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37章【到底谁欺负谁?】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37章【到底谁欺负谁?】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只要你没错,占着理,就算对方把天王老子叫来,陈哥也帮你削了他!!”

    原本喧闹的酒吧忽然间安静了下来,陈帆那轻描淡写的话语宛如一道春雷在酒吧里炸响一般,清晰地传入了酒吧里每一个人的耳中。

    耳畔响起陈帆的话,阿豹愣了!

    虽然……他知道陈帆目前是中龘国黑道教父,可是即便是这样,陈帆也不能牛逼到见谁削谁的地步啊?

    相比阿豹而言,酒吧里其他一些客人则是全部傻眼了!

    他们实在很想知道,那个穿着圆领衬衫的年轻人脑子是不是让驴踢了,才会表现得如此狂妄无知。

    狂妄无知?

    脑子让驴踢了吗?

    萧枫不这样认为。

    他和陈帆认识一年了,深知陈帆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为了朋友和亲人可以两肋插刀不说,而且言出必行!

    楚戈也不这样认为。

    因为……在楚戈心中,陈帆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陈哥教训的是,小瓣知道该怎么做了!”

    楚戈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在燃烧,说话的时候,双拳情不自禁地紧握在了一起不说,身子也是剧烈地颤抖着。

    陈帆笑了笑,没再多说。

    “呼~”

    楚戈见状深吸一口气,豁然转头,二话不说,拎起一个酒瓶蹿向了之前口出狂言要让萧枫跪下tiǎn酒的那名日本青年。

    虽然这一年多来,陈帆并没有真正教楚戈格斗功夫,师徒之名有名无份,可是……楚戈却是每天都要花时间去练习格斗。

    因为,在他看来,陈帆之所以还没有真正教他格斗功夫是因为他底子太差。

    一年坚持不懈的努力让楚戈的格斗水准飞涨,对付普通人绰绰有余。

    一步跨出,楚戈直接来到那名日本青年身前,抡起酒瓶,对着青年的脑袋当头砸下!

    “呼!”

    这一下楚戈使出浑身力气,一瓶砸出,隐约可以听到破空声。

    “砰!”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楚戈手中的啤酒瓶和那名日本青年的脑袋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声音刺耳。

    恐怖的力道瞬间让酒瓶爆裂,酒水和玻璃碎渣四溅,那名日本青年被一酒瓶砸到在沙发上,滚烫的鲜血直接从他的脑袋飙出,而他连哀嚎都没有发出一声,便直接晕了过去。

    “啊!”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包括洋洋在内那几名外国语大学的女生均是吓得抱头尖叫花容失sè。

    没有理会那几名女生的尖叫楚戈拎着手中的半截酒瓶,对着右侧一名被吓住的日本青年的大tuǐ,用力一捅!

    “噗嗤!”

    一捅之下,鲜血飙出,那名日本青年发出一声哀嚎,跌倒在沙发上。

    “小瓣,空手。”

    眼看楚戈一出手便见血,陈帆出声制止他看出楚戈此时算是杀红了眼,出手难免会没有分寸,手中拿着半截酒瓶很容易闹出人命。

    虽然他不介意让楚戈教训伊贺等人一顿但却不想让楚戈在众目睽睽之下闹出人命。

    “好嘞!”

    楚戈很听话地将被鲜血染红的半截酒瓶丢在地上。

    “啪!”

    半截酒瓶落地,顿时摔得粉碎,那声音仿佛死亡的音符一般在剩下三名日本青年的耳畔响起,吓得三人脸sè泛白不说,望向楚戈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和……不要打我,我跪。

    随后,眼看楚戈即将动手,距离楚戈最近那名日本青年吓得两tuǐ一软,直接栽倒在了沙发上,哀嚎着求饶。

    话音落下,那名日本青年不等楚戈发飙,便“砰”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跪得异常干脆。

    看到这一幕,楚戈挪开目光,扫向另一名日本青年。

    被楚戈那凶狠的目光一扫,感受着楚戈身上那股彪悍的戾气,第四名日本青年二话不说,直接跪倒在了地上,用这种最简单、直接的方式选择求饶。

    第四名日本青年这一跪,只剩下伊贺一个人了。

    看到自已的同伴之中有两人被楚戈打伤,剩下两人像是哈巴狗一样选择跪倒在地,伊贺的脸sè隐隐有些泛白,眸子里流lù着惊恐不安,他手中拿着手机,却始终没有将电话拨出去!

    “出来!”

    看着伊贺满脸惊恐不安的表情,楚戈却没有立即动手,而是低声喝道。

    “朋……朋友,虽然我知道你身份不简单,可是我叔叔是日本驻东海领事馆的负责人……”

    惊恐之余,伊贺却是再次选择搬出他叔叔的名头吓唬楚戈,那感觉就像是一个溺水之人抓住一颗所谓的救命稻草死死不放一般。

    然而“谁他妈跟你是朋友?”不等伊贺把后面的话说完,楚戈便打断了他的话:“老子没让你出来。”

    说着,楚戈扫了洋洋几人一眼,冷冷道:“你们如果不想遭殃,就赶紧滚出来,老子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失手将了你们。”

    愕然听到楚戈这么一说,伊贺才明白,楚戈是在对洋洋几名女生说话,而洋洋等人也反应了过来。

    呼啦!

