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六章 在边城想像长安的生活多么不易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六章 在边城想像长安的生活多么不易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渭城南边有一条连小溪都算不上的小水沟,小水沟旁有座连小山都算不上的小土坡,小土坡下边有一个连小院都算不上的带篱笆有石坪的草屋,夜里雨云早散,格外明亮的星光洒在水沟、土坡、草屋上,顿时镀上一层极漂亮的银晕。

    宁缺趿拉着鞋慢腾腾地在星光下行走,看着眼前这间和桑桑住了很长时间的草屋,速度不禁变得更慢了些,但只要在走,那么无论多慢总有抵达目的地的那天,他推开那道只能防狗不能防人的篱笆墙,走到门缝漏出来的油灯光前,抬手堵住自己嘴chún,咳了两声,说道:“如果去都城怎么样?”

    草屋门被推开,吱呀的尖响刺破安静的边城夜晚。

    小shì女桑桑在门口蹲了下来,瘦小的身影被油灯光拉的极长,她用指头按了按木门边,回答道:“你不是一直都想去长安吗?对了宁缺,你什么时候才去火器营里偷些油回来?这门已经响了好几个月了,声音实在是很难听。”

    “现在还有谁用那些难玩的火铳,如果只是要油,我明天去辎重营问问……”宁缺下意识里随口应了声,然后忽然想明白一件事,“哎!我要和你说的好像不是这个事儿,如果真要走了,还管这破门做什么?”

    桑桑扶着膝头站起身,小小的身躯在微凉的春日夜风里显得格外单薄,她看着宁缺,用认真而没有夹杂任何其余情绪的声音细声说道:“就算我们走了,可这房子还是会有人住,他们还是会开门啊。”

    自己二人离开后,这间远离坊市偏僻破落的草屋真的还会有人愿意来住吗?宁缺默然想着,不知为何突然间多出一些叫不舍的情绪出来,他轻轻叹息了声,侧着身子从桑桑身边挤了过去,低声说道:“晚上把行李收拾一下。”

    桑桑将鬓角微黄的发丝随意拢了拢,看着他的后背问道:“宁缺,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对那件事情这么感兴趣。”

    “没有人能拒绝让自己更强大的yòuhuò。而且那些玩意儿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宁缺知道小shì女猜到了自己的心思,抬头看着桑桑黝黑的小脸蛋儿,挑眉说道:“而且我们两个总不能在渭城呆一辈子,世界这么大,除了帝国还有很多国家,我们总得去看看,就算往小了说,就为了多挣一些钱,升职升的更快一些,去长安也比在渭城呆着强太多,所以这次我一定要考进书院。”

    桑桑脸上流lù出若有所思的情绪。因为年龄还小的缘故,小shì女的眉眼并未长发,又因为边城风沙的关系,小脸蛋儿黝黑粗糙,加上那一头童年营养不良造成的微黄细发,实在谈不上好看,就连清秀都说不上。

    但她有一双像柳叶似的眼睛,细长细长的,眸子像冰琢似的明亮,加上很少有什么太明显的神sè,所以不像是个出身凄苦将将十一二岁的小shì女,倒像是个什么都知道,看透世情心无所碍的成熟女子,这种真实年龄相貌与眼神之间的极度反差,让她显得格外冷酷有范儿。

    宁缺知道这些都是假象,在他看来,小shì女桑桑就是一个典型缺心眼子的丫头,二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因为习惯了依靠自己思考办事,所以越发懒得想事,因为懒得想事,所以变得越来越笨,而为了掩饰笨拙她说每句话时用的字越来越少,所以就愈发显得沉默冷漠成熟怪异起来。

    “不是笨,应该是拙。”他想着某些事情,在心中默默纠正了一句。

    沉默了很长时间,桑桑忽然抬起头来,咬了咬嘴chún儿,lù出罕见的畏怯情绪,说道:“听说……长安很大,有很多人。”

    “都城很繁华,听说天启三年时就已经超过一百万了,而且生活所费极贵,长安居,大不易啊……”

    宁缺叹息了一声,看见小shì女紧张的神情,笑着安慰说道:“人多也没什么好怕的,你就把长安当成一个大点的渭城便好,到时候还是我去和外人打交道,你照老样子操持家里的事情,真要怕你就少出门。”

    “在都城一个月买肉菜米粮大概要huā多少钱?”

    桑桑把柳叶般的双眼瞪的极圆,两只小手紧紧攥着布裙下摆,紧张问道:“会不会超过四两银子?那可比渭城要翻倍了。”

    “如果真考进书院,你总得给我扯些好布料做些衣裳,再加上家里可能会来客人,比如同窗什么的,万一哪位先生看中你家少爷我,想要做个家访,也可能会来,所以你至少也要做套新衣裳,我粗略算了下,怎么也得要十两银子。”

    宁缺蹙着眉头回答道,实际上他只是极为认真地瞎说,正如河西道那个著名的笑话,在田里干活儿的农fù闲唠,总想着东宫娘娘在烙肉饼,西宫娘娘在剥大葱,肉饼似海,大葱似山。

    十两银子对于书院的学子们来说,有可能只是一桌酒席罢了。

    然而即便是这个明显缩水的错误答案,也远远超过了小shì女的心理底线,她皱着眉头认真望着他建议道:“宁缺,我们不要去长安,你也不要考书院了好不好?太贵了。”

    “没见识的东西。”宁缺笑骂道:“入了书院出来肯定能做官,到时候你我一个月huā十两银子,我在衙门里随手一个月怎么不得挣个七八十两银子回来?再说长安有什么不好,陈锦记的胭脂水粉不要太多喔。”

    胭脂水粉四字竟仿佛是小shì女的要害,她紧紧抿着嘴chún,明显陷入极剧烈的心理挣扎之中,很久之后她用蚊子般的声音回答道:“可是你读书院那几年怎么办?我的女红一般,长安人眼皮子肯定高,不见得能卖出去。”

    “这确实麻烦,听说长安城周边不能打猎,那些山林子都是皇帝老爷的……我们还有多少钱?”

    主仆二人对视一眼,然后极为默契地伸手掀开chuáng板,从里面最深处mō出一个包裹极严实的木盒。木盒里尽是散碎的银子,像指甲般大小的银角子上明显有铰子的划痕,中间只有一个大银锞。

    看着木盒里明显存蓄了很长时间的散银,两个人都没有去数,桑桑压低声音说道:“老规矩五天数一次,前儿夜里刚刚数过,七十六两零三钱四分。”

    “看来去长安后必须拼命想法子多挣些钱。”宁缺神情认真说道。

    “嗯,我会争取把自己女红水平再提高一些。”桑桑神情认真回答道。

    ……

    ……

    (稍后还有一章,大概晚上八点左右,章节名先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