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593章【美女蛇的主动】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593章【美女蛇的主动】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593章美女蛇的主动

    九点钟的时候,复旦大学上演着一幕感动人心的求爱画面,门槛极高的石峰茶园却显得异常冷清,整个茶园漆黑一片,唯有门口亮着灯光。

    不过所谓的冷清是相对而言。

    相对于往日而言,今晚的石峰茶园并不算冷清。

    因为……今晚,曾经身为共和国第一秘书的莫老,没有像往常一样,端着价值连城的茶壶,躺在木藤椅上,哼戏曲。

    今晚有人陪他。

    是陈帆。

    结束与曹景辉、曹毅父子的谈话后,陈帆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直接离开石峰茶园,而是和莫老坐在石峰茶园门口闲聊。

    “好了,小子,今晚我们就聊到这吧,不要耽误你的事情了。”抬头看了看夜色,莫老笑着道。

    陈帆摇了摇头:“暂时也没什么事情要处理,还能陪您老多聊一会。”

    “算了,你今天能够陪老头子我聊这么久,我已经很开心了。”莫老笑着摇了摇头,叹气,道:“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要说没事处理那是假话。就到这吧,你要是有心呐,啥时候有空再来吧,老头子我随时欢迎。”

    “那好,小帆改日再来聆听莫老教诲。”陈帆站起身,深深对着之前对自己毫无保留传授人生心德的莫老鞠了一躬。

    莫老摆了摆手:“是闲聊、扯淡,不是聆听教诲,好了,你走吧。”

    “莫老,您早点休息,小帆告辞。”陈帆点了点头,然后在莫老的注视中,转身离开。

    目送着陈帆钻进宾利轿车离开,莫老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随后等宾利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关上茶园大门,弯着腰,驼着背,缓缓地消失在了漆黑的茶园之中。

    一时间,整个茶园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弥漫着孤独、寂寞的气息。

    远去的宾利轿车里,陈帆点燃一支香烟,轻吸的同时,回想着之前和莫老的谈话,心中唏嘘不已。

    在很多官场人眼中,曾经身为魏家老爷子秘书,也是共和国第一秘书的莫老,权势滔天,风光无限。

    可是——

    谁又能想到,那个当了一辈子大清官的老人,晚年会如此凄凉呢?

    凄凉么?

    是的!

    尽避这个老人手中的茶壶比紫园的一栋别墅还贵,尽避魏老爷子送给老人的石峰茶园是南半国最难踏进的地方,尽避老人在退下之前权势滔天,可是……老人的晚年依然可以用凄凉来形容。

    因为。

    莫老没有亲人。

    一个都没有!

    他是正宗的红色子弟,父母在那场浩劫之中,惨遭毒害,后来尽避被消除污点,可是却永远地离开了人间。

    上面为了弥补他,对他极为照顾,让他一步一步地成为了共和国第一秘书。

    而在成为共和国第一秘书之前,他是有妻儿的。

    他的妻子并非名门贵族,而是一个家境、长相等各方面都很普通的女人。两人在结婚的第二年便有了一个男孩,女人心甘情愿地在家中相夫教子。

    因为莫老那时候工作繁忙,很少顾家,对儿子基本没有任何管教,结果导致被妻子溺爱的儿子利用他的身份为非作歹,最终被送进了监狱。

    那一年,是共和国成立严打最厉害的一年。

    那一年,当时公.安.部的某位大佬亲自打电话给了莫老。

    在电话中,那位公.安.部的大佬将莫老儿子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地相告,并且隐晦地提出,只要莫老肯张嘴向组织求情的话,可以保儿子一条命。

    莫老拒绝了。

    枪决。

    这是他儿子的下场。

    离婚。

    他的妻子不满他的冷漠和铁面无私,提出离婚,然后投河自杀。

    妻离子散。

    这是他的下场。

    可是他没有再娶妻子,一直到现在。

    回想起莫老的故事,陈帆不禁暗中摇头,惋惜的同时,也很无奈。

    他很清楚,在当今这个时代,像莫老这样的人很少了,甚至可以说是绝迹了。

    不知觉中,一支香烟燃烧到了尽头,陈帆掐灭烟头,将烟头丢进车内的烟灰缸,然后想了想,道:“到前面十字路口将我放下来吧,你先回去。”

    在香港的时候,龙女选择跟在陈帆身后,陈帆便打电话通知皇甫红竹,让皇甫红竹在他和苏珊所住的小区给龙女买了一套公寓,如今已经将钥匙给了龙女。

    听到陈帆的话,龙女没有吭声,只是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不乐意,还有一些担心。

    察觉到龙女目光中流露出的担忧,陈帆笑了笑,道:“别担心,这个世界上能够暗杀我的人,还没出生!”

