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621章【上东北,杀鬼子!】十六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621章【上东北,杀鬼子!】十六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你们,想怎么死?”

    原本安静的武馆里,陈帆的话宛如惊天巨雷一般炸响,声势震天。

    耳畔响起陈帆霸气的话语,眸子里呈现出朝源创胜宛如串糖葫芦一般被大刀戳穿,大部分日本武者都本能地屏住了呼吸,眸子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而包括虞文虎在内,那些中国武者各个目瞪口呆,仿佛没有想到,陈帆居煞会如此强大。

    只有一个人例外心龙女心默不作声进入武馆的龙女并没有和虞久虎等人站在一起,而是站在武馆门口,静静地看着陈帆出手救下虞文虎,给张景贤磕头,到最后斩杀朝源创胜,螯个过程中没有流露出丝毫惊讶。

    一点都没有!

    因为……她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了解陈帆的实力!

    震惊略小一些的是纳兰永轲和贾平安。

    两人上一次见证了影子的恐怖实力,不过”却不知道陈帆是如何斩杀影子的。

    此时,看到之前还不可一世的朝源创胜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均是对陈帆的实力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时间仿佛再次静止了。

    面对陈帆霸气凛然的话语,无论是朝源创胜的大弟子木易,还是包括合气道掌门宫本在内的几名日本武学大师都没有开口,他们似乎还没有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唰!”

    眼看没有人回答,陈帆手腕一抖,大刀一挥,朝源创胜那被鲜血染红的尸体如同炮弹一般砸向了最靠近擂台的木易心砰!

    仿佛只是瞬间,朝源创胜的尸体便抵达了木易的身前,不等木易儆出任何躲闪动作,狠狠地砸在了木易的脸上。

    喀嚓!

    这一下,陈帆用尽全力,力道极为恐怖,一砸之下,直接将木易的鼻梁骨砸断不说,更是将木易整个人砸翻在地。

    滚烫的鲜血顿时从木易的鼻中狂涌而出,木易整个人回过神,顾不上去擦脸上的血迹,也没有抱着朝源创胜的尸体哀嚎,而是目光怨毒地盯着大齿走来的陈帆,声音嘶哑地吼道:“我们一起上,杀了他!”

    一起上?

    杀了他??

    听到木易的话,那些实力弱小的年轻武者一个个面如土色,根本不敢动手。

    似乎他们觉得,他们的实力对陈帆而言,就是战斗力只有5的渣,上去只有送死的份!

    那些年轻的日本武者不敢,而包括合气道掌门人宫本在内,几名日本武学大师则是满脸凝重。

    陈帆不但出手救下虞久虎,还斩断了日本武学界的神器布都御魂,更是杀死了日本武神朝源创胜,这足以让他们对陈帆恨之入骨,恨不得扒陈帆的皮,喝陈帆的血!

    可是”陈帆之前所表现出的恐怖实力,让他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令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宫本大师,载们必须一起斩杀那个混蛋,否则,今天,哉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木易虽然愤怒到了极点,却也没敢独自傻乎乎地冲上去和陈帆拼命,而是冲着宫本咆哮。

    因为朝源创胜一死,身为合气道掌门的宫本便是所有日本武者里实力最强,威望最高的人!

    “刀断,人亡!我保证,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如此刀!”

    得到木易的提醒,宫本的耳畔本能地回荡起了陈帆初上擂台时撂下的狠话。

    这不禁让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随后一一眼看陈帆拎着杀人不沾血的虞家祖传大刀走到擂台边缘,宫本面色凝重地踏前一步:“载们双方约定比试五场,如今五场比试已径结束了,你想干什么?”

    “结束?”陈帆目光投向宫本,冷冷道:“可能么?”

    可能么?

    不可能!

    宫本心中涌出答案,脸上陡然闪过一道怒意,更多的则是恐惧。

    而他身旁满脸是血的木易则是大吼道:“宫本大师,我们一起上,我就不信,载们这么多人打不过他!”

    话音落下,木易双眼通红地盯着陈帆,目光怨毒到了极点。

    “支龘那人,不要逼我们!”

    听木易这么一说,宫本咬牙做出决定,打算拼死一战。

    “载没逼你们,我只是想让你们的脑袋留在这里而已。”陈帆缓缓开口,纵身一跳,直接从擂台上跳下。

    “唰!”

    “唰!”

    “哦!”

    眼看陈帆从擂台上跳下,不少日本武者纷纷后退,仿佛躲煞神一样,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

    宫本和木易没有退!

    他们都知道,如果他们退的话,那些被吓破胆的日本武者恐怕就没人会听他们的话了。

    “所有人听着,此人不但摧毁神器布都御魂,还斩杀了朝源大师,是载们日本武学界共同的敌人!ち宫本气运丹田,大吼一声:“今日一战,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耳畔响起宫本的话,木易和那几名武学大师下定主意要拼死一战,而那些年轻的日本武者则是有些犹豫,犹豫的同时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虞文虎所代表的中国武者阵营。

    在他们看来,他们可以群殴,中国武者就不可以么?

    果然,在他们的注视中,虞久虎靠着虞玄坐起,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道:“嘿!诸位,小表子要群殴,是带把的爷们,都过去帮小帆!”

