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29章【唯一依靠的男人】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29章【唯一依靠的男人】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夜已深,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夜晚的宁静,一辆辆警车呼啸着从田草家所在的公寓离开,跟在警车后面的是陈帆那辆挂有一串6车牌的宾利,驾驶汽车的是皇甫红竹,陈帆并不在汽车里。

    或许走动静太大的缘故,不少住户打开了窗户,将头探到窗外,看着离去的警车,均是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

    之前田草杀死薛狐时,薛狐的哀嚎声引起了邻居的注集,结果田草一名邻居看到薛狐浑身是血地躺在田草家门口后,便打电话报警对此,陈帆并没有阻止。

    〖警〗察很快就赶到了现场,不过却是没有带走田草因为在〖警〗察抵达之前,陈帆分别给东海警方一把手和东海武警总队一把手唐国山打了电话。

    公寓里,第一次杀人的田草按照陈帆所说,清洗了一番血迹,便一脸平静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仿佛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一样。

    田芳的表现和田草截然相反,她的脸sè一片煞白,满脸担忧的表情,几次yù言又止。

    看到这一幕,陈帆知道田芳是害怕田草因为杀人而受到法律的惩罚,于是安慰道:,“田姨,您不要担心,小草不会有事的。”

    听到陈帆这么一说,田芳倒是镇定了一些,虽然她只是个普通老百姓,但也知道在这个所谓的法治社会,很多人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以前的薛狐是,而陈帆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

    镇定的同时,田劳的表情却变得复杂了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说,通过陈帆让田草免除法律的制裁,是她内心渴望的,但同样的,这样的做法令得善良的她良心不安。

    这也是她之前想放走薛狐的原因之一。

    “田姨,我知道您内心深处其实很抵触这种践踏法律的做法。”

    见田姨一脸复杂的表情,陈帆猜到了田芳的心思,沉吟了一下,道:,“我个人也不赞同这种手段。但是您想一想,薛狐本身就是一个无视法律的人,在过去一些年里,他做了太多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用法律去制裁他,他死一百次都不够。他样的人,把践踏法律当成家常便饭,我们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嗯。”

    听到陈帆的解释”田芳轻轻叹了口气。

    她也知道陈帆说的是事实。

    最直接的例子,如果薛狐不是因为身份非同一般,当年做出强暴她的事情后,早就受到法律的制裁了,而不会一直逍遥法外,直到在陈帆手中陨落。

    看开这一点后,田芳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田草,那感觉生怕田草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影响一般。

    不光是田芳担心,陈帆也很担心。

    因为田草自始至终,表现得实在太镇定了”镇定了完全出乎了陈帆的预料!

    染血无数的陈帆很清楚,一个普通人在杀完人之后,第一表现是惊慌,然后便是恐惧,甚至还会出现呕吐的现象。

    像田草这样的实属异类。

    ,“田姨”时间也不早了,你先上楼休息一会,我陪小草出去走走,透透气。”陈帆想了想道。

    “好。”

    听到陈帆的话,田姨想了想,应了下来”她知道,陈帆是通过和田草单独相处的机会,将这件事情对田草的影响降到最低。

    见田芳答应了下来”陈帆起身走到田草身前,伸出手”道:,“小草走吧,我陪你出去走走。”

    “嗯勹”

    田草对着陈帆轻轻点了点头,表情依然平静。

    随后田草握住陈帆的手,让陈帆轻易地将她拉起,然后跟着陈帆离开了家中。

    公寓走廊里的血迹早已被清洗干净,不过空气中依然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

    闻着那浓重的血腥味,陈帆没有什么反应,田草的身子却是微微抽搐了一下,脸sè也微微有些泛白。

    陈帆见状,深知空气里的血腥味引起了田草的胃部不适,同时也让田草回忆起了刚才的事情,于是用力地握紧了田草戽软弱无骨的小手。

    感受到陈帆手中传来的力量,田草的表情好转了一些,身子不再颤抖。

    一分钟后。

    陈帆带着田草乘坐电梯来到了楼下。

    八月初的东海天气依然十分炎热,纵然到了夜晚,气温也高的离谱,晚风吹过,空气中夹杂着丝丝热浪。

    或许是时间太晚,又或许是之前来了大批〖警〗察的缘故,小区里很难看到人的影子,一片宁静。

    夜幕下,陈帆拉着田草的手,漫步在道路上,双方均是保持着沉默。

    很快的,两人走出了小区,沿着街道而行。

    相比宁静的小区而言,街道上依然十分热闹,随处可见车辆和行人的踪迹,不少情侣互相依偎相伴而行,还有不少年轻人一动走,一边高声歌唱,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发泄着内心压抑的情绪,又仿佛在享受他们飞扬的青春。