    耳畔响起陈帆带着几分自信、几分狂妄的话语,龙女心如明镜。

    正如陈帆所说,杀手榜第一、神榜十一、成功注射基因一号的影子,在陈帆最为放松警惕的前提下,都无法成功实施暗杀,其他人想在陈帆警惕的情况下,暗杀陈帆,基本等于天方夜谭。

    想通这一点,龙女没再坚持,而是如同陈帆所说,在路口停下车。

    下了车,目送着龙女驱车离开,陈帆拦下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清晰地看到陈帆刚才从一串六的宾利里走下,此时眼看陈帆上车,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反倒是陈帆说出要去檀宫后,出租车司机没有露出半点惊讶的表情。

    不知是出于对那辆一串六宾利的敬畏,还是出于其他原因,一路上,出租车老老实实地开车,没敢如同往常一样攀谈不说,连烟都没敢抽。

    四十分钟后,出租车驶进檀宫富人区,最终在一栋具有欧式风格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憋坏了吧?”付了车钱,陈帆摸出之前在石峰茶园莫老丢给他那盒没抽完的特供小熊猫,笑着丢给了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司机目瞪口呆,下意识地问道:“您……您就是陈帆吧?”

    没有回答,陈帆笑了笑,转身离开。

    而出租车司机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看了一眼怀中的小熊猫,傻呵呵地笑了笑,调转车头离开。

    “陈先生。”

    出租车司机刚一离开,隐藏在别墅周围的暗堂成员便闪身出现,冲陈帆问好。

    “红竹在吧?”陈帆微笑着问。

    “皇甫小姐在别墅里。”为首的暗堂成员恭敬回答。

    陈帆点了点头,不再废话,径自走进了皇甫红竹特地在檀宫为他买下的别墅。

    与此同时。

    远去的出租车里,出租车司机从傻笑中回过神,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的死党的哥的电话,满脸兴奋和骄傲地说:“妈的,你猜我今天拉到谁了?”

    “谁啊?”

    “陈帆。”

    “谁??”

    “传说中将美女蛇征服,将青帮扳倒的陈帆。”

    “靠,兄弟,你发烧了吧?”

    “我,别不信啊,他还丢给了我一盒小熊猫,还是特供的!”

    “兄弟,你确实发烧了,而且烧得不轻,别拉活了,赶紧回去洗洗睡吧。”

    “真……真的!”

    “嘟……嘟……”

    “妈的,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了。”

    听着听筒中传出的嘟嘟声,青年司机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挂断电话,回头看了一眼渐渐远去的别墅,眸子里的激动和羡慕还未褪去。

    别墅大院里,一片安静,盛开鲜花在月光下,绽放着迷人的彩色,芳香宜人,树枝被晚风刮得沙沙作响。

    当陈帆来到别墅一楼大厅的时候,皇甫红竹并不在。

    抬头看了一眼亮着灯光的书房,陈帆默不作声地上楼,轻声走到书房门口。

    书房门关得并不严实,露出了一条缝隙。

    通过细小的缝隙,陈帆可以看到,身着一身银白色丝质睡衣的皇甫红竹坐在书桌前,手里握着一支笔,不停地画着什么,表情认真而严肃。

    看到这一幕,陈帆想了想,轻轻推开了书房门。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响,书房门被陈帆推开,书桌前,皇甫红竹本能地停下手中的举动,抬头看来,目光如刀,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意,如同一条受到惊吓的毒蛇,随时给予敌人致命的反击。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熟悉身影,皇甫红竹身上的凌厉气势陡然消散,眸子里的杀意更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惊讶。

    那份惊讶仿佛在告诉陈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陈帆会出现!

    随后……惊讶褪去,再次涌现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你怎么来了?”下意识地,皇甫红竹放下手中的碳素笔,站了起来,满脸欢喜地问道。

    “不欢迎吗?”陈帆笑了笑,走向皇甫红竹。

    或许没有想到陈帆会开玩笑,皇甫红竹一怔,冷艳的脸蛋上闪过一缕绯红,有些尴尬和惊慌,道:“当然没有。”

    “你在画地图?”走到书桌前,陈帆低头看到皇甫红竹在白纸上画的地图,有些疑惑地问道。

    皇甫红竹点了点头,道:“青帮已经名存实亡了,根据你的安排,我们要接收青帮,我在做一些准备工作——将一些重要的城市罗列出来,依次接收。”

    “下午的时候,我在石峰茶园和曹景辉见了面。”陈帆道:“曹景辉害怕我杀他,主动提出配合我们接收青帮的地盘。回头,他会亲自来找你,到时候你联系林东来,商量接收方案。”

    “好。”

    皇甫红竹点头。

    “另外,因为香港的事情,如今形势比较严峻,上面杜绝出现骚乱事件,所以行动要讲究快、准帆又补充道:“如果遇到实在啃不动的硬骨头,先留着,等风声过去再慢慢啃。”

    “到了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会不知死活。”皇甫红竹笑了笑,然后搂住陈帆厚实的腰肢,将脑袋贴在陈帆的胸口,望着陈帆受伤的胳膊上,眸子里流露出心疼的目光:“胳膊没事吧?”

    “一点小伤,不碍事。”陈帆笑着摇了摇头。

    原本就从杨远那里得知陈帆伤势的皇甫红竹,听到陈帆这么一说,彻底放下心来。

    随后……她身子微微扭动,高耸的胸部挤压在陈帆胸口的同时,带着几分娇羞,几分诱惑,几分妩媚地看着陈帆。

    灯光下,她像一条发春的美女蛇。

    ……

    :第一更到,第二更十二点。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