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719章【仇好了断,爱难开口】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719章【仇好了断,爱难开口】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你没事吧?”

    走廊里,陈帆看到薛珂脸sè隐隐有些泛白不说,情绪也始终难以平静,忍不住问道。

    耳畔响起陈帆关心的话语,薛珂轻轻摇了摇头,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道:“没事,只是突然之间了结了心事,忽然觉得有些mí茫,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生活。”

    听到薛珂这么一说,陈帆选择了沉默。

    他很清楚,纵然薛珂恨薛狐冷血无情,恨到做梦都想牟掉薛狐的地步,可是薛狐毕竟是薛珂的父亲,而且养育、培养了薛珂二十来年!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要说薛珂和薛狐之间一点感情没有,那绝对是扯淡!

    说难听一点,一个人就算和一条狗生活两年都会有感情,何况是两个大活人生活了二十几年?

    爱恨交加。

    这是薛珂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当然那份感情相比仇恨和怨言而言,显得十分微不足道,否则,薛珂也不会做梦都想杀死薛狐,为自己的母亲报仇了。

    “呼n”眼看陈帆不吭声,薛珂深深吐出一口闷气,随后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一下,问道:“陈先生,您和叶媚是不是吵架了?”

    吵架?

    听到这两个字,陈帆不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随后摇了摇头:“没有啊,你怎么会这样问?”

    “是这样的,陈先生。”薛珂也觉得有些奇怪,如实说道:“之前我抵达这家会所的时候,在大厅里见到了叶媚,叶媚看起来气sè很不好,而且心情很糟糕,所以我才认为你们吵架了。”

    薛珂的话令得陈帆眉头一挑,心中隐隐移动,脑海里闪过了一道灵光,灵光稍纵即逝,等他想去抓住的时候,却无论如何努力都抓不住。

    而薛珂见陈帆不说话,以为陈帆默认了,咬着嘴chún,犹豫了好几秒种,才鼓足勇气继续道:“陈先生,想必您也知道,叶媚是一个同xìng恋。我也不瞒您,我是叶媚以前的伴侣之一,所以,我很了解她。她天生开朗,xìng格外向,即便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也会一笑而过,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闷闷不乐。可以说,她活得非常洒脱。”

    薛珂是叶媚的伴侣?!

    愕然听到薛珂这么一说,陈帆不禁有些愕然。

    而薛珂似乎并不介意陈帆知道这一点似的,继续道:“陈先生,您不会是因为叶媚曾经是同xìng恋,所以才和她吵架吧?”

    “不是,我真的没有和她吵架。”陈帆摇头否决,毕竟他和叶媚根本没有吵架。

    陈帆的回答令得薛珂有些疑huò,她又问道:“那您在乎她是同xìng恋这一点吗?”

    “当然不会虽然我不赞成同xìng恋,但也不会看不起那些同xìng恋者,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人无权干预。”陈帆很诚恳地说道:“何况叶媚是我的朋友,身为朋友,我更不会在意她的一些爱好和兴趣。”

    朋友?!

    原本薛珂听到陈帆不在乎叶媚是同xìng恋的话后,还纳闷既然陈帆不在乎这一点,为何会和叶媚闹别扭,此时听到朋友二字,恍然大悟:叶媚没有将内心的〖真〗实表情向陈帆吐lù,陈帆根本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只是将叶媚当成朋友!

    明白这一点后,薛珂不禁有些愕然。

    因为,在她的记忆之中,叶媚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从来不会将内心的〖真〗实想法藏着、掖着。

    为什么叶媚要这样选择呢?

    薛珂在心中暗问着自己,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叶媚现在去哪里了?我去看看她。”

    眼看薛珂不说话,陈帆想了想,再次开口,他虽然不知道叶媚为什么心情不好,但是身为朋友有义务过去安慰一番。

    听陈帆这么一说,薛珂却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脸犹豫不决的表情。

    “你怎么了?”

    薛珂的反常表现让陈帆觉得有些奇怪。

    “陈先生,我想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您。”看着陈帆那张不算熟悉的脸庞,回想起那天叶媚对自己说的话,薛珂最终做出了决定,选择要将内幕告诉陈帆。

    似是察觉到了薛珂语气中的严肃,陈帆有些疑huò地问道:“什么事情?”

    “叶媚爱上了称。

    薛珂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吐字清晰,足以让陈帆听到。

    “什……什么??”

    饶是陈帆拥有一颗无比坚强的心脏,心理素质极佳,可是听到薛珂语出惊人的话语,他瞪圆眼睛,长大嘴巴,脸上充斥着一种叫做震惊的情绪。

    “叶媚爱上了你。”薛珂苦笑道:“而且你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爱上的男人!”

    你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爱上的男人!

    薛珂的这句话就像是施用了魔法一般,不断地在陈帆的耳畔回dàng,陈帆的身子顿时变得僵硬无比,整个人完全呆在了原地。

    薛珂的重复的话语,让他明白了一个事实:叶媚真的爱上了他!

    因为他相信,薛珂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只是他不明白……

    不明白,叶媚怎么会爱上自己!

    在他看来,自己除了当年在龙牙服役的时候,曾因为上面的命令,救过叶媚和叶峥嵘两人,相处了几天外,截至上次叶媚前往〖中〗国找自己之前,两人所有的联系都是通过网络,而且并不是经常联系。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叶媚怎么会爱上自己呢?

    网恋么??

