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660章【知子莫若父】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660章【知子莫若父】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曾经被评价为越南,战.场军刀的陈战,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帝都某些圈子讨论的对象。

    很多人都清楚,因为要照顾妻子,那个曾经深爱着军装,将军人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的男人,抛弃了一切,放弃了自己的理想,成天陪伴在连自理都困难的妻子身旁。

    这一陪,就是十七年。

    十七年如一曰,未曾有一天离开!

    而在过去的十七年里,陈战每天中午十一点和下午五点,都会准时地将妻子孙艳玲从房间里推到二层小楼外”享受阳光的沐浴。

    这一切只因为……,医生说过,别艳玲每天最少要晒两个小时太阳。

    只是当苏珊第三次来到燕京军区后,这一现象得到了改变。

    在陈帆去大连的几天里,苏珊每天十一点和下午五点都会取代陈战,主动将别艳玲推到外面晒太阳,陪削艳玲聊天。

    这一天,依然如此。

    只不过,在苏珊无意地提问下,孙艳玲说出乎年轻时的往事,结果不可避免地说出了她和苏珊所替代那个女孩母亲的一些故事。

    一开始,苏珊只是安静地听着,当听到那个同样身为军医的女人,为了履行和苏艳玲之间的承诺,冒着生命危险要了孩子,结果一尸两命后,苏珊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姗姗,老陈家对不起死去的她们。”苏艳玲见苏珊泪流满面”下意识地伸出枯黄的手,试图擦去苏珊眼角的泪水,颤抖道:“更对不起你!”

    到孙艳玲的话,苏珊猛然惊醒”停止哭泣不说,顺手抹了一把眼泪,连忙握住别艳玲的手,道:“您才说错了呢。老陈家哪有对不起我。应该是能够成为老陈家的媳fù,是我的福气才对。”

    苏珊的话让剁艳玲身子微微一颤”感动的眼圈微微一热,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远处驶来了一辆汽车,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苏珊见状”也扭过头”将目光投向了朝这边驶来的汽车。

    随后……,在两人的注视中”那辆挂有燕京军区牌照的红旗轿车停在了两人不远处,陈永乐带着一身军装的陈宁从车中钻出。

    看到这一幕,孙艳玲连忙道:“姗姗,你叔叔和宁妹妹来了,你去迎一下。”

    “嗯。”

    苏珊第一时间起身。

    曾经陈家老太爷在世的时候,苏珊曾听陈家老太爷说过”每年陈战夫fù到陈建国那里过年的时候,陈战夫fù都会遭到冷嘲热讽。

    而陈永乐夫fù是少数几个不讽刺陈战夫fù的人。

    甚至……在陈建国要将陈帆赶出陈家之时,除了陈战夫fù外,也只有陈永乐夫fù站出来帮陈帆说话。

    这些事,苏珊都记得,同样她也知道,陈永乐一家人是陈家真正对陈帆好的人。

    “陈叔叔,宁儿妹妹,你们好。”很快的,苏珊走到陈永乐和陈宁面前”满脸灿烂笑容地说道。

    “姗姗”你好。”

    “姗姗姐好。”

    陈永乐和陈宁相继回应苏珊,只是在陈宁开口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道复杂的目光。

    “嫂子,战哥在家吗?”和苏珊问好过后,陈永乐冲着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孙艳玲问了一句。

    别艳玲也难得的lù出了笑脸:“在呢。他今天亲自下厨”给我和姗姗做红烧肉和酱猪蹄。”

    “看来我和宁儿来的是时候啊,战哥做的红烧肉和酱猪蹄可是一绝啊。”陈永乐开心一笑”然后想了想道:“嫂子,让姗姗和宁宁陪你晒会太阳,我去和战哥说点事。”

    “好!”孙艳玲笑着点头。

    而陈宁则是犹豫了一下,道:“爸”我也要去……”

    永乐沉吟了一下”苦笑道:“那你一会出来跟你姗姗姐一起陪你伯母。”

    陈宁点了点头,歉意地看了苏珊和孙艳玲一眼。

    苏珊和别艳玲均是有些不明所以”而陈永乐和陈宁也没有当面说明,而是直接进入了院子。

    如同别艳玲所说”曾经被称为军刀的陈战,在陈永乐和陈宁进入二层楼的时候,裹着围裙,在餐厅里忙的不亦乐乎,而他和孙艳玲的专用大厨则是在一旁打下手。

    “战哥。”陈永乐见状忍不住一笑”lù出一副谗嘴的表情,道:“看来”我和宁宁今天有口福了。”

    “永乐,宁宁,你们怎么来了?”陈战看到陈永乐和陈宁两人微微一惊”随后解开围裙丢给厨师”大步迎了上去。

    “我听说你今天要亲自下厨,所以就带着宁宁来蹭饭了。”陈永乐笑着打趣。

    陈宁也跟着笑了笑,不过眸子里那份担忧,却无法逃脱陈战的眼睛。

    察觉到这一点,陈战隐约猜到了什友,笑了笑,道:“走,客厅谈。”

