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八章 春风绿了人的途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八章 春风绿了人的途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离渭城远了,自然也就离草原远了,正在困扰蛮族部落和新任单于的春旱,并没有影响到这里,春风绿了枝丫草叶然后染上车轮与马蹄,时时惹来几只蝴蝶追逐不息。

    骏马奔驰在草甸与丘陵之间,软索时而紧绷如铁时而微垂如草,铺着数层棉被与毯子的奢华车厢也随之轻轻起伏跳跃,那位容颜清秀的婢女怔怔望着窗外快速后掠的景致,也许是想到了此时正黄沙随风而舞的北方,面部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但眼中却又充满了一种对未知的期待的热切。

    身旁一名穿着华贵轻裘服饰的小男孩儿抱住她的小腿,热切地望着她,口齿不清地咕哝着想要出去玩会儿的话,婢女转过头来严厉地训斥了小男孩几句,然后神情回复温柔,把他搂进怀里,宠溺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车帘被风掀起一角,春风拂上已不似当年那般柔嫩的脸颊,婢女微微眯眼望向队伍的前方,脸色有些难看。

    少年军卒宁缺这时正坐在队伍最前方一辆相对简陋的马车辕上,看他不停摇晃点头的模样,竟好像快要睡着了,做为一个向导本应该替整支队伍引领方向,结果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瞌睡,无论怎么看都谈不上称职。

    让婢女脸色难看的原因不仅仅只有这一点。

    宁缺在车辕上打瞌睡,看上去随时可能掉落疾速奔驰的马车,小侍女桑桑始终警惕守在旁边,用自己瘦弱短小的身躯努力支撑着他,黝黑的小脸上满是吃力的神情。

    婢女目光冷淡看着这一幕画面。

    就在这时,车队碾过一条极浅的草溪,宁缺被震的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天色,发现这一觉恰好睡到了黄昏,笑着举起手来,示意队伍停下准备扎营。

    睡醒了便扎营,似乎显得有些不负责任和胡闹,但队伍里没有任何人对他的安排提出异议。

    离开渭城已有数日,一路上宁缺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在事后都被证明是正确的,无论是从路径选择、营地选址、安全防卫、用水进食、便于逃遁各个角度上来看,都找不出任何毛病,更令人赞叹的是车队的速度还挺快。

    贵人在草原里收服的几名马贼,本有些瞧不起渭城边军的水准,但现在对那个少年军卒做向导的本事只剩下了佩服。

    在溪畔,人们沉默地挖土砌灶拾柴烧水,婢女走下那辆被重点保护的名贵马车。她看着不远处像郊游般惬意躺在草地上揉肚子准备吃涮肉的宁缺,看着那名正在吃力取水架锅拾柴的黑瘦小侍女,眉梢皱的愈发厉害。

    旁边有名孔武有力的护卫站了起来,看了她一眼,她摇了摇头,示意不用跟随,沿着溪畔穿过炊烟走了过去。

    她承认这个叫宁缺的少年确实很有些能耐,比都城长安那些自以为俊杰的少年贵介强很多,如果他真是一个长安贵公子,那么这般作态或者还能让她生出几分欣赏之意,然而他只是一个底层少年,却如此压榨本应同甘共苦的小女童,不知不觉间便触到了她的某方心境,让她极为不喜。

    走到小侍女桑桑不远处,婢女温和地朝她笑了笑,示意对方放下手中沉重柴火和自己说说话。

    桑桑向宁缺望了一眼,等到他点头,才走了过去。清秀婢女从腰间掏出一方手帕,桑桑摇了摇头,她这才发现做了这么多吃力的活儿,小侍女的额头上竟是没有渗出一粒汗珠。

    宁缺这时候终于从草甸上爬了起来,掸掉身上的草屑,抹掉棉衫外的绿色草汁,微笑行了一礼。

    婢女没有转头看他,淡淡说道:“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不用向我套近乎。像你这种人表面上看着犹有稚气,待人温和可喜,实际上骨子里却是充满了陈腐老朽之感,令人厌恶。”

    没有情绪的音调,微微仰起的下颌,并没有刻意拉开距离的感觉,但却天然流露出一份居高临下的贵气,做为一个大概侍奉大唐公主殿下很多年的贴身婢女,即便对帝国大部分官员都可以颐指气使,更何况是宁缺这样的小角色。

    宁缺笑着摇摇头,转身向溪畔的土灶走去。

    唯一的小侍女被贵人的无数婢女之一拉走说闲话,贵人还有其它下人服侍,他却只好自己去动手烧柴煮水做饭。

    可能是边塞风沙太大让脸皮变得很厚的缘故,他的笑意中根本看不到任何尴尬的意味。

    ……

    ……

    落日将沉之时,桑桑捧着一大堆奶干之类的零食走了回来,宁缺正痛苦地捧着碗烧糊的肉粥发呆,看见之后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往嘴里塞着。

    他含糊问道:“她怎么就这么喜欢和你闲聊?也不想想我都几天没吃过正经饭了……这种贵人的廉价同情心,有时候用的真不是地方,看她那笑的,跟想吃小泵娘的狼外婆似的,自以为温和得体,比渭城酒馆里卖的掺水酒还要假。”

    “她人不错。”桑桑拾起他身旁的糊粥,掀帘准备离开重新去做,却被他喊了回来。

    “这几天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宁缺问道。

    桑桑蹙着细眉尖,很辛苦地回忆了很长时间,回答道:“好像……你知道我不怎么爱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说草原上的事情,不过我也忘了她究竟说了些什么。”

    听到这句话,宁缺的心情顿时变得好了很多,轻轻哼着小调,嚼着口感极佳的奶干,说道:“以后再找你说话,记得向她收钱,或者多拿些这种奶干回来也不错。”

    入夜。

    桑桑用溪水浇熄灶火,仔细确认后拖着热水桶向小帐蓬走去,溪畔坡地上的人们看着这幕画面,知道这是小侍女在给宁缺准备洗脚水,不知多少人同时流露出鄙夷的神情。

    这份鄙夷当然是送给宁缺的。

    洗完脚,宁缺钻进羊毛褥子,然后把对面伸过来的那双冰冰的小脚搂进自己怀里,发出一声不知道是享受还是痛苦地呻吟,打了两声呵欠后说道:“睡吧。”

    桑桑白天比他累多了,过不了多时便沉沉睡去。

    宁缺却不知何时重新睁开了双眼,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补了很多疤的帐蓬,落在星空之上,又落在一方手帕上。

    回忆起那名婢女掏出的那方金边手帕,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果然是对的,只是不知道自己就算猜到了又能有什么用。

    ……

    ……

    (请投推荐票支持这颗春风中招摇的嫩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