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56章【再抽燕家一记响亮的耳光!】一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56章【再抽燕家一记响亮的耳光!】一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清晨,当第一缕晨辉贯穿东西方天空的时候,日本国内的混乱依然没有终止,相反,为了彻底调查事情的真相,日本国内进入“红sè警戒”状态,日本军方宣布战备等级提升到最高等级,内阁召开紧急会议,宣布全国所有机场和港口封闭,在封闭解除以前,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名义离开。

    日本高层人物的决定引起了不少人的抗议,其中以外籍人士为主。

    抗议无效!

    面对两起影响日本国内稳定的事件,日本政龘府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硬!

    对于日本政龘府所表现出的强硬,其他一些国家的高层人物并没有感到惊讶,毕竟他们都知道柳川松吉一家被杀的事情实在太严重了,严重到可以改变日本格局的地步。

    因为柳川松吉一家被杀的事情实在太过严重,几乎所有国家的主流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情一一这件事情一时间让全球炸开了锅!

    相比而言,佐藤家族被血洗一事被报道的极少,一来是佐藤家族在日本的地位无法和柳川家族相提并论,再者,佐藤家族曾经是山口组的掌权者,而黑道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

    就在日本国内封龘锁,全球热议柳川松吉一家被杀这件事情的同时,造成这种局面的陈帆却没有离开日本。

    陈帆没有离开,倒不是因为日本政龘府宣布的封龘锁令。

    因为肼所谓的封龘锁令对他而言基本算是浮云一一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离开日本。

    虽然川稻辰和岩崎弥源都答应了陈帆提出的要求,而且……陈帆也知道,目前日本国内的局面属于糊弄老百姓,但是他还是觉得有必要留下来。

    他要留下来监督川稻辰和岩崎弥源,同时给予两人威慑,让两人不敢出尔反尔!

    虽然留了下来,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陈帆没有暴lù行踪,而且再次改变了容貌。

    他住在东京某个著名富人区的一栋别墅里,别墅的主人是一名日本人,可如……实际上,别墅早已被陈帆用秘密方式收买了过来,只是不在他的名下罢了。

    “嗡……嗡……”

    当第一缕阳光彻底洒落日本的大街小巷时,陈帆如同往常一样,准时醒来,再时,他手腕上的特殊通讯器轻轻震动了起来陈帆乎腕上那个特殊通讯器是契科夫提供的,所采用的技术甩了目前主流通讯器具几条街,根本不会出现通话被监听的情况,甚至都无法调查。

    而能够采用这种通讯器联系陈帆的,目前只有契神夫和龙女。

    察觉到通讯器震动,陈帆看了一眼被做成乎表样式的通讯器,发现是契科夫的来电。

    “亲爱的、伟大的、元所不能的屠夫,早上好。”通话后,契科夫那熟悉的声音准确地传进了陈帆的耳朵,语气一如既往的搞怪。

    耳畔响起契科夫那熟悉的声音,陈帆忍不住笑了笑,语气轻松道:“契科夫,我听说,你最近在泰国的日子过得很滋润。”

    “妈的,一定是泰虎那个杂种泄lù契科夫大爷的行踪了!”听到陈帆的话,身在泰国的契科大跳了起来,破。大骂道:“问候泰虎老母亲的,我向幸运女神发誓,契科夫大爷会让人爆了他的菊花!”

    “契科夫,目前局势很微妙,你自己要多加小心。”陈帆先是一阵哭笑不得,随后提醒道。

    “啊炳,请主人放心,没有人会招惹屠夫最忠实的仆人,何况,我还按照你所说佩裁了仿真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皮面具,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契科夫笑道。

    “还是小心些好一点。”陈帆想了想,道:“这样吧,你今天离开泰国,找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好好安分一段时间,除了我之外,不要向任诃人泄lù你的行踪,包括泰虎和你的保镖黑鬼!”

    “伟大的屠夫,契科夫谨听您的教诲。”契科夫明白陈帆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心中颇为感动,不过依然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同时想到了什么,试探xìng地问道:“伟大的屠夫,您是准备对黑暗幽灵动手了吗?”

