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512章【炮变车,屠龙棋】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512章【炮变车,屠龙棋】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王浩演唱会变成群星演唱”理由是身卝体不适”是真是假?

    身卝体不适,不露面,弃四万观众不顾”这里面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内卝幕?

    香卝港卝人气小天王王浩内陆第一场演唱会以失败告终,人气天王就此淡出?

    清晨”当明媚的阳光倾洒在东海的大街小巷”唤卝醒这座繁华都市的同时,王浩演唱会变群星演唱会的事情,在网络上炒得沸沸扬扬”粉丝们、围观众、酱油众吵得不亦乐乎”而在昨晚群星演唱会结束后”各大娱乐媒体也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一些娱乐报刊、杂卝志更是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情当成了头版头条。

    对此”无论是王浩本人还是王浩的经纪人”或者是王浩所在的港岛娱乐公卝司均是没有对此事做出辩解。

    身为主角的王浩是没有机会”而王浩的经纪人和其所在的港岛娱乐公卝司则是不敢。

    甚至”无论是王浩的经纪人还是港岛娱乐公卝司的有关负责人”都没有给王浩聘请律师辩解”一来律师这套在内陆不算太流行”作用不大,再者”王浩只是被传讯,尽鲍卝民义务配合警方调卝查”出小时后就放”请律师根本没用”最重要的则是”某些圈子流传王浩得罪了陈帆。

    陈帆。

    这个名字”这两个字”足以让王浩的经纪人吓破胆”让港岛娱乐公司的老总心惊胆战。

    因为,他们怕引火烧身,他们能做的”唯有沉默。

    当夕阳最后一缕阳光彻底没入地平线的时候”天sè黯淡了下来”时间已是七点二十分。

    距离王浩被带走”丹好过去了二十四个小时。

    “,王先生”多谢配合你我们的工作。”,身为区分卝局局卝长的白局卝长,微笑着将王浩送出公卝安局大楼。

    王浩恼怒地看着白局卝长那皮笑ròu不笑的表情”道:“,不要看陈帆现在蹦得欢,用不了多久,他会摔得粉卝身卝碎卝骨,到时候,这件事情我跟你没完!”

    “,王先生,在案卝件彻底调卝查清楚”警方抓到罪犯之前,这件事情确实没完”根据法律,我们有权力继续对你进行传讯,请你随时做好配合我们工作的准备。……白局卝长似笑非笑地回应”心中却是暗暗冷笑:就凭你三言两语”我就会相信陈家年轻人倒卝台?开什么玩笑!

    耳畔响起白局卝长似严肃、似报复、似不屑的话语”王浩气得脸sè一阵发白”嘴巴张卝开,想说什么,最终却是忍住了,所有愤怒化作一声重重的冷哼。

    冷哼过后,王浩拂袖而去。

    白局卝长站在原地,表情转冷。

    区公卝安局外”王浩的经纪人早已等候多时,眼看王浩出mén,连忙迎了上去”没有像往日那般拍马屁,而是表情复杂地问道:“,王少”到底是什么事情?”

    “,妈卝的,他们在调卝查香卝港一家地下赌场的事情,而我去过那家地下赌场,所以想从我身上了解那家地下赌场的内卝幕!”,王浩气得脸sè铁青,越说越郁闷,最后看了自己的经纪人一眼”骂道:““你个王卝八蛋”老卝子被卝关进局子”你也不帮老卝子找人把老卝子捞出来?”

    ““王”…王少”不是我不想”而是公卝司不想出面。……”王浩的经纪人一脸苦sè:““另外”我还给您在东海那些朋友打过电卝话”他们一个个像是躲瘟神一样躲着您。……”

    ““这帮王卝八蛋!……”王浩气得牙痒,心中却是很清楚,自己惹到陈帆的风声传了出去”那些人不敢帮忙”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什么情况?”,钻进汽车”王浩面sèyīn沉地问。

    王浩的经纪人不敢怠慢”连忙道:“,昨晚,您被带走后”东海文化局的负责人和中影方面的负责人先是让那些给您捧场的艺人上台演唱”后来有陆续调来了二十几位艺人………““妈卝的!”王浩听得火冒三丈,在他看来”自己的所有准备付之东流不说,“还为他人做了嫁衣。

    “,王…,…………王少。……”王浩的经纪人yù言又止。

    王浩脸sèyīn森”冷冷道:“1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据………小道消息说,那个人动用了一些关系,要对您进行彻底封杀…………”王浩的经纪人一边说,“一边观察着王浩的脸sè”最后声音月丶得让他怀疑王浩是否能够听到。

    封杀?!

    愕然听到这两个字”王浩的表情不由一呆。

    对于艺人而言,封杀两个字基本等于噩梦!

    王浩做梦也没有想到”噩梦有一天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毕竟”他是王洪的儿子”他哥哥是香卝港的黑卝道大佬之一,他老卝子在港澳台、东南亚权卝势滔知……

    “,陈帆,你这个挨千刀的杂卝种!……”美浩恨得捏紧了拳头:““你遭殃的那一天”便是我玩卝nòng张芊芊的一天,我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

    陈帆会遭鼻么?