    “陈先生,其实您不必为此感到惊讶。”似是看出了陈帆的疑huò,薛珂用一种唏嘘的语气说道:“我也是女人,我懂女人的心思。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在少女时代,都会憧憬遇到柏拉图式的爱情,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

    “当年叶媚和叶伯父在香港出事,是您出手救了他们。对于您而言,那只是一次简单的任务,救叶媚和救其他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说到这里,薛珂陡然提高了语气,随后又叹了口气:“可是对于叶媚而言,那却不同。那时候的她,只是一个少女,她和所有少女一样,都在期待自己的白马王子出现。而您……在她最危险、

    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不说,还用令她无法想象的方式击毙了匪徒,救出了她和叶伯父。

    “可以说,那一天,对于叶媚而言,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同样的,叶媚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你那一天的所作所为,对于一个少女的影响是无法估算的!”薛珂说到这里,再次叹了口气:“而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一叶媚从那以后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因为这一点,她从小到大一直没有交男朋友。”

    难道叶媚变成同xìng恋是因为自己?!

    听到这里,陈帆心中一动,涌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huā后理智告诉陈帆,根据薛珂所说,应该是这样。

    “陈井,生,您可能也猜到了,叶媚之所以会变成同xìng恋,完全是因为您。”薛珂印证了陈帆的猜测,苦笑道:“不光如此,您那天的所作所为让她更加喜爱CS这款游戏。”

    陈帆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听着。

    “不得不说,上帝真的很眷顾叶媚,让她在游戏之中再次认识了你。虽然您在CS里以另外一个身份出现了,可是叶媚却在虚拟中在您另外一个身份上感受到了您的气息。因为这一点,她想方设法地和您熟悉,甚至对虚拟中的您也动了感情。”说到这里,薛珂也不禁觉得有些神奇:“而现在,她知道了您和游戏之中的屠夫是一个人”

    薛珂最后的话没说出口,可是意思却很明确了。

    静静地听完薛珂这番话,陈帆一时间竟然沉默了。

    可以说,薛珂爆出的这个消息,给予了他很大的惊讶,同时也让他明白,薛珂之前说叶媚心情不好,恐怕多半因为自己。

    想到之前叶媚看自己时那深情的目光,陈帆更加肯定,如同薛珂所说,叶媚是真的喜欢上了他。

    明白这一点的同时,陈帆也有些mí茫,mí茫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曾经以屠夫这个角sè在地下世界演绎神话的时候,陈帆没少和女人发生关系,但是从未动情。

    后来陈帆抵达东海,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后,不再放纵自己,不和没有感情的女人发生关系不说,不会勉强自己去和一个并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

    若非如此,当初张芊芊第一次表白的时候,陈帆也不会开口拒绝了。

    经历了短暂的震惊与mí茫后,陈帆很清楚,这件事情对自己和叶媚而言,都十分重要,他必须要认真对待。

    叶媚是他的朋友,如今爱上了他,他接受还好,不接受的话,两人很有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而彻底沦落为陌生人爱情和友情有时候就隔着一条河,可是那条河却相距十万八千里,无论你如何努力,也游不到对方。

    这也是许多恋人分手后,无法成为朋友的原因。

    明白这些的同时,陈帆也知道,目前首当其冲地要搞清楚,自己是否喜欢叶媚。

    自己喜欢叶媚吗??

    陈帆开始回忆自己和叶媚接触的点点滴滴。

    或许是印证了薛珂的猜测一般,陈帆陷入回忆后,脑海里没有闪现当初救下叶媚和叶峥嵘的画面,闪现的是他在虚拟之中和叶媚交往的点点滴滴。

    那时候的他,如同一匹孤狼,又如同一只流浪的猫儿,为了给刘猛报仇,游dàng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天生活在杀谬与yīn暗之中,人生一片灰暗。

    结果,那时候……叶媚出现了。

    她宛如一道曙光一般出现在陈帆的世界里,令得陈帆每每在杀谬负伤之后,不再去用酒精和女人麻痹自己,而是在虚拟世界与叶媚相处。

    每一次相处,陈帆都会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台杀谬机器!

    接近两年的时间……

    可以说,陈帆那灰暗的两年,是叶媚陪伴他一路走过来的。

    而陈帆没有彻底沦为一台杀谬机器,以及战后心理综合症能够治愈,从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叶媚。

    若不是如此,陈帆在遇到苏珊后,也不会因为苏珊身上的单纯、朝气和阳光而减轻战后心理综合症……

    眼看陈帆陷入了刚乙,薛珂没有再说什么。

    她虽然是叶媚的伴侣之一,也和叶媚滚过大áng,两人之间感情不浅,可是她那样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男人绝望,太过压抑,属于放纵自己。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她内心深处是希望叶媚能够和陈帆在一起的……

    毕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叶媚爱陈帆爱得有多么深。

    明白这一点的同时,薛珂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像陈帆这种优秀到这般地步的男人,足以让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女人臣服,身边自然不会缺女人,如此一来,即便她能够劝说陈帆勉强接受叶媚的爱,叶媚也不会幸福。

    同样的,她也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因为她的三言两句而改变决定,甚至她不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让眼前这个男人改变决定!

    走廊里一片安静,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沉思之中的陈帆松开了眉头,脸上lù出了一个感jī的笑容:“谢谢你,薛珂。”

    “不客气。”薛珂礼貌地回了一句,随后忍不住问道:“陈先生,您……您选择接受叶媚的爱吗??”

    没有回答。

    灯光下,陈帆对着薛珂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大步离开。

    看着陈帆离去的背影,薛珂笑了。

    因为。

    她得到了〖答〗案。

    “叶媚,真的好羡慕你能够找到一个值得依靠的男人呢嗯…祝你幸福。”

    眼看陈帆即将消失从薛珂的视线中消失时,薛珂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只是笑容的背后,却是无法掩饰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