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八十四章 春已浓,人将残,书如故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八十四章 春已浓,人将残,书如故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八十四已浓,人将残,书如故

    第二日书院安排的课程是数科,但今天的书舍里气氛与昨日有些不同,案旁的学生们沉默听着教授先生的授课,心思却早已经飘到了别的地方,飘到了那座叫做旧书楼的地方,很明显昨天有很多人经历了和宁缺相同的情况,相反也jī起了这些年轻学子们的不甘心情和挑战意志。

    散钟清幽响起,数科教授先生轻拂衣袖宣布下课,书舍里哄的一声,所有学生都快步冲了出去,向书院深处那座木楼跑去。教授先生看多了新入书院学生们的表现,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昨日没有去旧书楼的褚由贤,听同窗们说了那楼里的神奇,今日也动了心思去一探究竟,招呼了宁缺一声便冲了出去。宁缺今日倒显得极为平和,一点都不着急,走出书舍后并没有急着去旧书楼,而是沿着石径去了灶堂。

    两人份的午餐,加了根jītuǐ,吃了三颗生jī蛋,宁缺慢条斯理地吃完面前所有食物,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灶堂,满意了mo微微鼓起的腹部。

    走出灶堂,踏上那条绕着湿地芦苇的清幽石径,他依然不急着去旧书楼,而是绕着那片湿地湖泽慢走了三圈,直到确认腹内的食物已经消化,变成了身体需要的热量,又蹲在湖畔仔细地洗了道手,才平静走向了旧书楼方向。

    他没有修行潜质,但他有足够的做战经验,面对着旧书楼内那些神秘的书册,他决定以迎战的态度,以坚狠的精神,一点一点劈掉那座拦在身前的大山,所以他必须把身体和精神都调息到最佳的状态。

    “让让!让让!不是开水!是活人儿咧!”

    旧书楼前听着一阵急促的喊声,那四名穿着学院袍的执事人员,拎着一名昏厥的学生快奔出,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喊的话却特有趣儿,这两日来大概抬出来太多昏厥学生,他们必须想些招儿来消解这种无聊的重复。

    至少已经有十几名昏厥学生躺在了旧书楼外,书院早就已经预备好了这种情况,有专门负责此事的教习拿着醒神汤、济元丸之类的yao物在一旁救治。

    宁缺看着这幕画面,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

    顺着楼梯走上去,空旷的楼内书架之间,他现正在苦读的学生数量比昨日少了些,但大部分是被抬了出去,而不是畏难没有登楼——能考进书院的没有无能之辈,谁甘心仅仅在第二天便黯然放弃?只是看那些年轻学子们苍白的脸色,摇摇晃晃有若饮醉般的身体,只怕没有谁能支撑太长时间。

    沉闷的撞击声不时响起,啪啪啪啪,就像是秋日枝头熟透了的果子落在泥地上,书架旁的学生们不停倒下,或搐昏厥,或口吐白沫无神望天,十分凄惨。

    宁缺此时手中拿着的还是那本《雪山气海初探》,他把目光从那些不幸昏厥的同窗身上收回,无睱再去关注旁人的事情,深吸一口气,神情凝重掀开了书页。

    “天地有呼吸,是为息也……”

    艰难的书山攀爬又不得不从第一步开始,因为他只记得昨天昏mí前拿的是这本书,却不记得自己看过些什么,看到了哪里——他已经提前预知了今后的读书过程将是何等样的无奈重复,每次开始都将不得不从第一句开始。

    薄册上的字迹不出意料再次模糊起来,那些一团一团的墨污,就像是笔尖堕入清水瓮里的墨滴,迅洇散开来,宁缺不为所动,继续快向下翻阅。

    “人乃万物之灵,故能体悟自然之道,意志为力,是为念力也。”

    模糊的字迹又一次飘离纸面,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嗡鸣振动,宁缺觉得那些振动甚至不像是划桨,而更像是草原上的寒风,感觉自己在和无数名凶悍的马贼做战。

    他深深吸了口气,强行抬起头来休息片刻,因为抬头的动作过于坚决强硬,竟让颈部肌rou有些隐隐作痛,为了消解此时腹间的烦恶感觉,他压抑住手中那本薄册的无限y,把目光往窗外的日林梢望去,向书架旁别的同窗望去。

    一个的身影贴着书架无力地瘫软下去,那是临川王颖。然后宁缺注意到在书架的最深处,谢承运正盘膝坐在地面,目光微垂静静看着膝上放着的书卷,眼眸虽然明亮依旧,但脸色却苍白的极为可怕。

    “都在努力攀爬啊。”宁缺默默说道,被楼内同窗们年轻倔犟而不甘屈服的气氛所感染,微笑着把目光重新投到纸面之上。

    “人之念力于脑际,汇于雪山气海之间,盈凝为霜为1ù为水,行诸窍而散诸体外,与身周天地之息相感……”

    墨团飘浮再次,振d摇晃,他忽然听不到脑海中的嗡鸣声,觉得自己仿佛站在了风亭的街巷间,身旁没有朝树,只有无穷无尽的雨水自天而降,击打在他的脸上身上衣衫上,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极端的湿冷。

    然后他再次昏了过去。

    ……

    ……

    第三日午后,旧书楼外。

    “让让,让让,不是开水,是大活人咧!”

