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32章【静静地等待,默默地改变】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32章【静静地等待,默默地改变】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将田草安全送到公寓后,陈帆想着田草和田芳会害怕,试图让两人跟他一起去他和苏珊同居的公寓住,结果无论是田芳还是田草都表示没关系,对此,陈帆也没有强求,而是直接返回公寓。

    陈帆抵达公寓所在的小区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或许是时间太晚的缘故,1卜区里大多数住户已经入睡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亮着灯光,其中包括陈帆和苏珊同居的公寓。

    这丫头,这友晚了还不睡?

    看着公寓的大厅亮着灯光,陈帆苦笑着摇了摇头,同时加快了脚步。

    快步返回公寓的同时,陈帆能够清晰地察觉到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暗堂成员。

    或许是知道陈帆的习惯一般,那些暗堂成员并没有现身跟陈帆问好,陈帆则是朝着他们藏身的方向微笑着点头示意。

    五分钟后。

    当陈帆打开门进入公寓后,哭笑不得。

    客厅里的挂壁电视是开着的,画面显示的是苏珊最喜欢的芒果台,而苏珊却没有看电视,而是仅穿着一件冰丝制的睡衣,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苦笑了一下,陈帆轻轻地换上拖鞋,然后径直走到了沙发旁边。

    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客厅里的〖中〗央空调是开着的。

    感受着空调吹出的冷风,陈帆走到苏珊身旁,看着苏珊那隐约可见的jiāo躯,起了男人本能的生理反应,脸上却没有丝毫邪念,而是感到有些心疼:“这丫头难道不知道这样睡觉容易吹感冒吗?”

    说着,陈帆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空调。

    做完这一切,陈帆放下遥控器,弯身,一手托住苏珊的脖子,一手托住苏珊的小tuǐ将苏珊抱了起来。

    “嗯……”

    睡梦中的苏珊似乎察觉到了异常,mímí糊糊地拌了拌嘴,然后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咪一般依偎在陈帆的怀中。

    因为上学期间,苏珊每晚睡觉都要定好几个闹钟不说早上都起不来,对此,陈帆对于苏珊睡觉沉这一点是有过领教的。

    如今看到苏珊被自己抱起后,依然睡得像头小猪,不禁笑了,在他看来,以苏珊此时的状态,就算他把苏珊卖了苏珊可能还在梦里和周公探讨人生。

    “啊……呆子,你回来啦?”

    就当陈帆抱着苏珊即将上楼的时候,陈帆怀中苏珊的身子微微一抖,原本熟睡的脸上也lù出了一脸雀跃的表情,嘴角更是勾勒出了一道幸福的笑意。

    耳畔响起苏珊〖兴〗奋的声音,看着苏珊脸上那发自内心的幸福笑意,陈帆以为苏珊醒了过来,脚步情不自禁地停了下来,低头看向苏珊。

    灯光下,苏珊依然闭着双眼呼吸均匀,依然还在睡梦之中。

    看到这一幕,陈帆不禁一怔,而苏珊脸上的笑容却像是忽然隐藏了起来一般,dàng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气鼓鼓的表情:“哼,死呆子,还算你有良心,总算知道在我们相识一周年之前赶了回来。”

    不过相识一周年?!

    愕然听到这几个字,陈帆略一思索便发现,今天是他和苏珊相识一周年的日子。

    去年的今天他孤身一人来到东海,苏青海带着苏珊去机场迎接不说,还当着两人的面履行婚约并且让两人住进了早已准备好的公寓里。

    从那一天开始,陈帆和苏珊开始了同居生涯。

    同居一开始的时候苏珊和陈帆简直是水火不容,大吵没有,1卜吵不断,那感觉仿佛不斗嘴,两人心里就不舒服一般,用一个词语形容就是:天生冤家。

    而后来,随着一系列事情的发生,苏珊渐渐爱上了陈帆,不过和陈帆斗嘴的次数却是呈直线下降。

    不是苏珊不想,而是没有时间。

    是的!

    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陈帆除了开学那段时间陪伴在苏珊的身旁之外,后来几乎很少陪伴在苏珊左右,每天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

    想到这里,陈帆内心瞬间被一种叫做自责的情绪所塞满,他知道自己欠下怀中这个女孩实在太多太多了!

