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五十九章 长安乱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五十九章 长安乱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五枚剑片归于沛然一剑,朝府庭院内的雨丝莫名多了份焦灼,仿佛夜空里多了一轮无形的太阳,听雨楼近处的雨水竟是开始高变成白雾。

    看似是沛然一剑,实际上是蕴着人间锋利极致意的无数剑,朝树强大的精神随着他的目光落在听雨楼内,让那把薄薄的青钢剑高刺向铜钵,然后闪电缩回,然后以更快的度再次刺下,在刹那间竟是连刺数百剑!

    比啄木鸟啄树要快无数倍的剑击,极其恐怖地落在铜钵正中央的位置,出笃笃笃笃的声音,由于剑刺频率太高,声音与声音之间根本听不到任何间断,于是庭院里的人们只能听到一声拉长了的闷击声!

    “他也不行了!近身杀死他!”

    唐军领看着盘膝坐在雨中的朝树,注意到他脸色越来越白,厉声喝道,此时这些军士们已经不再需要什么纪律荣耀来支撑自己的行动,他们清楚自己必须马上杀死朝树,不然若等那把薄剑破开铜钵,杀死那名月轮国的苦行僧,他们便再也没有杀死对方的机会,更准确地说是他们都会死。

    密集的弩雨再次射出,十几条剽悍的身影再次袭来,这一次唐军精锐们显得更加坚绝更加强悍,因为这是被绝望bī出来的坚绝和强悍。

    可他们还是没能靠近朝树的身体,杀死这位境界可怕的大剑师,因为朝树的身前一直站着一名少年。

    宁缺在积雨的青石板上不停移动,并不灵动而显得格外沉重,每一次靴底踏下便要溅起一蓬水,而每蓬水溅起时,他的刀锋便会收割一名唐军精锐的士兵。

    朝树盘膝坐在暴雨间,便等于是把自己的xìng命完全托付给了他,所以他始终守在朝树的身前身后,把自己和手中那把朴刀变成先前那道死亡的网。

    右肘一挫,刀锋下沉割断一名唐军的膝盖,宁缺不及拔刀,左脚一抬像块飞石般弹了出去,狠狠踹中另一名唐军的阴部,紧接着错握细长刀柄的双手一转,刀锋由下向上挑起,破开第三名唐军的腹部。又有人影悍勇扑来,半蹲在地面的他腰部一拧,单手执刀借势狠狠一划,刀光绽现,不知砍断了几根ǐ。

    黑色口罩早已被雨水打湿,透出的呼吸带着一股湿意,1ù在口罩外的眉眼却平静一如往常,甚至显得有些麻木,他的动作极其简单,但杀伤效果却异常惊人,在他身前刀下,那些悍勇的唐军精锐就像是一根根木头,不停被砍倒踹翻。

    无论弩雨多密,刀光多寒,他始终站在朝树身前,一步不退!纵使肩头被弩箭划伤,纵使tuǐ侧被刀锋划破,他半步不退!

    听雨楼内传来一声极为难听的巨响,就像是一口铁锅被人用砖头砸破,苦行僧身前的铜钵终于在那沛然万剑之下崩裂而碎!

    苦行僧头顶的笠帽随着铜钵破裂同时裂开,黝黑的脸上闪过一丝绝然之色,手印再次变幻,一直守护在他身躯四周的念珠停止了旋转,骤然变成一条黑色的蛟蛇,嗖嗖作响缠上正要刺向自己面门的那把单薄青钢剑,让剑势为之一顿。

    朝树沉默看着楼内,1ù在袖外的右手自身旁积水里划过,掬起一捧雨水洒向身前,听雨楼内那柄单薄青钢剑随着他的这个动作,陡然开始嗡鸣振动,如将要破云的真龙,强硬地不停向前突进!

    黄豆大的雨珠落在青石板上,出啪啪的轻响,被风刮断的新枝出啪啪的轻响,听雨楼内也出了啪啪的轻响,那把困住青钢剑的铁木念珠四处迸散!

    苦行僧苦笑着闭上了双眼,青钢剑鸣啸着穿过楼内空中那一百多粒铁木念珠,深深刺进他黝黑的眉心,鲜血缓慢渗出,苦涩的笑容就此定格。

    朝府正门处,宁缺看着不远处的敌人们,缓慢把朴刀从一名唐军士兵口里拔出。

    嗒嗒嗒嗒,迸散的念珠撞到梁柱上墙壁上,然后落到木地板上。

    还活着的唐军精锐们,看着盘膝坐在暴雨里微笑的中年男子,看着持刀站在暴雨中沉默的门g面少年,心中满是绝望的情绪。

    巷子里传来了马车的声音。

    朝树的眉头缓缓挑起。

    ……

    ……

    长安南城,门g老爷手中最挣钱的勾星赌坊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被砸烂的赌具扔的满街都是,平日里代表银钱的筹码被浸泡在污臭的雨水里,没有人敢去拣,道路旁,有女眷孩子围着十几名被打断tuǐ的赌坊管事护卫哭喊不停,却没有一个人敢用言语去咒骂那些该死的行凶者,甚至连怨恨的表情都不敢有。

    四十几名青衣青kù青靴的风亭帮众冷漠站在四周,他们在维持秩序,同时也是向南城所有人宣告自己的进驻,人群最前方,齐老四从下属手中接过一方青色手帕,擦掉嘴角的鲜血,脸上没有任何得意骄傲神情,反而显得有些焦虑不安,因为他知道虽然鱼龙帮今夜趁势侵占了大量地盘,但大哥此刻却在风亭横街独自面对那些强大敌人的埋伏,他的身旁没有任何人。