    四名穿着学院袍的执事人员,拎着昏厥中的宁缺快步走出旧书楼,把他扔给楼外待命的大夫,然后有人将他扛进马车。

    今日楼内昏mí二十七人。

    ……

    ……

    第四日午后,旧书楼外。

    “让让,让让,真不是开水,真是个大活人儿!”

    还是那四名穿着学院袍的执事人员,拎着昏厥中的宁缺走出旧书楼,把他扔给楼外待命的大夫,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低声埋怨了几句。

    今日楼内昏mí九人。

    ……

    ……

    第五日午后,旧书楼外。

    “让让,还是那位开水生滚的大活人儿咧!”

    依旧是那四名穿着学院袍的执事人员,拎着昏厥中的宁缺缓步走出旧书楼,有气无力地嚷了两句,楼外待命的大夫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孔,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今日楼内昏mí四人。

    ……

    ……

    第六日午后,旧书楼外。

    “让让。”

    四名穿着学院袍的执事人员,极简洁地说出两个字,然后把某人扔进楼外树荫下。

    ……

    ……

    意渐浓,气温渐高,书院学生们对旧书楼的挑战却没有丝毫进展,逐渐凄惨地败下阵来,此后的日子里,因为刻骨铭心的经历,大多数学生已经确认旧书楼里那些书册对于自己来说完全无力应对,去二楼的人变得越来越少。

    宁缺每天散钟之后,依然坚持去灶堂大吃一顿,在湿地旁散步三圈,然后继续登楼,次次登楼,次次昏厥,次次被抬走,他没有丝毫气馁,更没有放弃,只是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脸颊变得越来越瘦削,登楼时的脚步变得越来越虚浮。

    眼看他上高楼,眼看他被抬出楼来,没有任何意外,

    这一日午后,宁缺吃了两大盘香菇jīrou饭,就着一碟红油肚丝又啃了两个馒头,在湿地旁洗了手,再次来到了旧书楼外。

    现在的书院学生们已经不怎么记得入院试时宁缺拿到过三科甲上,他们只知道这个少年是丙班最出名的疯子,当他出现在旧书楼门口时,所有正在看书或是在窗旁做那带不走的笔记的学生们同时抬起头来,望向他的身影开始窃窃议论。

    “这家伙该不会是疯了吧?”

    “今天他会在楼上呆多长时间?”

    “半个时辰?”

    “我看够呛,顶多一盏茶功夫就会被人抬下来。”

    “我比较好奇,他和谢三公子今天谁会先下楼。”

    “谢三公子有修行潜质,这个家伙有什么?”

    “说起来他到底为什么这么拼命?”

    “我看是因为他要和谢三公子争风头,不然为什么这么拼命?”

    宁缺根本没有听到这些低声议论,他看着眼前的楼梯,左手扼住自己微微颤抖的右腕,强行压抑住心中强烈想要收回脚步的念头,深吸一口继续向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每天这道楼梯都会显得比昨天更加陡峭更加漫长更加艰难。

    看着他艰难向楼上走去的背影,看着他苍白的脸庞,楼下的学生们目光变得越来越复杂,有很多人怀疑他如此拼命的目的,或是不屑他的执念,但无论是谁都不得不佩服他所展现出来的意志与毅力。

    再上层楼,宁缺轻轻擦掉额头上的几粒汗珠,沉默走向每天固定站立的书架旁,出那本已经看了很多天,却依然什么都没能记住的薄薄书册。

    空旷楼层间寂静一片,除了他之外就只剩下一个学生还能坚持:谢承运盘膝坐在书架尽头,脸色苍白得有如未着墨的新纸,膝上放着同样。

    宁缺知道这位谢三公子在,对方既然能够入术科,那么肯定有修行潜质,所以他并不惊奇对方能够支撑这么长时间,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当能够旧书楼第二层楼间只剩下自己和谢承运时,会在书院内引起怎样的议论。

    在很多学生甚至是教习的眼中,宁缺和谢承运二人,继入院试之后再次扛上了,谁也不甘心比对方先行放弃,所以才会每日来旧书楼苦苦支撑。

    宁缺不知道这种议论,更不知道谢承运是否因为心中有这种较劲的想法,才会每天来此,就算他知道这些议论,也完全不会在意,因为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为什么自己每天都要来这里,哪怕是徒劳无功异常痛苦,还是要来这里。

    因为他喜欢,因为他需要,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

    ……

    这章写的内容值得在章尾拉拉月票了:月票我很喜欢,我也很需要,道理确实很简单,但难度确实很大,请大家多支持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