    至少现在看来不会。

    就在王浩离开公卝安局的同时”陈帆亲自驾驶着宾利,来到了东海市委大院”顺利地通过了大院mén口站岗士兵的检卝查。

    作为曾经站在共卝和国权力金字塔顶端的人物”魏老是从东海出去的”他以东海为跳板,跳进了帝都,跳进了权力中心”最后一飞冲天。

    从魏老离开东海官卝场开始,已经过去有些年头了”可是当年专mén在市委大院最里面的位置给他建的一栋二层楼”却一直未曾动过。

    甚至”就是二十世纪初”市委大院进行扩建丶改建,那栋楼,也没有人敢去动。

    那时候”魏老已经经历了辉煌”到了退居二线的时间,可是…,……,…没有人敢忽视他的能量。

    甚至………………即便是到了今天”也没有人敢忽视他的权威!

    因为,他不仅一步登天”挤进了权力金字塔顶端”而且是魏家派系的灵魂。

    魏家派系。

    一个在九十年代初迅速崛起丶二十世纪初达到了可以和陈家相援并论的地步。

    如今十年过去了”魏家派系虽然因为魏老的退居二线,有所下滑,可是依然是共卝和国核心圈子为数不多的主导者之一。

    七点二十五分”陈帆驾驶着宾利来到二层旧楼mén前”身后的奥迪凹和卡宴均是停在了大院mén口。

    和一般拜访领卝导和长辈的年轻人不同,陈帆并没有带任何礼物,而是两手空空。

    二层旧楼mén口,看到两手空安的陈帆走下汽车”早已等候多时的张秘卝书脸sè诡异。

    身为魏老的生活秘卝书,张秘卝书在魏老退居二线后”便一直负责魏老的饮食起居。

    在过去一些年之中,他也曾见过那些红sè家族的子弟或是因为家族的缘故,或者是因为自身的缘故”前来拜访魏老。

    那些年轻人”无一例外都带着礼物。

    那些年轻人”无一例外都援前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抵达。

    像陈帆这样不带礼物”还掐着时间来的,是头一回。

    甚至,在张秘卝书的记忆中”就算是那些如今站在权力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来到东海,chōu空来拜访魏老的时候”也不敢掐着时间来

    ““你好,小陈,我是魏首卝长的生活秘卝书,我姓张。……”心中虽然觉得陈帆够魄力,够大胆,但是对荐帆那些事迹了如指掌的张秘卝书”并没有感到丝毫的震卝惊。

    在他看来,连如日中天的燕家都敢踩得年轻人”胆子能不大么?

    望着文质彬彬”气度不凡的张秘卝书,察觉到张秘卝书不漏痕迹地套近乎”陈帆微微一笑”双手握住张秘卝书伸出的右手,道:““抱歉”让张叔久等了。……”

    陈帆的举动”明显令得张秘卝书有些动容,因为…,他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完全不必对他如此客气。

    而且………,……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陈帆做这一切的时候”没有丝毫做作的感觉,而是给人一种很自然的感觉。

    若不是知道陈帆曾经的所作所为,张秘卝书甚至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以狂卝妄的姿态”名动中卝华!

    短暂的礼节过后,张秘卝书没有刻意地继续套近乎”而是带着陈帆走入了二层小楼之中。

    餐厅里,身穿一身白sè绸段褂子的魏老似乎坐在饭桌前等候多时了,眼看陈帆进mén”没好气地笑了笑:“,小子”看来我魏老头的面子还不够大呀”请你吃饭”你居然掐着点来。”

    ““抱歉”魏老”路上有点堵车。”,陈帆哭笑不得。

    “,少给我扯淡”我可是听说你前不久在英国飙车赢了所谓的地下车王”堵车能难到你吗?”魏老不依不饶。

    陈帆苦笑:“,魏老”若是我飙车被jiāo卝警带走”岂不是错过和您吃饭、下棋的机会?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呢,我自然要珍惜。”

    “,呵”没看出来啊”你小子也会拍马屁。……魏老爽朗一笑”摆了摆手”道:““罢了”坐下吃饭吧丶菜不多”就六个”是张秘卝书亲自下的厨。”

    听到魏老这么一说,“陈帆没有客气”坦然入座。

    可以说成饭局”也可以说成简单的晚饭。

    晚饭开始后”魏老并没有吃太多的东西”只是浅尝而止”而且在张秘卝书震卝惊的表情中,让张秘卝书拿出了一瓶年限不低的茅台”和陈帆畅饮。

    畅饮的过程中,魏老没有和陈帆谈及国卝家大事”也没有谈陈帆现在的处境”只是随意的聊天。

    只是……

    在聊天的过程中”魏老不着痕迹地观察着陈帆的坐卝姿、吃姿、喝姿。

    晚饭结束后”在魏老的楗议下,陈帆和魏老进入书房”按照约定陪魏老下了一盘棋。

    陈帆无论是围棋还是象棋技术都一般”而魏老的棋艺足以用jīng湛来形容”为此,结果不言而喻一一陈帆输得惨不忍睹。

    棋局结束”陈帆起身告辞,魏老没做挽留”让张秘卝书送陈帆出mén。

    站在窗边”目送着陈帆那辆宾利消失在黑夜之中”负手站立的魏老”取下老花镜,苦笑道:“,陈老啊陈老,俗话说,“姜是老的辣”这话一点也不假啊。”

    “,您苦心经营”拿陈家、整个天下当棋盘”布下这盘弥天棋局,让一颗只靠借势的炮当杀手锏,说实话”一开始”我都为您捏了一把冷汗啊。……”

    “,如今看来”还是您棋高一招啊。这颗炮”出乎所有人预料地变成了车,而且势不可挡,大有屠龙之势。”,说着,魏老眸子里流露卝出了深深的敬畏:““陈家有此后生丶何惧低谷??”