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624章【神榜高手一起出手??】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624章【神榜高手一起出手??】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身为樱花集团中国东北市场的负责人,滕元在樱花集团连中层管理人员都算不上,只能算作是一个小头目。

    像他这样的小头目在樱花集团有不少,在整个山口组白道企业里更是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可以说,像滕元这样的小头目,这辈子是没有希望得到山口组掌权者佐藤一郎接见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三天前,当滕元接到佐藤一郎亲自打来的电话那一刻,整个人都惊呆了。

    后来……当佐藤一郎亲自给他下达命令,要求他全力配合日本武神朝源创胜一行人的中国之行时,他除了回答:“是,总裁!”这三个字外,脑海一片空白。

    而当佐藤一郎挂断电话后,滕元拿着手机愣了接近两分钟,最后像是疯了一般,在自己的别墅里,哈哈大笑了五分钟,差点没将他从日本国内带来的少妇吓出心脏病。

    虽然滕元在山口组甚至是樱花集团里,地位不高,但是……不代表他是一个傻瓜蛋。

    他从一个草根混到美女豪宅应有尽有,这一切只因为他拥有一颗不算笨的脑袋瓜。

    为此,激动和兴奋过后的他,用最快速度逼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决定就算使出吃奶得劲也要完成佐藤一郎的交给他的任务!

    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他出色地完成了这次任务,那么他便可以鲤鱼跃龙门,前途一片光明。

    可以说,从朝源创胜抵达大连到独自带人前往纳兰武馆,滕元的表现无懈可击,堪称完美。

    然而拥有如此上佳表现的滕元,在这个漆黑的夜晚,没有喝酒庆祝,也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和从日本带来那个极品少妇滚大床,而是不停地在书房里踱步,心急如焚。

    他在等。

    等待手下汇报朝源创胜等人的情况。

    “叮……铃……铃。”

    终于。

    在滕元第三百九十六次将目光投白书桌上的电话时,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愕然听到电话铃声,滕元宛如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一般,浑身一震,随后像是饿虎扑食一般,几步冲到电话前,一把抓起电话,颤抖着身子,大声问道:“怎……怎么样了?”

    “滕……滕元君……”

    正如滕元所预料的一样,听筒中传出了子下的声音,不过听起来似乎有些颤抖。

    “告诉我,什么结果??”滕元很清楚,朝源创胜等人今晚的战斗关系到他的前途,此时听到手下结结巴巴,顿时来火了。

    “死了……全部死了……”电话那头,滕元的手下带着浓浓的恐惧说道。

    死子?!

    滕元心中一震,涌出一股不好的直觉,不过却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喘着粗气,大声问道:“妈的!谁死了?那些中国武者吗?”

    “不……不是!”滕元的手下一脸心惊肉跳道:“是朝源创大师!朝源大师和那些武者如……全部都死了!!”

    轰!!

    耳畔响起手下的话,滕元只觉得脑袋一阵嗡鸣,整个人目若呆鸡。

    砰!

    震惊之余,话筒直接从他的子中脱落,砸在了书桌上,声音刺耳。

    “死了?”

    “朝源他们都死了?!,、

    灯光下,滕元完全没有心情再去听手下的汇报了,而是像傻了一般,喃喃自语。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随后,滕元疯狂地摇着头,喘着粗气,自言自语道:“朝源大师是日本第一武者,实力高强,怎么可能会死呢?何况,他这次带来的那些武者也都是日本国内的武道高手,各个实力都不差,就算他死,也不可能所有人都死啊?”

    “妈的!绝对是纳兰家族搞的鬼!”

    想到此处,滕元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一次抓起话筒,抱着最后一丝幻想和执着问道:“告诉我,是不是纳兰家族派出了黑道成员,利用火器干掉了朝源大师他们?,、

    这一刻,滕元彻底显示出了武道门外汉的真实面目。

    他根本无法想象,能够进入神榜前十的朝源创胜,基本可以在枪林弹雨之中来去自如,纳兰家族的人又怎么可能杀得死?

    “不……不是。”电话那头,滕元的手下深知这个消息是在太过惊人了,所以之前见电话那头的滕元没有了动静,并没有感到奇怪,更没有挂断电话,而是一直在等待,此时听到滕元的话,连忙答道:“比武!是比武死的!据……据说,朝源大师和所有武者都是被一个武者杀死的。”

    “被一个武者杀死的?”滕元瞳孔陡然放大,随后破口大骂道:“放你妈的狗屁!这他妈的怎么可能??”

    “是……是真的。”滕元的手下都快哭了:“那个人叫陈帆。听……听人说,他曾经还杀死过佐藤少爷……”

    陈……陈帆?!

    身为樱花集团中国市场东北地区负责人,他又怎么可能不清楚陈帆当初斩杀佐藤裕仁的事情??

    当然知道!

    同样……他还知道,这次朝源创胜一人气势汹汹地来到中国,最主要的就是为了斩杀陈帆,夺回日本武学界的象征一一布都御魂!

    甚至,他还暗暗猜测,佐藤一郎是打算借刀杀人,借助朝源创胜的手给佐藤裕仁报仇!