    ,“嘘n”

    走着,走着,陈帆忽然看到几名打扮时尚的青年均是将目光投向了田草,其中一名青年更是吹了个嘹亮的口哨,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吸引着田草的注意力。

    田草无动于衷,任由陈帆拉着她的手,她低责头行走,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完全无视了那几名青年。

    陈帆也没有理会那几名青年,而是在斟酌怎么和田草开口。

    虽然他觉得田草心理素质远比同龄人出sè,可是毕竟田草是第一次杀人,而且杀的还是跟她有血缘关系的薛狐,若是说一点也不受影响,陈帆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哈哈,人家不鸟你。”

    见两人无动于衷,几名青年开始嘲笑那名吹口哨的青年。

    被同伴一嘲笑,那名吹口哨的青年也觉得十分没面子,忍不住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笑着调戏道:,“妹纸,你说你长得这么水灵,怎么跟了这样一个男人,简直就是一朵鲜huā插在了牛粪上嘛。”

    ,“哈哈”就是!”

    一时间,其他青年笑着附和,集体朝着陈帆和田草靠近。

    ,“妹子,甩了那个男人吧,在我们哥几个里面选吧,我们哥几个”之前那名吹口哨的青年走在最前方,见两人不说话,得寸进尺地说道。

    ,“滚。”

    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出。”陈帆抬头扫了他们一眼,轻缓地吐出了一个“滚”字。

    一个简单的“滚”字直接将青年后面的话逼了回去不说,陈帆那如刀一般的冰冷目光”令得几名青年均是脸sèn变,不敢和陈帆对视不说,只觉得像是掉进了冰窖一般,从头到脚一阵冰凉。

    或许是被陈帆那冰冷的目光吓到了,几名青年听到陈帆开口后,没有继续挑衅,而是灰溜溜地离开了。

    对此,陈帆并没有继续计较。

    又走了一段路”陈帆带着田草来到了一个小型〖广〗场,〖广〗场上人不少,其中大部分为情侣,那些情侣坐在草坪边的木椅上,相互依偎”窃窃sī语,传递着彼此的爱意。

    ,“累吗?”陈帆扭头看了一眼依然低头走路的田草,道:,“累的话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吧。”

    “嗯。”

    田草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和陈帆坐在了一个木椅上,却没有像周围那些女孩依靠男友一般”依靠在陈帆身上,而是抬起头,面sè平静地看着陈帆。

    晚风吹过”田草额前的几缕秀发被吹起,她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轻声道:,“陈帆,谢谢你为我和我母亲所做的一切。”

    ,“不用谢我,这是我答应你的。”陈帆轻轻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下,又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田草抬头看着璀璨的星空,轻轻摇了摇头,道:,“只是觉得心里空空的。”

    听到田草的话,陈帆沉默了。

    他很清楚,一直以来,田草像脱光了衣服一般和时间luǒ奔,努力学习,只为有朝一日出人头地,实现自己的心愿:让薛狐跪在她们母女面前,磕头认错!

    如今她亲手杀死了薛狐,心愿实现,一下子陷入了mí茫状态,就如薛珂一般,两人都像是mí失在海洋之中的小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走。

    ,“小草,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的话吗?”陈帆想了想,道:,“我曾对你说过,仇恨之心可以有,但不能被仇恨méng蔽了双眼人的一生虽然是弹指一挥间,但却是丰富多彩的,我们的生活中除了仇恨还有许多东西。”

    田草低头看向陈帆,似懂非懂。

    “薛狐对你而言是一个心结,这个心结既然已经解开,那么你就要从仇恨的yīn影中走出来,快乐地去迎接你未来的生活。”陈帆柔声道。

    未来的生活?

    听到这几个字,田草就像是黑夜里的mí路者遇到了明灯一般,眼前不由一亮。

    她不禁想起自己当初的誓言:她会珍惜陈帆给予她的机会和平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坚决不集让陈帆失望!

    脑海里浮现出曾经的誓言,田草那双平静的眼眸中渐渐释放出了异样的sè彩,整个人多了几分朝气。

    察觉到这一点,陈帆欣慰地笑了。

    这一次,田草没有再说谢谢,而是像周围的情侣那般,挽住陈帆的胳膊,依靠在陈帆的肩头。

    这不是她第一次依靠陈帆。

    但一陈帆却是她第一个依靠的男人。

    也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