    很快的,陈战带着陈永乐和陈宁两人来到客厅,陈宁主动去泡茶,陈永乐下意识地要mō香烟,结果想起孙艳玲因为患有怪病,不能闻烟味,连忙抽回了手。“永乐,你今天带宁丫头来找我,应该是为了小帆的事吧!”陈战见状”笑了笑,然后问道。

    听到陈战的话,一旁泡茶的陈宁则是略显紧张,竖起耳朵,生怕漏掉某句话,而陈永乐则是苦笑着点了点头:“小帆在大连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动了其他人也就算了”连燕青帝也动了,燕家虽说没有急眼,可是也差不多了。”

    说到最后”陈永乐的语气变得凝重了起来。

    陈战见状,却是淡淡一笑”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永乐啊,小帆他也不是小孩子,他既然敢做哪些事情就应该会想到那些事情所引起的连锁反应”相应的,他也要承担一切的后果!”

    “战哥,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小帆?”看到陈战一脸笑容,轻松地说出这番话,陈永乐不由一惊。

    至于一旁的陈宁因为太过惊讶的缘故,结果茶杯里水倒满了都没察觉。

    “宁宁,水满了。”陈战先是笑着提醒了陈宁一句”随后看着陈永乐一字一句道:“我就一个儿子,说不担心是假话。不过……,担心也无济于事,这件事情我帮不上他,我能做的只是期待他能够平安无事。”

    话音落下”陈战也忍不住叹\\1口气。

    他说的都是实话,以前陈帆和薛狐斗的时候,他可以为子自己的儿子,拉下老脸去动用那些二十年未曾动用过的关系,可是……,如今面对燕家这座大山,他深感无力。

    “战哥,你应该了解,燕庆来是一个怎样的人。燕青帝是他耗费心血培养的接班人”如今被小帆弄得变成了一个废人,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陈永乐道:“为了考虑到小帆的安全,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说到这里”陈战叹气,道:“战哥,我也不瞒你,我今天带着宁宁来,就是为了说服你和小帆去跟我爸冰释前嫌……

    “不可能!”

    不等陈永乐将话说完,陈战便摇头否决”声音不大,语气却斩钉截铁。

    陈永乐因为深知陈战内心骄傲的xìng格,所以才说要说服陈战和陈帆两人”而不是陈帆一人,此时听到陈战的话”当蟣uo蹲×恕

    他可是很清楚,陈战不但骨子里骄傲到了极点”而且做人说话一个吐沫一个钉,一旦做出决定,绝对不会改变!

    “战伯伯。”一旁的陈宁,听到陈战的话,顾不上将泡好的茶端到陈战和陈永乐身前,而是直接走到了陈战身旁”满脸焦急道:“上次的事情是爷爷不对”可是……,小帆哥哥目前很危险”我们不能让他有事。”

    “宁丫头”不是我不答应”而是……”,陈战叹\\1口气”语气中带着几分怨气:“当初小帆遇到的麻烦远不如现在棘手,陈建国都不顾情面将我们一家人赶出陈家,如今小帆在燕庆来头上拔毛,陈建国会同意我们一家子回陈家??”

    “战哥,你放心,说服我爸的事情放在我心上。”陈永乐连忙道。

    陈宁连忙附和:“战伯伯”我也会帮忙说服爷爷的,请您相信”我和我爸出面肯定能够说服爷爷!”

    听到两人的话,看着两人满脸担忧的表情,陈战重重地叹\\1口气。

    正如陈永乐所了解的那样,练战是一个骨子里极其骄傲的人!

    因为那份骄傲”被当成越南战场军刀的他,在脱下军装后,被人说成废物”他不在意,被陈家某些人冷嘲热讽”他也不在意。

    他有着军刀独有的骄傲!

    也正是因为那份骄傲,在陈建国要将陈帆赶出陈家时,他毫不犹豫地和自己的儿子站在了一条战线上,并且在陈帆斩杀薛强被抓之后”没有去找陈建国,而走动用了他二十年未曾动用的关系!

    因为那份骄傲,他至今对于陈建国当初的决定耿耿于怀,更对于陈建国在陈帆出事后,不但不出手帮助,相反落井下石的做法而感到愤怒!

    可是此时此刻,面对陈永乐父女,深知两人是为了自己儿子好,陈战最终还是放下了内心那份骄傲,叹\\1口气,道:“永乐,你应该了解小

    帆。当年他被送进龙牙预备队,为了和爷爷赌一口气,用了十几年时间成为了共和国近三十年来第一颗龙牙!他为了一个誓言,敢孤身一人灭了全世界最为恐怖的犯罪组织,将那个组织杀得鸡犬不留!”

    “你认为以他那比我还骄傲和执着的xìng子,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回陈家吗?”

    会吗??

    知子莫若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