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十六章 青衫红花湿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十六章 青衫红花湿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嗡嗡嗡!

    弓弦急速振动,黑色的箭羽残影闪电般前行,刺破落叶,撕裂夜色,就在那位青衫大剑师以魔宗手段逼出

    的断指剑刺中老人吕清臣面门之前,提前抵达了他的胸膛!

    修行者的肉体并不比普通人更强大,尤其是剑师念师符师因为长年冥想,身体反而会更加孱弱,需要格外

    注意近身的防御。除了安排像侍卫们那样的近身死士之外,他们一般还会在长衫棉袍之内穿着轻甲,以防

    止被刺客偷袭。

    当中年书生察觉到对方有人用弓箭偷袭时,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这位出身书院的大

    剑师不惜动用魔宗手段也要杀死敌方最强大的念师,意念可见坚决。

    他的意念识海之中,现在只剩下天地元气汇聚而成的荡漾湖泊,断指就像一条破浪的黑线,艰难的前行。

    此时此刻他必须集中全部的精神力量,才能完成这最后的一击。他不会允许自己被任何事情打扰,即便是

    将要临体的冰冷羽箭。

    而且青衫之下是精密的软甲,他相信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那根不知从什么地方射来的冷箭,根本没有能力

    射死自己。

    “噗”的一声闷响,一根羽箭扎进他的胸膛。箭头很诡异的高速旋转着,比普通的羽箭旋转速度不知要快

    上多少倍,锐利的簇锋瞬间撕裂青衫,挤进了轻甲的微小缝隙之中!

    羽箭入肉三分,鲜血初现。

    中年书生依然没有理会,甚至没有低头看一眼,脸上的细微血珠流淌成小溪,在紧皱的眉头处写出一个愁

    苦的川字。

    箭锋入体很痛,但不会死,所以那又如何?

    但宁缺射出的不止一箭。

    咻!

    第二根羽箭闪电般接连而至,伴着令人心悸的入肉声,射中中年书生的胸膛,箭没处,正是第一根羽箭破

    开青衫破开软甲的所在!

    第三根箭仿佛没有先后,瞬间再至,同样射中那个被逐渐扩开的破口,箭锋之前再无阻碍,竟是狠狠射穿

    了他的身体!

    没有人知道宁缺如何做到,在电光火石极短的一瞬间内,用手里那把看似普通的黄杨硬木弓连续射出三枝

    羽箭,更没有人能想明白,为什么这名看似普通的少年军卒,竟拥有如此恐怖的箭术,竟能连续三次射中

    同一块极小的区域!

    中年书生觉得一根坚硬粗壮的木棍重重撞向自己的胸膛,被硬生生震的向后退了两步,然后他感觉自己的

    胸口有些热,那股热度到最后竟变成了滚烫。

    他下意识里向下望去,看见一根羽箭没胸而入,青衫外残留着一小截箭杆和箭羽,鲜血浸染,就像是开了

    一朵红花。

    中年书生不可置信地盯着胸前青衫上湿润的红花,满是血水的脸上显现出一抹荒谬错愕的神情。

    他慢慢无力跌坐进地面的落叶腐泥间。

    即便是修行者,即便是用魔宗手段吸纳天地元气入体的修行者,在心脏被射穿后也没有办法再继续操控自

    己的意念。天地间那根无形的线,就在他跌坐的那一刻戛然断裂。

    失去控制的那根染血断指,已经无法再威胁到一位念师,虽然那位念师现在已经虚弱至极。

    吕清臣微一挑眉,将眼前的断指震飞。

    断指擦着他苍老面容激飞而过,落在老人身后的车厢上,只听得噗哧数声脆响,半截车厢坍塌分崩,化为

    废砾。

    这截断指里凝结着中年书生先前强行吸纳的些微天地元气,虽然已经失去意念控制,依然能造成如此恐怖

    的效果。

    如果没有那三根羽箭,这截断指肯定会对老人造成极严重的伤害,那么这场刺杀肯定也会迎来一个完全不

    同的结局。

    场间活下来的人们都很清楚这一点,中年书生自然是最明白其中关键的那个人。他痛苦看了眼胸前的箭羽

    ,艰难地抬起头,望向车阵后方,想要看看那个箭手究竟长什么模样。

    在最关键的时刻射出闪电三箭,以强悍无敌的箭术强行破开精密的轻甲,近乎不可思议的杀死一位大剑师

    ,挽狂澜于即倒,拯救大唐公主殿下于危难之际……是时候享受众人目光中的震惊感激甚至是崇拜了?

    宁缺并不这样认为,脸上没有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依旧紧握着手中的黄杨硬木弓,箭在弦上,弦已拉开

    ,瞄准着树下箕坐的大剑师,耳朵却在听着树林上方的轻微声音。

    他在警惕。

    “夏侯。”

    “夏侯!”

    “夏侯……”

    当婢女告诉他,那位大剑师应该是夏侯的部属,而对方先前也已承认这点后,宁缺一直在心中默默念着这

    个名字。

    夏侯并不叫夏侯某某。

    他姓夏名侯。

    做为大唐权柄最重的四大王将之一,此人武功霸蛮不可一世,战功昭著冲天,性格更是骁勇冷酷至极,长

    年驻守在军法森严的猛柳营中,以嚣张好杀闻名于天下。

    他自己本姓为夏,却不允许自己的子女姓夏,而是把自己的全名变成了他们的姓,长子夏侯敬,次子夏侯

    畏,诸如此类。当朝中某学士提出疑问时,夏侯桀傲应道:“吾当开创一流传万世之姓氏,吾当为祖,故

    当以我名为姓。”

    “是为夏侯氏。”

    ……

    ……

    夏侯将军是名人,但宁缺一直在心中默默念着他的名字,从叙述到震惊再到淡淡惘然嘲讽,自然不是因为

    这个原因。

    从他四岁时开始,这个仿佛蒙着血水散着嚣张光焰的名字便一直深深藏在他的脑海之中,从来不曾忘记。

    他没有见过夏侯。

    但他知道夏侯的喜好厌恶,知道夏侯最宠爱的小妾是谁,知道夏侯为什么要烹杀那位小妾,知道夏侯每顿

    要吃三斤最肥美的羊肉,甚至知道夏侯每天上茅房的时间规律。

    他相信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这位大唐名将的人,因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自己更想杀死这位大

    唐名将。

    那位将军霸蛮粗犷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颗冷厉聪慧之心,冷酷残忍好杀是事实,但此人永远只会相信自

    己的手,所以他绝对不会把刺杀公主的野望,全数寄托在青衫中年书生这个明显并不是嫡系的大剑师手中。

    那个人一定会派出自己最忠心的死士盯着这场刺杀,观察事态的发展,甚至有可能在某些关键时刻跳出来

    结束一切。

    在宁缺看来,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刻。

    半边车厢垮塌,半边车厢完好,一个满脸灰尘的小男孩儿哭泣着探出脸来,清秀婢女紧张地提起裙摆,向

    那边跑去。

    宁缺右手闪电般探出,把她重重摔倒在地。

    头顶细树枝碎成一片,啪啪作响,迷蒙遮人眼,碎砾之中,两名穿着黑衣的蒙面人现出身形,呼啸向下方

    掷出两粒金属丸,同时背后长剑反抽出鞘,冰寒刺骨!

    那两粒呼啸而至的金属丸漆着红点,是大唐边军精锐才会极少量配备的火油弹,燃烧威力极为恐怖。

    宁缺常年厮混在边塞军营之中,自然不会陌生,用最快的速度扔掉弓箭,双手同时伸向背后的刀柄,大声

    喊道:“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