    随后,不等楚戈再次开口提醒,包括洋洋在内几名打扮风sāo的女生,连滚带爬地从从伊贺的身旁离开。

    伊贺似乎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吓得摁下了拨通键,直接拨通了他叔叔伊田的电话。

    很快的,洋洋等人离开了伊贺身边,像是被吓破了胆一般,蹲在阿豹的身旁,蜷缩在一起,望向楚戈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与此同时,伊贺拨通了伊田的电话,扯着嗓子叫道:“叔叔,我在酒吧被人打了,您快来救……”

    “救你骂了隔壁!”

    不等伊贺说出最后一句话,楚戈一个箭步,直接冲到了伊贺的身前,左手抓住伊贺的头发,右手抄起一个酒瓶对着伊贺的嘴巴就是一酒瓶。

    “砰!”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酒甑狠狠地砸在了伊贺的嘴上,恐怖的力道直接敲掉了他两排牙齿,也让他将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哀嚎。

    “混蛋,你最好住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电话那头,伊贺的叔叔伊田听到伊贺的哀嚎,隐约猜到了什么,大声吼道,声音通过无线电准确地传出。

    没有理会伊田的怒吼和伊贺的哀嚎,楚戈再次拎起酒瓶,对着伊贺的鼻梁凶猛砸下!

    “喀嚓!”

    下一刻,清晰的断骨声响起,森白的骨头穿透肌肤,暴lù在了空气当中,随后……瞬间被鲜血染红,滚烫的鲜血仿佛自来水一般往外喷。

    “嗷!!”

    与此同时,更为悲惨的嚎叫声响起,伊贺满脸是血,浑身抽搐,眸子里充满了恐惧。

    这一刻,他忘记了之前的那份淡定,也忘记了他骨子里对中龘国人的那份蔑视!

    “小瓣,行了。”

    看到这一幕,陈帆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包括楚戈在内所有人听到。

    听到陈帆的话,楚戈有些意犹未尽地松开如同死狗一般的伊贺,而其他人则是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陈帆。

    “混蛋,我让你住手,你听到没有??”

    与此同时,电话那头,身在日本驻东海领事馆的伊田还在咆哮。

    由于DJ关掉了音乐,客人们没人说话,酒吧里显得异常安静。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伊田的嘶吼显得格外的清晰,清晰得能够让绝大多数人听到。

    一般而言,在酒吧发生斗殴事件,只要不闹出人命,即便警龘察来了,最多也只是当成治安事件处理。

    可是一旦斗殴事件中牵扯到外国人就不同了,尤其是当受伤的一方是外国人后,警车会十分谨慎地处理,生怕事情闹大,造成不良影响。

    至于得罪外国领事馆的人……

    这就更了不得了!

    这样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会直接捅到外交部那里,影响到两国之间的关系。

    因为这个原因,就算是一些顶级纨绔都不敢随意招惹领事馆的人,至于……普通人招惹到领事馆的人,平场基本只有一个:悲剧!

    此时,看到陈蚓旨使楚戈打伤伊贺等人,听到伊田的怒吼,不少知道这些内幕的客人看向陈帆的目光充满了担忧!

    也有少部分客人lù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仿佛期待陈帆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小瓣,把电话拿过来。”

    就在这时,陈帆开口了,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听到。

    楚戈听到伊田的怒吼,本想抓起电话骂回去,听到陈帆这么一说,飞快地拿起手机,几步走到陈帆身旁,将手机递给了陈帆。

    接过电话,陈帆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而是平静道:“不用喊了,你侄子已经躺下了。”

    “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愕然听到陈帆的话,电话那头的伊田愣了一下,随后疯狂地咆哮了起来。

    “你确定?”陈帆语气依然平静。

    或许是陈帆的语气太过平静了,平静得让电话那头的伊田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是谁?”

    察觉到这一点后,伊田凭借不俗的心理素质逼迫自已冷静了下来,沉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日本人跑到我们中龘国的领土上欺负人。”陈帆不冷不热地问道:“你觉得,这合适吗?”

    “欺负人?嘿嘿,到底谁欺负谁,你说了不算,警龘察说了算!”眼看陈帆‘不敢,自报家门,电话那头的伊田又恢复了以往盛气凌人的气势:“我告诉你,你敢打伤我侄子,我就能让你受到中,国法律的制裁一一你跑不掉的!”

    “放心,我不会跑,我还会当着警龘察的面抽你耳光。”陈帆笑了:“你信吗?”

    PS:写下737这个数字的时候,我本能地想起了1937年7月7日这个特殊的日子。

    70多年前,日本人跑到我们国家烧杀搏夺。

    70年后的今天,日本某位官,员试图抹去历史,不承认当年的所作所为。

    借着这个特殊的巧合,希望每一位看书的兄弟姐妹:勿忘国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