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八十六章 青帘马车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八十六章 青帘马车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八十六章青帘马车

    宁缺看到谢承运下车,更注意到此人明显听到了场间的议论,却没有替自己做辩解的意思,忍不住有些失望,摇头不愿再做解释,看着众人说道:“如果你们认为我是xiǎo人,那你们应该去劝谢三公子不再登楼,何必和我这种xiǎo人置气?”

    钟大俊见他根本没有被自己言语挑怒,yīn沉着脸拦在他身前,说道:“无论如何,你今天绝对不要想着再登楼。”

    宁缺微微一怔后笑了起来,低头缓慢地卷起袖子,和声问道:“书院是你家开的?不是。旧书楼是你家开的?也不是。那么你打得过我吗?”

    然后他看着钟大俊说道:“不要忘记,shè御二科我都是甲上,如果你今天非要扮演拦路的坏狗,就休怪我把你揍到人事不能自理。”

    噗哧一声,先前还是一脸焦虑的司徒依兰听着这番怪话,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看着身旁nv伴忧伤嗔怪神情,才知道自己笑的极不合适,赶紧低头。

    金无彩眼眶微湿看着宁缺说道:“钟大俊也是护友心切,那些话实在是不该说,我代他向你道歉,只是……这楼真的不能再上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不要上楼,我们也劝三公子不要再上楼,双方就算是平手。”

    司徒依兰在旁连连拍手,赞道:“这法子好!这法子好!完全不伤和气。”

    宁缺微笑看着面前两名少nv,难以自禁想起某些陈年时光片段中那些校园里的huā痴xiǎo清新初中nv生,还有那些为了nv伴不停出谋画策的黄máo丫头,明白这些长安贵nv其实也不过就是群无恶意的xiǎonv孩儿罢了,说道:“我上楼有上楼的原因,和争勇斗狠无关,如果你们真担心谢承运的身体,我建议你们还是多劝劝他。”

    金无彩轻轻啜泣说道:“可是谢三公子有谢三公子的骄傲,没法劝……”

    宁缺静静看着她:“我只是个边塞来的少年军卒,不应该有太多的骄傲,所以你不劝他就来劝我?”

    金无彩仰起脸来,抬袖擦掉脸上的泪痕,慌luàn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无彩一时失言,请不要见怪。”

    “无所谓了。”宁缺走过啜泣少nv身旁,向楼上走去,说道:“我坚持上楼确实不是因为骄傲,而是因为一些比骄傲更重要的原因。”

    司徒依兰愕然看着他的背影,不解问道:“还有什么事情比骄傲更重要?”

    宁缺没有回答她,在心中默默想着,有些事情比骄傲重要的多,比如生死。

    “宁缺,你要想清楚今天上楼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钟大俊在他身后寒声说道,他也已经注意到谢承运的到来,既然谢承运保持了沉默,他便以为自己清楚应该怎样去做,声音变得更加严厉。

    “昊天赐予子民万物,你所需要做的事情便是接受!此时在场这么多人,绝大部分人都不能修行,但我们没有像你这样不死心,甚至嫉妒!我很清楚你想做些什么,你知道自己无法进二层楼,所以nòng些邪mén外道的心术手段,想让承运也无法进二层楼!但你有没有想过,这等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何其险恶可耻!”

    再次听到二层楼这个名词,宁缺终于想起来在北山道口的厮杀中,吕清臣老人和那名大剑师刺客jiāo谈时曾经提到过,不由身体微僵:区区一个书院弃徒,在二层楼学了几日便成为dòng玄境界的大剑师,书院的二层楼……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

    他的沉默他微微僵硬的身体,给了楼间学生们一个错误的信号,众人以为钟大俊说中了他的想法,戳穿了他的用心,所以他才会尴尬理亏。

    就在议论渐起之时,宁缺在楼梯口缓缓转过身来,苍白瘦削的脸颊上浮起一丝极浓郁的嘲讽之sè,环视众人说道:“我以前不知道二层楼是个什么样的破地方,所以我没有想着要进,现在既然我知道了二层楼是个什么样的破地方,那么我肯定便要进,到时候我希望你们当中没有人会感到惊讶。”

    钟大俊怒极反笑,冷笑说道:“你还不承认自己是在嫉妒谢三公子?”

