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十七章 我有三把刀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十七章 我有三把刀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一个伞字。

    前面没有动词。

    宁缺也没有喊出桑桑的名字。

    主仆二人自幼一起生活,山林草原上艰难共度数载寒暑,早已心意相通配合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字便能让对方明白自己想要做些什么。

    就在伞字响起一瞬之后,桑桑像个小狸鼠般快速跑到婢女身旁,双手握住伞柄用力一错,那把和她瘦小身体相比夸张巨大的黑伞忽的一声被撑了开来,如同一道漆黑的天幕出现在已经入夜的北山道密林中,挡住了繁星。

    两颗火油弹落在地面,迅速燃烧起来,蓬勃的火焰把地面上的落叶卷起助燃,熊熊之势无法阻挡。

    车队四周还活着的侍卫和草原蛮子,看着冲天而起的火势,想着藏在那处的贵人,浑身上下陷入一片寒冷,他们受伤极重,纵使拼命向这边靠拢,却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炽热的火墙瞬间把那里的一切吞噬。

    然而众人没有看到的是,那把大黑伞并没有被烧毁,高温炽烈的火舌喷吐在油腻粘乎的黑伞布面上之后,很奇异的变得微弱起来,这把像黑色天幕般遮住繁星的黑伞,不知道伞面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竟也能够挡住烈火。

    在大大的黑伞下方,瘦小的桑桑紧张地低着头,闭着眼,抿着唇,两只小手紧紧握着伞柄,抵挡着近在咫尺的恐怖火焰,握着伞柄头的微黑左手一时紧张地绷紧,一时又无措地放松,显得极为紧张,又像是心里正在挣扎着什么。

    婢女也在黑伞之下。

    清秀眉眼间发丝微卷,感受着一布之隔的高温,看着透过黑布伞饼来的点点火光,她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而当她的目光顺着黑伞侧方的空隙,看到那个跃出火墙的少年身影时,眼眸里更是流露出了一抹惘然和震惊。

    隐藏在林梢里的黑衣人,已经敛气静神了很长时间,沉默旁观公主车队的应对,判断对方的应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刺杀目标在何处,然后他们移动身形,借着大剑师和巨汉成功吸引了吕清臣老人的精力,悄无声息靠近此地发出了攻击。

    漫天碎木,自林梢繁星间跳落人间,两名黑衣人选择的时机非常精妙,非常狠准,他们并不是强大的修行者,但他们是比那些修行者更加专业的刺客。

    他们一出手便是两枚火油弹,然后快速靠近对手进行近身狙杀,让对方根本没有施展神奇箭技的可能。

    目光落在繁星间跳落的两个黑色身影上,宁缺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更没有慌张,像扔破鞋般扔掉手中的弓箭,然后在两枚火油弹刚刚掷到落叶的那一刻猛地跳了起来。

    腰腹与腿部的肌肉骤紧骤放,他双腿仿佛安装了某种机簧,没有助跑也没有起势,就在原地突兀跃起。

    此时火油弹也正好开始燃烧,他的人影正在火墙之上,看上去就像是踩着炽热的火舌,借着火势飘了起来。

    人在空中强行穿掠过烈火,双手虚握成空心的拳头,随惯性很自然地从脸侧摆向身体后方,双腿向后斜掠,身体向前倾斜,动作显得异常自然协调,像鸟儿滑行般美妙。

    虚握成空心拳头的双手,握住了身后斜斜背着的两把长刀,宁缺盯着近在咫尺的那两个黑衣蒙名刺客,目光中没有任何杂念,专注到了极致从而也显得冷静到了极致。

    黑伞下那名婢女透过极小的那道缝隙,看着他跃出火墙的身影,惊鸿一瞥让看到火光映照下那张青涩的面容,看到他眉眼间的平静,不知怎的觉得浑身上下变得寒冷起来。

    在这一刻,她想起半年前随单于在草原狩猎看到的那幕。

    当时那头年轻的猛虎跃过灌木向她扑来,前爪微握,后足轻灵微缩,眼眸里没有任何残忍血腥的神情,异常平静专注,在那电光火石间的一刻竟有了某种从容甚至是雍容的气质。

    然而那头猛虎的眼神却是她这一生所见过最可怕的眼神,甚至有时午夜还会被睡梦中从容平静的虎视而惊醒——因为没有情绪代表强大与自信,代表着意志和决心。

    猛虎捕食,去势专注冷静而不冷酷,因为将一切敌人撕成碎片,并不是它想要发泄什么,只是它生存的天赋本能,只是它习以为常必须知道自己很擅长的天份或者说天赋。

    火光之中婢女看着宁缺的脸,做如是想法。

    ……

    ……

    一生都在夜色中杀人的刺客,是对危险最敏感的生物,那名婢女都能感受到宁缺平静专注神情下隐藏着的凶险,那两名黑衣刺客盯着跃过火墙的少年身影时,更是下意识里感觉到了紧张,甚至比当年他们刺杀燕军游骑时更加紧张。

