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五十七章 两个人的战斗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五十七章 两个人的战斗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朝xiǎo树一剑化五。

    三枚剑片嗤嗤作响绕过铜钵的方位,shè向苦行僧的身体,其余两枚剑片没有回援己身,而是根本无视长衫剑客的青光短剑,犀利一掠斜斜刺向他的面mén!

    纵是修行者的战争,这青衫中年男子依然在其间贯注着长安江湖的凛厉狠辣意味:你若杀我你便要死,我在长安江湖夜sè里修行多年,我不惧生死之别,你在名山大川师mén庇护之下修行多年,怕不怕死?

    长衫剑客怕死,面sè微白的他并指剑决一散一勾,把刚飞出半箭之地的青光短剑强行召回,在最危险的那一瞬间,击飞了两枚袭向自己眼睛的剑片,就这一个动作便让他的右手微微颤抖起来,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隐现。

    旁边那位苦行僧神情凝重看着袭向自己身体的三枚剑片,已经来不及召回笨重的铜钵护体,只见他拙喝了一个意味含糊的字眼,左手虎口间搭着的那串念珠飘浮而起,围绕着他的身体呼啸旋转,只见一片火huā四溅,瞬间内竟是不知道与那三枚踪迹诡异的剑片发生了多少次碰撞!

    剑影破空而至,铜钵dàng水而起,青光短剑直刺府mén,灰淡剑影化作五枚剑片,青光短剑闪电遁回,念珠悬浮护住,每一个环节都蕴藏着极可怕的凶险,只要有一处处理不当,这三位强者便会有人溅血而亡。

    强者的世界里时间尺度本就不一样,这看似繁复凶险漫长的过程,在真实的世界里只是极短的一瞬间,其时那只铜钵泼出的水还在空中化成片片琉璃未曾落下,满院的雨水还在缓慢地编织着雨帘,而那些持弩的唐军jīng锐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突!突!突突!

    唐军jīng锐们用尽可能短的时间做出了反应,迅速抠下扳机,数十枝箭矢携着强劲的破风声shè向府mén,此时那五枚剑片正在听雨楼内与那两位修行者相斗,朝xiǎo树全无自保的能力,眼看着只能被那些弩箭shè成刺猬。

    而就在此刻,在弩箭快要抵达朝xiǎo树身前时,一片雪亮的刀光耀亮了庭院,将层层雨帘照的清晰无比,将那些密密麻麻的弩箭全部卷了进去!

    靴底踏在朝府正mén的水洼里,仿佛钉子般锲进地面,紧握长刀柄的双手像钢铁般坚定,宁缺不知何时绕到了朝xiǎo树身前,手腕与xiǎo臂上的肌ròu以难以想像的速度绷紧放松,带动那把雪亮朴刀绕着手腕快速转动起来,化作一片银sè圆盾,把他脸上那张黑sè旧口罩照亮,把那些密集弩箭震飞。

    当当一片清脆碎响声在二人身前暴起,十几枝弩箭被坚硬的刀面强行震飞,高速斜向luànshè,扎在朝府正mén的木mén匾额之上,紧接着发出一阵笃笃闷响。

    数十枝弩箭骤如急雨,纵使宁缺刀法再好,也无法完全阻挡,然而他此时瞳孔微缩,眼神锐利至极,就像是草原天空上飞翔着的鹰,将身前的一切细节都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心神也如鹰一般冷静,凭感觉捕捉着弩箭的shè击角度,只对那些能够伤害到自己和朝xiǎo树的弩箭挥刀,而对边缘方位的那些箭枝毫不理会。

    在这一瞬间,这些年经历过无数场生死搏斗的少年,完美地展现出被那些大恐怖打磨出来的危险触觉和判断能力,那些看似极其凶险的弩箭擦过他的耳垂,穿透他衣衫下摆狠狠扎进被雨水打湿的青石板缝隙,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进击!”一名唐军jīng锐首领厉声喝道。

    随着这声命令,发shè完一轮弩箭的唐军jīng锐们分成两组,一组迅速拉簧上箭,另有十余名士兵拔出腰间钢刀沉默着向朝府正mén处冲来。

    蹬!蹬!蹬!蹬!一名唐军高手双脚连蹬湿漉的地面,仿佛紧随着最后那轮弩箭冲了过来,距离府mén尚有一段距离,只听得他暴吼一声,双手持刀高高跃起,以不可抵挡之势,向宁缺的头顶劈下。

    lù在黑sè口罩外的那双眼睛眼帘微垂,宁缺看着身前的雨地,似乎没有看见马上便要临头的这凶蛮一刀,只见他手腕一翻,刀锋化作一道白光,jīng确无比斩掉最后两枝弩箭,然后……刀光忽敛,消失不见。

    雨夜漆黑深沉,楼内隐有灯光,刀起时锋面映光大动便成光面,若要刀光消敛无踪,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把刀现在处于静止状态。