    旧书楼外停着两辆马车,其中一辆把昨夜吐血请了晨假的谢承运送至楼前,另外一辆样式普通的青帘马车却始终没有下来人,车帘纹丝不动。

    就在这时,那辆青帘马车里忽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我只知道温室里的huā朵会嫉妒高山雪莲的崖高自洁,却从不知道天上的苍鹰会嫉妒地上的草jī。”

    这声音并不如何尖酸刻薄,也没有带出浓郁的嘲讽味道,然而却直接让旧书楼内外的学生们变得鸦雀无声,钟大俊脸上的表情极为难看,谢承运雪白的脸庞上更是隐隐现出一丝难以压抑的羞怒血红之sè。

    因为马车里那人说的这句话,不仅把宁缺抬的极高,视为崖高自洁的高山雪莲、天上翱翔的雄鹰,更是直接把名震南晋的世家才子谢承运看作温室内未经风雨的huā朵,以及那些在地面终日啄食碌碌的草jī。

    简简单单一句话,把先前宁缺所受的嘲讽尽数还了回去,还加了无数倍力量,众人震惊望向马车,心想究竟是谁敢如此讽刺阳关钟大俊和南晋才子谢承运?

    就在钟大俊准备出言反嘲,某些人准备jī愤发言之时,青帘马车里那人继续冷漠开口,目标直指此刻脸sè有些莫名紧张的两位长安贵nv:“技不如人,毅力不如人,那便要好好磨砺,谋求最终的胜利,怎能让个nv人去替他求情?无彩你自幼就是个聪慧敏感的丫头,这些年怎么变得如此愚笨不堪!”

    “还有依兰你,居然帮着南晋人嘲讽唐人,xiǎo时候纵马驰长街,哭着喊着抱你更新o父亲要去征伐南晋的劲儿跑哪儿去了?强大不是靠奚落嘲讽证明的,我大唐靠的终究还是刀箭骑shè,回去自己好生反省反省!”

    先嘲南晋谢三公子,后严厉训斥两名长安贵nv,语气平静里却透着股无法抗拒的强势,尤其是司徒依兰和金无彩两名少nv被训斥后,非但没有什么恼怒情绪,反而是羞愧地低下了头,旧书楼内外的学生们感觉到事情有些异样,不由万分好奇那辆青帘马车里究竟是何方人物。

    青帘马车里再次响起声音:“宁缺,你给本宫过来。”

    听到本宫二字,旧书楼内外一片死寂,尤其是随着司徒依兰xiǎo心翼翼的眼神确定,学生们终于确定了青帘马车里那位nv子的身份,下意识里纷纷躬身行礼。

    钟大俊脸sè变得极为难看,不是先前那种愤怒的难看,而是恐惧的难看,他虽然出身阳关大族,但只要青帘马车里那人随意一句话,只怕自己日后的仕途文道便要终止,谢承运此时的脸颊比先前更加雪白,他虽然不是唐人没有钟大俊那种担心,然而身为一名南晋人,他又怎么敢去招惹马车里那人?

    依大唐礼制,皇太后或者皇后方能自称本宫,若朝中有长公主也可如此自称,天启朝既无太后也无长公主,那么能自称本宫的当然只有皇后娘娘,可是皇后娘娘绝不可能单车前来书院……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天启年间有一位公主殿下因其贤,而被朝廷特允自称本宫。

    青帘马车里坐着那位大唐天子最宠爱的四公主殿下,大唐子民最敬爱的四公主殿下,大唐年轻男nv们视为心中偶像的四公主殿下,谁敢造次?

    宁缺微感惊讶,在学生们异样的目光注视下走出旧书楼,缓慢走到那辆青帘马车前,这才注意到那位戴着笠帽的马夫竟是彭御韬。

    彭御韬微笑点头致意,说道:“殿下寻你说话。”

    宁缺笑着点了点头,走到车旁微微躬身一礼,平静说道:“草民见过殿下。”

    李渔掀起帘帷一角,静静看着这个有些日子未见的少年,忽然开口说道:“你既然已经入了书院,从今往后见着本宫,自称学生便好。”

    宁缺透过青帘一角,看着那张清丽宜人的脸蛋,不知怎的便忽然想起北山道口的火堆,微微一笑,压低声音说道:“你既不是书院先生,我为何要当你学生。”

    李渔微微一怔,全然没有想到重遇之后自己已经回复公主尊严,这惫懒少年居然还是那等惫懒xìng子,不由羞恼地重重一摔车帘,寒声说道:“本宫今日来书院办事,想到你在书院就学,所以来探探故人,主要是想告诉你,本宫有些想……桑桑那丫头,明日你带她去公主府上给本宫瞧瞧。”

    这时隔着青sè车帘,见不到那张清喜宜人容易让人想起当时婢nv的脸,宁缺反而变得平静正常很多,规规矩矩地长揖为礼,和声道:“殿下有心。”

    青sè车帘再次掀起,李渔静静从缝隙里看着他苍白的脸颊,微微蹙眉,沉默片刻后说道:“听说你这些日子天天登楼,我劝你最好爱惜些自己身子,不要把xiǎo命葬送到赌气之上,和这些酸流置气何苦来哉,留着xìng命为国效力才是正途。”

    宁缺直起身来正想解释两句,没想到青帘马车就此驶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