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四十三章 御史张贻琦之入港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四十三章 御史张贻琦之入港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想明白了这一点,张贻琦心丧若死,就此放弃了在官场上钻营攀爬的念头,一门心思扑到了俗世享受之上,硬生生顶着家中的悍妻连娶数房妾侍,隔一段日子便会去长安城里著名的青楼流连一番。

    只是风花雪月醉生梦死依然需要金钱和官位的支持,张贻琦可不想被人抓住丝毫把柄——御史□□□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但如果这种事情是发生在他身上,想必宫中那位皇帝陛下绝对会毫不留情地把自己贬落凡尘,再狠狠踩上三脚。基于这个理由,御史大人每次出府寻欢之时总是格外小心翼翼,就如做贼那般。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张贻琦绝对是长安官员进出青楼最小心的那人,也是最难被找到行踪的那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卓尔始终没能查到他的去处,宁缺也为之耗了好几天时间和最后的几十两银钱。

    一辆马车停在了红袖招侧门外,乔装打扮成一寻常富翁模样的张贻琦御史下车走进门内,向身后挥挥手,几名随从侍卫早已跟熟,自去巷内寻间饭铺等侯。

    张贻琦进门后示意引路小厮离开,顺着院墙青竹掩映下的一条石径向溪畔某处院子走去,进得此间,铁肩御史正式变身成为老嫖客,他脸上的忧国忧民之色终于消失不见,换做了难得的舒爽惬意。

    早就走熟了,自然不需要有人带路,他也怕被谁看到,红袖招楼后全是独立分隔的小院,极为私密,而且他每次来前都会预约,也不虞有撞车这种尴尬事。

    至于安全他更不会担心。长安城的治安向来极好,除了那些割袖割手玩决斗的莽夫,北南西三城里极少发生命案,至于红袖招这座楼子,更没有人敢来惹事。

    谁都知道这楼子东家有长安府的背景,那位简大家的后台更是正站在峰顶看天下的皇后娘娘,虽说四公主已经从草原归来,但除了她还有谁敢来惹简大家?

    这位简大家可真是了不得,被先帝强行从南晋讨了过来,硬是就此奠定了红袖招天下第一歌舞行的名声,这些年来她又一手教出了无数位花魁,生生夺了天下风月场大半光辉,而最令张贻琦感到佩服的是,这样一个老鸨般的角色,居然能够出入宫禁无碍,甚至有传闻在私下时,皇后与她竟是姐妹相称!

    一路踏石而行,张贻琦望着越来越近的小院,脑子里却在想着简大家的传奇,暗道若有人能够得到那妇人亲睐赏识,那宦海之上必然是一帆风顺,事实上若不是他实在拉不下颜面,只怕早就已经扑过去了。

    御史大人并不知道,就在数日之前,有位刚到长安不久的少年莫名其妙进了简大家的眼,虽然如今还谈不上什么青睐赏识,但总算结了一次眼缘。他更想不到的是,那位少年这时候正半倚在三楼某道栏边,似笑非笑望着自己的背影。

    整件事情做了粗略的计划,应该不会拖累水珠儿姑娘,但为了更保险些,宁缺今天下午就到了红袖招,没像前几日那般去水珠儿所在的小院盘桓,而是直接上了主楼觅婢女小草说话聊天,弄得小草大感惊讶,带着一丝微羞喜意嘲笑他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张贻琦从侧门走进来的那一刻,宁缺就发现了他,连续跟着这位御史大人上下值几天,哪还能记不住他的背影。他倚在栏边微笑望着那个背影消失在竹中,并没有任何动作,为了不想牵连水珠儿,他今天连院子都没去,自然不可能选择在那院子里动手。

    “就让你这个老东西最后享受一下艳福吧。”

    宁缺看着目标的背影,忽然记起水珠儿那晚说的话,想着呆会儿老御史龌龊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默默念道:“这算是给你最后一次服侍姑娘的机会?”

    小草婢女服侍简大家事情极多,接过宁缺递过来的蜜饯盒子甜甜一笑便离开了,宁缺笑了笑,依旧站在栏边看落日看幽竹看白粉墙。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他熟门熟路找到后楼梯,借着楼体阴影绕到侧门,看见那辆做了标识的马车,极随意地走了过去,手掌在车辕上某处按了按。

    车辕前方的马儿疑惑回头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响鼻,宁缺在渭城生活多年,常在草原上纵深劫掠,对付马羊最是拿手,随手在马臀上拍了一记,那匹疑惑的马顿时老实了,舒服地蹶蹄在地面轻轻蹬了蹬。

    侧巷饭馆的一名护卫下意识往那边看了眼,发现没有人,又继续低头对付菜盘里已经残留不多的食物。

    ……

    ……

    每个院子里都有洗澡用的木桶,但张贻琦每次完事之后,基于心中某些隐晦的自卑感,总会去侧门旁的蒸浴房,搓个背会让他感觉能够恢复些体力,单独房间也让他感觉很安全,而出门便上马车更是方便。

    今天同样如此,御史大人随意冲洗了一下身体,只穿着一条丝绸亵裤,便躺在了裹着棉布的短床之上,等着惯用的那名搓背妇人过来。

    搓背时要用精盐牛奶木油,总要准备些时间,他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在等待的时候,他忍不住又开始回忆先前在小院里的香艳画面,想着水珠儿那身好皮肉,他又开始浑身发热,只是脸上却有些怨毒神色。

    今天水珠儿姑娘再次拒绝了单独侍奉他的请求,张贻琦心情极为糟糕,低声狠狠道:“不就是一个千人骑万人骑的臭婊子,得意个什么劲儿,本官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银子你还推三阻四,实在是太不近人情。”

    “嫌本官官小?女人就是没见识,我从六品的御史大人,放在各部堂里怎么也得换个正四品,不!从三品的大员!”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脚步声轻微响起,向床边走来。

    张贻琦停止了咒骂,闭上眼睛等着享受,当微烫毛巾敷到背上时,他忍不住痛快地呻吟了一声。

    然而马上他便再也不能呻吟了。

    因为另外一条滚烫的毛巾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紧接着他的手脚一紧一痛,被紧紧地捆在了短床之上。

    ……

    ……

    (昨天那章我写了几处白|粉墙,结果审核通不过,想起有章痞|子也不让人写,D字也和谐,再想到有时候看到的十之叉叉,叉叉分之,水叉叉融,我了个去啊……主要是腰椎间盘那里太难受了,本来已经快好了的,结果今天遛了两趟狗,又酸痛的不行,这两天连着遇事儿恼火的不行,上章里错字也多,刚刚才修改,这是趁借题发挥发泄一下,发泄完就好,向大家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