛,感觉着眉心的烦恶被冰冷的细指尖丝丝驱走,舒服地叹息一声,说道:“趁着这由头,明天顺便把第二个名字划掉。”

    桑桑搁在他眉心上的指尖微微一僵,轻轻低头看着自己有些破了的绣鞋,对于这件事情,看来她并不怎么喜欢。

    ……

    ……

    (昨儿那个拉票单章写出问题来了,嘀嘀的,感冒忽然就重了,以后再也不敢说那种风轻云淡话了呀,祝大家假期最后一天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