    他手中那把样式普通的朴刀,这时候静止在那名唐军高手的脖子里,朴刀深深楔进那人颈间大概一半的距离。

    刀锋破开皮肤骨ròu紧紧夹住,血水从那道极细微的锋间涌出,然后迅速被越来越大的夜雨冲洗干静,宁缺左手正握刀柄最下端,右手在刀柄前方反握,微微低头看着一滴雨在青石板上溅起朵浊huā,保持着沉膝转腰的姿式。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但它不会真的停止。宁缺闪电般一拉左臂,刀锋在那名唐军高手的脖颈上带出一道令人牙酸的声音,那是金属与强壮颈骨磨擦的声音。就在这名唐军高手瞪着死不瞑目双眼倒下的过程中,宁缺左手紧握刀柄向前一推,刀锋携着雨水猛然跃起,刺入第二个敌人的咽喉。

    双手相错jiāo握朴刀长柄,脚步如草间灵豹在极xiǎo的范围内跳跃趋避,宁缺一记错手平斩,砍翻左侧袭来的敌人,紧接着身形一转骤然发力,刀锋砍破雨帘,砍断自夜sè中递来的刀身,砍掉第四名敌人半片肩膀。

    甫一照面,四名唐军jīng锐便死在他的刀下,血水从残破身躯上四处喷洒,竟仿佛比雨水还要更加密集,宁缺做到了自己的承诺,没有让一个人一枝弩箭伤害到朝xiǎo树的身体,至于那些越来越磅礴的雨水,不是他关心的事情。

    三名修行者正在以天地元气为舞台做着生死之际的战斗,那些唐军jīng锐本以为自己捕捉到了最好的出手机会,然而他们没有想到,那个沉默站在朝xiǎo树身后的少年,竟是如此生猛的角sè,大概是被宁缺犀利诡异的刀法所震慑,唐军jīng锐们眼中的那幅黑sè口罩竟变得有些可怕,前冲的脚步下意识放缓了些。

    宁缺双手握刀,被雨水打湿的黑sè口罩缓缓起伏,眉头皱了起来。

    大唐军队是世间纪律最严明,战斗力最强大的军队,今夜出现在朝府中的这些军人则是大唐军队中的jīng锐,像这样的军中jīng锐,无论遇到再强大恐怖的敌人,只要上级没有下达撤退命令,那么他们便一定不会撤退,只要没有军令,就算面前是万丈深渊,他们也会勇敢地冲过去,绝对不会畏怯地放慢脚步。

    嗖嗖嗖三道极细微的机簧声响起,暴雨哗哗落下,击打在听雨楼的楼顶上,坚硬的青石板上发出雷鸣般的声响,成功地将这三道细微的声音掩盖。

    但宁缺一直没有放松,他盯着那些看似畏怯不敌的唐军jīng锐,双手紧握着刀柄,专心凝听着雨夜里的任何声音,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内捕捉到那三声极细微的机簧声,同时在第一时间内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神侯弩!

    神侯弩是唐军单兵携带的最恐怖武器,内藏弩匣,能一次xìng发shè十枝弩箭,更可怕的是,神侯弩的机簧经过特别设计,发shè出来的弩箭速度奇快。这种武器曾经在大唐帝国征战天下的历史中创造无数辉煌,只可惜由于制造神侯弩所需的特种钢材越来越少,所以才会逐渐退出唐军标准配备,没想到今夜居然会出现。

    埋伏在朝府里的唐军jīng锐一开始没有动用神侯弩,是因为他们没有信心能够用神侯弩击毙处于完好状态下的朝xiǎo树,而那名戴黑sè口罩的少年,不值得使用神侯弩去应付。他们本想用普通弩箭配合苦行僧和长衫剑客逐步消耗朝xiǎo树的实力,最后才用神侯弩发动致命一击,然而眼下的局面由不得他们这么做——因为不动用神侯弩,他们连那个戴黑口罩的少年都无法杀死,更何况朝xiǎo树。

    一颗黄豆大xiǎo的雨珠从黑sè口罩的上沿落到下沿,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宁缺想明白了这么多事情,而同时他的左手早已悄然无声离开细长的刀柄,伸到了自己的身后,指尖快要触及被粗布包裹住的那把大黑伞。

    他不是那些强大的修行者,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虽然无数场血腥的厮杀战斗让他变得有些不普通,但他终究没有信心就靠手中这把朴刀去应付神侯弩。

    就在这时,雨中的朝府再次响起一连串细微而又清脆的声音,这些声音比雨珠坠落琴弦的声音更清脆,比最玄妙的琴师拔动的野蜂飞舞还要迅疾。

    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

    五道极黯淡的剑影不知何时悄无声息自听雨楼间归来,在庭间像野蜂般高速穿梭飞舞,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网,仿佛有灵xìng一般准确地捕捉到神侯弩每一枝弩箭的shè击轨迹,把那十根弩箭尽数拦截,然后一一击飞!

    朝xiǎo树站在雨中,略有些苍白的脸上除了平静没有任何情绪,只见他悬在袖外的右手缓缓张开,那五枚剑片嗖嗖作响飞回身前,笼在四周啸鸣高速飞舞,二人身周的雨水被剑片所挟气息割出一道道口子,显出道道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