    在他看来,如果没有自己,苏珊不会成为那个死去女孩的替代品和自己订婚,更不会因为所谓的娃娃亲,而丧失了许许多多的童年快乐,甚至……还娄上了轻微的厌男症。

    “对不起。”

    看着熟睡中的苏珊故意板起了脸,陈帆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了苏珊板起脸和自己斗嘴的画面,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子,在苏珊的额头轻轻地亲了一下。

    轻轻的一wěn,宛如蜻蜓点水,不留痕迹。

    可是陈帆怀中,苏珊的jiāo躯却是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甚至陈帆能够察觉到苏珊那张熟睡的脸上出现了一缕情绪bō动。

    “呆子,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不想陪我,而是因为你太忙你每天有许多事情要去处理。”睡梦中的苏珊,轻声说着:“我爸也对我说过,让我不要因为你不在家跟你发脾气,他说,你是一条潜龙,不可能永远呆在泥潭之中,云霄之上才是你翱翔的舞台。”

    “放心吧,呆子,你忙你的好了,我一个人在家不会有事的,我会照顾好自己,何况……

    李颖姐有空的时候也会来陪我的……”

    耳畔响起苏珊轻声的话语,若不是陈帆看到苏珊依然闭着双眼,呼吸均匀的话,都会认为苏珊是醒着的。

    对这一切感到神奇的同时,陈帆心中那份内疚也更浓了。

    而苏珊断断续续地说了一些后,便没了动静。

    “呼”

    陈帆见状,吐出一口闷气,再次迈动脚步,抱着苏珊上楼。

    很快的,陈帆来到苏珊的卧室门前。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响,卧室的房门应声而开。

    站在卧室门口,看着目室里的一切,陈帆不禁愣了一下。

    卧室里没有随处乱丢的衣服和零食,书桌上的书本也没有随处乱扔而是摆放的极为整齐,甚至就连以往乱糟糟的辈子也叠得极为整齐,áng头摆放的是苏珊每晚睡觉都要抱的小熊。

    如果不是那只小熊的摆放姿势和曾经田芳收拾屋子时摆放得有很大的区别,陈帆会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田芳的杰作。

    难道秦阿姨来过?

    陈帆在心中暗问着自己却没有多想,而是将苏珊抱áng边,轻轻放下。

    “呆子,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就当陈帆松开苏珊,打算帮苏珊盖上夏凉被的时候,苏珊的身子剧烈一震,惊恐地喊了一声然后直接坐了起来不说,一双美丽的秋眸瞪得大大的。

    愕然听到苏珊惊恐的尖叫,陈帆也楞了一下随后看出苏珊可能是做恶梦了,一把摁住苏珊的肩膀,轻轻摇晃了两下,道:“姗姗,别怕,是我。”

    一般而言,人被惊醒后,意识会存在短暂的空白思维也会停止。

    此时的苏珊便是如此,她像是没有听到陈帆的话一般,依然瞪大眼睛,一脸呆涩的表情。

    一秒,两秒三秒,整整过了三秒钟,苏珊的眼睫毛才动弹了一下,瞳孔微微收缩。

    “陈帆?!”

    灯光下,苏珊的瞳孔短暂地收缩了一下后,瞬间又瞪得滚圆脸上写满了震惊。

    话一出口,苏珊仿佛生怕自己看错一般,闭上眼睛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再次睁开眼睛。

    仿佛她想通过这种方式确认,确认自己是不走出现了幻觉,或者说是在梦中。

    “是我,傻丫头。”陈帆苦笑着点头。

    这一次,苏珊没有吭声,而是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哎呦!”

    这一掐,苏珊只觉得手臂传来一阵生疼,疼得喊出了声,同时也确定了一点:自己并不在梦中!

    “呆子,真的是你啊??”在疼痛的刺jī下,苏珊彻底恢复了意识,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兴〗奋的笑容不说,语气也颇显jī动。

    陈帆再次点了点头,轻轻帮着苏珊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秀发,柔声问:“做恶梦了吧,没事吧?”

    “没事。”苏珊摇了摇头,随后想起了什么,有些jī动道:“不,不是噩梦!呆子,我告诉你,这简直太神奇了!”

    神奇?!

    陈帆不明所以。

    “呆子,我跟你说,我刚才在梦中梦到你回来了,还亲了我一下,对我说对不起什么的,之后,你又要走,我拉着不让你走”苏珊回想起刚才的梦,手舞足蹈地说道:“结果,我一睁眼,你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说这神奇不神奇?”

    “神奇。”

    陈帆由衷地说着,内心的自责却是比起之前更加猛烈。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想。

    在陈帆看来,如果苏珊不是想他的话,又怎么可能在梦里梦到自己不说,梦到自己之后,还在梦里笑得那鼻开心?

    陈帆知道,虽然一直以来,苏珊对于自己经常出远门没有怨言,可是,内心深处十分希望自己能够留在家里陪她。

    他不知道的是。

    自从田芳搬出去后,苏珊不能像以往那般枕着田芳的大tuǐ看电视和田芳聊天,而是每天都会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做好饭菜,放在微bō炉里,独自一人坐在大厅里,期待陈帆能够突然回来。

    回来……陪她一起吃饭、看电视。

    一个又一个夜晚,一次又一次地明待,一次又一次地在沙发上睡着。

    那个被当做替身去完成使命的女孩,那个从一开始讨厌到后来深陷的女孩,那个曾经没心没肺,对自己未婚夫夜不归宿,不闻不问的女孩,那个即便知道自己的男人有其他女人,却装作不知道,还要强作笑脸的女孩,不知道已等了多少个夜晚。

    她为他,静静地等待,默默地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