    正因为知道这一切,所以,当听到手下说是陈帆斩杀了朝源创胜等人后,滕元心中最后一丝侥幸彻底粉碎,整个人如同一条死狗一般,瘫软在地上,冷汗淋漓,呼吸急促,脸色一片苍白。

    “完了!”

    “全完了!”

    他目光呆涩地望着天花板,不断地重复着这两句话。

    “来……不对!饼……还没有全完!虽然朝源创胜他们死了,可是……这件事情跟我无关。”

    “对,没错,这跟我无关!我需要做的是,立刻将这个消息汇报给总裁!”

    滕元心灰意冷片刻后,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连忙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随后……他浑身颤抖地重新拿起话筒,挂断电话,拨通了佐藤一郎的私人电话!

    原本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知道佐藤一郎的私人电话的!

    就算知道,他也不能直接和佐藤一郎对话,而是需要将一些情况汇报给他的顶头上司,然后层层汇报,最终汇报到佐藤一郎那里!

    不过……佐藤一郎为了能够得到第一手消息,特此允许滕元每天打一个电话汇报情况,并且还说有紧急情况可以随时打电话。

    “嘟……嘟……”

    电话拨通后,听筒中传出了沉闷的嘟嘟声,滕元整个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有新情况?”

    远在日本的佐藤一郎站在山口组总部大楼顶楼一间宽敞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视着脚下的银座,面无表情地问。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此时还没有到滕元每天给他汇报情况的时间点!

    “是……是的,总裁!”滕元使劲咽了。吐沫,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屏住呼吸,快速说道:“朝源大师他们死了,全部都死了!”

    全部都死了?!

    如同之前滕元一样,听到这个消息,佐藤一郎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不过……因为怀疑陈帆就是屠夫的缘故,他多少有一些心理准备,而且自身心理素质也不是滕元可以比拟的,所以没有像滕元那般失态,只是沉默了。

    “总裁,根据下面打探到的消息,朝源大师他们被那个叫陈帆的支龘那人全部杀死了!而……而且是在擂台上杀死的……”说完这些话,滕元浑身上下完全被汗水所浸透,眸子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他实在无法想象,那个叫陈帆的青年,如何一个人在擂台上斩杀包括朝源创胜在内的所有武学高手!

    他无法想象,可是……佐藤一郎能够想象到!

    因为,得知这个消息后的他,完全可以肯定,潜帆,就是销声匿迹的屠夫!

    他很清楚,只有那个曾经令得地下世界为之颤抖的屠夫才可以做到如此逆天的事情!

    明白这一切后,佐藤一郎没有再跟滕元废话,而是直接挂断电话,拨通了山口组总顾问工藤义和的电话。

    那一天,工藤义和可是信誓旦旦地告诉佐藤一郎,让朝源创胜去中国即便不能斩杀陈帆的话,也能证明陈帆是屠夫,从而用其他的办法斩杀!

    此时,得知陈帆就是屠夫后,佐藤一郎心里兔斥着恐惧!

    而工藤义和的智谋就是最后一颗救命稻草!

    “总裁,您找我。”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工藤义和的声音。

    佐藤一郎深吸一口气,竭力地调整了一番情绪,不过疯狂跳动的眼角肌肉证明无论他如何努力,内心深处的紧张和恐惧始终无法掩盖,他只能竭力地让自己的语气表现得平静一些:“工藤君,结果出来了,朝源创胜他们都被那个混蛋杀死了!”

    “他是屠夫!!!”

    当最后说出屠夫两个字时,佐藤一郎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浑身打了个寒颤。

    “果然如此。”相比而言,电话那头的工藤义和倒是镇定一些,他沉吟片刻,正色道:“总裁,既然如今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真实的身份,那么他将变得不再可怕!”

    “你有办法对付他?”佐藤一郎有些激动。

    工藤义和点头:“是的,总裁。”

    “什么办法?”佐藤一郎屏住呼吸。

    “总裁,您应该知道,屠夫称霸神榜已经有三年多了。而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神榜前十那些人,天天做梦都想杀死他,从而抢走神榜第一的机会。”电话那头,工藤义和的眸子里闪烁着森冷的光芒:“如今,机会来了只要我们将他是屠夫的消息传出去,他将会遭遇无穷无尽的麻烦!”

    “办法虽然不错,可是……他能够一人斩杀朝源创胜在内的所有武者,神榜前十的其他人,是他的对手吗?”佐藤一郎心中一动,不过脸上依然流露着深深的担忧。

    “总裁,论实力,那些人是比他弱。可是……您不要忘了,就在前不久,黑暗幽灵成功研制了,基因一号””

    佐藤一郎眉头一展,他自然知道这件事情。

    “总裁,就算神榜前十那些人成功注射基因一号依然不是屠夫的对手。”说到这里,工藤义和嘴角勾勒出阴冷的笑容,话锋陡然一转,阴测测地问:“可是……如果他们一起出手偷袭屠夫呢?”

    一起出手偷敷答案,不言而喻!

    佐藤一郎悬挂的心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