    虞文虎这话一出口,那些因为陈帆出现,热血沸腾的中国武者,二话不说,有接动身—准备朝着日本武者所在的地方冲来。

    陈帆正要出手,听到背后响起虞文虎的话,回头道:“虞爷爷小帆一人足矣!”

    小帆一人足矣!!

    听到陈帆的话,那些中国武者的脚步不由一顿心而一直没有出手的空。大师则是脸色一变,大吼一声:“小心!”

    “嗖!”就在空。大师开口的同时,鼻梁骨被砸断的木易趁着陈帆扭头的瞬间,就地一窜,朝着陈帆急速奔去,手中的剑直指陈帆,杀意凛然。

    “去死!!”

    眼看就要逼近陈帆木易大吼一声,斩出一剑。

    “哦!”

    没有转身,陈帆反手就是一刀!

    这一刀,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

    力量!

    除了力量还是力量!!

    铿!!

    脆响出,木易手中的剑顿时被斩成了两截。

    剑断,刀势却丝毫不减,朝着木易的脑袋狠狠劈下!

    噗嗤!!

    仿佛切西瓜一般,锋利的大刀直接将木易的脑袋劈开,随后大刀沿着脖颈、胸口、肚子一路向下,直接将木易劈成了两段!

    剑断人亡!

    一刀之下,木易被斩滚烫的鲜血夹杂着脑浆喷洒而出,直接喷在了周围一些日本武者的身上,其中几名实力弱小胆小的日本武者吓得面色苍白,直接一**坐在了地上。

    对面擂台,那些冲出的中国武者见陈帆如此凶猛,一时间犹豫不定不知道是否要出手。

    “你们不用动手,陈帆一个人就够了。,这时,一直站在武馆门口的龙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虞文虎等人身后缓缓开口。

    龙女这一开口,令得那些中国武者本能回头随后。不等地们做出回答,对面,宫本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大吼道:“一起上,跟他拼了!”

    话音落下,宫本正要率先动手,只觉得浑身上下被一股杀意笼罩,心头狂跳不止。

    唰!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宫本脸色狂变,随后他隐约看到一道人影呼啸而来。

    是陈帆!

    “不自量力!”

    仿佛只是瞬间,陈帆来到宫本身前,手中的大刀自上而下,带着死亡的气息,对着宫本的脑袋狠狠劈下!

    宫本已径见识了陈帆的恐怖,根本不敢抵挡,而是顺手将身后一名弟子拉到身萧当替死鬼。

    噗嗤!

    一刀之下,宫本身前那名弟子被斩杀,而宫本则是趁机暴退!

    原本宫本喊出那句话后,包括北海道掌门在内,几名日本武学大师准备和宫本一起对付陈帆,此时看到宫本拿自己弟子当替死鬼,自己逃命,那几名日本武学大师。中的念头直接动摇了。

    他们反抗的念头动摇,陈帆屠杀的念头可没有动摇!

    “想跑,做梦!”

    一刀斩杀宫本的一名弟子,陈帆见宫本暴退,冷喝一声,一步迈出,身如鬼魅,迅速接近宫本,手中大刀用力一刺!

    宫本脸色狂变,身子陡然一侧!

    “呼!呼!”

    刀尖擦着宫本的鼻尖而过,凌厉的刀风逼得宫本直接闭上了眼赌,就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

    一刀刺空,陈帆手腕一抖,手中大刀顺势一斩!

    “噗嗤!”

    一斩之下,宫本的人头和身子分家,滚烫的鲜血喷洒而出,血气弥漫。

    一刀斩杀宫本,陈帆不作停留,再次挥起了手中的大刀,宛如鬼魅一般游走在人群之中。

    或挑、或托、或抹、或挂、或扁、或搜、或闭、或扫、或顺、或截……

    陈帆浑身是血,一头扎进日本武者阵营,一套《八卦刀法》使出,如行云流水,时而飞流直下,时而若云缓行,时而电闪雷鸣,时而清风拂柳。

    身形如游龙、剑走似飞凤,快而不乱,静而不滞、柔而不软,决满天地之间。

    而对疯魔的屠大,在如此狭小的距离里,那些日本武者宛如一只只弱小的绵羊,只能任由陈帆宰害一一陈帆手中的大刀宛如死神的镳刀一般,每一刀都会收害一名日本武者的性命!

    一时间,寒光掠影,鲜血四溅,人头横飞!

    滚谈的鲜血将擂台下的地面染得通红,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漂浮着一层血雾,地面上尸积成山,血流成河!

    “噗通!!”

    不知过了多久,眼看陈帆将包括宫本在内的武学大师斩杀,最后几名躲在墙边,吓得差点。脏病突发的日本武者,满脸恐惧,浑身颤抖地跪倒在地。

    “不”不要杀我们!求求你,不要”

    灯光下,最后几名日本武者将脑袋紧紧地贴在了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上,像是一条条哈巴狗一样求饶不止。

    “我说过,你们都要死!”

    完全被鲜血染红,宛如血人一样的陈帆,面对最后几名日本武者的求饶,没有丝毫的仁慈,而是踏萧一步,面无表倩地挥出手中大刀!

    “噗嗤……噗嗤……噗嗤。”

    大刀斩,人头落!

    一颗颗人头,滚落在血色的地面上,声音刺耳。

    一道道血柱冲天而起,血色漫天,宛如人间地狱。

    一个人,一把刀。

    他挑翻了整个日本武学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