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夜最新章节 -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二章 养婢以自重

将夜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二章 养婢以自重

作者:猫腻书名:将夜类别:玄幻小说
    婢女的脸色很难看,于是一直站在旁边偷偷观察她脸色的校尉脸色也难看起来。他用手攥住门帘,深深吸了口气,正准备威严十足咳嗽两声,却被两道严厉的目光所阻止。

    阻止了校尉打扰对方,婢女远远跟着那名少年和侍女离开了营房,一路沉默观察打量,校尉不知道她想做些什么,只好归为贵人亲近人物惯有的谨慎怪异习性。

    一路上那名叫宁缺的少年没有显示出任何特殊的地方,买了些吃食,和街畔酒馆里的胖大婶打了声招呼,显得特别悠闲,唯一让婢女觉得怪异,让她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是——

    那位瘦小的侍女在他身后吃力地拖着水桶,少年却没有丝毫帮手的意思。

    帝国是个阶层森严的国度,但民风崇尚朴实,就算是在都城长安那种浮华阴暗地,哪怕是最冷漠的贵人,想来也无法看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瘦弱女童如此吃力而毫不动容。

    “军中允许士卒养婢?”清秀婢女强行压抑心头的怒意,对身旁的校尉发问。

    校尉挠了挠头,回答道:“他们的情况有些特殊。前些年河北道大旱,无数流民涌向南方和边郡,路旁到处都是死人,听说桑桑是宁缺从死尸堆里抱出来的,宁缺也是孤儿,从那之后两个人一直相依为命,后来他报名从军,就把这丫头带进了渭城。”

    他看了婢女一眼,小意解释道:“都知道军中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但总不可能硬生生把那小丫头赶走,所以大家都当没看见。”

    听到这番解释,婢女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然而当她看到宁缺提着半只烧鸡晃荡的模样,再看到他身后数米外小侍女吃力拖动水桶憋红的黑黑脸颊,心情又变得糟糕起来,冷声道:“这哪里是相依为命,他分明想要那个丫头的命。”

    渭城确实很小,没过多时,前后四人便到了南向某处屋外,屋外有一片小石坪,坪外围着一圈简陋的篱笆,婢女和校尉站在篱笆外向里望去。

    小侍女把有她半个身子高的水桶艰难挪到水缸旁,然后站上缸旁的板凳,拼尽全身气力异常艰难地将水倒入缸中,紧接着,她开始淘米洗菜,趁着蒸饭的空当,又拿了抹布开始擦拭桌椅门窗,不多时便有水雾升腾,将她瘦小的身子笼罩在其中。

    虽说昨夜下了一场雨,但雨水不够大,门窗上积着的黄土没有被冲涮干净,反而变成了一道道难看的泥水痕迹,这些泥水痕迹在小侍女的抹布下迅速被清除,屋宅小院顿时变得干净明亮起来,很明显这种活计她天天都在做,显得非常熟练快速。

    还是孩童的小黑侍女像蚂蚁般辛勤忙碌,像仆妇般东奔西走,累得满头大汗脸蛋通红,看上去有些滑稽,又有些令人心生同情……

    那个叫宁缺的家伙很明显缺乏这两种情绪,他安静甚至是安逸地躺在一张竹躺椅上,左手拿着卷有些旧的书不停翻看,右手拿着根硬树枝在湿泥地上不停划动,偶尔沉思入神时,他便随意将手中树枝一扔,掌心向上伸向空中,片刻后便有一壶温度将将好的热茶放到掌上。

    渭城里的军卒早已习惯这间小院里的日常生活画面,所以并不觉得奇怪,站在篱笆外的贵人婢女目光则是逐渐冰冷,尤其是看到那个小侍女忙着做饭打扫的过程中,还不敢忘了沏茶倒水时刻满足那家伙要求时,她的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下水滴。

    如果真是你的侍女倒也罢了,可你难道不是从死尸堆里拣出的她吗?不是说你们二人是相依为命吗?即便被人逼迫成了侍女,难道你不觉得她的年龄还太小吗?

    或许是引发了童年时的不好回忆,或许是心中对某些美好情感的想象被某个家伙破坏的太过彻底,让她迳直推开篱笆走了进去。

    目光落在竹躺椅上,落在那名少年一直认真读的旧书上,她淡淡说道:“还以为看的是什么圣贤大作,能让你忘记身边发生的一切动静,没想到居然只是市面上随处可买的太上感应篇,莫非像你这种人也奢望能踏进修行之道?”

    宁缺坐起身来,好奇地看了一眼这个衣着华贵似乎永远不应该出现在渭城的小娘子,又看了眼表情尴尬的校尉,停顿片刻后解释道:“只能买到这本,所以也只好将就着看,也就是好奇,哪里有什么奢望。”

    婢女明显没有想到他竟会回答的如此平静自然,弄得自己反而不由一窒,旋即望向门旁正在倒灶灰的小侍女,不悦说道:“我堂堂大唐,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男人。”

    宁缺疑惑皱了皱眉头,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向正拿着抹布呆站在窗边的桑桑,明白了对方言辞间的锋利由何而来,左脸颊里酒窝隐现,笑着说道:“看你应该比我大,要不然……你就当我不是男人,是个男孩儿吧。”

    婢女这一生大概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赖皮之人,袖中的拳头缓缓攥紧,神色冰冷正欲发作之时,目光却落在竹躺椅旁那片泥地上,落在那些树枝画出来的字迹上,心头不由一惊,眸中大现异色,让她浑然忘了自己想要说些什么。

    ……

    ……

    渭城条件最好的营房内,那位穿着破袍子的老人正在闭目养神,边将马士襄则是半躬着身子和帐内的贵人对话,谦卑的态度里,有着隐藏不住的惊讶神情。

    “您对那名向导不满意?”他疑惑问道:“为什么?”

    帐内贵人的声音极其不满,训斥道:“我要的是精明能干的向导,而不是一个满脑子全是修行美梦,手无缚鸡之力只能提烧鸡的惫懒少年。”

    马士襄轻轻咳了两声,柔声解释道:“以末将所知,宁缺虽然年岁尚浅,但这两年来在草原上也斩过好些蛮人头颅,若……只是绑几只鸡,我想应该问题不大。”

    大唐以武立国,首重军功,帐后那人虽然身贵位尊,但既然触及军队最看重的荣耀,马士襄毫不犹豫选择了反击,似是解释其实却有些嘲讽反驳的意味。

    帐后那道冷冽的声音稍一停滞,不悦道:“能杀人便能做一个好向导?”

    马士襄回答得愈发谦卑:“渭城三百部属,宁缺肯定不是其中杀敌最多之人,但末将敢以人头作保,无论是何等样惨烈的战场,最后活下来的人里……肯定有这少年。”

    然后他抬起头来,微笑说道:“因军功累加,他获得了军部的推荐信,这小子也确实争气,半年前便通过了初核,此次回都城,他就要去书院报到了。”

    听到书院二字,帐后忽然沉默下来,那位贵人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

    ……

    (争取从大后天开始升到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