    黑衣刺客握着长剑的手腕有些僵,宁缺跃入二人中间,身上棉袍被灼燃的衣角,在夜色密林间带出数道微弱火线。

    他从肩后反抽出来的两把带着锈迹的长刀,像风雨般挥洒了过去,林间骤然响起一连串极为刺耳的金属刀锋碰撞声,劲风起处,燃烧的棉袍带出的微弱火线被吹拂成更加细微的火星,却将战场照耀的比先前更加明亮。

    刀剑相撞,宁缺很奇妙地向前一弹,双脚在落叶上连错数步已经插入两名黑衣刺客之间,手腕一转刀势转劈为拖,顺着对方的剑背闪电般斜抹而上,噗哧两声砍入对方的胸骨!

    沉重的刀锋从斜下方狠狠砍断两名黑衣刺客的肋骨,砍进他们的胸腔,鲜血与肉片被挤出刀面!

    两名黑衣刺客临死之时终于暴发出大唐军士最剽悍的战斗力,狂嚎两声弃剑用手死死握住宁缺的双刀。

    而就在这时,又有一个黑衣刺客像鬼魅般落了下来,双手握着的那把短刀雪亮一片,一往无回地斩向宁缺后颈!

    原来林间还有第三名刺客!无论怎么看,那两名刺客都应该是在进行最后一次尝试,没想到他们居然还伏着后手,看似冗余实际上却饱含着以同伴和自己生命为枯叶的狠辣!

    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这样的情形,或者除了宁缺自己,或者除了黑伞下的小侍女。

    “六!二!”

    黑伞下的小侍女紧张瑟缩着身体,就在第三名刺客砍向宁缺时,她紧闭着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了两个字。

    很简单的两个数字,能够提醒宁缺什么?是暗语还是方位指示?可是她明明应该看不到那名刺客,即便她能够精确判断出刺客的方位,然而宁缺此时的两把刀还在先前两名刺客的胸腔里,满是血污的手中,他又能做些什么?

    “六?二?还真高啊。”

    听到桑桑焦急的大喊声,宁缺在心中默默想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毫不犹豫松开了双手,任由那两名临死前小宇宙暴发的黑衣刺客用生命和双手攥紧自己的两把刀。

    双手已空,他高举过头顶,在快要黯淡的火光中,在越来越深的夜色中,握住了那个硬梆梆裹着吸血棉布的柄,然后拔出了自己身后的最后一把刀。

    双手紧握长长的刀柄,唰的一声厉然出鞘,宁缺看都没有看身后一眼,腰腹部骤然发力,拧身而转,将全身气力灌注长刀之上,以一燎天之势向夜空中劈去!

    仿佛脑后长了眼睛,这猛烈的一刀异常准确地劈中那名正在急速下落的黑衣刺客,狠狠砍飞他手中握着的短刀,然后毫无阻碍地确进刺客的颈骨,直到深深砍断一半才停了下来。

    第三名黑衣刺客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从林梢跳落,便摔落枯叶之上,双膝一软便跪了下去。

    宁缺退后握住先前一名名刺客胸上的刀柄,用力拔了出来,然后走到第三名黑衣刺客身前,眉头一挑反手劈下,刀锋从他脖颈的另一半砍了进去,与先前那抹刀锋颈骨间相会。

    鲜血喷洒,黑衣刺客的头颅喀嗒一声掉了下来,骨碌滚过他的双膝,滚过落叶,在林间滚了极远极远。

    当年在大唐与燕国的战争中,夏侯将军率领的先锋部队曾经刺杀过无数燕国游骑,刺杀组由精锐军士组成,却表现的十分强悍,甚至有过成功刺杀修行者的战例。

    一般人都不知道夏侯将军麾下神秘的刺杀组究竟是怎样的建制,但宁缺知道,他知道那些刺客惯常是三个人一起行动。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的身上便一直背着三把刀。

    ……

    ……

    (今天晚上开始修改前文,再把大纲梳理一下,然后明天开始每天至少四千字以上了吧,会逐渐加速的,再也不会再次下榜了,这里简单说一句:将夜前面这四万字,我很满意,希望你们也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