    同样的故事相似的画面,今夜在长安城各片坊市之中不停生,猫叔控制下的典当行与妓院被一群剽悍的青衣汉子砸烂,另一群青衣汉子控制住俊介养的三个外室,然后直接把那三间奢华的院推平。

    凉瑟的雨一直在淅淅沥沥的下着,而且有渐大的征兆,今夜长安地下世界各大势力借着官府这张虎皮,全部涌进了东城,对领袖长安江湖多年的风亭老朝起了进攻,而谁也没有想到,那位黑夜传奇人物竟是用自己为饵,趁着南城西城势力调一空的时机,派出帮中全部兄弟控制住了全局。

    今夜之后,只要风亭老朝还活着,那么他和他的兄弟们便可以把夜色中的长安城全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但是……今夜的朝树只有孤身一人,随他浴血多年的那些兄弟们都不在,他能活下来吗?

    ……

    ……

    长安北城,戒备森严的羽林军驻地,羽林军偏将曹宁看着身前两名被反缚双手的校尉冷笑道:“常思威?我是不是应该称呼你为常三?费经纬,我是不是应该称呼你为费六?真没想到我羽林军中竟然会藏着鱼龙帮的两位当家。”

    常思威是名xìng情温和的中年人,他望着直属上司微微一笑说道:“您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军营里挣外手钱的人很多,据我所知将军您在门g老爷和猫叔那边好像都有些干股。”

    费经纬保持着沉默,只是冷冷盯着曹宁的脸,仿佛要把这张老脸盯出来。

    曹宁端起茶碗喝了两口,说道:“现在说这些事情有何意义?只不过是争些言语上的功夫,你们两个只是的校尉,若不是看在风亭的面子上,我何至于要和你们说这些废话?不过你们也莫要以为靠着风亭撑腰,就能在本将面前摆谱,本将只需要一纸命令,你们便不能出营,只要你们敢出营,本将就能不请钦命直接斩了你,而你们不能出营,bsp;“风亭死定了。”他缓缓入下茶碗,淡然说道:“所以你们就没用了。”

    常思威微笑说道:“这世间很多人都死了,我大哥也不会死。”

    “这世间从来就没有杀不死的人。”曹宁盯着他的脸寒声说道:“我大唐如此多的贵人想赏风亭脸,他偏不要,我倒要看看,这么多贵人要他死,他区区一个长安江湖人物还能怎么翻盘!”

    话音落处,门帘被掀开,微寒的夜风裹着几粒雨滴飘了进来,曹宁微微一怔,正yù怒训斥,忽然间表情一僵,下意识里站起拱手行礼道:“林公公……这么夜了,您怎么会过来?您……您这是?”

    身材矮胖的林公公满脸笑容看着他,说道:“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宫禁门那儿听说今儿夜里羽林军提高了警戒等级,我过来问问究竟生了什么事儿。”

    然后林公公转身望向被反缚双手的两名校尉,皱眉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

    ……

    骁骑营营地里火把照耀马场,纵是连绵雨水都无法浇熄,骁骑营副统领楚仁愤怒盯着对面马上那名国字脸汉子,咆哮道:“刘思你这个hún帐东西!封营是军部出来的军令!你胆敢闯营,我就敢砍了你的脑袋!”

    国字脸汉子身材极为魁梧高大,即便坐在骏马之上,仿佛双脚也快要垂到地面,听着副统领的训斥,他脸上依旧毫无表情,右手缓缓抚摩鞍畔的铁枪,目光穿透夜雨望向长安东城某处叫bsp;他叫刘思,鱼龙帮排行第五,当年风亭老朝靠着一把剑硬生生在长安城里打下一片江湖时,正是此人寸步不离站在朝树身畔,而今夜他无法站在大哥身旁替他挡箭,只有默默希望大哥看中的那个子能把事情办好。

    刘思回望向营门口的楚仁副统领,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军卒,面无表情说道:“统领大人,卑职不敢违抗军令闯营,但自十年前被你亲手撕掉晋级命令后,我一直很想和你战上一场,不知道你敢还是不敢。”

    ……

    ……

    皇宫某处偏僻安静的房间内,响起一道带着浓郁河北道口音的声音:“老陈啊,你可是shì卫处的老人了。虽然早年间你就已经去职,但你当过一天大内shì卫,那一辈子就是大内shì卫,你是皇上的脸面,哪里应该参合这种江湖是非?我知道你和老朝j情好,但今夜这事儿你应该很清楚是那位爷亲自做的计划,谁敢去拦?”

    ……

    ……

    雨中那辆马车缓缓停止,距离风亭朝宅只有十丈的距离。

    ……

    ……

    (中午便出门了,这章是存稿,去上海参加朋友婚礼,然后去北京办签证,大概有五天时间很hún1,下月要出去一趟,公事这个没法推,好在手里头有三四章存稿,请诸位同学放心。

    前面这几天要存稿子,恰好又写到这段最要命的雨之战,实在是很痛苦。前几章反响很不错,我尤其注意的是大家比较欣赏战斗时的画面感,但用文字写出画面感来,大家闲时可以尝试一下,真是很要命很耗精神的绝望考验……

    疲惫鞠个躬,认真要个票,请大家多投推荐票鼓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