    “快了。”陈帆没有否认这一点:“结束日本的事情后,接下来就是黑暗幽灵了。”

    “赞美屠夫,真的好期待看到黑暗幽灵那群猪猡会像佐藤一郎那样被您送进地狱!”契科夫嘿嘿笑道,显然肼他知道昨晚日本发生的事情是陈帆的杰作。

    “对了,契科夫,你这么早联系我,有事吗?”陈帆想起了什么,冉道。

    契科夫揉了揉有些发肿的熊猫眼,道:“十分抱歉,伟大的屠夫,我昨晚玩女人玩得太尽兴了,以至于今天早上才知道日本发生的事情。我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你,你有没有离开日本,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帮上忙。你知道的,我和很多走sī贩子的关系很不错。而对于那此走sī贩子而言,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驱使他们,就算是让他们去问候上帝的老母亲,他们也不会眨一下眉头。”

    听到契科夫这番话,陈帆顿时觉得心头一暖,显然他明白,契科夫是得知目前日本国内的局势后,认为他的处境有些不妙,打算利用手中的关系网帮他离开日本。

    “放心吧,契科夫,我自有安排,不用麻烦你了。”陈帆笑了笑道。

    “啊炳,我早就猜到了伟大的屠夫会解决这个小小的麻烦。”契科夫开心地笑了起来,随后打了个哈欠:“哦,妈的,昨晚那个小妞太厉害了,我吃了三粒伟哥,从昨晚八点一直X到刚才才把姚晕过去呢。嗯,我有点累了,所以,我就不打扰你了。”

    “再见。”

    陈帆哭笑不得,他本想提醒契科夫,身子骨不能这样糟蹋,但也知道契科夫人生最大的追求就是女人,要是让契科夫变成戒sè和尚比登天还难。

    结柬与契科夫的通话后,陈帆沉吟片刻,拿出乎机,拨通了黛芙的电话。

    自从黛芙回到英国,管理克纳尔家族的生意后,她便准备了两个手机号码,一个是对外的,而另一个则是sī人的。

    一般而言,一些上流社会人士都会这样做。

    只是一一黛芙和那些上流社会人士不同。

    她的sī人号码只告诉了一个人一一陈帆!

    为此,当她听到那部由苹果公司特地给她制造的乎机响起时,原本正在伦敦纳而集团总部大楼阅览文件的她,直接从价值不菲的椅子上跳起,像是疯了一般快步冲到衣架前,从W皮包里mō出了手机。

    “亲爱的,刚才的手机铃声是我这些日子听到的最动听的音乐,而你的来电是这些日子以来上帝送给我最好的礼物。”电话接通,黛芙整个人懒洋洋地依靠在墙壁上,liáo拨了一下秀发,满脸兴奋地说道。

    感受着黛芙言语之中所流lù出的爱意和思念,练帆心中一暖,语气变得温柔了起来:“在家还是在公司?”

    “还在公司呢。”黛芙先是回答了陈帆的问题,然后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对了,亲爱的,日本昨天发生的两件大事应该是你做的吧?”

    话音落下后,黛芙脸上的兴奋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担忧。

    “嗯。”

    面对黛芙,陈帆没有丝毫的隐瞒,他很清楚,大洋彼岸那端的黛芙对自己的爱意有多么深。

    “现在日本发布了封龘锁令,你还在日本吗?”确定那两件事情是练帆做的后,黛芙眸子里的担忧更浓。

    感受着来自大洋彼岸的关心,陈帆笑了笑道:“放心吧,傻女人,我不会有事。”

    听陈帆这么一说,黛芙本能地联想起了陈帆曾经的所作所为,不由放下心来,她知道陈帆既然说不会有事就绝对不会有事。

    “亲爱的,现在日本刚刚天亮,你这么早打电话给我,难道是因为醒来后发现你的小鸟寂寞难耐,需要我去抚慰它?”消除担忧后,黛芙用一种令男人元法拒绝的yòu,huò语气yòò道。

    听到黛芙话语中有意无意的轻,吟,陈帆只觉得浑身像是触电了一般,立刻有了男人应有的本能反应,身下那杆枪也是颇为不争气地昂起了脑袋。

    真是个妖精。

    陈帆心中苦笑一声,准备告诉黛芙他打电话的目的。

    谁知……不等陈帆开口,电话那头的黛芙又继续yòu,huò道:“亲爱的,你是打算现在开始呢,还是等我回到家中沐浴饼后,换上你最喜欢的情趣内衣再开始?”

    “黛芙,我不是那个意思……”

    面对黛芙赤luǒluǒ的yòò,陈帆哭笑不得。

    黛芙不依不饶,轻轻吹了口气,轻吟道:“鬼……亲爱的,那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让我去日本找你,或者你来伦敦找我?哦,我差点忘记了,日本国内封龘锁呢,我去不了,所以……”只能你过来了。”

    “虽然我很想过去X你个**,不逝……我现在过不去。”陈帆笑骂道。

    对于**这个称呼,黛芙非但没有生气,相反倒是“咯咯”笑了起来。

    几秒钟后,黛芙收敛笑容,将对陈帆的思念再次藏在内心深处,正sè道:“好了,亲爱的,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

    一直以来,陈帆都认为黛芙是他所认识女人之中最睿智的一个。

    此时,听到黛芙的话,陈帆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

    “黛芙,我需要你到中国来一趟。”

    去中助愕然听到陈帆的话,黛芙不禁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